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如吉法师文集         累计点击:6394次 上次访问:17/10/22 05:08 搜索   
阿底峡尊者对西藏佛教的影响



如吉法师 

  在西藏佛教的发展过程中,由印入藏传法的人很多,而以莲花生和阿底峡二位大师最为有名,特别是阿底峡尊者对西藏佛教的影响更为深远,堪与鸠摩罗什大师对中国汉地佛教的影响相提并论。本文将对尊者的生平及其对藏传佛教的影响作简要说明。


一、家世

  阿底峡,是人们对尊者的尊称,意为“殊胜”或“无极自在”。阿底峡尊者(公元982年-1054年),本名月藏,出生在古印度萨贺尔王国(今孟加拉国达卡地区),是一位王子,父王善吉祥,母名吉祥光,在三兄第中排行第二。成年之后,他先后娶了五位王妃,生下九子,接着对家庭生活感到厌倦,又不贪世荣,对继承王位不感兴趣,因此到处寻师学法,曾从黑山寺大瑜伽师罗喉多笈多金刚受过欢喜金刚灌顶和听受经典教授,对于二种次第(即密宗的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都得坚固定力。又亲近过得大成就的阿瓦都底巴七年,曾修三年明禁行。


二、出家及修学成就

  由於师长和本尊的劝请,阿底峡尊者二十九岁时(1010年)从金刚座大菩提寺(释迦牟尼佛成道处)大众部上座证得加行道的戒护律师出家,受比丘戒,法名吉祥燃灯智。
  出家后,尊者依止戒铠论师习论,又亲近过智祥友,小姑萨梨、胜怨、大黑足、小阿瓦都底巴、种比巴,日比枯举,慧贤等显密教法的师长。从宝生寂静论师学习各种传承的教法尤多。至三十一岁时,已遍学四部(上座、大众、正量、一切有部)三藏教典,通达各派的律制行法。
  此后,尊者渡海至金洲(今印尼苏门答腊)随法称大师学习(现观庄严论)、(集菩萨学论)、(入菩萨行论)、以及修学发菩提心的各种不共教授,这是他研究经论及修行的最高峰。亲近金洲大师十二年后,尊者四十四岁时才返回印度,被印度佛教界公推为各派的最高权威,视为“顶庄严”。达摩波罗王迎至超戒寺任上座,还担任那烂陀寺住持等职,从此声名远播。


