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508次 上次访问:17/11/23 08:02 搜索   
“是”与“不是”间



越尘居士

  糊了: 
  离念灵知真是真佛性吗?请大家讨论。 

  不懂不懂: 
  难得遇到一位道友。您说灵知只是方便说,可是,某老的书我也几乎读遍了,觉得灵知就是老人的最最核心的核心概念。似乎不是权说。 
  如果真是权说,则又引起我的另一个巨大的感叹!!! 
  佛经三藏十二部,八万四千法门,说得是多么清楚!怎么修止,怎么修观,一点一滴都讲得很清楚了!为什么佛教传到中国,把这些明显的、清楚的、白纸黑字的修证方法都扔进了垃圾桶,而代之以权说、秘密说、模糊说! 
  经典里有那么多清楚明白的修法,为什么我们要去提倡秘密模糊的权说?即使是大德们的善巧方便,难道善巧方便一定要是秘密模糊的权说?您看,中国的禅宗、净土、乃至心中心,哪一个是提倡严密正统的空观? 
  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也许,我们淹没在传统中太久了。 

  二麻子: 
  不懂兄请进......嘻嘻,俺不是心密的。对你的问题,俺一直在等着看心密兄弟怎么回答,盼望见到个能解决你问题的方法。 
  现在俺来支个臭招,就象俺常给路边下棋的人出臭招一样。嘻嘻。 
  不懂兄,你所说的思维正观当然是佛法不二空慧。俺的问题是,不二空慧及正观是不是只有你说的那种形式?若还有其他方式,你的问题就自动消失了。 
  要想知道张家界什么样子,可用地图照片等分析固然可以,跑去看看也是可行的方式吧? 
  索达吉堪布翻译的甚深中观引导里有: 
  “是故依靠众理论,勤苦伺察仅了知......当依觉受次修习,速能获得深法忍......” 
  嘻嘻,是不是不止一种方法? 

  不懂不懂: 
  除您之外,唯一给我重大启发的是“禅师”兄。他引用李**的话,说中观的修持路线是空三昧,而禅宗等传统宗派的路线是无愿和无相三昧。虽然我一直反感李**,但他的话的确引起我的深深反思。请问麻叔,真的可以用三三昧来调和吗?这是第一个问题。我也正在阅读思考。 
  碰到麻叔,就象失恋的人遇到老友,失落的苦水自然要一吐为快。您的文章我全看过。空宗是否定式的描述,从来不说一句正面的话。但我猜想,依空宗修持,证得以后,总得有一个“境界”吧?这虽是俺萤火虫的猜测,但也不能说证得后什么都不是,否则是断灭了。那么,所有“真常”系列的宗派,都是对这个“境界”进行直接描述,元音老人的离念灵知则是也。请问这样理解可以吗?这是第二个问题。 
  真常系一旦在理论上认定这个“直接描述”后,在修持实践上也就直接追求这个“境界”,似乎完全忘记了对空义的正观!表现在实践上,真常的路子是:“这是妄念,不是真我,所以你要舍弃。”空宗的路子则是:“这是妄念,万法皆空,所以你要舍弃。”所以,关键之关键是:不进行空义正观和正思维,能达到那个终点站吗?这是第三个问题。 
  就算条条大道通罗马,可是,中国传统佛教是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和严重的偏差?依中观,有一步一个脚印的禅定次第,慧观方面,则有极其严密的教理系统。没有秘密,没有不可以告人的。而真常系列,号称至圆、至顿、至简,把个佛教搞得神神秘秘。禅宗叫人直下承担,或叫人参个话头,道理是不讲的。净土叫人只管念佛。心密则叫人结印持咒。这些我都没有胆子全盘否定,可是,白纸黑字的道理就在经典里,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就弃“明”投“暗”呢?即使都是能证果的妙法,这是否是一种偏执和偏废呢?这是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万分感谢! 

