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7:认识菩提心         累计点击:6600次 上次访问:19/07/16 02:16 搜索   
我的求法历程



——体验般舟三昧

明 威

  夫境随心转,念动缘生。余于无量光净土论坛,久闻般舟三昧洪名,众师兄亦转相传诵,心仪久已。今夏八月初,因缘初具,遂辞俗务,向善法,了吾愿,登宝刹。
  自京履海城,于厝石山下溯阶仰观保安寺,但见旭日初辉,雷音隐闹市。求法心切,无暇细品古韵清园,闻明觉明心二师兄于堂中行法,即请住持德灯师允吾护法一夜。当夜堂中脚步窸窣,偶显静笃,身心皆安,似有所感。
  翌日养精蓄锐,足眠饱食后请缨于师。寥寥数语,未果而还,从师命背诵般舟经行品三字诀。一日后已能上口,请师验之,未置可否。余甚惑,尾师后复请行法。师曰:寺中厕所汝能刷否?余大窘,暗自叫苦,勉强从之。暗计权且修此不垢不净之法二三日,好歹交工,求法有望。
  孰料屋顶朽木难雕,挥三尺蔽帚,忍二茅污香,驱虫豸,荡灰网,行平生之未曾行,如是挥汗二日,成效甚微,交工遥遥无期。忽闻一师兄加盟,法号明泉,虎背熊腰,铁汉也。吾二人配合默契,无奈几日之中屡战屡败,德灯师明察秋毫,双目如炬,屡站叱吾二人气浮艺糙,敷衍了事。余暗叫苦,亦明事由心造,业障集结,堕于此地不能得出。千里而来,岂料今日之境?实不可思议,惟自受之。
  幸天无绝人之路。复有营口二居士于寺求法,一曰恩庆,忠厚耐劳,一曰明庆,达人知命。吾初来独战茅庐,于今四人同气连枝,八臂成林,始叹因缘会散,亦有定信乎?
  吾四人数日之中漆木扫梁,涂壁拭窗,削竹凿筐,配色刮墙,然于德灯师眼中无一可取,色未谐,漆非匀,技不工,多纰漏,或兜头棒喝,或冷水加身,返工数次难计。四人财尽力竭,含垢忍辱,了无出期,如之奈何?合议此事,作破釜沉舟计,如若不成,即鸟兽散。遂齐至德灯师座前。
  室中雅乐宣和,茶香盈室,师笑而不言,惟邀品茶,吾四人亦欲说还休,与师相视但笑,心照不宣。图穷终须匕现,师言:欲求般舟,当拜此经,一字一礼,先毕者行。若来若去,吾亦不留。
  吾四人承龙树菩萨圣诞之威德,感德灯师之慈悲,即从座起焚香叩首,齐拜般舟经,师亲执法器作礼随喜。自是夜起二昼二夜,其间多有见闻随喜者,虽汗透衣衫,然身自劳而神愈清,一念专精,事毕但觉法喜充满。师告吾等,拜经诚不若如法行,茅厕未竟,还须圆满。四人戏言:“当效斯陀含之一往来。”遂重整旗鼓,其问亦多闻呵责,于地藏圣诞方始得出。凡夫之心多情计妄想,区区二厕,已令吾辈呈强弩末势,遑论它乎?世间多蜻蜓撼巨柱,萤火烧须弥之徒,非吾其谁?当日随师与众居士宿荒坟,诵地藏经予孤魂。是夜,置香花灯烛于幽林静水,放暗夜明灯于孤丘野冢,叹佛恩浩荡,彻照无碍,化一切国土为极乐。
  自到海城,喜逢龙树,地藏圣诞,然以七月十五佛欢喜日最为殊胜。四方宾客如潮,齐捧莲灯欢喜念佛,状若游龙;寺内灯火通明,诸师姐遍洒天花于顶,门前布莲灯百盏,为万字符,威神光明,交相辉映。是时瑞霭临空,祥云结侣,月曜风清,流星破空,灵光一线,身睹妙境,夫复何求?
  此行海城,前后一十七日,小历磨炼,微经困厄,得值胜缘,共携法侣,几经波折,始尝妙喜。自问福兮业兮,为乐为苦?经曰:勿念得勿念失勿念成勿念败。闻此章句,当不复计。惟乐得闻难闻之法,得逢难逢之缘。吾虽久占二庐,难登大雅,然则此二庐门悬镂木妙笔,室立结翠修竹,秀石漫置于外,法迹横陈于内,或能于中忘却营营,陶然其中,是为乐耶?

