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戒律学专集         累计点击:9489次 上次访问:19/10/14 19:25 搜索   
小议


目录 下一页·第1页·共267页


小议不邪淫戒 德纯 在家受五戒居士犯邪淫戒的定义是必须同时具足两个条件:1、除了夫妻之间的男女关系。2、一切不受本地当时国家法律或社会道德所承认的男女关系(主要指法律)。只有同时具足此两个条件,才称为犯邪淫。 原因如下: 若只是“1、除了夫妻之间的男女关系。”就构成犯邪淫戒,那在《优婆塞五戒相经》中就不会有这一条:“若优婆塞,共淫女行淫,不与直(同值)者,犯邪淫不可悔,与直无犯。”(附文一)此是说,受了五戒的在家居士,嫖妓不给钱,犯邪淫重戒不可悔,给钱即不犯戒。此二人显非夫妻关系行淫却不犯戒,乃是由于佛陀时代的印度,嫖妓是合法的,印度是热带地区,对男女关系比较随便,男人嫖娼妓是普遍寻常的事,所以不禁。此是不符合条件“2、一切不受本地当时国家法律或社会道德所承认的男女关系(主要指法律)。”的,所以不犯邪淫戒。若无条件二而单以条件一为唯一判定,则自相矛盾。由此可见,佛陀制圣戒也兼考虑与当时当地的世间律法及民俗的融合,且是非常重视的。 李炳南老居士在《佛学问答类编(析疑第二)》 中讲:“问:居士五戒中不邪淫戒是不是以一夫一妇制为原则?但是学人于函授中级班第四课转轮圣王课文中才知道轮王妃妾众多,是不是犯邪淫,而请问方伦老师,他答来:‘凡与妻妾交合,皆名正淫’。如此一来无形中是提倡一夫多妻,依现在国家法律的婚姻制度也甚为不合?若以女人的立场言之,也可一妻多夫皆言正淫,学人不服此说,伏祈老居士详细说明正淫以及邪淫的分别而正视听!(李荣棠)。答:世界各地各国,风俗各有所异,古今又多变化,国家制法,多因其俗。有一夫一妻者,有一夫多妻者,亦有一妻多夫者,但此等事,有地域及时间之界限,逾界限及时间,则行不通。以中国古时而论,天子一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等,载在经典,以至清代,庶人尚许一妻数妾。迄近法律,始定一夫一妻,然不能以今律而绳古人,亦不能以甲地之律,而绳乙国。然此皆是世间政治许可权,佛法制戒乃属性修范围,并无代制政刑之权。故未限人一夫一妻,亦不提倡多妻,更不提倡多夫,只要将政教界限分清,自不责备佛教。邪淫问题,在政治许可之同居制度内,自不成立。” 为了使佛教戒律能适应社会的发展,佛陀规定了随方毗尼(附文二)和舍微细戒(附文三),以适应各个地方不同的世间律法和社会道德,更有利于佛教的发展与把持持犯的开遮。以随方毗尼判戒,现时中国大陆的法律规定,嫖妓是犯法的行为。那么,现时在中国大陆,在家居士去嫖妓就是犯邪淫戒的,同时,嫖妓也是现时中国大陆社会道德所不认可的。另外,以此判婚前同居并不构成邪淫罪,因为现时中国大陆的法律并非以此为犯罪行为,就像佛陀当时制定“与直无犯”一样,在此也并不违背佛陀制戒原则,然于他时他处,另当别论。虽为不犯邪淫戒,却亦于修行圣道梵行乃至与不邪淫戒不相应,自当戒之。若言“与直无犯”是佛制性戒不可开,试看当今祖师大德及律师是如何面对解答的(附文一)。祖师早已判言此是随方毗尼,才会在今时今地行的通,这也是当今社会所能接受的。否则,当今当地的五戒居士“名正言顺”的去嫖娼,虽犯国家律法而不犯佛制的圣戒,这本身就违背了“犯国制戒” (附文四),真是“岂有此理”了。 圣严法师在《戒律学纲要》中讲:“戒律的条文是死的,社会的演变是活的。要以死板板的条文,硬生生地加在每一时代的每一个佛弟子头上,实在是一件困难的事,也是一件不合理的事。但在佛陀入灭之后,迦叶尊者曾经提出这样的原则:“佛所不制,不应妄制,若已制,不得有违。”(大正二二•一九一中)因此,历代的许多大德,都不敢赋戒律予灵活适应的生命,而以印度人的观念来规范中国人,以隋唐时代的观念来规范现代人,宁可让戒律废弃一边,也不愿使其作时代潮流的适应。所以很多人以为持戒乃是迂腐落伍的行为。事实上,如果真的全部遵照条文而行,确也有一些问题。因为《五分律》卷二十二中有如此的说明:“佛言:(中略)虽是我所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大正二二•一五三上)可知佛的戒律,并不刻板,只要不违背律制的原则,即可随方应用,自也可以随着时代的潮流而应用,唯其如何随方随时应用者,必须熟习戒律之后,方可灵活圆融,方可不违律制的原则。