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宗舜法师文集         累计点击:8094次 上次访问:19/05/26 15:35 搜索   
虚云老和尚佚文拾零



宗舜 马德

  内容提要:虚云老和尚是近代中国著名的高僧,他的经历是近代中国佛教的缩影,是佛教在乱世中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历史实践。对虚云老和尚的研究,最重要的资料来源即其门人编纂《虚云和尚法汇》、《虚云和尚法汇续编》及《虚云和尚方便开示》等。但因种种因缘所限,这些书籍所收资料并不完整。我们初步尝试收集了虚云老和尚的一些佚文,并提出一点重编《虚云和尚法汇》的思路供有识者参考。

  虚云和尚是临济宗第四十三代,曹洞宗第四十七代,住世享年甚高,一生留下众多著述及言论,后经门人编纂《虚云和尚法汇》(以下简称《法汇》)、《虚云和尚法汇续编》(以下简称《续编》)及《虚云和尚方便开示》等。据云,虚云老和尚的大量书稿都毁于1951年的“云门事变”中,因此所有刊布的著述只是虚老和尚全部著作的一小部分。 
   虚云老和尚是近代中国著名的高僧,他的经历是近代中国佛教的缩影,是佛教在乱世中得以生存和发展的历史实践。因此,虚云老和尚的著述,不仅对于研究虚云老和尚有益,而且可以在民国佛教研究上拓展出一条新路子,也对于总结中国佛教的经验教训,促进佛教今后的发展进步有着积极意义。
   要弥补已经出版的上述文集之不足,目前,我们还可以从其他渠道搜集虚云老和尚的佚文:一是在老和尚活动过的寺院和其它场所去寻觅发现。二是在民国年间出版的佛教刊物上去查询是否收载老和尚的书信、开示等资料。三是调查相关图书馆(尤其是虚云老和尚生活过的地方)的入藏情况。四是希望私人收藏者予以公布。当然,这不是个人力量和短时间可以完成的一件大事,只能随顺因缘,勉力而行了。我们此次即从几个方面入手,初步收集到虚云老和尚佚文(诗)六篇,值得先行公布。

  一、和杜甫《登楼》:1

  岭上猿啼伤客心,昔余缁鼓屡登临。闲别十年无来去,恍惚世情异古今。不见青山愁日晚,更惶华髪畏霜侵。遍观古国流离竟,恐鸿难返发长吟。 

  按:此诗现存于福州鼓山涌泉寺的摩崖石刻上,乃老和尚宣统元年(1909)己酉季春所作。杜甫《登楼》原诗云:“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北极朝廷终不改,西山寇盗莫相侵。可怜后主还祠庙,日暮聊为梁甫吟。”2查《年谱》,虚老和尚此年正在南洋弘法,并经仰光运玉佛回大理,并未返回鼓山。而且十年前虚云老和尚在浙江一带生活,后朝五台,赴西安,“闲别十年无来去”不知所指为何。从“遍观古国流离竟,恐鸿难返发长吟”两句来看,此诗或者作于南洋漂流之际,后归鼓山补刻。文献不足,当俟高贤考证。

  二、与宽贤老居士书3 

  三月初二日惠书讫谂,《山志》等承正考订中。尊年已高,写阅自觉吃力,尚望珍重,缓缓为之。日前梁宽衡居士来山,昨已去北京,曾托其携上《联芳集》一册。闻梁有意参加印度佛涅槃二千五百年纪念,返港恐需时日,兹再寄上一册。云《法汇》中之《联芳集》自第一百十代滋亭禅师至最末讹处不少,如再付印,请订正。又宝光所增云传文之后,请将《放生园记》、《陈太傅记事》及“联句”附录印入。屡屡烦神,至为不安。半月前曾复一函,附詹君书及皈依牒等,迳寄师尚山堂,想已达承关注。朽体甚衰,山上开田修造,一众辛劳;云出坡劳力已不能,亦未可独闲,略加指点而已。新纾远注,专复不尽,幸垂察。收到後请函复。 
   宽贤老居士道席    衲虚云合十(章) 季春月十一日 

