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圣凯法师文集         累计点击:6955次 上次访问:17/08/21 05:00 搜索   
略述中国佛教禅净双修思想的发展



圣凯法师 

  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中国佛教大德们对印度佛教经过长期地整理发展,形成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八大宗派。而其中,禅净二宗将大乘佛法的精髓,总摄于简单切实的圆顿修持法门中,充分表现出中土本有的儒道二家之说尚简重行的传统,因而能适应中国的民族文化心理,成为中国汉传佛教的主流,至今仍表现出茁壮的生命力。
  禅净二宗,禅宗主自力解脱,明心见性,入门扫荡一切,逢佛杀佛,逢祖杀祖,“佛”之一字,亦无安立之地,并以疑为门径,有“不疑不悟”的说法;净土宗则依赖他力救度,以深信为前提,信阿弥陀佛、西方净土实有不虚,发愿往生,一念单提,孜孜念佛不辍,临终得佛接引,往生西方净土。两家的路子似乎是南辕北辙,风格迥然相异,似难兼修或融通。两家人中,互相是非,尤禅宗人低贬净土,不乏其徒。但是若深入两宗的高层次里面,则可见在理论和修持方法上,两家不但可以融通,而且禅宗人兼修净土,我们通过对中国佛教史上禅净二宗关系的考察,发现大有人在。


一、禅净双修的萌芽时期

  从大乘究极义理看,禅宗所欲明见的自心佛性,是真如实相乃至佛的同义词;净宗所念的阿弥陀佛,梵文原义为无量光、无量寿,是对真如实相的形象化,是人格化的表述,净土宗常说:“自性弥陀,唯心净土”,就是说阿弥陀佛、西方净土即是自心的心性的显现。达磨东来,禅宗传入东土而逐渐发展,成为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达磨禅凝神壁观,圣凡一如,原与念佛的方便不同,但从净土宗所修的念佛禅高层次,也须观佛法身、观实相,明见真心佛性,乃至见道证果,才能得上品往生,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从禅宗的四祖道信开始,引用了“一行三昧”,一行三昧是念佛三昧之一。什么是一行三昧?《文殊般若经》卷下说:“佛言:法界一相,系缘法界,是名一行三昧。”这就是说,所谓“一行三昧”,就是专注于无差别相的法界,达到念兹在兹,一心不乱,“系心一佛”,念念相续的境界。《文殊般若经》又说从称念佛名入一行三昧的方法,“欲入一行三昧,应赴空闲,舍诸乱意,不取相貌,系心一佛,专称名字,随佛方所,端身正向,能于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如是入一行三昧者,尽知恒沙诸佛法界无差别相。”这说明用无分别心专称一佛名字,便能于定中见十方三世诸佛,尽知诸佛共同的法身理体实相,亦即明心见性。按照这种说法,那么净土宗人所修的持名念佛,念至功深力极,即可达禅宗所期的明心见性,如《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所说:“不假方便,自得心开。”禅宗四祖道信,就是依《文殊般若经》所说的一行三昧,教人“并除三毒心、攀缘心、觉观心念佛,心心澄寂,更无所缘念”,识无所缘念,平等不二的心即是如来真实法性之身。道信在《入道安心要方便》中说:“念佛心是佛,妄念是凡夫”,息一切妄念而专于念佛,心心相续,念佛心就是佛,形成了他的“入道安心要方便”的双峰法门。
  继承道信法统,光大道信门庭的,公认为是弘忍。弘忍是以念佛为净心方便,如《传法宝纪》说:“及忍、如、大通之世,则法门大启,根机不择,齐速念佛名,令净心。密来自呈,当理与法。”在弘忍以前,禅法是“法匠默运,学徒潜修”,这是审察学人的根性,决不轻易地传授。到了弘忍,不问根机怎样,本着“有教无类”的精神,一齐教他们修习念佛净心的禅。道信是“心心念佛”,弘忍以“念佛名”为方便,成为公开的、普遍的禅门新方便。
  自从弘忍传六祖慧能,禅宗发生巨大变化,专门主张不立文字、见性成佛。因此,念佛法门是著相有所得的法门,对净土宗采取嘲笑的态度,他们举《六祖坛经》说:“迷人念佛求生于彼,悟人自净其心。……凡愚不了自性,不识身中净土,愿东愿西,悟人在处一般。……使君心地但无不善,西方去此不遥;若怀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难到。”而对于禅宗的这些主张,净土宗的慧日大师在《往生净土集》中曾加以破斥融合,慧日大师认为凡夫发菩提心,行菩提行,纵然是有漏修习,也非同龟毛兔角的妄法;而且,圣教所说的正定,是制心一处,念念相续,离昏沉掉举,持心平等,若有睡眠覆障,马上即策励念佛、诵经、礼拜行道。如此修习禅定,名为佛禅定,与圣教相合,是佛所印可的禅定。这是批评有些禅者堕于空见,废舍万行的偏见,奠定以后禅净双修的基础。
  达磨大师以后,禅宗修念佛信仰净土的人还是有的,据史传所载,有牛头宗第四祖法持大师。大师是江宁人,得黄梅弘忍的心要,继牛头宗的祖位,常系念净土,发愿往生净土。又有南阳慧忠和智钦也常修念佛,智钦后于郑州阿育王塔烧臂发愿往生,禅史不明。唐代百丈怀海禅师示众法句中说:“修行以念佛为稳当”,他制定的《百丈清规》现已失帙,后世清规多规定于病僧、亡僧前称阿弥陀佛名号。现存的《敕修百丈清规》是元朝德辉所编辑,元朝是禅净一致盛行的时代,故规定病僧诵念时,大众同声和唱“南无阿弥陀佛”名号百声千声,愿归安养,原来的《百丈清规》也许有这种思想。


