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庄严道场 三宝楼         累计点击:7822次 上次访问:17/09/25 23:17 搜索   
独家专访:弘法是家务 利生为事业



——普仁大和尚访谈录

  宗舜法师

  近年来,西园戒幢律寺积极致力于佛教教育和弘法活动的开展,在社会各界引起广泛好评。而“三宝楼”的兴建,将进一步推动西园寺乃至整个佛教事业的发展。
  经过长期的筹备工作,“三宝楼”奠基典礼将于2002年6月2日举行。值此盛事,《人世间》杂志特约记者宗舜法师带着广大读者关心的问题,对西园寺方丈普仁大和尚进行了专访。


  本刊记者:从“戒幢佛学教育网”和“戒幢律寺三宝楼兴建工程缘起”等一些资料上,大家对“三宝楼”兴建工程已有初步了解,但对其中的很多细节还不够清楚,比如“三宝楼”的用途,以及它的文化、宗教内涵等等。
  普仁法师:我们西园寺有个传统,是做了再说,而不是先说后做,因而前期的宣传工作开展得比较少。但三宝楼的兴建是千秋大业,非一地一寺之力所能承担,所以,我们今后将加强这方面的宣传,希望社会各界共同参与。

  本刊记者:“三宝楼”建设方案的前身,是藏经楼的扩建方案。当初为什么决定对藏经楼进行扩建?
  普仁法师:西园寺创建于元代至元年间,距今已有七百多年历史,现存的主体建筑主要以明清建筑为主。“文革”期间,为使寺院免遭厄运,方丈明开法师以舍身护寺的精神,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一方面亲率僧众日夜巡逻,一方面多方奔走呼吁,抢救文物,保护寺院,使西园寺成为苏州唯一没受到严重破坏、基本保持原貌的寺院。
  西园寺现在珍藏了六万多册古版经书,仅善本书就有二万多册,还有字画、铜器、瓷器等珍贵文物。这些藏品,被专家称为“冠绝东南、载誉全国”。有这么多法宝和文物,妥善保管也是一件大事。为解决这些珍宝的收藏问题,前任方丈安上法师决定兴建藏经楼。最初的设计方案,是占地面积六百多平方米的单体建筑,主要是为了存放古版书籍和文物。

  本刊记者:这一方案和现在的“三宝楼”相比,规模要小很多。
  普仁法师:不仅规模小,而且功能单一,只能解决“藏”的问题,实用性太差。我常讲,传统建筑主要用来看的。比如西园寺虽然占地百余亩,现有建筑面积15,800多平方米,可大多是一层楼,现在要住一百个出家人都嫌拥挤。因为西园寺是园林风格的建筑,讲究造园艺术,曲径通幽,疏密有致。但可看的地方多了,可用的面积就少了。所以我们今天的建设方案,必须兼顾观赏性和实用性两方面。   本刊记者:听说香港天坛大佛艺术总监、志莲净苑的宏勋法师看到过去的藏经楼方案,第一句话就是:西园寺后面这块土地太珍贵了,如果不合理规划使用,是对资源的浪费。
  普仁法师:的确是这样。近几年来,我们在市政府的支持下,共拆迁居民220多户,还有煤球厂、煤气变压站等,回收民居占用土地8,000平方米,加上寺内旧有空地,总计15,000平方米。动迁工程从1998年到2001年,前后持续三年多,拆迁费高达2100余万元。从西园寺的地理位置看,这块土地已在马路的边缘,以后无论投资多少,也不可能征得哪怕一平方米的土地。所以,合理规划好这么宝贵的土地,是关系到西园寺未来发展的大事!而且,把三宝楼建好,也可以为历史名城苏州培植靓丽景点作贡献。

  本刊记者:旧的扩建方案应该说是一个阶段性的产物,或者说,代表着西园寺在九十年代中期的发展方向。
  普仁法师:这是由当时的现状决定的,那时西园寺住众不多。不过,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西园寺就有计划地购买了各种版本的大藏经和佛学研究著作,前后共投资300多万元。不仅为后来的发展作了充分准备,也为今天的办学奠定了良好基础。自研究所创办以来,西园寺的事业才逐步展开,现已有住众近百人。所以,当时的藏经楼扩建方案,虽很有超前意识,但还是跟不上西园寺的发展速度。