  按:宽贤老居士即《虚云和尚法汇》、《虚去和尚年谱》等书的编纂者岑学吕(法名宽贤),全称“岑学吕宽贤”,时居香港。这封信书写于《增校鼓山列祖联芳集》后的扉页上。在此信之前的书眉上,还有老和尚亲笔抄写的《鼓山涌泉寺新建放生园记》(印光撰文、叶恭绰书)和“陈太傅宣判琛记事”并对联。信中未署成书于何年,但从文中关于梁宽衡居士“有意参加印度佛涅槃二千五百年纪念”大会事看,当为1953年。季春为三月,是虚云老和尚收到吕宽贤居士三月初二日信后的回函。 《增校鼓山列祖联芳集》为虚云老和尚任鼓山涌泉寺住持的1935年主持撰修完成,追述“自灵峤禅师唐建中四年癸亥开山,至达公示寂之年(1928年),历朝五易,纪年千一百八十有八年,住持凡百廿九代。”第二年(1936年),鼓山涌泉寺监院宝光又增补“第百三十代虚云禅师”列于其后。信中所谓“云《法汇·书问》中之《联芳集》”,实则《法汇》所收仅序文。 而鼓山涌泉寺放生园,早在1933年即由虚云老和尚主持建成,只是印光法师和陈太傅(宝琛)记文均成书于闰五月,《虚去和尚年谱》记六月建成,具体时间稍有出入。另,《年谱》中只全文录入了“陈太傅宝琛记事”并对联,而未将印光法师的《鼓山涌泉寺新建放生园记》编入。后人编辑《印光法师文钞三编》的时候,此文亦未收入,故虚云老和尚以一百一十四岁之高龄,一笔一划手抄之《鼓山涌泉寺新建放生园记》,竟成沧海遗珍!此段佳话,真可不朽也!当初虚云老和尚地将全篇记文抄于吕氏,希望重印《增校鼓山列祖联芳集》的时候,能将这些内容补入;但最终因种种原因,《增校鼓山列祖联芳集》未能重印,故虚云老和尚的心愿一直未果,亦一大憾事。而这册原由老和尚抄录记文、撰写信函的《增校鼓山列祖联芳集》,在鼓山涌泉寺今任方丈普法大和尚升座之时,由香港某善信辗转寄回了鼓山涌泉寺,个中因缘,诚不可思议。今承普法大和尚以原件见示,于此公布。 
   民国年间影响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佛教刊物《海潮音》,发表过老和尚的文稿有八件,但收入《法汇》者仅两件,即《告灵通侍者大师文》和《虚云老和尚祭(太虚大师)文》;收入《续编》者两件,一是《云南西山云栖禅寺募捐启》,另一是《重订鼓山涌泉寺规则序》4。其余四件为《虚云老人论禅书》和致太虚大师三书——《虚云法师来函》、《虚云和尚来书》、《虚云老和尚来书》均未收入。现分述如下: 

   一、虚云老人论禅书5

  字谕佛曦修圆贤契知悉:昨接来函云,染疾吐红,令人惶虑。想数年来,所有滇缁在外,十去八九,水土不合耶,屡呼早回,各宜忖之。每嗟法门颓落,知识罕闻。然学者如牛毛,成就者犹如兔角。盖自不具眼耳,失于善调故尔。所以古德云:要人看话头,必须通身放下,如死人一般,单单提此一念参将去,起疑情。疑个甚么?既名话头,早落话尾。须知真话头,要向一念未萌前究,不分动静,念念不间,名叫疑情。疑来疑去,打成一片,回光一照,此能疑者是谁?久之久之,瓜熟蒂落,忽然摩着娘生鼻孔,不从外得。故永祖云:行也禅,坐也禅,语默动静体安然。如此行去,有甚么难。病从何起?所谓狂心者,即是从前杂毒,不知宗门下一字用不着,佛魔齐斩。所言动静者,初心学者不可不究。行、住、殿堂作务、迎送、语笑、屎尿等名动,坐卧恬静名静。如斯微细揣摩,我现于二六时中,究竟几时在动,而不随动去。几时在静,而不被静转。对一切境,生心不生心,果能如前审察,于动不随动去,即能惺惺寂寂。于静不被静转,即是寂寂惺惺。此不过汝初心觉悟。于动静不要偏枯,定然动静一如,事理圆融。正所谓廿七祖云:入息不居阴界,出息不涉众缘。常转如是经,百千万亿卷,不可思议。切不可寻语言,随人舌根转,弄尽精魂,毫无实益。坐上蒲团,瞌睡昏沉,放下跟来,闲谈杂话。遇着境声,毫无主宰,苦哉!各宜慎重。付来药一包,此药可用土罐煎,交白糖,连楂服食,6最好。如其再吐,可食小便。生漆不可多用,用多损多益少,其药共参生漆裹作一包。食下若好,信到再又付来可也。代吾于法普首座和尚处致意顶礼。 夏历九月二十六日债人虚云字 

  按:此信是虚云老和尚写给佛曦修圆,此人生平待考。查《虚云和尚年谱》,“民国七年戊午七十九岁”条载:“唐督继尧派员备书问,令宾川县知事同入山迎请再三,不得已允赴昆明。是时道途多艰。县以乘舆及派兵护送。却之。挈徒修圆同行,一笠一蒲一铲一藤架步行而往。”可知佛曦修圆乃虚云老和尚之徒。《印光法师文钞三编》中,收录“复周伯遒居士书廿三”中谓:“经济艰难,当从简朴,不可硬撑架子。南洋之行,且祈取消。自民十七,南洋商家多半破产。有往南洋募缘者,均不敷川资。南洋以橡皮胶为第一出产,英政府把持不许贱卖,每担责一百六十多元。十七年受某国人骗,谓若不贱卖,再过两年,吾国树大,则无人买汝之货矣。遂偷卖。一家卖而全市卖,不到一月,大商家倒数十家,现在更贱得不堪。光一弟子将此情景说与光,故云南云栖寺虚云和尚之徒修圆,以云栖寺亏空,欲往南洋化缘,光劝勿去。不听,后由云南汇款去,方得回国,南洋所化,尚不足供川资耳。”7其中提到修圆为建云南云栖寺往南洋募化事,亦可知其为虚云老和尚较为得力徒众。信末仅署月日,查《海潮音》发表此信在1929年,则当作於此时。 

  二、鼓山涌泉寺重订安单规则(并序)8 

  原夫僧伽依止,全恃丛林。职事升迁,悉凭功绩。龙象集处,头角历然。若无规章,将安表率?而地殊时异,制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