时代有新旧,律制的精神则是历久而常新的,不能食古不化,更不能因噎废食。但此却是弘扬戒律的一大暗礁!” 纵上所述,谈戒应注意: 1、对戒条本身意义的理解。 2、制戒与当时的环境(律法、民俗及众生之正报、依报程度等等)、时间有密切关系,是必须要了解的。而判戒的开遮持犯,更要注意与当今时空的种种实际状况相联系而判,故有随方毗尼、随时毗尼之说。 3、要明白制戒的因缘、制戒的精神、原则所在,此是最重要的(附文五),要以谨慎而灵活的严谨态度判戒,谨慎的是严格依佛制的具体戒条而判,灵活的是准确的依“随方毗尼”与“舍微细戒”而判,止持与作持同行,概不违佛大意亦。 4、六波罗蜜之所以称为六波罗蜜,是因为五度皆以般若智慧为前导而展开,般若是眼目,智慧抉择;五度是手足,操作手段。五度离开了般若智慧的指导,唯人天善法尔。持戒然,乃至一切法亦然。佛经说:毗尼是因缘所显。既然是因缘所显,自然就有它的局限性。若言性戒不可开,《瑜伽菩萨戒本》中指出“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善权方便为利他故。于诸性罪少分现行。由是因缘于菩萨戒无所违犯生多功德”(附文六)。乃至中国的济颠和尚、鸠摩罗什大师、禅宗二祖慧可大师、佛陀时代的提婆达多,以及印度诸多类似马尔巴尊者的大成就者们,他们“外现凡夫相,内密菩萨行”又岂是我等凡夫可以臆测的,乃至生搬硬套律条可以框定的呢?唯有三法印乃至一法印之了义般若智慧,是佛真身,亘古不变。《大日经》言:“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于菩提心(智悲等持)为因,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为根本的前提下,一切手段皆为度生之方便,此一切即是究竟! 5、解脱道与菩萨道判戒不同,显宗与密宗判戒不同,北传、南传、藏传判戒亦不同,放宽视野,又有更多的不同,然皆以上第2、3、4条判之则不相矛盾,因一切法因病与药,对机施治,不必强求一致。法无定法,各摄一机,皆因有八万四千烦恼尔。病好药即无用,皆因缘法。 6、谈戒断不可凭己臆测(乃至于谈经、论与定、慧),必向律师乃至当时当地权威之明律师(经师、论师、三藏法师)请教,否则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若不明白上述第2、3、4、5条再加上第6条,只依凭第1条行事,恪守陈规,刻舟求剑,对当今新空间、新时间下出现的新情况,若非无所适从、即是持判失宜,岂可不慎! 附文一: 《戒律学纲要》 释圣严法师 第五节 邪淫戒 在《优婆塞五戒相经》中说:“若优婆塞,共淫女行淫,不与直(同值)者,犯邪淫不可悔,与直无犯。”(大正二四•九四三上)这是说,受了五戒的在家信士,给钱嫖妓,不为犯戒。此乃由于印度是热带民族,对于男女关系,非常随便。男人嫖娼妓,是普遍寻常的事,所以不禁,但在大乘菩萨戒中,若非地上的菩萨,为了摄化因缘者,不得有此行为。即在今日中国人的习俗观念中,狎妓而淫的行为,断非正人君子的榜样。我们既然信佛学佛,并且受了五戒的人,自亦应该视为邪淫了。 《五戒相经笺要集注》 广化老和尚 “此事在印度行得通,在中国则期期以为不可,何以故?地理环境不同故,两国文化渊源个别故。印度气候较为炎热,天时地利人文种种因缘,致使当地人民性欲比较强烈,所以印度女子十二岁可以结婚,这在中国行得通吗?中国古称“礼仪之邦”,男女授受不亲,这在印度行得通吗?中国素尊正人君子;正人君子者,能去花街柳巷吗?正人君子尚不行走花街柳巷,何况五戒居士,胆敢犯共淫女行淫吗?生死根本欲为第一,犯染此事,生死尚不能了,何况成佛乎?此处佛说无犯者,谓未犯佛戒,非谓可以行淫也。印度亚热带地区,禁制过严,人不奉行,反成虚文,我佛大慈故开方便。” 《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 弘一大师校对补释 文云,共淫女行淫,与直,无犯。应是不犯上品不可悔罪,然戕身败德,宁谓无过。思之。 附文二: 【随方毗尼】 FROM:【丁福保《佛学大辞典》】   (术语)戒律中佛未禁止之事,佛未开许之事,不经开(开许)废(禁止)之新事例,得随其时其处之宜而开废之,是谓随方毗尼。有部百一羯磨十曰:‘尔时佛在拘尸那城壮士生池娑罗双树间,临欲涅盘,告诸苾刍曰:我先为汝等广已开阐毗奈耶教,而未略说,汝等今时宜听略教(梵云僧泣多毗奈耶)。