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陈星桥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5337次 上次访问:17/11/25 13:48 搜索   
禅心通四海 友情连五洲



——法国梅村坐禅中心研修团来华参访侧记

陈星桥

  5月14日至6月3日,应中国佛教协会的邀请,以法国禅佛教协会会长一行禅师为团长的法国梅村坐禅中心研修团,先后到北京、河北、江苏、福建、广东等地参访,受到佛教界和政府有关部门的热情接待。研修团由梅村25名僧尼和来自16个国家的约160名信众组成,他们除了礼佛诵经外,还同我国佛教徒进行了比较深入的禅法与佛教文化的交流,大大增进了欧美各国佛教徒与中国佛教徒的相互了解与友谊。
  一行禅师(Thich Nhat Hanh),1926年出生于越南中部。16岁出家,后创立青年社会服务学派、梵汉佛教大学和Tiep Hien团体。1966 年赴欧美弘法,1968年定居法国,梅村即是他创立的最大一个坐禅中心。他是一位著名的禅师、诗人和作家,先后用越语、英语、法语撰写了八十多本书。一行禅师长期致力于弘扬佛教文化、反对战争和从事社会慈善事业,在欧美各国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他早年学习汉文佛教典籍十年,属越南临济派第四十二代传人。1995年曾来华访问,留下良好印象。他认为中国佛教是一大宝藏,他这次是抱着寻根和报恩的心情率众弟子来华参访的。
  法国梅村坐禅中心研修团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佛教界接待的国别最多也是最大的一个以欧美佛教徒为主体的访华团,他们在华参访时间之长,讲学交流之深入也是少有的。笔者有幸随同该团参加了在华的主要活动,兹将讲学交流的有关情况及本人的感想记录于下,以飨读者。

一、随团写真

  5月15日上午,研修团参礼北京广济寺,当时正赶上广济寺初一例行的诵经法会,寺院内人山人海,四众弟子夹道欢迎来自欧美各国的法友,令他们非常感动。他们全部身着法服,双手合十,目光虔敬,步履悠缓安详(行禅),依次来到大雄宝殿,与广济寺僧俗信众一道礼佛诵经。随后研修团拜访中国佛教协会,受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法师、副秘书长倪强和张琳先生等的热情接待。
  下午,研修团参礼法源寺,受到中国佛学院副院长传印法师、姚长寿居士及师生们的热烈欢迎。一行禅师应邀在中国佛学院新教学楼礼堂作了题为“安详、幸福生活之艺术”的开示。
  5月16日,研修团游览了长城和故宫。下午,一行禅师到医院看望了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赵朴老对一行禅师率团来华访问表示欢迎,对他以菩萨济世的精神弘禅法于欧美给予了高度评价。一行禅师向赵朴老敬献鲜花,并赠送了他的部分著述,希望今后能与中国佛教协会加强交流。
  5月17日至20日,研修团到河北赵县柏林寺参访,受到该寺住持净慧法师及两序大众隆重的欢迎。净慧法师与一行禅师分别作禅法开示,互相唱和;双方僧团及信众交替参与体验柏林寺生活禅及梅村正念禅的禅修实践。柏林寺宝塔耸立,柏树成林,建筑古朴,清净庄严,给研修团留下深刻印象。5月19日,研修团在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净慧法师的陪同下,还朝拜了正定临济寺,受到该寺住持有明法师及两序大众的热情接待。一行禅师对临济祖庭情有独锺,一边参礼一边仔细询问临济寺的修建情况,并当即捐款一万美元。
  5月21日至27日,研修团到江苏扬州高旻寺作禅法交流与实践,受到该寺住持德林法师及两序大众的友好接待。德林法师与一行禅师分别作禅法开示,相互发明;双方僧团及信众交替参与体验高旻禅风及梅村的正念禅,法喜充满。高旻寺雄伟的建筑、佛像与秀美的田园自然风光相映成趣,令法国梅村的信众有回家之感。他们每人高兴地在高旻寺种下一棵标记有自己名字与良好祝愿小木牌的柏树,寓意梅村信众与中国佛教徒的友谊象松柏长青。笔者亦在小木牌上写下“友情连四海,禅心育丛林”。此前一行禅师特意作了“佛教与环保”的开示。
  5月27日,研修团参访了扬州大明寺,受到该寺监院能修法师等的热情款待。随后研修团游览了扬州名胜瘦西湖,梅村比丘尼拜访了扬州法海寺比丘尼僧团。
  5月29日,研修团飞抵福州市,并在福建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本性法师等的陪同下参礼了福州名刹西禅寺、涌泉寺和崇福寺,西禅寺住持超雄法师、涌泉寺普法法师、崇福寺传常法师分别率两序大众迎接。一行禅师在崇福寺尼众佛学院作了开示。这三座丛林古朴、恢宏的气势,令研修团流连忘返。
  5月30日,研修团参访了莆田广化寺,受到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广化寺方丈学诚法师、两序大众及福建佛学院师生的热情接待。学诚法师与一行禅师分别作了开示。
  5月31日,研修团参访了厦门南普陀寺,受到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南普陀寺方丈圣辉法师、两序大众及闽南佛学院师生热情友好的接待。圣辉法师介绍了南普陀寺的历史以及寺院管理、佛教教育和社会慈善事业等方面的情况。研修团参观了闽南佛学院,并与佛学院师生进行了交流,一行禅师在闽院作了专题讲演。
  6月1日,研修团前往广东朝礼六祖道场南华寺,该寺住持佛源法师为他们介绍了南华寺历史及曹溪禅法。一行禅师作了“净土与禅”的开示。
  6月2日,研修团参访了广州光孝寺,受到广东省佛教协会秘书长明生法师和光孝寺僧众的热情款待。
  至此,法国梅村坐禅中心研修团圆满完成了在我国参访名山古刹与进行禅法交流的活动,于6月3日回国。

