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教文化 佛教与哲学         累计点击:4809次 上次访问:17/11/25 15:40 搜索   
佛法与哲学



──十二年六月在庐山世界佛教联合会讲──

太虚大师

一 佛法(略)

  此题本不易讲,以哲学范围包含至广,材料亦极丰富,如分门别类以言,亦不免许多凌乱纷杂之事状。若单就各个人之学说以叙述而批评之,纵说多年,犹恐难尽;今如何於一期讲演欲泄其秘耶?又如佛法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浩瀚宏博,集我中华及印度、日本、朝鲜、南洋群岛诸大法藏,统计两三万卷。即在佛学院中专究三载,有五六教授剖晰明解,使之一贯於佛法融通之宗旨而见诸施用,但仍是一点纲领而已。今以此小小时间,连讲“佛法与哲学”,岂不更是难上加难;虽然,天下事固有析而别之则渧涔虽悉,会而通之则天地可泯者。佛经亦谓:破一微尘能出三千大千经典。若善得其解,精义入神,则短期内亦非无提纲挈领之余地。令欲不虚此会,略为探讨,想亦诸君之所同愿也。兹题内容,虽有一、佛法,二、哲学,三、佛法与哲学。佛法一端,经两次讲过,暂不深谈,只讲二、三两则:

二 哲学

  甲 名义
  哲学一词,原於西文而译自日本。日本从文部省令,提倡研究西洋学说後,遂有兹称。究哲学意义,原同於中国“明哲”“圣哲”之例,不过、严几道氏谓:直译西文之义,应曰“爱智学”。爱智云者,言只为爱此足以了达於“宇宙万有的本体真相”之智识而事斯学,绝非为谋生计、求安宁也。欧洲哲学,本於希腊,在希腊初究哲学时代,原为渴望真理,得偿所欲。累日穷年,孜孜不倦,益加以承平之际,生活问题 已经宽裕,人民又达其充满和爱之境,处处都资以乐趣与团结,遂流为一种专究学理者之哲学派。此雅典诸国所由群居诸哲学者,荟萃一堂,日本寻於宇宙如何解析,万物若何起源,以成其为哲学上之爱智阶级,与寻常谋衣食住三端之徒回然不同也。第就中国之周秦诸子,与六朝所称三玄──易老庄──,及宋明理学、道学等,并与兹哲学相类。印度之数、胜、尼牙耶、吠檀陀诸论,及五明之内明学,外道六十二见、九十六见之见学,与西洋所究之哲学,亦大体相仿。故会以方言,哲学一名,得有爱智、玄、理、道、明、见等种种异称云。

  乙 历史
  就历史以言,当分为三大支派:一、印度的哲学,二、中国的哲学,三、西洋的哲学。此三不是一源递派所成,故并列以为三。若深究各派之理致及归结二端,则学说歧异,造诣有别。中印暂不讲,试以语西洋哲学之历史,有古、近、今、等三段。分述如下:
  古代 希腊古代哲学之发源,先是希哲观察宇宙之状态,有谓水能结冰及化气等,以为万物之本体者。後有人以火之运用更大,而认火为宇宙之本体。继此又有以风、以地、并水火称为万有或散或合之真正本体者。历时既久,又一派出,黜水火等於形下,谓“唯数量”能贯澈一切,即举此为宇宙之本体者;与上述“唯质”学派,适成对峙。诤论不定,遂有推翻一切之诡辩派兴,谓个人是实,余为我之感觉;若眼识能感觉长短方圆,耳识能感觉声音大小等,皆不能外於我之感觉,故惟认个人感觉为宙宇之实在。於此希求舒适,愿望已足,而国家之秩序,社会之安宁,尽可置之不谈。因之、宇宙本体,亦遂有渐弃不讲之势。而西方圣人梭格拉底,乃应时出世,一反糅杂学派、诡辩派及从前哲学派之纷杂,而注意於融通统一。故一面乃精究宇宙之本体,一面又於人事上贯注伦常之道而为之调剂运用,以达其企图之目的。柏拉图、亚里斯多德继之,师资相承,至亚里斯多德氏集其大成,拓新理境,其哲学之说实兼括一切科学而无遗也。今列其哲学之纲要如下:

     ┌第一因       ┌伦理        ┌诗
  玄想的┤物理     实用的┤经济     美术的┤修辞
     │论理        └政治等其他     └塑雕等其他
     └心理等其他