且如有事,我于先来非许非听。若于此事顺不清净违清净者,此是不净,即不应行。若事顺清净违不清净者,此即是净,应可顺行。’然依五分律,则即经世尊之开遮者,于余方似亦许取舍也。律二十二曰:‘告诸比丘:虽是我所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因而义净三藏以五分律之文为译者之谬。寄归传二曰:‘有现着非法衣服将为无过。引彼略教文云:此方不净,余方清净。得行无罪者,斯乃译者之谬,意不然矣。’由小乘涅盘经之说及佛平素之训诫观之,却似五分律为正。 【随方毗尼】 FROM:【佛光大辞典】 谓随风俗民情之需,对戒律可斟酌取舍。即戒律中佛陀未禁止之事、未开许之事等不经开许废止之新事例,得随顺地方之风土、气候等而斟酌开许废止。依五分律卷二十二(大二二•一五三上):“虽是我所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   盖虽是佛陀所制之法,然不适宜他方之习俗,则不应行之,如印度以手抟食、袒胸、赤足等之习俗,行之于我国,则与国俗不合。又佛陀未曾制定之法,然为他方之习俗,则应遵行之,如我国食必用匙箸,行必着鞋履等。以上所言,乃就轻戒而论,重戒则不为此限。(四分律删繁补阙行事钞卷上一、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卷上一上、华严经疏演义钞卷六十二、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二衣食所须条) 【随方毗尼】 FROM:【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指戒律(毗尼)可随各地之风土习俗而有开制、缓急之别。《五分律》卷二十二谓,假令佛所制戒于他处不合当地风土习俗,则不可用。又若虽非佛所制戒,但于他处为不得不施行者,则必当施行。此为如来在世亲口宣说之教,《华严大疏钞》卷八十五加以申论,称之为随方毗尼。《明了论》中说时处毗尼,也认为应依时、处之宜而受持毗尼。《四分律》在阐明开边方五事时也说,受戒有十人受、五人受等繁简不同,其威仪作法,皆随中原、边地而不一致。 按,气候、风物因地而异,教门隆盛与否也因地方习俗而有差别,例如‘十事非法’之诤议,即因地方习俗之异所产生。又如《西域记》所载,中印度于六、七月雨期时行夏安居,而北印度的滥波至睹货罗一带,则于冬末春初霖雨相继时期行冬安居。就衣制而言,此等寒烈地方也舍轻衣而用重衣。 其后佛法东传我国,教外人士视僧侣之威仪作法为殊方异俗之卑礼而加以非难。另一方面,佛教也由风土有别而逐渐与东土之习俗同化,例如衣制方面即有很大变化。直至后世,由于各宗所使用之法衣已渐背离律制,故有法衣之制定。及律宗兴起,主张竭力墨守古法,但同时也有不重戒律者,托辞随方毗尼,以求免于非难。因此,元照于《行事钞资持记》卷上一上叹言(大正40•167a):‘今世愚僧不知教相,破戒作恶习俗成风,见持戒者事与我违,便责不善随方,呵为显异,邪多正寡,孰可言之?法灭世衰,由来渐矣。又东南禅讲,半夜啖粥、过午方斋、木 钵纱衣,不殊外俗,循名昧实,并谓随方。不学愚痴,一至于此。慎之!’ [参考资料] 《四分律行事钞》序、卷上一;《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二。 《原始佛教》 圣严法师 佛陀成道后第五年,最初有弟子行了恶法,佛在大众的要求之下,便开始为僧团制戒。纵然如此,佛所制的戒律,也非一成不变的。若由于实际的需要,在大众僧的要求议定之下,仍可请求修正,而且可以再三再四的修正。例如比丘戒中的「若比丘与女人说法过五六语,除有智男子,波逸提」这条戒,前后一共修正了十一次之多。   若以现代民主政治的术语来说,这就是人民「大众」有创制(立法)的权利,也有复决的权利。宪法是由全民的意见所制定,行使之时,则由总统公布之,戒律是由僧意而制,佛陀不过是顺从僧意而将之公布实行。可见佛教的民主制度,早在二千五、六百年之前,已在印度实行了随时毗尼与随方毗尼:毗尼就是律制,律制的性质和现代各国的法律相同。法律乃为各个国家民族之风俗与习惯的延伸。佛教的戒律条文之中,有的根本不适于在印度以外的地区来实行,这就是它有地方性的色彩。有些规定,根本是由于随顺当时民间乃至外道的习俗而制。后世的律师们,为了尊古崇佛,所以不敢改动。