  本刊记者:从我们了解的情况看,西园寺能够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还是在安上法师提出“三风建设”之后。安上法师在遗嘱中,将西园寺多年的发展概括为“道风、学风、家风”。这一提法不仅高度概括,而且非常具体。
  普仁法师:在我看来,“三风建设”不仅是总结,更是未来发展的指导思想。安上法师是我的老师,我亲近他前后18年,对于老人家的思想,应该是体会很深的。我觉得,“三风建设”的提出,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更重要的是,它让西园寺的发展有了一个准确的定位,即重视道风建设、重视文化建设、重视人才培养。可惜,安上法师提出“三风建设”之时,因为身体原因,已无法提出更具体的操作方案,这是西园寺的一大损失。

  本刊记者:后来,您又将“三风建设”赋予了新的内涵,提出“坚持一个原则、强化二项实践、培养三类人才”的“一二三育人工程”,也就是坚持“以戒为师”的基本原则,强化学、修二项实践,培养修行、管理、弘法三类人才。听说赵朴老对西园寺的发展方向极为赞赏,还有“西园模式”的提法,是这样吗?
  普仁法师:朴老所说的“西园模式”,是对我们极大的鞭策!“三风建设”是总的原则,还必须有具体可行的操作方案。“一二三育人工程”的提出,就是对“三风建设”的具体化,强调“从律仪生活中培养僧人形象,从禅定修行中增强信心道念,从闻思经教中树立正知正见”,其根本目的是造就新世纪的佛教人才。这一思路也完全符合朴老和中佛协提出的“六字方针”和“五种建设”。现在,我们考虑问题的重点就是:如何把工作搞上去,将朴老提出的“西园模式”赋予更充实的内涵。我从八十年代后期开始,协助安上法师负责苏州市佛协和西园寺的日常工作,深切体会到人才在佛教弘扬中的重要性。朴老曾经提出,“当前和今后相当时期内,佛教工作最重要、最紧迫的事情,第一是培养人才,第二是培养人才,第三还是培养人才。”实在是高瞻远瞩。西园寺在有了明确定位后,将工作重点放在了人才培养上。

  本刊记者:“戒幢佛学研究所”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办的吗?
  普仁法师:办学是培养人才最基础的工作,在这一点上,大家已达成共识。当时考虑到江苏省已有中国佛学院的两所分院,再办佛学院,势必造成重复建设。在安上法师的领导下,我们决定直接创办一所培养佛教高级人才的研究所。这一想法不仅得到了教界一些法师的赞同,学界的很多教授专家,对此也是大加赞赏。受安上法师委托,济群法师组织了教内外一大批法师、学者来西园寺共商发展大计。研究所现在的办学思路,就是当时的基本想法。

  本刊记者:在济群法师撰写的研究所发展计划中,提出“以造就僧才、研究佛学、弘扬佛法三大任务为使命”。这“三大任务”,可谓把准了佛教界人才缺乏的脉搏!
  普仁法师:济群法师的“三大任务”,就是培养“三类人才”的理念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1996年,研究所经省佛协批准开始试办,至今已积累了不少办学经验,也取得了一定的教育成果。

  本刊记者:据了解,外界对研究所的评价很高,并总结了四个“一流”:学习环境一流、寺院藏书一流、教学条件一流、教师队伍一流。
  普仁法师:这是大家对我们的鼓励。不过,西园寺的有些条件确实是得天独厚的。比如环境,有这么大这么美的花园,就不是现在容易办到的。还有藏书,从事佛学研究,如果没有资料是很难开展起来的。我从1986年担任苏州市佛协总会计和西园寺会计开始,每周一有空就跑书店看书购书,并常去外文书店,委托他们购进台湾、香港出版的佛学著作。图书馆的近三万册新书就是这样长期积累起来的。现在我们收藏有《高丽藏》、《碛砂藏》、《嘉兴藏》、《乾隆藏》、《大正藏》等近二十部深具典藏、研究价值的大藏经原本及影印本;海内外出版的重要内典及人文社科领域的最新图书;数十种期刊和大量音像资料。在收集佛学经典的同时,还收藏有《二十五史》、《四部备要》、《册府元龟》、《全唐文》、《中国通史》、《道藏》、及《中国西北地方文献丛书》等传统文史哲典籍。随着近年来敦煌学的兴起,为满足研究需要,特购置了《敦煌宝藏》、《俄藏黑水城文献》、《俄藏敦煌文献》、《英藏敦煌文献》、《甘肃藏敦煌文献》、《浙江藏敦煌文献》等大型书籍多部。仅敦煌文献一项,价值即达三十万元。去年,我们又投资近二十万元,将图书馆装修一新,现在图书馆总面积已经达到800多平方米,全寺共有四个藏书处。

