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戒幢佛学研究所 戒幢佛学研究所2002级学员文集         累计点击:4328次 上次访问:17/07/21 18:43 搜索   
落叶的感觉



昌 法

  江南的树叶似乎一年四季都在落,让人找不到季节变迁的感觉。
  在北方,凭着树叶就可以感觉到季节的明显交替。春天的清新,夏天的成熟,秋天斑斓,冬天的萧瑟。树的叶子成了最好而又准确的见证,用不着思索,用不着推敲,如北方的汉子,质直而又棱角分明。
  江南的树叶不停地落,就得有人不停地扫,唰、唰、唰。落叶悄然而无声息,打扫落叶的唰唰声却一年到头,在每天的清晨和傍晚,与这古朴、庄严的道场里的晨钟暮鼓以及早晚课诵的梵唱同样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恒常而转。
  西园有许许多的不同种类树,自然就有形态各异的叶子,对于植物学常识贫乏的我来说,大多数的树木都叫不出名字,又如何能分别得出这么多种类的叶子。况且,深度近视的我,也不大用心去辨认外境是什么,何况这些树的叶子。只是凭着一种本能,觉察到这寻常的江南落叶对于我这北方佬不同感觉。
  并不是全然不知,有些树的叶子还是知道的,而且影像很深。不象樟树的叶子,只有站在樟树下,才能肯定落下的就是樟树的叶子,虽然这种树在江南这个地方处处都是。据说,它散发一种气息,可以净化空气。而且我们吃过不少次的一道素菜中,就掺和了这樟树的叶子,我曾故意吃过这菜中的樟树叶,味道怪怪地。
  银杏的叶子却是打死我也忘不了的,刚到江南的第一年初秋,当我在这园子里的银杏树下,无意中捡起一片落叶,却被它完美的形状,纯洁的金黄色打动,我小心翼翼捡起几个,夹在经书中,也深深地印在意识深处。
  每年挨到银杏落叶时,总要去捡几个回来,轻轻地夹在经书中,似乎有一份完美就永远的伴随着自己。
  这园子中的树,有些在新叶生出来了,老的叶子才落。有的在某个季节,叶子就会落地一干二净。我都没在留意过那些叶子,只有这银杏。闲下来,偶尔会翻开经书欣赏一番。也许我在收藏,欣赏这叶子的时候,却也曾加了另一分贪执,凡夫的情节也在滋长。
  早饭后,径行在西花园,在斑驳的石子路上,零散着一些落叶,一种自然,一种和谐的温馨从心头涌起,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亲切,心沐浴在一种说不出的祥和与宁静中。
  唰唰唰的打扫落叶声在放生池的另一面响起,心中不仅为这些落叶惋惜。大多数人都觉得,园子里应该干干净净,没有人会觉得这些落叶会点缀这石子路,让这里更具风情。或者是怕落叶积多了,不好处理。什么事情总很难恰到好处!
  中午一直呆在房子里,不是看书就是休息,很少出门。由于小阁楼全是木制结构,住在这里,怕影响到楼下的人,连走路、朗诵都小心翼翼的。一个阴天的中午,偶尔打开西面的久久封着的小窗户,满眼翠绿和着一种生机勃勃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得平时缺乏运动、锻炼的我,感觉到了在外界清新空气下的另一种舒缓。抬起头来,在满眼的翠绿中一片另类的金黄色映入眼睑,是银杏,在这已然冬季的江南,它的叶子灿烂成金黄色,在这绿色的映衬下分外显眼,我突然有了出去走走的想法。
  沿着古朴的石子路,从那棵高大的银杏树下走过,走在回廊下,在轻轻的步履声中,一片宁静。我象是从现在走回过去,走在历史中,好象曾经在这个古朴典雅的园林中走过好几个世纪。
  一片红色的枫叶落下来,正好落在我伸出的手上,是那样凑巧。我不知道,是听到了枫叶的下落声我伸出了手,还是我伸出了手那叶子就飘落了下来!我感觉到手里的叶子冰凉冰凉的,我不知道他胀红着脸面,是因为冷还是一种成熟,抑或是风烛残年的独特标记。
  没的太阳,光线却明媚而柔和,我和这红色的枫叶在西花园默默地径行着。
  沿着放生池,一路走来,看到了棕榈树的叶子,美人蕉的叶子,他们算是这园子中最阔大的叶子了。我很少注意过他们的生长、败坏过程,总觉得他们一直是那么绿油油的,青春永驻。
  一盆盆地茶花正在吐蕊,开放。这江南的冬季就是这样,人穿得老态龙钟,冰得瑟瑟发抖。可这些可爱的花木却似乎拒绝着冬季的到来,努力呈现出自己生机盎然的一面。
  水面漂浮着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枯叶,他们或许会成为这池中某些鱼类的口中食,或许会在明天的清晨被园林工人捞出来,通常都是这样,似乎没有什么例外。
  回来的时候,在那棵高大的银杏树下,我挑捡了一枚很漂亮的银杏叶子,和那片红透了的枫叶一同夹在一本书中。过去的那些叶子,随着书本早都送给别人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如我一样执着几片树叶。我也不知道两枚叶子,能和我呆多久。
  我似乎没有多少必要关注这些我曾经小心翼翼保留过的树叶子,只要他们不掉出经书,或者不被人从经书拿出,他们就永远地与这文字般若结伴。即使被人们拿出来,几乎没有人愿意去破坏这种精美的自然礼品。腾出时间来关注关注自已吧!学佛有些年头了,正见是否在树立中?平等心是否在增上?在一种情绪中过活,还是在法喜中探求?心是一如既往的浮燥,还是在趋往宁静、祥和的归程中?……
  印顺法师在其《平凡的一生》中这样描述自己的一生:
  如水面的一片落叶,向前流去,流去。忽而停滞,又忽而团团转。有时激起了浪花,为浪花所掩盖,而又平静了,还是那样的流去。为什么会这样?不但落叶不明白,落叶那样的自己也不太明白。只觉得──有些是当时发觉,有些是事后发现,自己的一切,都在无限复杂的因缘中推移。因缘,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不可思议!有些特殊因缘,一直到现在,还只能说因缘不可思议。
  德行如印老者尚且不知道,庸俗如我者又能知道些什么!如何地憧憬未来、描绘蓝图都只是一种颠倒妄想。就象一片片落叶,或者落在水面上,或者落在陆地上,随波逐流或被人扫入拉圾堆,或被我一样的人捡起享受好的礼遇,等等。不管怎样的结局,也只是结局,无常的生命又能追逐些什么呢?我不希望自己象我书中的银杏叶子和枫叶一样,被人捡起来。被沉没也好,被风化也好,也都只是生命的一种形式。拥有一种坦然的心境,平和的心态面对生活中一切,这,才是最主要的。
  春观百花开,秋观黄叶落,缘觉因为这样而悟透缘起,落叶一样的我们,看得透自己么!







 戒幢佛学教育网 戒幢佛学研究所 戒幢佛学研究所2002级学员文集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耀群 发表于2004-12-09 18:17:47  IP:221.225.X.X

南无阿弥陀佛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