二、禅净双修的发展时期

  从修行法门的难易来说,净土念佛显得比禅宗更简易有效,更有保障。从唐代以后,随着中国佛教的发展,禅净二宗逐渐有融合的趋势。
  真正提倡和鼓吹禅净双修,最有力的是五代末年法眼宗的永明延寿禅师,寿公发愿求生西方,日念弥陀圣号十万声,吴越忠懿王特别为他在永明寺内建西方香严殿。他撰写了《万善同归集》,建立圆修十义,述禅净一致的思想。在《万善同归集》第三举古德之释中说:“禅宗失慧之徒执理迷事,云性本具足,何假须求,但要亡情,即真佛自现。学法之辈徒执事迷理,何须孜孜修习理法?合之双美,离之而伤,理事双修,以彰圆妙。”这正是宣示永明延寿的主张。他认为禅宗之徒执理废事,故劝令理事双修。他的圆修十义中第一是理事无碍门,提到菩萨以无所得为方便,行有不乖空,入俗不碍真,住无为之理体,作有为之佛事。凡万善诸行皆为菩萨入道资粮,成就般若的助缘,般若如慧目,万善如行足。如无万善行足,般若慧目则不能到达清凉地,所以禅宗虽明心见性,但仍须修念佛、诵经等六度万行。他被后人尊为净土宗第六祖,他所撰的《禅宗四料简》,强调禅宗人必修净土,对后世禅宗的影响颇大,其偈说:“有禅无净土,十人九蹉路,阴境若现前,瞥尔随他去。”这就是说参禅即使彻悟,烦恼尚未断除,若不修净土,十人中有九人要于中阴境迷惑,随所现烦恼而受生于六道中。只有“有禅有净土”,参禅开悟兼修净土,才十拿九稳,“现世为人师,来生作佛祖”,有如猛虎生角,无所畏惧;即使不参禅而专修净土(无禅有净土),也可“万修万人去,但得见弥陀,何愁不开悟。”依此可知,延寿禅师是认为利根上智者,应禅净双修;钝根下智者,专心念佛,期生净土,何愁不开悟。永明延寿这一教化与善导可说是同一旨趣。
  云门宗的天衣、宗本、善本师资三人是禅净兼修的有名人。天衣义怀为雪窦重显的法子,永嘉乐清人,师事重显有省悟,后住越州天衣寺广布化导,同时密修净土,撰《劝修净土说》一篇,宋嘉祐五年(公元1060年)七十二岁圆寂。他曾经对设问曰:“若言舍禅取净,厌此欣彼,即存取舍之情,为众生之妄想也。若言无净土,则违佛语。果然,修净土者当如何行?”大众都不能回答,他自己回答说:“生则决定生,去则实不去。譬如雁过空,影沉寒水,雁无遗踪之意,水无留影之心。”这是唯心净土的意思,求生决定生,然而实无去来,说明了生即无生的道理。宗本是天衣义怀的弟子,住净慈、慧林等巨刹,为延和殿说法的高僧,常修净土之业。有一次,雷峰才法师神游净土,观见一座庄严的宝殿,据该处人说,此是待净慈寺本禅师生西所住的宝殿。宗本曾说:“宗本修禅之时,必在极乐世界,无二相。”宗本又著《归元直指》,述说禅净一致的宗旨,并说:“法门固有八万四千,总不如一句阿弥陀佛;公案虽有一千七百,亦不如一句阿弥陀佛。”其门下有法云善本、姑苏守讷、守一法真等,都受到宗本的感化而兼修净土。
  云门宗还有禅净兼修的名人是慈觉宗赜,他是长芦应夫的门人,即天衣义怀的法孙。他在天祐四年(公元1089年)于真州兴结社念佛,名之为莲花胜会,著有《莲花胜会录》、《劝修净土颂》等文,他在《莲花胜会录》中说:“念而无念,生而无生者,第一义谛也。是以实际理地不受一生,则上无诸佛之可念,下无净土之可生。佛事门中,不舍一法,则总摄诸根。盖有念佛三昧,还原要术,开示往生一门,所以终日念佛,而不乖于无念;炽然往生,而不乖于无生。故能凡圣各住自位,而感应道交;东西不相往来,而神迁净刹。……唯心净土、自性弥陀是解脱之要门,修行之捷径,是以了义大乘,无不指归净土;前贤后圣,皆愿往生。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应皆念弥陀,求生彼土。”他在此文中极力宣扬净土的庄严、此土秽恶,劝生净土,并且以“唯心净土,自性弥陀”、“生即无生”的道理来说明禅净一致。
  曹洞宗人潜修净土者亦不少,著名的有真歇清了禅师,清了禅师曾著《净土说》,但失传并未见到,但从天如禅师的《净土或问》中所引该书之文,可窥见当时洞宗一派皆修念佛法门。《净土说》中说:“乃佛乃祖,在教在禅,皆修净业,同归一源。入得此门,无量法门,皆悉能入。”同时,真歇禅师对一心不乱进行阐释,“谓一心不乱兼含理事。若事一心……由持名号,心不乱故,如龙得水,似虎靠山;若理一心,亦非他法,但将阿弥陀佛四字做个话头,二六时中,直下提撕,不以有心念,不以无心念,不以亦有亦无心念,不以非有非无心念,前后际断,一念不生,不涉阶梯,径超佛地。”这就是说,离绝名言分别心而持佛号,念到明见自性,名理一心;事一心是有能念所念的二元对立,严格说来称不上一心,所谓一心,即绝对心,即超绝能所对待,不生不灭之真心,这就是真歇禅师的禅净融合的思想。


