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9:和谐世界,从心开始         累计点击:3171次 上次访问:19/09/22 17:47 搜索   
一场一个人的战争



大牛哥

  就象我们所了解的那样,几乎整个佛法的内容都是围绕“空性”这个核心展开,也就是很多人经常挂在嘴边的“缘起性空”,这是佛教区别于其他任何哲学思想和宗教派别的根本。它通过“二种无我”表现出来,即“人无我”和“法无我”。在这里,“我”是指本体、个体、自性——不可替代的独立存在者;“人”是指通常所说的“我们、你们和他(它)们”;“法”可以理解为更广义的概念,可涵盖“人”及一切现象。
   我们都体会过各种痛苦或烦恼,过去这样,现在这样,未来还将这样。这些痛苦和烦恼周而复始、连绵不断的造访我们的内心和身体,从来不会事先预约,也从没有仁慈的时候,就象拍打岩石的海浪,永不停息,佛法将之称为“轮回”。它以束缚的形式表现出来,所以,我们就存在“解脱”的必要。轮回的本质是苦,不仅仅是痛苦,它更广阔的含义是“束缚而不得自在”。这就是佛法中最基本的见解——世间皆苦的真相。
   这个苦不是别人施加给我们的,正来源于我们的内心。因为我们不了解无我的真相,于是捏造出一个名为“自我”的东西,并徒劳的想使它得到满足和证明。于是,就象要在虚空中建立楼阁一样,从开始便注定失败的命运。所以,从轮回开始的刹那,就注定它“苦”的本质。
   就象解开一串纠缠复杂的绳结那样,我们需要逐个按照纠结的反方向去努力,最终把它们全部解开。这一切苦的熄灭,需要借助对虚假“自我”的逐步揭露和破除,最终撕掉那张空中楼阁的设计图,我们才能得到远离一切轮回之苦的解脱。
   这个“认识无我”的过程,我称其为“一个人的战争”。因为,我们真正的敌人并不在外面,它永远都狡猾阴险的隐藏在内心深处,伺机对我们进行种种的奴役和欺骗。
   作为一个刚刚接触佛教的人来说,很难理解和接受这样一个道理,尽管,它是确凿的事实。因为无数的佛陀和追随者们,通过各种尝试证实了这个真相,并以各种方式保存并流传下来。一个合格的佛教徒或佛法实践者,不会僵化的接受这个道理,而是以质疑的方法寻找“自我”存在的证据,事实上,他们一如既往的失败了。最终,他们开悟了——开悟并非得到某种来自异幻空间的神秘声音或符号的暗示,也不是找到超越想象力以外的某个充满神奇色彩、令人激动的新时空——仅仅是真实的明白、体会、“见到”这个道理,证实“无我”的真相而已。
   自我是如此强大,且无所不在,它已将我们拥有的一切打上深深的烙印——“我的所见、所闻、所觉、所思”。此外,我不认为还有其他有意义的存在。我们可以利用的一切,都会被它收买或驯化为帮凶,对此,甚至会让人深深绝望。
   但是,再高明的骗子都要露出马脚,自我也不可避免的存在致命弱点,它要不断通过各种方式来认可“自己的存在”。这种认可有内在和外在两种,内在的认可,我们可观察身体本身的种种需要而了知,比如我们要吃饭、喝水、睡觉,如果不这样,“自我”会指挥身体对我们发起强大的进攻,饥饿、疲惫,乃至死亡。外在的认可,则是需要各种社会关系的认同来强化自我的安全感,比如受人尊重、关怀、爱护、怜悯,甚至嫉妒和仇恨也是自我需要的。自我就是这样,无时不刻强化着我们对它的认可和执著,没有刹那休息。它为了维持自己的安全感,成了世间最勤奋而不知疲倦的顶尖敬业者。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对真相所做的一切假设,或体验到的“肯定”,或模棱两可的态度,都会不幸沦为自我的奴隶。于是,最安全也最有效的战术,就是使用“否定”。否定现实或现象的存在是否合理并没有太大意义,就象去考证一个敌人是否英俊或丑陋那样。我们真正要警惕的,是“自我”对他们的利用和唆使,我们称其为——我执,对自我的执著。
   小乘行者们对自我厌恶到了极点,他们通过各种方式打击自我的势力,破坏自我的安全感。比如,他们离群索居,露宿野外,甚至不允许自己在一棵树下的空地逗留超过三天——因为这样容易滋生留恋、安定和舒适的感受——这恰恰是自我的需要。就这样,在他们持之以恒的沉重打击下,对“人我”的执著,终于被完全消灭掉了。这场一个人的战争,可以说永远完结了。因为战场——轮回的火焰,已经彻底熄灭,他们可以永远的享受和平——阿罗汉的涅槃。
