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592次 上次访问:17/09/27 05:46 搜索   
瑜伽行与研究唯识



越尘居士

  善惠: 
  麻叔;虽然我还没有学过唯识学,但是我所能感觉到一点粗糙的认识是,是唯识的高处,在于他是一个修行到了相当程度的学派所传承的教典,后世的所流传下来的文字,之所以起各种纠纷,或许问题就出在唯识学和瑜伽行的分离上,所以关键可能还是修行和渐次实证上。善惠能有机会向坛上的各位善知识学习,实在非常庆幸。 

  linden: 
  有同感!中观和唯识两大车轮又称“甚深中观见”和“广大瑜伽行”,这唯识见与瑜伽行好象不完全是一回事。不知如何在平日里坚持“唯识五重观”? 

  二麻子: 
  善惠兄所言甚是。离了瑜伽行研究唯识有点象我们讨论体操动作的人体力学及发力要领:其实往往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与李宁谈根本不是一回事。 

  善惠: 
  从以三个无量劫为期也可以体会到这一点。 
  麻叔,如果现在的修行人想要从唯识起修,那么除了共同的起点,瑜伽行派修行所不共的修行入门应该是什么呢?我从地论两次提到数息的情形看,要提供唯识那种无比复杂艰深的心灵回溯的力量,那种修行的最初缘起,有没有可能是安那般那和四念住? 

  二麻子: 
  在心的安定方面,远离掉举散乱是基础。安般是可行方法之一。但佛当初传安般的重点,主要所向,不是专为唯识的。别忘了当时的印度,实修各种方法的人都有,有基础学瑜伽行的人并不少。 

  善惠: 
  还请教麻叔关于正知的问题。在您的《止:必要的基础及其方向》里提到:我们百分之百的会有妄念干扰,会随妄念而去,这时要靠正知来觉察,来发现。发现了就要转回到正念上来。 
  我有这么一种经历,就是做功课的时候,就想睡觉,做功课的声音大了一些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但是转为一到该做功课的时间之前,就想找个理由睡上一觉,有一两回还真的睡了。这个现在慢慢的好了些,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又来了,做功课的时候老是想事,而且想的都还是重要的事情,似乎不想还不成呢,等到发现了,摄心回来,又开始想自己学的这个法如何如何好,如何难得等,如此循环往复。自我感觉功课做的不好,于是加量,但是还是随一天的情绪变化,注意到了稍好一点,没注意就放过去了。请教麻叔,是否再加大功课的量才能解决? 

  二麻子: 
  嘻嘻,善惠兄。恰恰搞反了。靠加长时间的做法,有效,但也只限在整天可坐的行人。你我未必有这福报。当然,太短时间也无效。对你现在的情况是,先别加长。应先试试,集中全力不打妄想的话,你能在座上维持多久?这也得试几天才能得出个大概的时间。然后,就按这时间,全力以赴地去坐。坐到时间,开始起妄想了,再尽全力强坚持十分钟上下。别多坚持。就下座吧。如此,质量较好的坐会缓缓延长,当前困难就会克服。要坐就全力去坐,乱想与不坐差别不大。 
  不要在掉举昏沉下过份延长。那会养成不好的禅坐习惯,将来更难改。 
  宁可每座短点,质量要好。想修你可多坐几座呀。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越尘居士文集
  供稿:越尘居士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