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912次 上次访问:17/09/27 05:50 搜索   
“学佛”和“佛学”



越尘居士

  羽箭:
  (节录,前文略)同样的一颗子弹,同样的报,加诸羚羊还是加诸大象,效果轻重是不同的。这个意义上重业轻报,我是同意的。修行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对果报的承受力增加了,这包括心理的和生理的。受报的同时不再生瞋恨心,不造新业。譬如佛割肉饲鹰,便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至於“有限对无限”的疑问,在理性面前并不构成困境。原因有三:修行人承果报之能力增强,这是一;“无始以来,造业无数”的另一面,就是“无始以来,受报无数”。天台宗更有“因果同时”之说。世尊因此才说苦谛。两者之差,仍然是可以有限的。这是二;南传佛教的阿罗汉果,了业而已,故七世而成就。但要成就佛,光了业还不够,还要发愿,普渡众生。“不住无为,不舍众生”这就是大乘佛教的观点。这里,“愿”与最后的成就,还是一对因果。这是三。
  综合一二三,在佛家体系内就可以完成理性思辨,不需另建体系。许多分歧,主要来自佛家与佛教的差异。如果能够直接从了义经出发来讨论问题,就可以避免许多不必要的枝节。上师不是佛,寺庙里有没有佛,我也不下结论。但是讨论应以佛经为据,而不是某个上师。上师的话,不可全信。免得碰上“清海无上师”、宋七力、李洪志之类的邪师,全无辨别力。

  基甸:
  “学佛”和“佛学”让我想起前两年在大陆和海外争论的很激烈的“信基”与“研基”的事情,就是所谓“文化基督徒”现象。
  所以我问羽箭是否应该把他打成“文化佛教徒”分子,或者“业余佛学五断”。:-)

  二麻子:
  羽箭对佛教佛法的看法,麻子大多同意,而且觉得羽兄思维得很正派。对“重业轻报”这样让一般人困扰的题目,羽兄都拿出了正确答案。不上佛坛倒也没啥,原因是,羽兄多少有点“文化佛教”的味道,与那些认定方向,发狠心修佛的人,多少还有点差别。佛坛的网友用专业修行人的标准要求人,能达到的就少了。
  信上师一事源于印藏,那里很多人(社会多数)无有教育,又近奴隶社会,让人学佛最简单有效的方式就这样出现了。同样的事在中土就没法扎根社会广为接受。当然,如果能找到大成就者,听他的最省力。但在今天一般情况下,羽兄的考虑却是极重要的。由了义经建正见,自不再会受惑于神棍。
  实修深入以后有很多事,在经上直接找答案不容易,不是经上没有,只是不太容易看出来。此时有高明师父的话,帮助就太大了。
  还有件事要分清,佛法和今日佛教界存在的弊端不是同一件事。哪教现今都不缺有毛病的人,但也多有高人榜样。
  基兄别乱讲,麻子看来,羽箭兄蛮正信的。

  羽箭:
  不同意的地方?这是我乱谈,基本上是我在水牛城佛学社形成的观点。麻兄不吝指教。
  我是佛学,佛坛的人是学佛。立场不同,境界也不同。万一争起来,就不好。佛学也不是没有意义。理清一些问题,如果将来实修,就会少走弯路。

  二麻子:
  羽兄大鉴;不完全同意处几乎都是与实修有关的。如果羽兄还没真开始实修起来,有些点就不容易想到。世上的事,有能做不能说的,比如让革命事业后继有人的事;有能说不能作的,如“我杀了你小子!”。运动员锻炼时的方式,一般讲来都不大人道。这就是为什么“严谨派”不能广为人接受,但做起来有效的道理。然而麻子天生自由派,故凡能不用“严谨”就可的,麻子尽量不用。非用不可时,那叫没办法。
  佛学与学佛是有点不一样。羽兄先清路以备将来走的想法麻子也很能很能理解。但“严谨”派听了就会说“生命只在呼吸之间,这等怎么行?没出离心!”──不是没道理,只是冲了点。

  
  编按:羽箭和基甸是东西南北论坛的宗教论坛的早期网友,其中基甸是基督教徒。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供稿:越尘居士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