  乃以陋诗记之:
  妙法普闻十方刹,圣道弘开九品冥,
  疾骋意马八百里,慢走禅堂七日行,
  乐品清茗六根束,苦拜金经五体伏,
  吉祥云海四方映,瑞霭烛龙三界呈,
  陋室萍缘二难具,玄门翕辟一念空。 

  ——上文撰于2003年8月,数月之后,也就是2004年4月,笔者再次踏上北去的列车,完成未了的心愿。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时隔半载,客旅常怀代越之思;历逢早春,游子又有归乡之趣。轻掩门扉,悄然入院,晨光曦微,炊烟缕缕,四下无人,一片静谧。大殿正值修葺之时,门窗紧闭,壁上高悬止单。院内环睹萧然,草木凋零。相忆去岁盛夏,清池映翠,郁郁葱葱,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呆立半晌,不免黯然。转过后庭,往诣德灯师,重逢之喜荡尽愁霾,直抒胸臆,一吐块垒。不知这次又有何好戏连台?呵呵,权且悉听发落吧。


  可使食无肉,不可使居无竹;人瘦尚可肥,人俗不可医。
  古之贤人,尚且流觞曲水,茂林修竹,弦歌而乐。何况空王道场,住持正法,教化一方,自当会众芳之精华,邀岁寒之君子,庄严佛土,清净梵刹,令登临者皆生欢喜,自涤身意,此为殊胜难量功德。吾与姜居士奉师命有幸担此大任,美其名曰:为极乐世界装修。
  吾本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客串极乐装修队一小工,虽勉为其难,但总是聊胜于无。事虽纷杂,较之刷厕,大可知足。每日里深居简出,心境怡然,劳作之余仰观昊天,明晦之间神游物外,自得井蛙之乐。


  春寒料峭,忽降大雪。寺内青松隐翠,遍地银霜。四壁玄灰,尽现庙廊博大庄严之意象;远山微伏,隐见厚土苍劲雄浑之气韵。云开日出,融雪渐化。松枝中挂一蛛丝,白练斜扯檐下,其上霜露摇坠,晶莹剔透,映现五彩,如摩尼宝珠散落凡间,怡人心目。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玄微之中自有大千。


  值此兴建药师七佛像之胜缘,诸佛护佑。屡现瑞相。
  一日云气忽起,若九翅大鹏,其翼垂天,御风而行,飘忽九天,周游六合,高翔下览,逍遥而去。
  几日之后,又逢百年难遇之大块文章。极目骋游于昊天寰宇,顿觉天池倾覆,琼浆玉液化作滔滔云气,恢弘浩荡,一泻千里,飞阁流丹,漫卷天际,半壁苍穹尽呈紫青琉璃之色;琉璃云海之上飞架虹桥,霓华掠影,空明恍惚。其下金乌浮沉,倏隐倏现,乍明乍暗,离合掩映,投出一片烟霞似锦。忽而金乌如灵龟出沧海,吐纳万年大荒之气,流光溢彩,金芒万丈,照彻云衢。得观弥陀金色臂,喜睹药师紫琉璃,钟造化之神秀,参天地之化育。此情此景,毕生难忘。


  屈指一算,来到寺里已经一周了,离师父外出受戒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看来自己还需多种些福田,日后三顾茅庐,等待机缘成熟吧。不料师父早课后忽对我说:“你的资粮已经具足,入堂数日当可无碍。我要外出求戒,时间紧迫,你自计议,若不能待我归来,就先走一日一夜。”惊喜之余,自念根基尚浅,且家中俗务缠身,先走一昼夜未尝不可。