三、禅净双修的兴盛时期

  元朝以后,中国禅宗几乎是念佛禅,堂堂禅门硕德终日从事念佛。如惟则
  《净土或问》中说:“合五家之宗派,尽天下之禅僧,悟与未悟,无有一人不归净土者。”其中,主要人物有丽水盘谷、中峰明本、天如惟则、北涧居简、善继绝宗、自缘会堂、梵琦楚石、显示警庵、无愠恕中、普智无碍、憨山德清、悟本无际、紫柏达观、云栖祩宏、惠通大阐、月江觉净、鼓山元贤、为霖道霈等等。
  明本主唱禅是净土之禅,净是禅之净土,尝作《怀净土诗》一百八首,《劝念阿弥陀佛偈》及《怀净土》十首,《怀净土诗》中说:“禅外不曾谈净土,须知净土外非禅,两重公案都拈却,熊耳峰开五叶莲。”楚石梵琦是明初最负盛名的禅师,自幼兼修净土,后名其室为“西斋”,撰《西斋净土诗》三卷,倡导念佛。普智无碍有《阿弥陀经集注》,惠通大阐、月江觉净均依念佛之公案而契悟。鼓山的永觉元贤与为霖道霈师资为曹洞宗门下之人,前者有《净慈要语》,后者有《净土旨决》,均提倡禅净一致的道理。
  明末四大高僧皆曾参禅有悟,皆弘扬净土,莲池、蕅益专弘净土,被尊为净土宗的第八、第九祖师。憨山德清曾经住在庐山双乳峰专修净土,有他的遗文《憨山老人梦游集》三十卷,全集中有关念佛法语数篇。蕅益大师依天台阐释净土,别树一贴。云栖祩宏是复兴禅净二宗的明末佛教界之伟人,著有《阿弥陀经疏钞》、《往生集》、《净土疑辩》等等,莲池大师的禅净同归说是永明延寿禅师禅净兼修思想的发展。他在《弥陀疏钞》中,认为《阿弥陀经》正摄顿教,兼通终教、圆教,由于清凉国师以禅为顿教,所以这就显示了禅净二宗归一。莲池大师基于心佛众生三无差别,那么众生念佛,不过念诸佛心内的众生,众生是诸佛的众生。以另一方面说,念佛至一心不乱,念极归于空,即无念之念,这是名为真念。所以终日念佛不乖无念,而且念佛即念心,达生体不可得,生而不生,不生而生,炽然求往生,实在不能离开这一点,这是自性弥陀、唯心净土之义。自心即佛,禅宗与净土,其途虽异,归即同一。这是继承永明大师以来的思潮,但以净土同禅为顿教所摄,并且就《阿弥陀经》一心不乱之说分为事理,以理一心为达磨直指之禅,主唱禅净二宗同归,实是伟大创意,禅净双修的思想终于达到圆满的顶峰,大师的功劳永不泯灭矣!


四、结语

  代表中国佛教两极精神的禅净二宗,由互补而互融,由对立而以念佛为净心方便,逐渐兼修而达到禅净同归,可以说是对《文殊般若经》的一行三昧从理论上和实践上作了淋漓尽致发挥。禅净双修及禅净双融的念佛禅,至今仍为中国汉传佛教界禅法的主流,有待于进一步发扬光大。禅净双修的念佛禅还传往海外,直接影响了朝鲜的晚期禅宗和越南的莲宗、日本黄檗宗等。





 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圣凯法师文集
  供稿:圣凯法师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