二、禅法交流及其感想

  梅村禅法是一行禅师经过长期的研究与禅修实践,并结合西方人的根机而创立的一整套禅修方法。他根据早期佛典“安般守意”、“现法乐住”的禅修理论,结合中国禅宗“超越概念”、“崇尚自然‘、”农禅并重“的特点,提倡正念专注,活在当下,活得自在,富有人情味,是”人间佛教“与”人间净土“思想的体现。研修团此次访华的重点即在禅宗名刹赵州柏林禅寺与扬州高旻寺作禅法交流。交流主要在禅堂、讲堂和斋堂进行,梅村禅与柏林禅或高旻禅交替进行。柏林寺安排了上早殿,禅堂传授坐禅、跑香、吃茶规矩与观想,过堂,大和尚上堂说法,行脚,传灯法会等活动内容;高旻寺安排了佛前上供,禅堂传授打坐、跑香、吃茶的规矩及参”念佛是谁“话头,大和尚开示,过堂,出坡种树,行脚等活动内容;研修团方面则安排了坐禅、行禅、接触大地(拜佛)、用斋、讲法、吃茶联欢、座谈会等活动内容。
  各种禅法虽然理路相通,但在表达方式与修持方法等方面有较大的差异。例如:
  从禅堂开示与讲堂说法来看,梅村禅大量采用了通俗易懂的现代语言,广泛运用南传和北传佛教的教理教义,结合当今的社会问题和听众的实际予以讲解,指导修行,语言柔和、生动,感染力强。讲演中间还安排做禅意操,以活动筋骨,调节气氛。而我国多数寺院尤其是禅寺的讲经或开示,相对来说,知识面较窄,运用古代的、概念性的和模式化的、居高临下说教性的语言较多,语言简练,含义深刻,但与社会现实联系不够,不大注意听众的需要和感受。这是特别需要改进的。
  从禅修来看,梅村禅重视观想和调息,行禅步履缓慢轻柔,强调身心的和谐、自在,打坐的时间较少,这可能与他们方便接引西方普通信众,崇尚自然、自在有关。而我国禅寺,禅堂规矩大,作风硬朗,打坐时间长,跑香速度快,或观心默照,或参一句话头,单提一念,不讲调息,这可能更适合于僧人的专门修炼或打禅七。两种禅法的明显差异,引起了双方的极大兴趣,成为了交流的重点。
  从过堂及礼佛来看,梅村禅要求所有人到齐后一起用餐,完全素食。餐前集体合掌,由维那师念诵一段通俗感人的引导人观想、感恩的文字。吃饭慢嚼细咽,用禅意来吃;在殿堂礼佛也是十分缓慢,注意调节呼吸。分三拜、五拜等几种,通常直接在地上拜,叫做接触大地,由维那师念诵一段段的通俗感人的引导人观想、忏悔的文字。我国寺院过堂统一采用”二时临斋仪轨“,饭前饭后都要念诵经咒,食时要求作五种观想,一般吃得比较快;在殿堂礼佛也比较快,既不调息,也很少强调现想。通过交流,想必双方都会得到不少启发。
  在研修团在家信众中,来自美国的最多,约70人,其次为瑞士(26人)、德国(14人)、法国(13人)、加拿大(10人)、英国(8人)、意大利(6人)、澳大利亚、日本、印度、荷兰、西班牙、葡萄牙、新西兰、墨西哥、越南。包括25名僧尼在内,多数都是第一次来中国。通过与他们接触,发现他们对中国并不那么陌生,比较友好,这实得益于文化的沟通与认同。在交谈中,一些成员向我表述了如下一些感受:
