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共修活动 斋戒共修         累计点击:5962次 上次访问:17/11/24 06:13 搜索   
在西园寺的生活之一



赵明觉

  二月十九日
晚,我与风雷剑、小杨师兄一起踏上去苏州的火车,由于是特快列车,44分钟就到了苏州。
  在夜色中走进西园寺,一位看门的老师傅带我们到客堂等候,因为客堂的法师们在开会。
  我们从客堂走到大雄宝殿前的小桥上,去体会夜色中寺院的庄严与宁静。远处传来了钟声与鼓声,我那一小时前还被上海的喧闹所污染的心慢慢放了下来。
  法师们的会开完了,接待我们的是客堂的知客成峰法师。由于在前些日子的青年学佛活动中已见过成峰法师,所以更显亲切。我们登记后,法师带我们去上客堂入宿。
  我、风雷剑师兄和从深圳到嘉兴出差的王永翔师兄同住一屋,彼此之间刚认识就很亲切,聊了很久,直到法师来提醒我们该熄灯了。

  二月二十日
  我迷迷糊糊的醒了,风雷剑师兄早已起来,正在穿海青,说:“打板刚打过,该起来上早课了。”平时一贯“赖床”的我,立刻就起身穿衣,自己都感叹自己哪来的力量。
  起床后,师兄们说不习惯那么早起床,我倒还行,可能是以前在柏林寺有过那么早起床的经历吧。
  到了大殿,敲钟的法师正在唱《叩钟偈》,我跟着唱了几句,然后一一顶礼大殿上的诸佛菩萨。陆续居士们上了殿,顶礼后,安静的站在两旁,等着法师们上殿。
  这是我第一次和法师们一起上早课,心中有点忐忑不安,主要是不熟悉具体的程序,于是就站在最后一位,跟着前面的师兄学。早课主要是念诵《楞严咒》,我也不会,只能跟着哼哼。站得时间一长,两条腿都麻了,真没用,心想法师们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出家真不容易啊。
  上完早课,吃过早饭,我与几位师兄一起去西花园走走。西园寺的西花园是典型的江南园林,是明代的太仆徐泰之子徐溶舍园为寺建成(佛山风光版块中有西花园的照片)。在行走中,正遇上成峰法师,法师向我们详细介绍了西花园和西园寺,法师说放生池中有两头明代的大鼋,我们听后十分惊讶,可惜大鼋在冬眠,没见到。
  八点三十分,我们到大雄宝殿报到,传授“八关斋戒”的仪式马上要开始了。参加斋戒仪式的居士共160位,但年轻的居士很少,可能是周五的原因。风雷剑师兄被选为居士代表去礼请大和尚,我们在大殿上静静的等候着,我的内心很激动,因为我要开始体会一天真正出家人的生活了。
  上普下仁大和尚缓缓走入大殿,传授“八关斋戒”正式开始。大和尚首先作了简单的开示,然后授三皈依,最后授八关斋戒。在二十四声“能持”后,大家无比激动,感恩三宝,感恩西园寺给大家如此殊胜的因缘。
  接下来是一个小时的念佛,让我们的心静下来,更好的去持戒。我还是挺担心自己破戒的,怕自己不小心唱了流行歌曲,说了妄语,所以一直小心翼翼。
  中午,居士们一起在素食馆用斋,风雷剑师兄担心我晚上会饿(可能他认为我最能吃,事实的确如此),还特意问斋堂多拿了馒头给我,在此多谢师兄拉。
  下午是寺里安排的共修活动,先由弘法处的界文法师为大家作《关于八关斋戒》的开示,法师讲的很生动,大家受益非浅,对八关斋戒有了更深的认识;然后是念佛,把今天的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
  晚上,王永翔师兄六点多就睡了,恐怕是饿了。我到隔壁,和一些常住的居士们聊天,请教他们很多问题。到了八点多,我第一次感觉到饿了(其他师兄很早就饿了,我可能多吃了个馒头的缘故,再次谢谢风雷剑师兄拉),于是就钻进被中,心想:“快睡着,就不知道饿了,明天早上就可以吃饭了。”还好我平时就很容易入睡,于是一会就睡着了。

  二月二十一日
  早上醒来,可能是饿过头了,感觉不怎么想吃东西了,这样也好,可以安心上早课了。
  依然和昨天一样,哼哼着上完了早课,腿更麻了,但心却比昨天安详。走出大殿,抬起手,看见自己的掌纹了,大家也很高兴,这说明持“八关斋戒”已经结束了。
  我觉得自己这一天一夜中戒持的还是挺圆满的,心中很高兴,感恩三宝,感恩西园寺。
  王永翔师兄想去朝拜灵岩山寺,那是很著名的净土宗道场,印光大师的舍利就安放在灵岩山的印公塔院内。他发动大家一起去,结果有六位师兄一同前往。





 戒幢佛学教育网 共修活动 斋戒共修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