其实,佛在《五分律》卷二十二中已经明白地告诉了我们:「虽是我所制,而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这叫做随方毗尼。根据随方而变的原则,自亦可以随着时代的不同而作适应性的求变,仍为佛所许可。 《我对「修改戒律」的一些看法 》 惠谦法师 叁、关于「随方毗尼」   或许有人认为,戒律中不是有所谓「随方毗尼」吗?以下引《行事钞》对于随方毗尼之述,说明之。   《行事钞》云: 如五分,虽我所制,于余方不为清净者(资持云,彼疏释云:如手抟食,此方不为善;又如袒膊跣足之类。)则不应用。虽非我所制,于余方必应行者(资持云,如用匙【箸】及鞋履偏袖及依王制等。)不得不行。」(《行事钞资持记》卷1?46?2)   从此段文看来,所谓随方毗尼,并不是所有戒皆可随方制宜。而是特指某些佛陀制定的法规,在当地习俗是被认为不清净的,例如佛依印度风俗所制定有关以手抟食、偏袒右肩、赤脚行走等规定,在中国的风俗会被认为不清净,所以可依随方毗尼的原则而不实行采用。或是佛陀虽然没有制定的规矩,可是当地的王法、民俗等认为必应行者,例如佛陀没有制定吃饭要用筷子汤匙,行走要穿鞋子及一切王法等等,可是这些在中国的国情郄是势在必行的,这也就须依着随方毗尼的原则而实行采用,如同佛陀亲自制定一样。   而且可以随方毗尼不同开制者,乃指部分遮戒而言。若是性戒当体即恶,一切时处皆当遵守,不可随方改变!在《资持记》中更有问答说明,唯有遮戒得随方不同,性戒则永定。今引文如下:“问,遮性中(指前文)亦明开制,与此(指随方毗尼)何别?答:前通遮性,此(指随方毗尼)唯在遮。若是性戒,不论时处,故了论中一切时处毗尼,谓淫盗等是也。”(《行事钞资持记》卷一?四七?八)   所以要真正地如法应用随方毗尼,必须合乎以上两大原则:一、本土认为不清净或必当行,二、属遮戒。因此随方毗尼绝对不是因为持起来不方便办事,或是难以成持,就依着自己的想法,而将佛制的戒律加以修改,而说这是「随方毗尼」。灵芝律师对于这种情形很不认同地说:   今世愚僧,不知教相。破戒作恶,习俗成风。见持戒者,事与我违,便责不善随方,呵为显异。邪多正寡,孰可言之。法灭世衰,由来渐矣。又东南禅讲,半夜噉粥,过午方斋,木⿳纱衣,不殊外俗。循名昧实,并谓随方,不学愚痴,一至于此。慎之!(《行事钞资持记》卷1?46?16)」。   看到此文,还好意思滥用随方毗尼,而全无惭愧吗? 至于在现时状况下,个人有某些戒不能持守,应存惭愧、忏悔心,期将来因缘具足时必当持之;或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以圆满戒行。万不可因为自己不能持守,便认为戒法不合时宜,而自创随方毗尼之说。 附文三: 《学佛知津》 圣严法师   二十、什么叫做小小戒   自从佛灭之后,“小小戒”一直是一个问题,佛将入灭之前对阿难尊者提到小小戒可舍的事,但在第一次的结集会上,却被摩诃迦叶否定了。其经过情形是这样的:   在结集三藏的大会上,阿难尊者恭敬地告诉摩诃迦叶说:“我亲自听到佛 陀说:‘吾灭度后,应集众僧,舍微细戒。’”迦叶尊者便问阿难:“那么你 听佛陀说那些是微细戒呢?”阿难则答:“那时因见佛将灭度,心被忧逼苦恼 之所迷塞,所以没有问。”于是,迦叶尊者,便呵啧阿难:“现在说这样的话 ,已不是时候了,你为何不先请问世尊?”随即提由在会的大众比丘讨论,说到最后,有的以为除了四重——波罗夷戒,其它都是小小戒或微细戒。因此, 摩诃迦叶便以结集大会召集人或领导人的身分,作了如下的决定:“若舍微细 戒者,但持四重,余者皆舍,若持四重,何名沙门?”又说:“汝等此说,皆 未与微细戒合。随佛所说,当奉行之,佛不说者,此莫说也。”( 毗尼母经卷三)   我们知道,大迦叶尊者是头陀(苦行)第一 ,他对戒律的持守,也是绝对清净的,以他的个性,以他对比丘生活的看法与希望,主张不舍微细戒,乃是很有道理的。但是,这个问题并未因此而解决,我们从比丘比丘尼戒中,可以看到,有 些条文是不能不受时空限制的,甚至在条文之中,由于结集者的疏忽,竟有重复的事实——比如四分律比丘尼戒的单堕九十七条与九十八条,最重复的,一百六十二条与一百六十三条,也是重复的。对此,古人虽有指出者,但却无有敢以剔除者,那是为了尊重法宝,故仅指出而已。   近代有人主张,将比丘比丘尼戒本(经)来重行编订,剔除不必要的,存下紧要的,这一工作,的确值得吾人来做,但到目前为止 ,尚无一人胆敢来做,因为这一责任,太重大了,这是要对整个的佛法负责,也要对未来僧团慧命负其全责的事。