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8:戒杀护生         累计点击:4158次 上次访问:18/09/26 06:30 搜索   
我眼中的西花园



李命贤

  西花园的景致,大多是就着这一池盈盈的绿水展开的。
   这一池盈盈的绿水,占据了花园多半的面积。水很绿,绿得人心醉,绿得看不到底。池水有多深,不太清楚,只有池边“水位非浅”的牌子,提示着人们要留心。于是孩童被父母拉了手,成人则紧抓了栏杆,而那些大大咧咧、毫不在意的,大概是弄潮的健儿,大风大浪见多了,自然不会把这池水放在眼里。况且又能深到哪里去呢?也终究不会有什么风浪,永远都显得平静而安详,面对任何靠近的人。
   池中最多的,当数各色的鱼儿,黑的、白的、花的,偶尔也会有金黄色的夹杂于其间,显得十分耀眼。这些鱼儿,经常成群结队地浮在水面上,大的超尺,小的盈寸。其中也不乏冒失鬼,呆头呆脑地跃出水面,却总也跃不高,只把身子在空中露了一下,甚至只露出一点,就“扑通”一声掉了回去,激起的晕圈一层一层地荡开,也很快就消失了,水面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如果有人拿了专门的面包来喂食,许多鱼儿就会向一块聚集,浮上浮下,挤来挤去,你争我夺,贪吃的样子,也顾不上什么谦让。面包喂完了,它们也不会散去,依然在那里耐心地等待,似乎不吃个饱不肯罢休。但是只要你稍稍发脾气吓唬一下,那些胆小的家伙便会作鸟兽散,顿时不见了踪影。相比而言,难得一见的大鼋就稳当得多,无论你怎么表现,都是一副不急不躁、悠悠然很有些修养的样子。四百年的老鼋,如果运气好,也可一见。如果运气不好,就只能见到池边老鼋的铜塑像了。身子乌黑,只有脑袋发亮,那是被千百遍抚摸过的结果,大概是取“独占鳌头”之意。水面上唯一的禽类,是一只独来独去的鸭子。虽然没有同伴,孤零零的,但却并不寂寞。也许孤独只是人们强加给它的,它却并不在乎,依旧快乐地生活。或在水面上打着转觅食,或在岸上大摇大摆地走路,或用自己扁平的嘴蘸了水去梳理那一身光滑油亮的羽毛,或把头埋在翅膀里去睡觉。它大概是一个乐天派,否则哪里来这么多的乐趣?
   池中的建筑是一个亭子,沿着东西的走向,有曲曲折折的小桥通上岸。东面靠近池边的亭台里有两株紫藤,状如虬龙,盘延而上。而那一字排开的几张石桌,应该是夏日里纳凉喝茶的好去处,却不宜于现在。单是这冷冷的风,就已把人的这种心情吹得零落满地了。西侧是一个茶室,却很少看见有人在这里喝茶,大概也是季节的缘故。而这里出售用作鱼饵的面包的生意,可谓红红火火。于是那些贪吃的鱼儿,就有了许多大饱口福的机会。南岸是几棵柳树,叶子掉了不少,却依然风姿不减。“临水植柳”是古人的经验之谈,一点都不错。那掉在地上的叶子,曾常常用来比喻女子的眉,美名其曰“柳叶眉”。那么这柳又叫什么柳呢?姑且称其为“眉柳”吧。只是把叶子拿在手里看时,又觉得用它来比喻女子的眉是不恰当的,因为总也显得粗了些。比作男子的眉,又长了些。总之与眉似乎并无什么必要的关联,然而却有了“柳叶眉”这个词。可见许多事情,终究没来由。而池子的北面呢,则有一处假山石堆出的露天平台。台上有树,也有石桌、石椅之类。这里的妙用,应该算冬日里天色放晴、阳光明媚时坐着去晒太阳,驱赶一下身上沾染的潮气。此时如果能有几个人坐在一起,就一些有聊或无聊的话题展开一场辩论,费上一番口舌,将大有魏晋“扪虱而谈”的遗风。只是虱子难觅,“扪虱而谈”也就成了历史。虽然“冬烘先生”常常做了人们取笑与嘲弄的对象,但又有谁会否认,在冬天里晒太阳确实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呢?
   阳光下,池子周围的景物,都在水中投下清晰的影子,闪烁着粼粼的光芒,平静而安详。这就是我眼中的西花园了。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8:戒杀护生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