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5193次 上次访问:17/11/23 08:03 搜索   
如何是顿悟、渐修



越尘居士

  平凡: 
  是悟后起修呢,还是渐修后顿悟,请诸位大德指点。 

  风车: 
  问平凡,也请大家指点。“悟后起修”中的悟是悟到什么?“渐修后顿悟”中的“顿悟”呢?这顿悟以后,要做些什么?是不是顿悟以后就知道该怎么做了?还是因顿悟而有了某种认识,然后通过修证来坚持和保持和完善这种认识? 

  亦云: 
  试答;愚见:理上是顿悟,修上是渐行。一般说来,悟前悟后都是渐修,因为大多数行人并不能“一悟见极地”。 

  二麻子: 
  基本要挨揍!顿悟不光是个理,若只是理仅用思维就够了。就本质来讲,顿悟是契入空性实相。如今绝大多数初契入的人因无始串习太强,不能一悟即了,不久就为无始无明重复染。故需大力护持───悟后正修。 
  “因顿悟而有了某种认识......”,若是指思维认识,根本就成了鱼目混珠。凡不离能所的认识,不是真悟。所以,“某种认识”与“某种不是认识”对真悟的人其实可以同义!不能体认这同义,恐怕就有“顿误”之可能。 

  亦云: 
  眼明手快。漂亮!不过思维得来的理不属悟。且思维所达很有限。佛经的教导,若无修行体悟实证,读来即使“感觉很好”,也不过得个飘飘然而已。还望利剑常舞。:-) 

  枫亭: 
  如是,顿悟是新的起点,不过多了对眼睛。 

  平凡: 
  请问多了什么眼睛,是体悟空性,还是...... 

  枫亭: 
  再说两句。不是我不说,说了无用也不真。要自悟,先要有疑问,加上自心,当然读经也重要,但我强调自己要有问题,思之,不解,再思,思到尽头......,就悟了(?)。思要正思,要破妄离执,不正即舍,久久施功,慧根具足,不悟也难。浅见。 

  成军: 
  果然是个欠打的,哪位大德出棒子?靠这样思、思、思......就悟了?麻子前辈反复强调,要离能所对立,您这样对着一个问题思之,怎么都还是跳不出来能所的圈子吧?若是以为此法脱胎于参话头,可曾听说过“离心意识参”这个说法?通常的次第是先得止,再起观,而后止观双运,方可“破妄离执”。仁兄的禅法怕要掉到黑窟窿里出不来。 
  另外,要通达教理、树立正见,在实修证量没到时,可以由系统学祖师的论典获得一些,而后看经才能真有眼光。否则,以己意解经,还是摸不着边。像咱们这样靠跟在大德身后讨口剩饭,也不是长久办法,大德给一口两口的是让我们尝个味,也别先饿死了,要吃顿饱的,还得自己去挣钱、买菜、支起锅灶来自己烧,多出来的还可以布施给别人。 

  枫亭: 
  唉呀,好痛!仁兄说的也对,我说“思”,是指法门,各有各的法门,不止是“止观”而已。“观”是什么,心动亦是静,或不动不静?不动为不生妄念,不静为不入枯寂,存正念?“悟”之前可到乎?若说“黑窟窿”,我倒没进去,不是出来了么? 

  成军: 
  后学力气小,舞不动大棒子,您还得有思想准备挨真正大德的重打。止观是对戒定慧三学中,修定与观慧的概括,不是狭义的止观“法门”。所有实修法门,都可以归到止观里面。 
  不持戒,生不起定,不得定,也难起正观。您这段“观”法,似还有黏着,后学没那眼力,倒是说不好问题在哪,等着麻子大德明天一块收拾咱俩吧。您倒是没有进黑窟窿。当年不得其法的老参,以思维来参话头,掉进去耽误了的可有不少。 

  枫亭: 
  吁,轻一点:)刚才说的,是我自己的法门,不中看不中用。当我有“见”时,不知“佛”、不知“道”、更不知“禅”、“止观”,硬从“知见”、“逻辑”里逃出来,想起来后怕:)。我佛经读得少,喜欢用自己的话,难免“黏着”,谢仁兄指正,以后要所言莫非“佛言”“佛法”。 

  二麻子: 
  成军兄硬点麻子名,要麻子说话。麻子只能如题,风虽添了,其大概效有限。 
  成军兄的看法是对的,这枫亭实在是欠棒。麻子一直再没出手打,有原因。原因是,他病得有点不同,但也有前例。当年大慧宗杲没真悟前,是个勘不破的皮笊利,他师父明知他还没通,就是一时也抓不到,明知他仅是个弄精魂汉,却一时没法下药。最后,大慧至诚请他师父下大工夫帮他找,才挖了病根。 
  今天枫亭之病有相似处:别人是死了活不了,他偏是活得未曾死。但不死者不能真活,只能停在弄精魂上。麻子不是大师,没能力也没时间还没机缘面对面陪枫亭“打理一下大细法门”。只劝枫亭兄句实在话,这精魂看上去虽似不错(也仅是个似而已),却是真正银样腊枪头,真到战场上是当不得用的。如果不肯死心用功直到脚跟真点地的话,若年轻并且福慧因缘深,则要待到病苦相逼时才得回心。如果福慧浅的话就会悔时已晚,今世来不及。慎之慎之。 

  雨轩: 
  看不出枫亭说的东西有什么不对。 

  二麻子: 
  雨轩兄;不好意思,麻子昨晚梦周公去也,未及时回您。 
  您说看不出枫亭说的东西有什么不对。是,话句句都看上去对───全出于思维推断。此正麻子放他不过处。 
  思维不是不可用,也应该用,只是不够。一定要超越思维的限制才有点意思。一个突破思维能所心限制的人说起实修来,必能多少漏点“料”,所谓从自己胸襟里流出,决不会句句要仰赖他人牙慧。不到位的人说起来,只能引前人的话,一旦凑两句自己的就露马脚。例如,思维本身是不可能到思维穷尽处的,否则历史上大思想家们多应成就才对。相反,有了正思维后,若能停下思维(止!)对突破却甚有帮助。枫亭见不及此,整天家“活泼泼”地打妄想,妄测“不动不静”什么的,全是露马脚处。但若您自己也限在思维中,这些马脚就看不出来了。 
  世上哪有“永恒的目前意”,目前念念流转,正是轮回。 
  若能“永恒”即非“永恒”───时间(寿命)相已殂破,岂还有“意”哉? 
  您若看不出毛病,也别急着一口吃胖,如金顶兄,成军兄等多次说过的,按次第修习吧。皈依、持戒、正见、禅定都打好基础,火到猪头烂,功到自然成。麻子好像记得您拜金三兄为师?果是如此,就好好依止,这可是个有料的。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供稿:越尘居士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wuwuwu 发表于2010-12-10 10:00:52  IP:..X.X

你们说的什么啊。。。好像小手挠我身心。。又不晓得哪里痒。。。又好难受。。救我麻子哥哥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