不过,我个人以为,我们可不谈舍去小戒的问题,只谈如何来提倡守持重 戒的问题,并且根据这一理由,而来编订比丘比丘尼的手册,广为流通,普遍 遵行,那倒是个最好的办法。当然,这要由知律的法师,数人合编,方始妥善。同时,这又要讨论到重戒与小戒的问题,因为重戒固然要持,小戒也不能全部不持,否则,真要如摩诃迦叶所说的“若持四重,何名沙门”了。   什么是小小戒或微细戒,我们虽不能肯定地指出,但在律典之中,总还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僧祗律卷二十四说:“尔时,有摩诃罗出家,数犯小戒,别众食、处处食 、停食食、共器食、女人同室宿、过三宿(与未受大戒者)、共床眠、共床坐、不净果食、受生肉、受生谷、受金银。”这些戒,都是波逸提以下的范围,也都是威仪一类的戒。又据四分律比丘戒单堕七十二条中说,凡是比丘而轻诃杂碎戒者,便犯波 逸提罪,故也不得轻忽了小戒——杂碎戒也就是小戒的异名。什么叫做杂碎戒 ?四分律于同一条的制戒缘起中,是说除了四事(四波罗夷)与十三事(十三僧伽婆尸沙),其余便是杂碎戒。 根据善见律的解释,从二不定法,乃至众学法,都叫做杂碎戒。僧祗律卷 十四也说:“杂碎戒者,除四事十三事,余者是也。”五分律卷六则说:“六 群比丘言:何用诵杂碎戒为……诵毗尼不过四事十三事二不定法,无用多知。 ”这又将二不定法不算杂碎戒了。以二十二明了论的解释:“佛世尊立戒有三品,一小戒,二随小戒,三非 小戒。小戒者,僧伽胝施沙等,随小戒者,是彼不具分罪,非小戒者,四波罗 夷。复次,小戒者,诸戒中自性罪,随小戒者,诸戒中所有制罪,非小戒者, 四波罗夷。”从这看来,除了四波罗夷,其它均属小戒与随小戒了。   萨婆多论则以为:佛在最初十二年中,为无事僧(不生恶事者 ),仅说一偈:“善护于口言,自净其志意,身莫作诸恶,此三业道 净,能得如是行,是大仙人道。”这便算是初期比丘的戒经。十二年后,为广说二百五十戒的五篇七聚,名之为杂碎戒。照这样说来,今天我们的戒条,不论轻重,都是杂碎戒了,都是小戒了。其实这一分别,是对无事僧的圣比丘僧团而言的,因为阿罗汉虽不受戒,也是比丘戒的清净具足者。   又在毗尼母经卷三中看到这样的记载:“见闻疑事有三处:一者波罗夷、 僧残及偷兰,此名为戒;二者破正见住邪见中(名为见) ;三者从波逸提乃至恶口,名之为行。”这是将戒律分为“戒、见、行”三部分了,但其除了波罗夷、僧残及偷兰,均非戒的范围,而属(知)见与行(为)的领域了。此之所谓见与行,或即指小戒而言罢!   陀佛是非常开明的,故在五分律卷二十二中“告诸比丘:虽是我所制,而 于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而于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 行。”佛陀主张菩萨要随类应化,何况不能随方应化?所以如来也早就知道, 他所制的戒律,在他灭后,对比丘们将会发生困难,所以垂示阿难:“吾灭度 后,应集众僧,舍微细戒。”但对微细戒的范围划定,却给后来的比丘们莫衷 一是,虽是初次集藏会上的许多大阿罗汉,也得不到结论(摩诃迦叶的主张也是最大关键)何况我们这些末世的比丘!   不过,我们从上面所举的征引中,可以大约地判定,佛所说的微细戒或小小戒,可能是指二不定法以后的三篇,因为僧祗律、四分律、善见律,对于小 戒或杂碎戒的划定,都是指的四波罗夷十三僧伽婆尸沙以后而言,所以弘一大师也说:佛涅时云舍微细戒者,或即指此三篇以下威仪戒而言也。   但是,问题决不会如此简单,如果说:比丘除了四事十三事之外,其余的 戒律条文皆可舍去的话,那就谈不上比丘的威仪了。所以弘一大师又说:且约最低标准而言,止持之中,四弃、十三残,二不定法,悉应精持;作持之中, 结僧界、受戒、忏罪、说戒、安居、自恣等,也应遵行,又说:威仪戒中的性 罪,如故杀畜生、故妄语等戒,仍须守持,此是最易受人讥嫌的,如饮酒、非时 食,以及关系尼女诸戒等,皆应持之,其余则可随力而为(此系摘 其大意,详见其三十三种律学合刊)。 如今,我们很少有人知道微细戒是什么的,也更少有人舍了微细戒的(既然不知,从何舍起)。事实上,虽然不舍,却也 根本未持,乃至四弃十三残,也少有人持得完全的,因此,我们目前的问题,不是在于如何来舍小小戒,而是在于如何提倡守持重要的比丘比丘尼戒。 