   还有一类雄心更大的人,他们不满足于自己这场战争的胜利,而希望把胜利的火炬传遍整个轮回旷野。他们深知,在这个旷野中,还有无边无际和自己一样的众生,都在被一个虚假的奴隶主所奴役。因为亲身经历过种种痛苦,他们不忍独自品尝胜利。这种努力——就象车子一样,不仅搭载自己,还可以搭载别人,所以,我们称其为“大乘”的修行人。
   要达到这一目的,仅仅靠小乘的见地还不够。也就是说,仅仅证悟“自我”的不存在——人无我,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了知整个世界的真相。“整个世界”的内容,包括“人”在内的一切事物,如人和人之间的种种关系,及这些关系依赖的时间和空间,我们称为“法”,也就是概念、现象等,包括轮回中的一切存在,甚至不存在。
   “法”有没有真实存在的本体呢?没有!这就是“法无我”的含义。只有了达这个真相,大乘行者才有可能真正实现自己的理想,帮助一切奔波在轮回旷野的众生,无疑,这是一个令人振奋不已的宏伟理想。具有这种理想的心灵无疑是伟大的,也能更彻底的赢得这场战争。但是,我们经常轻视了“自我”的战斗力,伟大的理想反而更容易被自我作为伪装,更加的冠冕堂皇,而不容易被我们认识到。
   有时,我们信誓旦旦的说要为众生的究竟解脱而做一切事业。其实,这很可能是自我另一种取得安全感和认可的方式,这种方式可能更加有利,因为它只字不提自己的需要,把所有需要都披上他人的名义。有时,我们会悲壮或自豪的宣布自己要离开这个世间去出家,或者做一个隐士,看起来我们放弃了很多世间享乐而从事一项伟大事业。实际上,这很可能是自我在受到世间某些沉重挫折后,寻找一个休养生息的假期。
   有时,我们慈悲和善而不厌其烦的倾听、解答、安慰、帮助他人,但这也可能是自我在以这一方式获得认可与证实,因为它总是需要一些东西来证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于是,我们就这样被自己、被他人深深感动的同时,再次成为自我的奴隶,继续积累奔波于轮回旷野的资粮。
   也有时,我们会严厉批评,乃至打击别人的自我和对自我的牢固执著,以此向他表明了解“无我”真相的重要性。这个时候,我们往往容易忽略,自己是否保持对“自我”的警惕性及打击力度。
   另外的时候,我们用充满恭敬和崇拜的语言赞美他人,用令人愉悦的词汇表达对他人观点的认可,用种种珍贵物品表达我们的心情,甚至不给“自我”留一点遗产,去表达我们对这些成就的赞叹。比如,当别人对自我作战并取得或大或小的胜利时,为表示我们也取得同样甚至更大的胜利,我们甚至会将自己放在非常卑微低贱的位置,就象我们在对上师和三宝五体投地的敬礼那样。但这个时候,我们的警惕性不要放松了,而要更加严厉的观察内心,强力摧毁自我一丝一毫的阴谋。因为,相对于轮回中的无尽痛苦来说,这场战争必须以这种残酷的方式进行,这是一场没有任何余地的殊死搏斗!
   “自我”是轮回中一切烦恼痛苦的根源所在,毫不遗漏的摧毁“自我”,才是我们从其奴役下解脱出来的唯一道路。虽然“自我”无所不在,且貌似强大,其实,它必须以种种方式去认可、证实、表达、传递自己的存在及合理性,其痕迹和弱点都太过明显。就象陷入悖论的阴谋家那样,一方面要避免被我们发现,另一方面,它必须体现出痕迹才有意义。这就是我们发现和摧毁它的唯一机会——那就要明察自己的一言一行,从中寻找自我的影子,把它暴露在智慧的阳光下。值得庆幸的是,“自我”象习惯于夜晚活动的动物那样,在智慧的阳光下,软弱而不堪一击。但是这种软弱也往往更具有欺骗性,我们不是没有捉到过它,而是太容易手软,用种种借口将它偷偷放走了。
   这是一场一个人的战争,也是一场可能非常简单,也可能非常艰难的战争。一切,都取决于坚定的决心和正确的方法。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9:和谐世界,从心开始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好得很 发表于2007-12-30 00:07:13  IP:221.1.X.X

好得很!阿弥陀佛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