三、入藏弘法

  阿底峡尊者在印度弘扬圣教达到全盛时,正当西藏佛教经朗达玛灭法一百余年后再度复兴(即“后弘期”)的初期,教法不完全,不纯正,甚至与笨教混淆难分。於是智光王(出家者)选派宝贤等入印留学,学成后回藏整理教法,并从印度迎请多位大德入藏弘教,但仍难以纠正种种弊端:学佛者多数是重密轻显,重师教而轻经论,或重视戒律而轻毁密法,尤其是显密之间形同水火,修行更是没有次第,妄趋高深密法而轻视出离心、菩提心的基本修证精神,对法空真理没有理解而只依密法条文作诛戳仇敌等事。这显然是违背了佛意而趋向邪恶的途经。为了使西藏佛教正本清源,於是阿里地区的智光王和菩提光王叔侄要不惜一切代价,迎请尊者来藏整顿佛教。
  贾精进狮子和孥错戒胜受命迎请尊者,携纯金七百两,往返多次,痛陈西藏佛教诸弊,殷勤诚恳迎请,才蒙允许,尊者本着大乘自利利他的精神和续佛慧命的考虑,终於在1040年以五十九岁的高令,翻越崇山峻岭前往西藏。途经尼泊尔,停留一年,度花光王子出家,协助建苏玛塔寺,广讲教法,造《行集灯》。
  1042年尊者才抵达目的地阿里,受到王室的盛大欢迎。住沱庭寺讲说多种教法,且极密秘地传授多种灌顶,赐与无量教授满足菩提光等的愿望。在讲法的过程中,针对当时邪行密法轻视因果、一般学佛人士归依三宝之心不切等流弊,特别提出重视因果,宣说归依,所以有“业果喇嘛”“归依喇嘛”的称号。又应菩提光的邀请,著《菩提道炬论》,指示修行次第和显密教义相一致的精神。这样在理论上使藏地佛教拔乱反正有了指南,从而将广大佛教人士道入了正轨。
  尊者在阿里期间,还会见了宝贤译师,向译师讲授了《诸续部是必经合一而修》的心要,译师升起极大的敬信,把自己以前所译的《般若八十颂》、《二万光明颂》、《八千颂大疏》等,呈请尊者重加订正,并依尊者教授,闭关专修,得大成就。按照与印度佛教界的预约,尊者在西藏弘法三年后,应该返回印度。而在阿里三年期满,种敦巴即来迎请往东部弘法,於是尊者渐次东下,到达桑耶寺。拉尊(王族出家者之尊称)菩提罗ze侍之极敬,西藏一些大学者也都到来。在这里,尊者与孥错戒胜翻译了解脱军的《二万光明论》和世亲的《摄大乘论译》等。又到聂塘弘化,听法的人很多,为阿兰若师、大瑜伽师传授修定的教授,兴建了修定院:为大众讲《现观庄严论》,卡达敦巴作了笔记,后世称之为西康派。又讲《二万光明论》一遍,传授种敦巴三士次第教授等。之后,俄善慧译师奉迎尊者到拉萨,劝请尊者和孥错戒胜译出清辩的《分别然论》《中观心论的解释》,并将这部论的教授写成广、略两本的《中观教授》。后由俄菩提生奉请,尊者率众到耶巴,同孥错戒胜译出《大乘宝性论释》。再因迦瓦释迦自在恭迎到盆宇,在伦巴吉补寺讲法很多,最后仍旧回到聂塘。
  至此,尊者在西藏弘化了十二年,造就的著名的弟子有:拉尊菩提光叔侄、宝贤、孥错戒胜、卡墀却善护、善生、贾精进师子、善慧、释迦慧戒生、廊枯巴译师、相尊耶巴、枯敦、俄善慧、种敦巴胜生、大瑜伽师菩提宝、阿兰若师自在幢等。把全部教法留给了西藏,1054年八月二十日示寂於聂塘,时年七十三岁。四、尊者对西藏佛教的影响
  阿底峡尊者把他一生中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都留给了西藏人民,对西藏佛教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其主要表现在以下四点:
  1、迦当派的建立,尊者示寂后,旧时所护徒众都随种敦巴前往朵垅,当时有党巴的施主迎请,於1056年建惹珍寺,种敦巴任住持。种敦巴圆寂后,大瑜迦师菩提宝、阿兰若师自在幢相继主持惹珍寺法席,并谐同种敦巴的弟子朴穹瓦童幢、博多瓦宝明、谨哦瓦戒然、康垅巴释迦德等不断对外弘化,便形成了迦当派。藏语(迦)指佛语,(当)意思是教授,《迦当》的意义就是说把佛说的一切语言-经律论三藏教义,都能融摄在阿底峡尊者所传的三士道次弟教授中。
  2、对西藏佛教中其它主要教派的影响。自从阿底峡尊者来到西藏,对于西藏地方已有的佛教加以整理,使见、行清净的义理普遍弘扬。所以当时和后来兴起的教派,没有不受迦当派教授的影响的。如迦举派的初祖罗札玛巴译师,未赴印度之时,中途遇见了尊者而听闻教授。尤其明显的如达薄拉结,先从大瑜迦师的弟子贾云答学习迦当,而后才向弥拉惹巴学习大印。他所传的法,就成了迦当、大印合修的教授,并造《道次第解脱庄严论》。他的弟子帕摩主巴,初从格什朵巴学习迦当,且著有《圣教次第论》。其它迦举派的大德,如枳贡世间怙、达垅塘巴勤波、迦玛知三世都曾学习迦当,凡行持方面,他们都依照迦当派教授而修。所以能使迦举派的大印、大法等教授,成为大乘法的菩提心教授,即是从迦当而传来的。
  次如萨迦派的四祖庆喜幢,从内苏巴(阿兰若师之弟子)的弟子吉窝雷巴学习迦当,所以他的著作中所说的大乘共道的修法,都按照迦当派而说,后来的萨迦学者也都按照他的说法而宣说。
  3、格鲁派的形成。后弘期佛教自尊者入藏后,逐渐走上正轨,各主要教派相继成立,呈现“诸家争鸣”的兴旺局面。但经过二、三百年的弘传后,又渐趋衰落:戒律废弛,修学不能结合,又不按次弟等,整个佛教界显出一片混乱。於是宗格巴大师根据自己从虚空幢和法依贤二位大师那里学得的迦当派的道次第教授,著《菩提道次第广论》、《密宗道次第广论》建立严密的修学次第,并以严持戒律为标帜,建立起新的教派-格鲁派,也称新迦当派。格鲁派的兴起给西藏佛教注入了新的活力,使西藏佛教以崭新的面貌再现於世人之前。而且此派代有传人,至今不衰,并作为佛教中强有力的一支传到青海、甘肃、蒙古、汉地,乃至世界各地。
  4、引导西藏佛教各派的见解趋向一致。关于见解方面,若以印度有部、经部、唯识、中观四部的见解来衡量的话,那么西藏初期之佛法,可以说是顺瑜迦行的中观见。在尊者来藏之后,就一变而为应成派之中观见。唯有萨迦派之见解,却介於顺瑜迦行和应成之间,此外尚有觉囊派之他空见。可是后来由於新迦当派的普遍深入,其它各派均受其影响,所以目前西藏佛教徒之见解渐趋一致,即属於应成派之中观见。
  又西藏佛教中一切大论的讲说,也都是从尊者的传授而来。如西藏佛教中因明、中观、慈氏诸论的论主为尊者之第子俄大译师和他的徒子徒孙。
  归纳,阿底峡尊者对西藏佛教之影响至为深广,可以这样说,西藏佛教的每一个“细胞”中都有尊者教法的一份子,正如《青史》说:“从来西藏佛教的诸大善知识及许多得大成就者的传中,都各自亲见一位迦池派的善知识。”并称“种敦巴的事业广大而永久,是吉祥燃灯智转法轮的结果。”

  本文主要参考资料:
  1、法尊法师撰《法尊法师佛学论文集》1990年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印行。
  2、朵藏加著《人类奥秘大开放——藏传佛教密宗》199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3、张福成撰《阿底峡尊者传》(收於《修心法要集》1995年山东灵岩弘法社印经处印)。





 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如吉法师文集
  供稿:如吉法师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非非想 发表于2007-08-19 20:37:31  IP:..X.X

顶礼!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