附文四: 《在家菩萨戒本释义》 道源老法师讲述 犯国制戒第二十二:“若优婆塞、优婆夷受持戒已,若犯国制,是优婆塞、优婆夷得失意罪,不起堕落;不净有作。” 【注释】[犯国制]: “国制”就是国家厘订的一切制度、规章、法令,甚至包括善良的风俗习惯。“犯国制”就是不遵守国家的制度、规章、法令和善良风俗习惯。 【旨意】 受戒已的佛弟子,仍是国民,有应享的权利,也有应尽的义务,遵守国制,即为义务之一,为不与众生相离,而利佛法弘扬,故佛制此戒。若犯此戒,其所得罪恶,与第一轻戒者然。 附文五: 《戒律与人间净土的建立》 圣严法师 戒律给人的印象是繁琐、保守,不合时宜、不近人情的形式主义。但是根据本文的探讨所见,有关佛陀制戒的目的、过程、原则,已相当明了,戒律原来是相当简朴和亲切的,而且本来就是具有弹性的,遇高则高,逢低即低;能简则简,须繁即繁;当守则守,宜舍即舍。岂可被指为不合时宜、不近人情的形式主义!   从仅有一偈四句的七佛通戒,演为八正道,渐次增设为五戒、八戒、十戒、比丘戒、比丘尼戒,乃至菩萨的三聚、十善、十无尽戒及诸轻戒,它们的作用、性质、功能,虽有广略、僧俗、深浅之别,它们的目的和原则,都是相同的,那就是正法久住,净化人间。虽然说,比丘有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智度论》也说:「复次是戒,略说则八万,广说则无量。」可是并没有强制所有的人,一律要受持那一类戒,或僧或俗,或多或少,或暂或久,都可以自由选择。不幸的是,能够直探佛陀制戒本怀的人不多,以致有部分人,重视戒律,却是拘泥于繁琐的形式,一部分人,专复位慧的修证或重随俗的利生而不重毗尼了。 。。。。。。 同书的另一段,记述第一次结集大会中,诸比丘更说:「毗尼藏者,是佛法寿,毗尼藏住,佛法亦住。」强调戒律的维系,是正法久住的最大保障。可见戒律的内容繁琐,大大小小,有重有轻,有的仅为适应某时某地的某一弟子的偶发事件,并非凡是佛制的戒条,人人都用得到,也非时时有用、处处有用。因此佛陀临涅盘时,许可比丘弟子们舍小小戒。不过到了第一次结集大会上,阿难提起此事,却又忘了问佛,小小戒的范围层次指的是什么?结果无法在大会上通过,而由大迦叶裁决:「随佛所说,当奉行之,佛不说者,此莫说也。」   其实,若从律藏的资料中,细心探索,也不难发现,舍小小戒的问题,是可以□清的,凡是与当时当地的情况──民情、风俗、习惯、法律无关的,凡是不涉及身口意三业清净原则的,凡是跟佛教的僧团形象无关的,都可纳入小小戒的范围。依据我个人的研究,曾经写过一篇短论,综合起来,知道是指在比丘戒的四波罗夷、十三僧残 (samghavasesa)、二不定法之外的,都可考虑列入小小戒的范围。 这是佛陀的慈悲,不让繁文缛节困扰后世的弟子们,也是佛陀的智慧,可让后世的弟子们能够依据制戒的原始精神,有自由伸展及约束的时空弹性。 三、戒律的实用性及适应性   佛制的戒律,是因事制宜、因时制宜、因地制宜的设施。为了使得弟子们保持身心清净,保持僧团的形象;为了成就自己的道业,为了成就他人的信心,使得正法久住人间。 《大智度论》卷46说,佛陀成道后的最初十二年中,佛未制戒。僧团清净,无人犯过,无人行恶不善法,所以「如来不以无过患因缘而为弟子制戒,立说波罗提木叉法。」 这是因为佛陀告诉舍利弗,过去有六佛,其中三佛未给弟子们广说法,也不结戒,未说波罗提木叉,故于如来灭后,弟子们的清净梵行速灭;另外三佛,广为弟子说法、结戒、说波罗提木叉,佛及弟子般涅盘后,清净梵行久住,正法住世。因此,舍利弗便请释迦世尊制戒,佛说:「我此众中,最小者得须陀洹,诸佛如来,不以未有漏法而为弟子结戒。」 直到迦兰陀长者子须提那求度出家之后,又回到俗家,与其俗妻行了俗事,释尊始为弟子制定了第一条不淫戒。并宣示:「以十利为诸比丘结戒。」 诸部律典,所言结戒十利,内容几乎一致,仅文字略有出入,现在将《五分律》、《四分律》、南传巴利藏律部,抄录如下:   (一)《五分律》卷1:   僧和合,摄僧,调伏恶人,惭愧者得安乐,断现世有漏,灭后世漏,令未信者信,已信者令增广。法久住,分别□尼梵行久住。   (二)《四分律》卷1:   摄取于僧,令僧欢喜,令僧安乐,令未信者信,己信者令增长,难调伏者令调顺,惭愧者得安乐,断现在有漏,断未来有漏,正法得久住。   (三)南传巴利律藏:   为摄僧,为众僧安乐,为调伏恶人,为善比丘住安乐,为断现世漏,为灭末世漏,为未信者信,为已信者增长,为正法久住。   