  1。西方人对物质的追求已有好几个世纪了,科技的发展并不能解决人们精神上的需求。相反,浓厚的商品经济氛围、众多家庭的解体、社会的不平等及人际关系的隔膜等造成人们对现实的迷茫,精神空虚。他们通过梅村的禅修活动,得到很大的精神满足,并认识到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佛教中有着深邃而珍贵的精神财富。西方人在西方学佛是不够的。这次有机会到中国来学习佛法,非常高兴。
  2。来时正值北约对南联盟实行轰炸,还发生了北约轰炸中国驻南大使馆事件,深切感受到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和痛苦,许多问题是战争解决不了的。这在欧美不易感受到,认为非打仗不可。其实应加强沟通,相互理解,在此基础上是能找到解决办法的。
  3。这次到中国来看到社会安定,人人有饭吃,感受很深。社会主义的存在是有一定背景的。采取什么制度这并不重要,关键是运用这一制度的人要有智慧。
  4。学佛与基督教并不矛盾。我们应寻求各宗教的共同点,探讨如何解决各宗教共同面对的人类社会的各种问题。应淡化宗教间的差别,强化对人性缺陷、社会缺陷的对治与转化。例如梅村在一行禅师指导下,每年要举行多次大型禅修活动,目的是把佛陀的思想贯彻到人们的社会实践与生活之中,并从中加深对佛教的认识。
  这次研修团参访了不少名山古刹,我国寺院的各种建筑及其布局、各种塑像及相关文物、寺院管理制度及宗教仪轨等等,蕴含着悠久而丰富的文化宝藏,都在无言说法,使他们有如入宝山之感;尤其是中国的社会安定,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佛教徒的热情友好,使他们的各种疑虑冰释,大有宾至如归之感。与此同时,这么多高鼻子、蓝眼睛的洋人”泪众弟子“不远万里前来中国习禅问道,从早到晚完全吃、住、修行在寺院,其礼佛之虔诚,步履之安详,坐禅、闻法之专注,委实令我国的佛教徒感到高兴,增强了信心。在为我国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感到自豪的同时,也从梅村禅中学到不少东西,并且强烈感受到一种如何更好地继承与弘扬佛教文化的巨大压力。
  这次法国梅村坐禅中心研修团来华访问,增进了佛教文化的交流,使我们对一行禅师禅法以及它在欧美各国传播情况有了切实的感受,加深了中外佛教徒的相互了解与友谊。佛教历来就有通过和平友好的方式、文化交流的方式、方便善巧的方式弘法的优良传统,在当今相对和平的时代,随着东西方文化的全面交流,佛教益将凸显其特殊的优势和无穷的魅力。通过他们的来访,使我感到,赵朴初会长提出的”黄金纽带“关系已在不断的向四大洋五大洲延伸。当此世纪之交,中国佛教徒任重而道远!

  (原载《法音》1999年第6期)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陈星桥居士文集
  供稿:陈星桥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