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5026次 上次访问:17/09/27 05:51 搜索   
禅病和禅定



越尘居士

  古: 
  求药:此种禅病如何治? 
  曾经在十三年前“爆炸”过,但当时身边无有明师,保任中所以有不妥当处,“种子爆发”时吃了很多苦;又“保”的火候似乎不足;如今年事已高,习染增多,脉结增染,定力渐衰;依然流浪生死,当如何救治?南无阿弥陀佛 

  二麻子: 
  爆炸可做为一个机会,借机有可能契入空性。当时若有明眼人在旁,更可考较正误,避免歧途。但现代,特别日本,有不少人将此类境界当开悟,那是用错字了,当为“误”! 
  当年若没借此透过,后来保也不能真。 
  其实可不必再将十多年前的光景当件事。为今之计,若有魄力,可从头来过。毕竟如今的知见大非昔日可比,不爆炸也未必不可入。 
  若无此雄心,净密两门,可视自己因缘任入一门。若高低不就,则十年后仍如今日:摸得近门槛安不得心。 
  麻子言直,或有得罪,包涵包涵。 

  savelife: 
  请教:归依自性三宝,但一切法无自性,则应如何归依自性三宝? 

  诚明: 
  提出皈依自性三宝的是禅宗,禅宗属于真常唯心系,于佛性上胜义有,故可皈依。一切法无自性,是龙树般若中观见,一切法毕竟空相。 
  中观应成见,与大唯识中观见,似乎在禅宗上得到融合。 
  这个问题我也不明白,还请各位方家指教。 

  gentleLion: 
  应该是看具体情况的吧。 
  首先,无自性应该是不论哪宗最终都得证的,不是单纯中观才说无自性,其他宗就证个有自性。 
  因为证无自性是根本智。而证这个根本智的方法不同是各宗派的差别所在,众生心不同故。 
  归依自性是禅宗的明心见自性的殊胜路子,根本上说无非是为了‘定’。譬如净土一心念佛,也可以说归依佛号,归依净土,根本上说也是为了‘定’。目的都是为了对治散乱的众生心,是药,但不是根本,根本的仍然是证无自性,但是无自性却不是散乱的心所能证得,譬如清晰的逻辑不是处于狂乱状态下能生起的一样。这应该就是为什么有种种归依之说。你我毕竟是未到岸人,不靠船,靠什么能到彼岸?若真到彼岸,还扛着船作甚?打个比方如此。前阵,偶见二麻兄说到修定的问题,解悟或许不一定要修定能证到,小弟补充一点,若要将解悟进为证悟,恐怕非要有这么个‘定’的过程,因为所谓的证悟,即是现量,本身是[定]的,而决不是散乱依旧。至于这个定的过程,可依种种[定],未必就一定是打坐,可以是一心念佛,也可以是禅宗的首楞严定。这个看个人了......不知麻兄意下如何? 

  二麻子: 
  嘻嘻,狮兄......
  禅宗有句话说“如虫御木”──外边虽不见什么大动静,里面可越来越深了。 
  你老兄近来不当狮子咬人,改啃木头了?嘻嘻。好好。 
  怪不得不大见得到你了。 

  gentleLion: 
  小弟最近俗事缠身,啃啥都没时间,麻兄不见小弟还老样子么? 
  还望麻兄多指点。 

  二麻子: 
  不敢不敢。狮兄在用功时......麻子岂敢插嘴。但麻子看得出狮兄在深入。在深入过程中,言语的表述未必特别显出提高。 
  有时,深入,提高也未必发生在最“用功”的时候,倒往往发生在拼了一阵子,一松的时候。嘻嘻,当然这一松实际反映的是拼了那阵的效果。若老是松的,就没效果了。 
  狮兄只管努力,小错谁都不能免,大方向狮兄掌握得蛮好的。

  gentleLion: 
  多谢指点。 

  二麻子: 
  与古,虎等诸兄瞎罗嗦两句修定的事。要不要修禅定? 
  禅定,特别是其中的“止”,对佛门学人来说并不是绝对不可离的。 
  但学了却大大有利有力。有点象算术中的四则应用题,比如鸡兔同笼之类,完全可用算术来解,但可能非常难,很多人在算术范围里不能解得很顺手。这时,代数方程的方法就象禅定,不是绝对非用不可,不过如用上,就大大省了力气。本来很多难题,一下子就容易了。当然代数又会有代数的难题。 
  所以,慧力大的人契入空性未必非借禅定,如六祖。但我等力小的人,大概还是要借的吧。借了是否够用还不一定呢。所以止后面还有两个观:毗婆舍那和三摩钵提,都是长力气的手段。 
  禅定难不难?其实没固定答案──因缘所成法,依情况条件而变。但若仅就内外道所共的“止”来说。一般地讲,除非有意料之外的障碍,大约有以下几个条件,就会容易些: 
  第一,行人得肯下狠心修止,下狠心治自己的妄想。否则就谈不到修了。问题是狠心往往难持续久,刚下时,有效三分钟。三分后,妄想重来。此时无它,重下狠心再来就是。反复多次后,妄想心就会削弱。用这法,九住心里,初住可到。二三住也有可能到。 
  第二是要能体认用心用得好坏。要能分辨出如何是较好的用心方式,如何是不好的。如此,在修时能检点自己用心对不对,是不是落入昏沉散乱不自知。知,就要马上调整。这方法若也能用上,则三住可到,五住也可能。 
  第三是用功的关键阶段一定要有时间,能花相当时间去修这功夫。没这条,修不了几住的。但在家人此条不易凑到恰好,往往有时间时,工夫还没到真要大量花时间的阶段,待到工夫上真要时间时,却又没有假期了。这是福缘问题,属前述“意料之外”的障碍。一般讲,若这三条有了,在家人修个五住心是能到的,甚至七住也可能。再上到八九住,对在家人来讲,不容易了。 
  第四是正见。把正见放到最后是因为我们谈的是内外道共法,正见不属共法。然而,见正不正,准不准实在与行人选择修什么样的定、怎么用心都大大有关系。所以与修定难易也关系极大。严格地说,若工夫已下了,则人有什么样的见,就一定是什么样的定,而见越正,定就相对更容易。 
  相比较而言,年纪所带来的身体困难是较复杂,对有些人够成极大困难,对另一些人困难不大。而年纪所积累的妄想习气所造成的困难,大约在五十多岁前并不特大,应在第一条里就解决。而对更高年龄的人,一般讲,首选应是净土法门。 
  这止、这定,有什么用呢?对佛门初行人,定力只是为了下一步的内观,以期突破妄心的虚幻执着,契入空性本来。无定散心时,也能内观。定心与散心观时的差别在于,散心观时解析率低,很多东西看不到,草草过去自以为看明白的,其实往往并没明白。比如说到水,说到水波,人就讲:“噢!这个我太明白了,谁没见过水面上的波浪?这个我懂。”嘻嘻,真懂?水里还有声波呢,见到吗?就算声波也听到过,还有内波,罗斯比波,凯尔文波等,也见过吗,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用散心依圣教做观的人,往往就象这人,自觉的象懂了,其实还缺很多。 
  依圣教借定心观者,依其定力深浅,可深入心之诸相,其中很多是散心时根本看不到的,并揭破相之虚妄,此时之观力,较散心者力用大不知多少倍。待真得破心诸幻相,体心不可得,还哪里会有“心不得安”之感,这不也是幻相吗?
  所以,依麻子一管之见,禅定还是要下点死工夫修的。 
  一管之见,错误难免,自然当不得真的,仅供参考。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供稿:越尘居士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