由此可知,佛不曾预设戒律,不是由于佛的旨意为弟子们结戒,乃是为了当时的社会风俗需要、共同的道德需要、佛教内部的团体需要、以及为了使得弟子们解脱欲镇等烦恼的修行条件需要。佛陀结戒,是因为弟子之中有人犯了有漏过失,与沙门释子的身分不合,才制定戒律,规范行为。从结戒十种利益的内容来看,佛为弟子们结戒,虽为团体中的每一个个人给予行为的约束,实则是令个人清净、个人解脱,逐条戒行清净,逐项烦恼解脱,最终目的乃在于使得全体大众,都能欢喜和乐,伏恶起信,自利利人,正法久住。也就是说,戒律的出现,是由净化个人行为,进而净化社会大众的行为。只要弟子们的行为,有了恶不善业,佛便随着因缘的需要而陆续结戒,然后又因情况需要而再三地更改,不断地增设,一直延续到佛陀涅盘时为止。   戒律不是佛陀给其弟子们预订的规约,当僧团中尚未有人发生偏差的行为时,如来不先制戒,只说:「我自知时。」 故在南传大藏经的《弥兰陀王问经》第六品第二有云:“世尊是一切智者、一切见者,对弟子不于非时制定学处,时机至时,为诸弟子制定学处,使之终生必不再犯。”又于此经第八品第二有云:“如来以佛智,于斯诸事件,当制诸学处,决断无余。事件已起,恶名宣扬,罪过扩张,众人讥议之时,为诸弟子制定学处。”   可见如来制戒,是因时而制、因事而制。当其弟子之中,有人出现了恶不善法,破坏了僧团的清净,恶名传播,招致讥嫌,传到佛陀耳中,佛陀为使此人不犯相同的过失,不使其它弟子也犯相同的过失,所以结戒,并且因事、因时、因地的不同情况,再三地增修戒律。因此在《五分律》卷22有所谓「随方毗」的明文记载:佛言:虽是我所制,余方不以为清净者,皆不应用;虽非我所制,余方必应行者,皆不得不行。由于佛陀经常带着大群的出家弟子们,游行人间各地,并与人间社会各阶层的人士接触,为了随顺印度当时当地的风俗习惯、道德标准,尤其是一般宗教师及沙门生活的共同性,便随时结戒、随方结戒。持戒的规律,就必须通达「开(放)、遮(绝)、持(守)、犯(戒)」的准则,留有弹性活用的空间。 《戒律实施的未来展望》 济群法师 每条戒律的产生都有它特定的因缘,不是凭空制定的。佛经说:毗尼是因缘所显。既然是因缘所显,就有它的局限性。因为任何一种因缘,都只能在一种特定的时空中存在,它包括了文化传统、政治背景、风俗习惯、时尚爱好等种种因缘。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能机械地去继承它。 。。。。。。 佛法的弘扬要契理契机,佛陀说法非常重视契理契机,佛教在任何一个时代,或任何一个地区的弘扬,也都非常重视契理契机性。 律学人才不能只懂得戒律,同时还要有教理知识、教史知识、现代社会的法律法规知识。法义与律制是修行趣向解脱的两个部分,犹如人的眼睛与四肢的关系。其中法义如眼睛,律制如四肢。戒律是基础,只会持戒,没有定和慧,是不能成就解脱的,所以八正道中以正见为首。而历代大德对戒律的弘扬有贡献的,大多深入经藏,如近代的慈舟、弘一大师,精通戒律的同时,又擅长《华严》。因为研究戒律的人假如没有教理的智慧指导,难免流于教条、机械。 戒律的弘扬,由于过分的重视其神圣性,反而会失去其生活性。我觉得重视戒律的神圣性,还不如重视戒律的生活性、实用性。毗尼因缘所显,揭示了戒律不应该是一种固定不变的东西。所以佛陀临终时,有“小小戒可舍”之说,《五分律》中也有关于随时毗尼与随方毗尼的遗训。佛陀说:虽是我所制,余方不为清净者,不必行;虽非我所制,余方清净者,则必行之。 基于这样一个前提,自部派佛教到中国的祖师大德们,因时因地的不同,对戒律也作出了不同的诠释,最具代表性的是南山律。南山律是道宣律师根据中国盛行的大乘佛教思想,以《四分律》为根本,参照大小乘三藏典籍,建立起的一种契合中国人实行的戒律。 附文六: 《密宗断惑论》(校订本) 五明佛学院-索达吉堪布 《释迦牟尼佛传 白莲论》中论述:释迦牟尼佛在因地时,曾经是一位名叫其吾嘎玛的婆罗门,已出家修梵行多年,后来进城时,有一商人的女儿对他生起了贪爱之心,几欲死去,为此婆罗门生起了极大的悲心,便舍戒与其结婚作不净行,以此功德,顷刻圆满四万大劫的资粮。又释尊曾作大悲商主时,与五百商人一起乘船入海取宝,天神告知其中有一人欲杀死五百商人,此商主思惟,其余商人均是不退菩萨,若那人杀业成功,必堕无间地狱。因此发起了大悲心,宁可自己下地狱,而杀死了那个图谋不轨的人。以此大悲心驱使的行为,圆满了八万大劫的资粮。故此小乘中本为根本重罪的杀生与淫业,只要由大乘的大悲心或由密乘的大智慧来摄持,也可成为积累资粮的殊胜方便。 