  二麻子: 
  老兄问题分开来讨论好吗,一下子回不了的呀。 
  我先在这回一个,别的到莲舟去讨论好吗,麻子也不喜欢当喧宾的......嘻嘻。 
  说中国佛教有偏差麻子不敢!但麻子觉得,很多中国学佛人确有偏差。基本的教理不通,空性正见不学,实修方法不会,这些毛病已非一日两日了。当今之计,我们应该,也只有,尽己力量去弥补这些短处。元音老人,心密三代祖师在这些地方做了很大努力,麻子十分尊敬。你去看看这三位的著述,岂是不通教理的? 
  慧观方面,虽然没有不可告人的,确实有没法文字语言表达的。否则,佛法只思维就可证了,但历史事实说明,仅此不够。有些事情,几乎没法表达的。比如,你有块雨花石,把玩多年,对其形状颜色等,熟知在心。现在,你能将其形状准确表述出来让我们知道吗?嘻嘻,不可能的任务了...... 
  实修的方面,从根本上来说,是借这些方法,行人可得与正见相应,佛门的修法其实都对应某种正见。对应不同的见,方法必有所不同。若无正见,修法能导致什么,麻子一直存疑。但兄弟你千万别以为正见只有一种中观表述方法,那就有点自限视野了。 
  所以,麻子非常同意你的看法,不可偏废。包括你我心中隐藏的偏废,也是不可的。 
  这里牵涉到李**先生,麻子不喜欢评价他人。不得不说话时,麻子说:俺对李先生有不少地方是不能赞同的,但对他的另一些地方却评价相当高。他是有实修经历的人物。 
  这三三昧其实从根本上是不异的。表现出差别来,主要是深度不同,从而修学时经历的次序不同──统计意义上的。所以,三三昧根本不用调和────它们本是一家。 
  李先生说的次序是对的,但不是绝对的──谁知道行人过去世修没修过前面的?但,若是前面没学对,直接修后面的,谁都能看出,这要出毛病的。 
  即使是恋爱也要有个对象,嘻嘻。但只要以有对象的心态,学人就还不能契入真如实相!所以,叫“真如”、叫“如来藏”等等,都没关系,就看说这话听这话的人是不是真体会了空性。只是,空性不能作为能所对立的所,所以,有“对象”就完蛋。您上面用“境界”一词,不好。 
  因为人用这词时,几乎一定说的是种认识对象。当然,兄弟您若能超越这个能所执着,就是用了境界这词也没问题。 
  在“是”与“不是”间无路可走,是能所执着的后果。 
  心密三位祖师,麻子认为,绝对都有慧的。但其表述方式,使用方式,未必是你现在认定的。其他的,麻子了解不够,未敢妄言。。 
  嘻嘻,还有“离念灵知”......文字无自性,看你怎么解。嘻嘻。看见不少对“离念灵知”的质疑,对这四字各有所解。嘻嘻,心密的师兄弟们怎么解的俺不清楚。但这四字是可解错也可不解错的。比如,若说离念灵知是“居妄想中不为妄想染的”,很错吗?嘻嘻。 
  指为标月,死揪住指头数斗萁就没意思了。 
  但我个人也不喜欢这个“知”字,盖因我等凡夫望此文常生“我的能知”之义,这义不好。 

  不懂不懂: 
  麻叔请进。关于禅宗与中观。潮流的弊端。再次感谢您在心密论坛的答复。
  我的问题可以简化成: 
  1、禅宗和中观的所证是不是同一个东西?只能说是。否则,没法谈。 
  2、禅宗和中观的修持能否导向同一个证悟?也只能说是。 
  哎呀,还聊什么!那么,让我这么问:既然禅者并不直接正思维缘起性空的义理,那么禅者是通过什么途径到达毕竟性空的彼岸的呢?我的木鱼脑袋在想,种瓜才能得瓜,禅者不种空观的因,如何却又得了空慧的果呢?(这个问题最重要,请麻叔重点谈。) 
  这个捉迷藏的比喻不知道如何。中观的方法就象是用眼睛去观察、用脑子进行思考:他到底藏在哪儿?最后,通过寻找,一把抓住。禅宗的方法却是:眼睛被蒙着,每次瞎摸到一个东西,老师就骂他:不是这个!摸来摸去,最后终于摸到,老师就印证说:这个就是! 
  另外:一个高明的禅者在蒙住眼睛前,已经把地形都观察过了,要找的那个人也基本认识──参禅应该先通教理。一个不高明的禅者,一开始就蒙着眼睛,找起来当然难了──这是中国很多学人的缺点:不通教理。祖师爷们似乎也有些糊涂?为什么不叫人先通教理呢?学人来了,就知道喊一声:“看箭!”这是个大问题。就是现在,大德们在讲经弘法时,有谁劝人深入经藏?!无非叫人“一句佛号”、“一印一咒”、“一个话头”。这至圆、至顿、至简的风气时尚,怎能不叫中国佛教不灭? 

  二麻子: 
  弊端是凡夫特色。嘻嘻。 
  “哎呀,还聊什么!那么,让我这么问:既然禅者并不直接正思维缘起性空的义理,那么禅者是通过什么途径到达毕竟性空的彼岸的呢?我的木鱼脑袋在想,种瓜才能得瓜,禅者不种空观的因,如何却又得了空慧的果呢?” 
  ──嘻嘻,栽赃呀。禅门就不正思维缘起性空?哪有这事!要知道禅门兴盛之唐宋,入宗下修学的,大多在教下研习有时,教理学得很好的。就连六祖大老粗,那菩提非树的偈子,岂能是没有正思维过的人说得出的?禅门只是强调,仅思维是不够的,应真实体会性空。祖师们是因病下药,当时的学人就很能思维教理,但没得真实入处,所以才有那多公案,说明光照书想象,不够的。至于现时人另是一般病,却错用药方,与古德们没什么相干了......嘻嘻。 
  中国人也有个崇简的风气,不喜欢下大力气去研究细节,总说“要道不繁”。嘻嘻,要道是不繁,只我们学人的病,却著实有点麻烦了。这是不求甚解,不能说是圆融。大家努力改吧。 

  不懂不懂: 
  原来,宗教者,先教而后宗也。嘻嘻,您几番话,似乎没有告诉我想知道的东西,但我的疑问却承您威力,似乎也消了大半。谢谢谢谢。有您和网上诸善知识的开导启发,真是我的福报。要是在明朝,可能就没有这么方便了。这个问题暂告以段落。再谢!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供稿:越尘居士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