  本刊记者:在国外,评价一个大学要看三个指标:教学设施、图书馆、教授。哪一方面不完善,就不是一所好的大学。是否请您再介绍一下究所的师资力量和教学成果?
  普仁法师:古人说,“取法乎上、仅得其中”。我们在聘请教师的时候,就充分考虑到这个问题。为此,我们邀请了在教界颇具影响的闽南佛学院研究生导师济群法师担任所长,并邀请香港大学副教授的净因法师、北京大学副教授湛如法师出任研究所副所长。同时,还邀请南京大学赖永海教授、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苏州大学潘桂明教授、上海社科院业露华教授等专家学者在研究所担任课程,以保证教学质量。
  研究所的学习和研究氛围十分浓厚,图书馆是师生最喜欢去的地方。师生们在教学之余,还在《法音》、《内明》、《禅学研究》、《世界宗教研究》、《敦煌研究》等期刊上发表论文数十万字。去年,研究所还在岳麓书社出版了《戒幢佛学》第一卷,在教界和学界都有一定的影响。今年,与敦煌研究院、兰州大学和上海古籍出版社等单位合作编撰的《俄藏敦煌文献叙录》,也开始启动。可以说,研究所继承了古德优良的“义学”传统。

  本刊记者:研究所已在去年得到了国家宗教事务局、中国佛教协会的正式批文,这应该说这是对研究所教学成果的最好认可吧。
  普仁法师:研究所从试办开始,就得到了上级领导的关心和支持。尤其是朴老,1999年5月,他听取了我们有关办所情况的汇报后,十分高兴,并在申办报告上批示:“赞同此一盛举!”这一批示是对我们工作的最好奖励。2001年,国家宗教事务局多次来西园寺考察办所情况,最后正式发文,批准研究所正式开办。

  本刊记者:2000年3月,研究所成功地举办了“佛教教育研讨会”,这对于研究所的正式批准,也有一定的影响吧?
  普仁法师:我们根据朴老的指示精神,于2000年3月,在苏州南园宾馆召开了“佛教教育研讨会”。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法师、居士及学术界的专家学者40余人参加了会议,大会收到论文15篇,在教内外引起了很大反响。在中国社科院宗教研究所编辑的《1999--2000中国宗教研究年鉴》中,对这次研讨会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会议“提出了许多前瞻性的展望和建议”。而且,由一个寺院独立组织全国性的佛教教育研讨会,在佛教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有了这次办会的经验,我们又在2001年9月承办了由国家宗教事务局批准、中国佛教协会和越南佛教会联合主办的“中越佛教教育研讨会”。来自越南佛教代表团和中国大陆法师、居士及学术界专家学者近40人参加了会议,旁听者多达150余人,场面十分热烈。会议收到论文15篇,就佛教教育的主题展开了交流,会议完全达到预期目标,获得了圆满成功。

  本刊记者:这是一次国际性会议,从《戒幢佛学》和“戒幢佛学教育网上”刊登的论文来看,不论是深度还是广度,较2000年的研讨会都有很大提高。大家普遍认为,这次会议是能够代表中国佛教水平的。
  普仁法师:在开幕式上,我代表西园寺致欢迎辞时说过:“作为育人道场的西园戒幢律寺,尤其值得庆幸的是戒幢佛学研究所最近已得到国家宗教局的正式批准,并希望我们为培养出高级的适应时代要求的合格僧才作贡献。西园寺虽然多年来在僧伽教育上不断进行探索,并做了些基础工作,但从当代社会发展和科学进步的新形势看,还亟需我们作进一步的努力。故在今后僧伽教育道路上还需要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这不仅是我的心里话,也是目前西园寺面临的实际问题。
  在我看来,发展比成绩更重要,但发展必须要有空间。前面我谈到,西园寺现有的建筑群落,观赏功能大过实用功能。从西园寺今天的事业发展来看,建造一个集教学、研究、弘法、修行,及收藏、接待、交流、办公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综合大楼,已经迫在眉睫。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才将原有的藏经楼扩建方案改变成现在“三宝楼”建设方案。