  第一因、系柏拉图师传之说,基督教徒即采取其义,谓之曰“神学”。究之柏、亚等所称之第一因,不过举以为发生万物第一引动之因,非因之而执为实有之主宰造物者。此关於玄想、实用、美术、各方面所具之论理、心理、政治、经济、诗歌、雕塑等,其哲学间之范围内容,并极深广,可一览而知。从前惟个人感觉为实在的,及取水或火等一物或数物为宇宙本体等,因皆在破斥之例。而第一因之定义,盖原本其师柏氏所称之概念,谓概念之为物,实超过感觉之上,集种种感觉间之冲动和表现,贯彻於此一念中而概括知之者。在东土儒家称曰“理性”──东方有圣人焉,其心同,其理同;西方有圣人焉,其心同,其理同──,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之说,几无人不闻。此希腊哲学为西洋之古代哲学者,实以兹三氏称中坚人物。而後此罗马之伦理、政治等殿阁,亦因此为基而得建筑,焕然一新也!其兼容并蓄,不惟著称一时,且为後世之所不逮!
  近代 自希腊哲学说入罗马後,此其最盛时代,旋为基督教代之而兴。由其教会专制之力,希腊哲学乃失其独立资格,降为基督教之附属品。与汉武帝尊孔,周秦诸子学说,皆成为儒家之附属品者然。至近世十六七世纪文艺复兴时代,一变其神学方法,知用圣经教典无以通其旨而发其秘,且使哲学转致隐没,遗恨终古,乃宣告哲学独立,与耶教脱离,专志於新哲学之研究。但各树一帜,约分派别为三:一、大陆派,法哲笛卡尔;二、经验派,英哲倍根;三、理想派,德哲康德。笛卡尔之大陆派,用思考以究真实,因谓宇宙有二:曰物与我,然物非真而我为实。何者?我在故思在,思在则我在故。即为由怀疑入手之唯我的理性哲学。倍根之经验派,依旧在感觉方面,侧重研究自然界之对象,即称此对於自然界之经验为实在,,流成一种“唯物”的经验哲学。康德之理想派,此派乃综合上唯物及我之二派,而注重於知识本身之研究。在彼“认识论”中所称之“十二范畴”,就时空两间方法差别同异等,推究其真义,以明“能认识之知识本身究是何物”?结果、则以“本体真相为不能知,而可知者,惟思想上对现之象”而已。故称兹理想派亦谓之认识哲学。合上以观,唯我、唯物,固独标一说,第三说融洽两派,成海西一般学者之通义。但哲学本欲发明“宇宙真相,万有本体”,乃历经推究,失之转远。非但希腊诸先哲始愿所不及,抑亦令後之希踪追寻者有不能承续之憾。中谚:“人各一太极,人各一宇宙”,此辈实彷佛各别生活於己所理想之宇宙万有中,局外人徒悲其笼罩性灵,莫知所出,卒如缥缈蓬山难以亲历也!
  今代 迨夫斯宾塞出,综合诸科学而成立综合哲学,以“知识论”为出发点,谓宇宙间有可知者之现象,有不可知者之本体。现象之可知者,则皆定为科学公例,而本体则当置诸不可知之列。自斯氏分配二说有其限度後,至杜威氏“实用哲学”,更变本加厉,放弃本体,置之不辨。如谓:“我等所讲真理,只求应用於一切之人事上。国有乱,则思御乱之法,社会有不良分子、则思除去其暴而安其良者。一经试用有效,即为真捚。而此真理亦犹工具,随用随弃,何以研究宇宙本体为”?进一步解:“无论宇宙本体讲不明白,即讲明白亦属无用”。此派学说,即以其推翻哲学上惟一要知之本体者称之曰哲学,故所崇仰之哲学,舍此而外别无“明哲”、“圣哲”等精深学理之可言;而哲学之路,至此遂尽,惟有科学而已。然法国柏格森氏,独标一新说,则谓本体若不可知,哲学将完全不讲。但本体实非不能知,而能知者即为“直觉”,直觉乃直接觉知之称,中间并不必经过“思考经验”等之步骤而直有所觉。以此物我一观,不起判断,即足为宇宙之本体。反之、若从思考上、经验上、所组织集合之出产品,顾经一二度之组合,於直觉也转远,於本有实体也亦转违背。柏氏系依据生物学、心理学,从科学而重辟其哲学之新途径者。罗素氏则以数学为出发点,注重分析,有“心的分析”、“物的分析”诸说。析到极点,宇宙间惟有活动的事情,无呆定不动之固结体,而依以自成其宇宙观及其宇宙观中之人生观也。西洋哲学至此,举古、近、今三种时代,贤哲明达,数虽甚多,兹抉择以谈,更有此三时代范围之判定,本体知识等之考察,试表列之而获睹其枢要焉:

      ┌摄科於哲┐
      ┌古代亚里斯多德等……大成派┤    ├本体究而未明
      │             └范围最大┘
      │  笛卡尔┐   ┌大陆派┐科哲渐离┐
  一、范围┤近代倍 根├等……┤经验派├    ├本体究而难明
      │  康 德┘   └理想派┘范围渐小┘
      │  杜 威┐   ┌实用派─哲尽科存──悉弃本体不讲
      └今代罗 素├等……┤析观派┐由科而哲──重辟新路以
         柏格森┘   └直觉派┘明本体但仍究而未明耳
      ┌多元……许多原质等糅杂结合者
      │二元……即主张心物二元者
  二、本体┤一元……即主张或唯物或唯心或唯实之一元者
      │    英国经验派之吼模氏及近代实用学派近是。除现象感觉外,
      └无元……无所谓本体,而罗素氏析观之结果亦近之。
      ┌感觉派……诡辩派、经验派重感觉
      │概念派……理性派重概念
  三、知识┤理智派……综合经验理性之理想派、析观派重理智
      └直觉派……心境冥合直接觉知、柏格森氏独主张乎是

  审此种种表解,互相对勘,得归纳一语,则所谓“宇宙本体”者,哲学家实各有一所执之物。今更与佛教比较观之。


三 佛法与哲学

  佛、无上正遍觉者即遍觉此宇宙万有之真实性相之谓也。在哲学所不能明,及求之不得而舍弃者,皆佛之亲切证明者也。盖昔哲执一概余,迭兴诤辩,今者或拨置不谈,或另辟新路,要未能有何成就也。在哲学上,要知宇宙真相本体之出发点,与佛学之求正觉法界不无相同;但哲学家卒难确知宇宙之真相本体,或计之为一元,多元、无元等,思维筹度,遽执为当!不知此摸背言床,抚胸言地之徒,或差胜於捏尾言绳者之一筹,而所见较广则有之;然以此瞎子之所摸得者,较彼明眼人之亲见全象,活动自如,仍回然不同也。何以故?皆不出错觉之一途故。众生与生俱生,即有无明我、法二执,无明即无所明,故一切成为错觉,而与无上正遍觉知之佛界,背道而驰,卒难投契。此种错觉上之根本差误,既始於一念无所明之冲动妄作,谬计进行,故未破其妄,众生毕竟无刹那间觉悟之心得离於无明之流衍,故刹那刹那间无不迷惑颠倒。在哲学家所发明之唯心、唯物等说,但执著一边,谓之法执。由妄见诸法,执为本体,以之展转测度,随逐定量,不脱“尾绳、背床、胸地”等之观象大小,或殊其方位,或异其感觉,是与梦中说梦何以异?盖概念、直觉等皆无明之所流衍,何能契证法界诸法!固知执沤认海,例所当戒,片面之谈,宁得言信?但由一己意识上妄测而得,证以佛法上“万法唯心,三界唯识”之深旨,卓然不可动摇者,既错所觉知,乃完全站脚不住矣。夫哲学家欲发明宇宙之本体,固不可厚非,第太无方法,遂致不能达到。佛法则“亲证真如”,了无所疑。真如云者,即哲学家极所渴望了知之宇宙万有的真相及本体也。於佛法中求之,乃真能举无始来戏论分别种种病根,渐伏惭断,亲实见到。故哲学若能反观自心,舍弃其戏论分别之病,则宇宙真实,当处如如相应;独患不反究心源耳!诚使持戒、修禅定等,开发般若智慧,俾无始迷梦逐渐打醒,色心诸法焕然照了,悟入佛之知见,宁非哲学家之大快事哉!今得其总比例如下:
  佛法──从觉化迷
  哲学──在迷执觉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教文化 佛教与哲学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