。。。。。。 密宗行为与小乘戒 有人认为藏地修密者,别解脱戒并不清净,这种观念实是很大的误解。藏地虽然密法兴盛,但僧人所行持的主要还是清净的小乘戒律。明朗仁波切也曾根据续部说:在吃毒不致中毒时,方可行持密宗行为。无论何种续部与论典,都没有对凡夫俗子开许双运、降伏、饮酒等。《时轮金刚》云:「凡夫人不能作瑜珈士的行为,瑜珈士不能做大成就者的行为,大成就者不能做佛陀的行为。」阿日大班智达云:「无论声缘乘、菩萨乘与密乘都未开许自自相烦恼(即未有方便法所摄之贪嗔痴等)。」 藏王赤松德真当时作了规定:「藏地僧俗今后见解依龙树菩萨,行为依静命大堪布。」麦彭仁波切也曾说:「希有萨霍堪布之行为,无等龙树菩萨之见解,彼二一味传承所印持,愿盛前译胜者之教法。」在历史上,旧密的祖庭拉萨桑耶寺曾集会七千余持清净小乘戒律的僧众,历来也经常有聚集数千持小乘戒僧众的寺院。1982年法王如意宝在整顿四川、青海一带藏区的佛教时,教诫说:「夜空的星星虽然繁多,但启明星只有一颗,除大瑜珈师和大成就者外,所有僧尼必须以别解脱戒律为首,破别解脱根本戒者不得与僧团共住。」在如今的密法中心喇荣五明佛学院,六千余僧众也皆是持清净的小乘戒律。 世俗中因果不虚,莲花生大师给我们作了极好的教言:「见解之高犹如虚空般,取舍因果当如细粉。」若没有相应证悟的凡夫人也行持密宗行为,其结果唯堕落而已。学密宗的人中出现几个相续中没有证悟,但平日又渴望有家室等的僧人,应知是这些人没有如理行持,而不是密法的过失,这些现象在显宗中也同样不可必免。我们不应把人的过失加在法上,《弥勒请问经》云:「不以憎嫉人故而憎嫉于法,不以人过失故而于法生过,不以于人怨故而于法亦怨。」 显密圆融是成佛的捷径,莲花生大师教诫说:「外面行为依小乘经部道,此有细致取舍因果的必要,内行为依无上密咒道,此有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双运的必要,密行为应依大密大圆满法,此有即生成就虹身的必要。」以此教证可以了知密宗并没有说学密就不必守小乘戒律,密宗行者乃至成就前都会受持比丘、比丘尼、沙弥、沙弥尼或居士等戒律。 如果已证得成就,则可以作各种方便示现。莲花生大师在有些众生面前显现小乘比丘相,在有些众生前显现密乘瑜珈师相。不丹的国师嘉扬钦哲仁波切出家后,又娶有空行母,一生显现了极大的事业与成就。龙树菩萨的上师萨饶哈娶了空行母后,说今天以前还不是比丘,今天起正式成了比丘,然后给龙树菩萨传了比丘戒。德洛巴祖师是位乞丐,常吃活鱼,十世班禅大师也娶有空行母,同时享有崇高的威望,一生为国家为佛教作出了巨大贡献,布瓦巴饮酒不醉,且饮后酒又从其指尖流出,大成就者大译师饶在娶空行母后,传了比丘戒等,作种种梵行。 同样根据《五灯会元》等禅宗典籍记载,汉地禅宗二祖慧可大师晚年经常到酒肆、屠场去,有人不解,二祖便说,「我自调心,何关汝事?」后来有禅师经常到妓院去调化众生,又如赵州禅师不喜闻「佛」字,南泉斩猫、丹霞烧佛等也都是一般人以浅显之见难以接受的行为。又根据《晋书》等史料记载,历史上鸠摩罗什大师晚年时另辟居所,置有妻室,有弟子欲效仿,一日大师上堂,手持一碗,碗里装满小针,并说有谁若能像我一样将针吞下,即可学我行为。于是将针悉数吞下,并又一一从全身毛孔中出来,于是众人愧服。还有济公和尚吃肉喝酒、不守清规,金山活佛行为诡异、常现神通,但却也都受到大德们的推崇。 他们的双运、降伏等因以智慧摄持,故不成障碍,酒饮得再多,也不会对神智有丝毫影响(关于藏地僧人食肉,已于《放生功德甘露妙雨》中作了论述),但凡夫不能简单地效仿,如孔雀吃毒物越多羽毛反而更加鲜艳,但乌鸦食毒无疑只会丧失性命。 求教!!! 阿弥陀佛 顶礼法师 顶礼诸位法师 弟子沙弥德纯向诸位法师忏悔。 德纯,男,75年生,今年四月初八于庐山东林寺于恩师上传下印老和尚出家。 弟子于2000年受三皈五戒,于受戒后与女友发生过那种关系,弟子知错了,忏悔!弟子看过《得戒教育》,未知自己是否犯破邪淫戒根本,是否属于边罪,不可去受戒,带着此疑问,弟子看了些资料,请教了些法师,最后有了此文的形成。 想请法师披阅,向法师忏悔,永不可再犯! 德纯 敬书

目录下一页·第1页·共267页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戒律学专集
  供稿:德纯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