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7:认识菩提心         累计点击:5445次 上次访问:19/07/16 01:55 搜索   
就在这里好好修菩提心教法吧



QZ

  想起当年在国外刷盘子时的那段困苦时光。当时,我也经常到网上发帖子,找人问事儿。其实就是想找人倾诉,找人倾听我的心声,得到安慰。
  刷盘子是很苦的事情,尤其在大饭店。有婚礼宴席等大型宴席时,盘子多得像小山(相当大的盆景用假山)一样。不是移完一堆儿就完事的,而是连续地堆积,连续地从清洗池入口向尽头移动,须分别经过洗污池、热水池、清水池,抵达最后装它们的塑料筐子……
  正式职员就两个人,我和另一个二十岁的小伙子。像人肉机器一样,不断地将洗污池中的剩饭菜拨拉到下面的塑料袋里,再将盘子扔进热水池里(去油污)用铁丝布擦洗,然后扔进(需要速度)清水池里。
  这之前的前行,是把盘子里的剩菜分门别类地放进回收器皿里。这之后的结行,是从清水池里把形形色色大小不同的盘、碗、碟,分门别类地放进它们所属种类的塑料筐里。有些碟子形状和大小相近,不容易区分。但我们必须准确地把他们按照各自种类放到一起,不允许有错乱。然后,等着前台服务员将他们一筐一筐地抬走。有时,我们还得帮她们抬到清洗池的入口处,以便她们抬走。
  可以说,整个饭店最重的活儿都是我们两个在干,而薪水却不多。这个活,难就难在需要速度。上面,我把清洗过程按次序一一说出来,似乎并没有什么难度。但在实际干活现场,我得将整个程序在极短时间内重复,并且不断重复。因为一旦我们这边停下,清洗池入口装满盘子的托盘,就会迅速地成几何速度增长、堆积。这样,老板就会开始呼喊了。
  在一开始不会干的时候,我不觉得累(因为主要由那个朋友挑大梁),觉得比以前在前台伺候人的工作容易。至少可以不挨很多人(老板和店工嫌我慢,毕竟我是外国人啊,有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不是我想慢)的训斥了。但等到熟悉工作的时候,才发现,这活真像是人肉机器干的活。怪不得这里的人手换了一个又一个,都干不了多少天。有几个人想成为人肉机器呢?当我想进来的时候,就有朋友劝我不要去。但是,我为了逃避别人的脸色,情愿选择肉体上的痛苦。
  每天从早上七点多起床,八点开始正式上班,到晚上十一点饭店最后清扫、结束打烊,我是全程参与者。因为待洗的盘子不能有一刻堆积,唯有在中午可以喘口气。但我们得比别人先吃完饭,有个提前量(先作好迎接下午刷碗大战的准备,还有很多盘子停在清洗台上呢),并且没有其它员工的隔日一休。从各方面条件而言,可以说是饭店里最辛苦的了。
  起早贪黑,唯一可以知道时间变化的,是挂在墙上的时钟。每天要洗一百个二、三斤重的铜碗,处理十几袋四十到六十斤重的湿辘辘的食物垃圾。当热水池里的水烫伤手臂,由于不能及时休息,持续浸泡在水里而化脓;当肩膀、手腕、腿在过度疲劳后已没有痛觉,像机器那样麻木;当太疲劳坚持不住而遭到责骂;当无数次把碗、碟、盘们从热水池掏出擦净,扔到净水池里并将它们捞到干净的塑料筐的过程中,我在想什么?
  我在一直想着赵叔对我说的发菩提心的教言!我想:就在这里好好修菩提心教法吧!
  把众生从热水掏出,擦干他们的污垢,使他们进入清澈的水里。捞一个盘子,就是从苦海里捞一个众生。就这样,捞啊捞……
  也许您会问,也许是劳动强度还不够吧?要不怎么能顾着想这个呢?当时情况是,如果我不这么想,以此为动力,我根本干不下去那种活儿!我在家里是从来不干活的人,都是母亲在做。后来想,这也是我的报应。
  就这样,我在那里干了七十多天。直到开学的前一天。在我出离这个“人间地狱”的时候,我把如何干好这里工作的所有细节,仔仔细细地讲给接替我工作的人,使他们最大限度地进入角色,而不感困难。不要像我刚进去学时那样,到处碰壁,遭人白眼。
  但愿他们也能像我一样,值遇珍贵的菩提心教法,而能于人生路上永不气馁,直趣菩提!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7:认识菩提心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