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达照法师文集         累计点击:3897次 上次访问:17/09/20 01:00 搜索   
西游散记



达 照

  在世界的东方,有一块神秘的土地;在这块土地上,流传着许多神奇的故事。《西游记》就是这些神奇故事中最具特色、最动人心弦的故事之一,它的深沉广阔、波折跌宕,都好象在诉说着千古的公案。在这些神话中,塑造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物画面,使这些人物可闻而不可见、可畏而不可近。我常常想:这也许就是人们对深沉思想的一种表达乃至渲泄的方式吧!例如,人们会说《西游记》中的唐僧实指众生皆具的清净平等慈悲广大圆满的佛性,孙悟空则指刹那不停的妄想杂念(一个跟斗就是八万四千里),猪八戒的贪婪形象是指人们眼、耳、鼻、舌、身等五根(五齿耙)对五尘,沙僧挑着行李则指肉体之躯承担着生命的重负。这些神格化的思想叙述法,想来也真是不无道理。于是,人们对这些神秘的传说也就自然而然地感到兴趣,从古至今,一直在流传着。文化就这样被人们所接受与喜爱着,故事就这样被人们所传诵与创造着!人类不停地想方设法来解除现实中的苦难,发现了这需要勇气和力量。即使是站在二十一世纪门槛上的今天,我们肩负着重大的责任,我们一直夜以继日地追求的也只是这种勇气与力量而已。
   为了感动那块神秘的土地,为了追寻圣人的足迹,为了生命的点缀!
   我们组成了一个百余人的团,浩浩荡荡地从北京出发,踏上神奇而富有幻想的征途,好象带着神圣的使命,怀着景仰而又惊惶的心绪,朝拜释尊的诞生地——古印度的兰毗尼花园(今尼泊尔境内)。如果把当年“白龙马,蹄朝西”的玄奘大师作为古西游记的主角的话,那么,今天我们便是新西游记的主角了。时隔千载,社会文化早已是今非昔比了,今日的《西游散记》也已不再是古代的《大唐西域记》了。尽管如此,我们对这个深沉而又极为知足的民族,以及他们的历史演变和今日的社会风貌作一番新的认识是非常必要的。在朝拜和观光之余,我们就会不自觉地被那种圣地的风物所震撼,甚至会浮想联翩,仿佛置身于佛陀的菩提座下!那苍老的菩提树、破落的摩耶夫人庙、屹立的阿育王石柱,以及荒芜的迦毗罗卫城遗址,凡此种种,似乎都在诉说着千古不易的故事,演唱着永恒而深远的高歌,都能够勾起了佛子对慈父的无尽思念之情!
   5月25日,我们来到了维拉泊底诃小城,兰毗尼园就在这个小城的辖区之内,人们生活水平较低下,是一个不具备现代化设施的古城,带着沧桑而艰难的气息。置身此地,好象是进入了梦乡,仿佛被放逐到了世界的角落。唯独在街道的十字路口中间能见到一根大柱子,柱子顶端坐着释迦牟尼佛的铜像,你才会亲切地感受到这就是释尊的故乡,就象又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一样,顿时,一情一景、一风一物都变得那么亲切,那么熟悉,仿佛看见了释尊托着钵,领着一班弟子,正在回到故乡探望父王的情景。
   当晚我们就住在涅槃宾馆,“涅槃”,是一个多么神圣的词啊!以往也从未感受到过这个常见词竟然蕴涵着这么甚深的意义。有人提出:“为什么要叫‘涅槃宾馆’呢”?回答说:“晚上不灭,早上不生;不生不灭,就是涅槃”。多么独到的见地!这样,我们在这个宾馆就“涅槃”了三天,为此,我作了三首顺口溜:

   其一为《涅槃宾馆有感》

   佛陀涅槃日,诸天泪落时;阿难悲欲绝,四念得依持。
   岁月几多易?沧桑不胜思。重逢无片语,但见月光迟。

   其二为《涅槃宾馆夜雨》
   清灯作伴又黄昏,雨打蕉荷凄梦魂。
   千年往圣眼前事,万里孤云世外人。
   无尽死生悲激荡,应知苦乐免沉沦。
   倚窗独立听风语,犹忆江南叩柴门!

   其三为《涅槃宾馆听蛙》
   佛国莲花几曾开?霞光初照妙高台。
   蛙声响遍广长舌,云影依稀是如来。

   第二天,我们就朝礼佛陀诞生的圣地——兰毗尼花园了,这是我一生也不会忘记的,令我感动的圣地。在想象中,兰毗尼是充满鲜花嫩草,绿树成荫,极美丽而达于庄严的花园,极卫生而臻于圣洁的地方。而现实中,却相差得太远太远了,虽然只有几棵老树零乱地立在烈日之下,没有经过修剪的草坪还稀疏地开着小花儿。但是,被认定是悉达多太子所在树下诞生的那株菩提树还依旧雄风不减,威耸入云,壮大茂盛,令人肃然起敬。能够在短暂的人生中踏上释尊的足迹,真的令人激动无比,感慨万千!于是,又信口开河,作《朝礼兰毗尼园记》   

   (一)
   圣树三千年,雄姿立眼前。无量寻佛意,顿教默无言!

   (二)
   一曲无弦奏碧空,摩耶此处娩金童。
   周行能示狮王意,举手堪称旷劫功。
   七步青莲留胜迹,千年妙法付尊雄。
   乞涓甘露苍生润,数叶菩提寄晚钟。

   同时也被这棵圣树所震撼,六、七个人才能围得住的躯干,象大伞盖一样的枝叶,毫无顾忌,傲视群雄般地展现在浩渺的碧空之下。兴致所至,遂撰《菩提树》三首:

   (一)
   菩提树下好乘凉,犹见当年五色光。
   赤白青黄同一色,东西南北共诸方。
   欲将圣地求清净,巧把娑婆作道场。
   绿茵深埋释迦誓,荒城一片正茫茫。

   (二)
   优钵罗树花光绕,无限云霓注碧霄。
   天上人间留得住?历经风雨自逍遥。

   (三)
   谁言独木不成林?万里云端一叶荫。
   相即原来凡是圣,微风摇罢倍相亲。

   菩提树在晚风中摇曳,菩提心在虔诚中升华,仰望高大伟岸的圣树,追忆三界导师的诞生处,回观眼前诸师,此情此景,遥想自己的导师。在与导师辞别的时候,他嘱咐我不要给他带其它任何礼物,只要在佛陀诞生的那棵树下,捡一片菩提树叶就已足够,或者在佛陀诞生的地方捡一块小小的石头也就可以了。在令人感动的菩提树下,想着令人感动的导师,我小心地寻觅,似乎只要能遇上一叶菩提,就等于自己证得菩提一样的法喜,开始拾到一块小小的石子,内心便充满了感激,然后我寻找到昨夜刚刚落下的数枚菩提树叶,小心翼翼地把它捧在怀里,汗泪俱下!翘首云天,挺拔劲实的菩提树,象是在为远方来的有缘人诉说着它千年不变的故事,导师的教诲又亲切地响在耳边!我在这枚菩提叶上,写下了这样的一首诗:《菩提树下寄导师》

   一记菩提撼碧空,根深叶茂劲无穷。
   千年犹示当独立,不必委心与世同!

   参拜完兰毗尼花园,已是日落西山了,在夕照的余辉下,耳边又响起了佛陀诞生时说的那句惊天动地、涵盖乾坤的绝唱:“天上天下,唯我独尊”!!!

  2000年5月27日于蓝毗尼园





 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达照法师文集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