  午后沐浴更衣,也没有进行过多仪轨,填毕发愿文踏入法堂。入关的时间为下午02:06,印象极深。几个小时的新奇感消失后,双脚开始胀痛起来,夜间更加厉害。自恃坚定的信念有些松动,但是连一昼夜都走不完有何面目见师父啊?只有不断鼓励自己坚持完成这项艰巨任务。面对剧烈的痛楚,师父对我的心性磨炼确实发挥了作用,最起码给了我认可自己的事实依据与理论支柱。拼死拼活地熬过二十四小时,如遇大赦,不料高兴过早,稀里糊涂被师父搪塞回来再行一昼夜。


  此时的心情有些沉重,又是痛苦的一昼夜,一座刀山矗立面前。唯一自我安慰的理由是只要到明天下午两点零六就是解脱。还好这次赶巧师父要外出,要不然真要发愿走七日,岂不是死定了?呵呵,这样作阿Q想,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吧。深夜来临,气温骤降,冷风顺着门缝乱窜,直打冷战。肚子也适应不了一日一餐,喝了数杯酥油茶后还在抗议。每走一步脚掌都如钢针攒刺,烈火炽烧。足尖的袜子早已被汗水浸透,又胀又痒,足根一片冰凉,寒意彻骨。脚踝也要忍受撕裂的剧痛。意识已被痛苦占据,时时闪出怪念:为什么没有抽筋?这样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躺倒在地免受折磨了。直到天明,企盼的事也没出现。好在只要撑到下午就可以结束痛苦了。咦!日头已经偏西,德灯师全无动静,难道还要继续走吗?!果不其然,二日出关的梦想化作泡影。一片绝望之际,护关的赵松师兄送来一番温暖的鼓励与期许,心中又升起了力量。


  第三夜的痛苦到了顶峰,比之昨夜尤甚。饥饿寒冷,疲劳困倦,烧灼刺痒,肿胀撕裂之苦一齐袭来,群魔乱舞。法堂壁上书有“念佛”二字,横看竖看,想尽办法,口持心念六字洪名,痛楚丝毫不减。曾试图把痛苦幻观如丝丝瀑流,当下不住,好像稍有效果,时候一长终究无用。身心憔悴之际,斜倚墙角苟延残喘,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潸潸泪下。
  窗外泛白,师早课未归,俯身打水之际,双膝一软跪伏在地,一片昏沉。稍顷,几声引磬清音入耳,神志渐明,见德灯师正襟危坐于前。
  “师父,身体已到了极限,不行了,太痛苦了我受不了啦,我想出来!”
  “法界无边,何有极限?法性常在,可有去来?你不是一直苦求般舟的真谛吗?”
  我木然片刻,默默爬回堂内。
  太阳升起,精神一振,周身轻安,步履盈健,已无大碍。奔走半日,轻松自若。心下甚是惊奇。观照自心收摄不力,杂念纷飞,般舟经三字诀中痛痒饥渴,色欲大小,经法是非,父母亲属,无一不念,妄念滔天,哪得片刻清静,怎会有此奇效?
  日暮之时,脚痛转剧,无可奈何,偶然回味起这几日所见奇景,暗想一定要转载成文,赞叹供养诸佛功德,反正念归念,痛归痛,两不相干,就自顾自打起腹稿来。忽然猛醒:脚不痛了!在这电光火石的刹那,思维之流嘎然而止,心下一片澄宁,于弹指顷遍历般舟经三字诀通篇数遍,随境观之,字字映心。这种感觉稍纵即逝,而后隐没不现。仍旧回复到痛苦之中。


  当第四昼的朝晖洒入堂内时,痛苦烟消云散,百骸调试,雀跃飞奔犹如闲庭信步。眼前风清云淡,一阵飘然迷乱后又起狂念:“苦尽甘尝得之不易,不如就此暂歇,若复由甘入苦,未免过犹不及,适可而止吧”(当局者迷,事后想来也很奇怪有这样的想法)。即刻就要请德灯师允我出关。师父对我说:“我今天就动身受戒去,已将护关重任转托几位高师,你若出来,先要向众师赔罪。”话已至此,又见诸位师父环座周遭,不免愧对师父的苦心,只好又缩回去了。


