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8:戒杀护生         累计点击:3801次 上次访问:18/07/19 19:09 搜索   
清净的福田



  “古代一位大德曾经说过:当乞丐或其他人前来化缘时,应当满心欢喜地尽快布施,哪怕只拿出一点点青稞也好,千万不要恶语相伤。按佛陀的教言,僧众肩负着引导众生走向解脱的重任,故而是众生殊胜的福田,每一个在家人都应把供养出家人当成是应尽的义务与光荣的职责。但由于贪著财物的缘故,如今却很少有人能这样做。”
  ——《智悲精滴》

圆礼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乞丐到我家门前要施舍,也没遇到一个僧人向我化缘。但的确有过在繁华大街上,乞丐伸手向我要钱的经历。其实他和我都清楚,即便他伸手时表现得再可怜,结果也是未知。他清楚,是因为他已经伸出过无数次手,但得到的绝大多数是厌恶的躲闪、凶狠的辱骂,甚至是拳打脚踏的结果。在我面前伸手,得到的会是什么,他可能并不报有更大希望。但伸手总可能有意外惊喜,不伸手就什么惊喜也不可能有。我所清楚的,和他的就截然不同,能不能给他一个惊喜,全看我的心情。
   他对结果的反应是麻木的,而我对自己会对他做出什么反应,和他一样也是麻木的。他麻木,是因为对经常遭受到各种侮辱和痛苦习已为常;我麻木,是因为我对自己行为的好恶取舍无动于衷。就在他为了生存面对我的时候,我却经常下意识地选择舍弃信仰而抓住眼前利益。给他一两角钱,可能因为当时有这一两角钱;不给他钱,大多数是因为一点零钱也没有;而故意躲开或装作没看到,多数情况下是因为舍不得付出任何一分钱。我倒不至于对他产生厌恶,这可能是学佛仅有的一点儿成效吧。但我的确无法做到有手向我伸过来时,我一定布施给他的程度。
   如果说这算不得什么,没必要为这点事情浪费时间去想,给不给完全随缘的话,那么当这份负担扩展到影响力足够大,以至于一出门就要担心遇到伸过来的手时,是选择躲开还是少给一点儿,并为此左右为难的时候,恐怕这个心理障碍就比较严重了。而这种情况的确是有的。   我住的城市有一座寺院,门前经常有乞丐行讨,无论天寒地冻还是烈日炎炎,一如继往地站在那里,等待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可能他们看好了这个地点,看好了来这里的人,他们基本不向附近居民乞讨,也从不敢向寺院门前的摊贩要钱,他们面对的只是陌生人。而那些偶尔到寺院来的人,即便不是真学佛人,至少也是祈求生意兴隆老幼平安的人。一般这样的人,无论如何希望给自己带来好运气,甚至不惜花点小钱买个吉利,对乞丐做一点儿施舍也不足为奇了。虽然真拿出钱来的人少之又少,但根本不理睬他们的人,也并不为此有任何留意甚至产生丝毫愧疚。问题出现在既学佛又经常来这里的人身上,比如我。
   曾经有一个时期,因为心里总装着对此的压力,我几乎要放弃去那座寺院的念头。在我看来,可以布施一次,可以布施两次,每次可以布施一人,可以布施两人,但难以次次,难以人人,难以令人欢喜。于是有人提到这样的建议:把十元钱换成一百张一角的票子,每次去时专门带几张,这样既做了布施,也没有什么负担。他以为这是好的,我却以为很糟糕。与其装饰一番前往,倒不如坐在家里念经,反正对乞丐来说,都是些虚情假意,对自己来说,也无非掩耳盗铃罢了。去了趟寺院,福德种没种下不清楚,脸蛋上的功夫倒是长了几分。

  后来,和朋友一同去见一位比丘师父,在那里我受到了启迪。
   一位老居士向师父诉说自己心里一个解不开的疙瘩。她说:“以前我是布施的,见乞丐要钱我总是要给一些。但有一次在火车上,我碰到了这样一个乞丐,三十多岁的年纪,没有了双腿,身体瘫坐在一个小木轮车里,一边用一只手滑行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向车里的人乞讨。我看到这个情况心里很难过,于是拿出五十块钱准备给他。但猛然发现他衣兜里的香烟比我儿子的还高级,于是我把钱又放回了口袋里。从此以后,每当看到乞丐,我都横下一条心坚决一分钱也不给。我知道这是错的,但是师父啊,无论如何我也解不开这个结了。您能帮我解开吗?我已经感到压力很大了。”
   师父默默地听着,看着老居士愁眉不展的面孔,缓慢地说:“如果他是你的儿子,你会怎么样?”
   老居士怔了一下,说:“那我也不给!”
   “如果他是你的老父亲,你又会怎么样?”
   老居士这次没有说话。我静静地看着她,终于两行眼泪从她那双一直凝视着前方的眼睛里默默地淌了下来。她站起身给师父磕了个头,又坐了回去。
   在这之后,某次我随另一位老居士骑车外出,我们几乎同时看到车水马龙的街道边,跪着一个瘦弱枯干的老女人,满是蓬乱的白发,头低得看不到面孔,只是从她面前摆着的一个破碗看出,又是个乞丐。但行人忙碌地往来着,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她也无力抬头,把乞求的目光投向每一个从身边掠过的人身上。
   就在我们已经从她身边骑过之后,老居士突然停下来推着车转身走回去,我也猛地停下车,回头看着他。他快速地把车一支,从身上拿出一些钱放到破碗里,然后转身上车,又继续从我身边骑了过去。整个过程快得只容我看到了发生的事情但还来不及想什么,就已经结束了。我也转回来给了些钱,又俯下身看了看老妇。她仍然一动不动地跪着,似乎看不到她的任何反应,也感觉不到她的脸上有任何变化的信息。我顿了一下,猛然意识到去追已经走远的老居士。
   这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但肯定这两件事情对我有着明显的影响力。我原来的那个大包袱已经随之小得多了,而且心理上也能够相对坦然地面对这样的事情,真是要感谢那位师父和这位老居士。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8:戒杀护生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quntain 发表于2006-10-11 23:43:48  IP:..X.X

读此文章,我颇有同感,但仍存困惑.每当遇见年轻力壮的人们向我乞讨,我往往不知道如何应对,因为我担心随手布施钱财这样的举动会助长了年轻人不劳而获的贪婪之心,哪位高人给我指点一下,这里先行表示感谢!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