  本刊记者:那么,为什么要命名为“三宝楼”?其中有什么涵义?
  普仁法师:因为大楼的功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原来的名字已经不再适用。三宝,在佛教里是指佛、法、僧,是学佛人最根本的归依处。有三宝即有佛法住世,缺少了哪一宝,佛教都不完整。
  从新的设计方案来看,“三宝楼”位于古藏经楼后,由中部主楼和东西两翼组成,如故宫的午门和两翼五凤楼,气势恢宏,为全寺屏障。主楼进深20余米,两翼进深50余米,东西宽百余米,高20余米。建筑共分四层:一层为半地下室,是可容千余人听经的讲堂;二层为静修堂;三、四层分别为藏经楼(内设戒坛)和珍宝阁。这样,三宝不是都具足了吗?
  我们还计划把主楼西翼全部留给研究所。第一层为教室和相关用房,第二层为教室、图书馆,第三层是研究室、办公室和学报编辑部等。仅研究所的使用面积,就有四千多平方米。而主楼东翼分别有办公系统、高僧寮和闭关房等。

  本刊记者:这的确彻底改善了研究所的教学环境。这一设计方案和一般建筑比较起来,有什么样的不同特点?
  普仁法师:在多年的工作实践中,我对寺院建设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再加上集体智慧的汇集,从而形成了自身的建楼理念。我认为,新楼一定要体现六个特点:
  第一,继承优良传统。从外形上,保持江南古典建筑精巧别致的风格。
  第二,突出现代特色。内部设施要求智能化、多功能化。
  第三,整体风格协调。新建的“三宝楼”要和西园寺的原有建筑风格和谐。
  第四,注重实用价值。改变过去只重观赏,为观赏价值、实用价值并重。
  第五,便于管理有利。注意内部分割合理,方便将来的管理使用。
  第六,表达佛教内涵。佛教有一个传统说法叫“表法”,也就是象征意义。“三宝楼”的建筑面积达一万四千多平方米,这样一个雄伟壮观的建筑,以环抱的形式,后部宽宏,形成一个以三宝为核心、为倚靠的格局。既表达了大家的凝聚精神,也充分体现了佛教的“六和敬”的内涵。

  本刊记者:从您的介绍来看,由旧藏经楼设计方案突出的“藏”,到“三宝楼”设计方案体现的“用”,可是说是思想观念的一次飞跃!
  普仁法师:现有的设计方案,前后历经四五年的讨论,我们广泛听取了海内外法师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可以说是集体智慧的结晶。同时,我们还吸取了汉传、南传、藏传三大佛教体系的建筑特色,并到泰国、新加坡和西藏等地参观学习。经过长期的酝酿,方案已基本成熟。而从西园寺迅速发展的速度来看,也是时不我待。所以,如何抓住机遇把三宝楼建起来,加快培养人才的力度,也是我们当前工作的重心。

  本刊记者:今年“三宝楼”奠基后,预计在什么时候能够完工?
  普仁法师:土建部分有一年时间就够了,但内部装修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如果资金到位,在三年内就可以完成一期工程。

  本刊记者:那么,目前的资金情况怎样?您对三宝楼的建设有什么展望?
  普仁法师:西园寺不做佛事,收入主要依靠门票。如果没有大的工程,现有收入完全可以维持日常开支。但“三宝楼”的建设,预计投资需五千万左右,资金缺口还是比较大的。从根本上说,建楼不只是西园寺的事情,也是所有关心佛教事业发展的能人志士的事情。所以,我们恳切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这项工程中来,共同为此千秋大业贡献力量。三宝的事业,离不开众人的支持,所谓聚沙成塔。古德说过:“三宝多外护,代代开好花”。只要大家发心,没有办不成的!
  建好“三宝楼”,将对培养佛教人才,发展佛教事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我相信,如果大家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三宝楼”一定会如期完成。而佛教事业的发展,不仅是教界的事,也是全社会的事。在江主席提出“以德治国”的今天,大力弘扬佛法,对净化道德人心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这也是佛教在新世纪的重大历史使命。




 戒幢佛学教育网 苏州西园戒幢律寺 庄严道场 三宝楼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