  夜深人静之时,忽觉心念幽而复明,天地一片混沌,记忆之流横空斩断,时间的绵延与空间的方所荡然无存,屋外无有一物,只能知觉到四壁之中有个“我”,孤悬在浩渺寂灭的虚空中,如同茫茫藏海中的浮沤,不知何所来,将要往何所。身处在难以名状的永恒静止状态中,不知如何面对这令人震撼的无始空寂。而这个我没有名字来历,身世背景,只是无尽大千中一个干干净净,无挂无碍的所谓“人”。 
  缘于寻归自命根身的原始渴望,怀着莫名的恐惧,冥冥中推开面前的未知大门。恍惚见到两个面孔,脑中只知道“纪刚”这个名字是我恢复记忆的救命稻草,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纪刚,我在做什么?”我劈头就问。
  “在保安寺走般舟。”纪刚对我没头没脑的问题好像习以为常。
  “这是保安寺么?般舟是什么?”
  “在殿里绕着走,念佛,像这样,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纪刚声情并茂地演示一番。
  “哦?”
  我想了一会儿,终于回到当下了。

十一

  自第五日起,只要阳光照耀,脚底的痛苦就基本无碍,但睡魔愈加肆虐难治。几次心昏智乱就要坐倒长睡过去,幸赖明志师诵念佛号严加护持,有如金刚棒喝,一念猛省。
  般舟堂外度母心咒之法音在长夜中隐隐传来,盘桓绕梁,经久不散,一历耳根痛楚顿息。迷离中仿佛见到慈悲莲花绽放空中,清凉的光芒化作甘霖普降,熄灭轮回的熊熊烈火。切身感受到佛力不可思议的神奇,令我屡次流下感恩的泪水。

十二

  七日八夜的征尘落尽,踏出法堂。妄想依旧运转不息,心下却也悠然坦荡。回首般舟堂,少了一份执著,多了些许淡泊。
  去岁求法,志在必得,饱经历练,三请行法而不入。初来命吾背口诀,复请遣吾刷茅厕,三求令吾拜此经,志虽坚难为无缘之事,憾然而去。
  今朝又至,梅开二度,柳暗花明处得沾法益。法堂内心猿意马,三度畏苦逃逸未果;严师旁欲罢不能,随缘而住障尽愿成。
  三进三出之间,因缘迥异,取舍殊途。何以故?苦乐成败,前后方所,内外进出,烦恼菩提,皆是对垢。幻华三弄,妄心浮动,无明流转,屏蔽真心。是故动念息念,皆归迷闷,忘失了平等不动究竟圆满之大智慧。
  复有所感:
  劳尘荡尽空荣辱,患身内外枉进出。
  长风畅解流云意,碧海清莲度母心。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7:认识菩提心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ddjjqq1234 发表于2006-01-23 21:30:19  IP:218.94.X.X

善哉,善哉。在下此前曾阅读过明良道友在保安寺行般舟三昧的报告,读来感人至深,直是惭愧自身修行不力,业障深重,不能得于佛法相应利益。明威道友的求法历程读来也足感人,发此精进心,乃得殊胜法缘,我辈通读此文,宁无自警,尚在虚度时日枉受生死。每每读精进道友之劝道文,感于十方三世诸佛菩萨之无边恩德,虽悲泪不止,数数自警策励,其实于净化自己身心业障的修学还是少有得力之处。虽然如此,能有缘得见道友精进修行历程,已足为我辈楷模,其中之意自具深远,也不必细论。唯起一念随喜,以至诚之心祈愿一切学佛者皆得依止善知识,具足善友之策励与扶持,精进不退,成就一切善愿,乃至无上菩提。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摩诃萨。

 

  凡净 发表于2005-12-24 09:46:01  IP:219.129.X.X

好!好!好!多用心,少用脑,人生易得逝难料。逝难料,妄计较,不如一心随缘笑。空口戏论终无益,先问世心消未消。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