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共修活动 斋戒共修         累计点击:5944次 上次访问:17/11/24 06:12 搜索   
西园戒幢律寺受持八关斋戒散记



大牛哥

  2月19日
  17:50,一路狂奔到嘉兴汽车站,最后一班开往苏州的班车就要开了。我一边央求检票员等一下,一边飞也似的跑去买票,终于坐上车了,我打电话告诉在站外等候的朋友,他听完连连笑说自己运气好,这下不用亲自来回奔波300多里开车送我去苏州了。
  19:45,出租车在没有一点灯光的寺门前停下,司机问我是不是这里,现在早已经关门了啊,我含糊的说,应该是吧。下得车来,幸得旁边一个小铺的老人家指点,我找到了寺院的偏门。进门刚好遇到一位师父往外走,我赶紧上前合十问讯,打听客堂的所在,师父向我指了指山门侧边一扇木门。推开沉重的院门,甬道里一位中年的居士和一位年轻的师父正在讲话,说明来意后,那位居士很热情的指着那位师父说,这位就是客堂的师父了。师父很年轻,二十出头的样子,很欢喜的帮我办好手续,领我来到上客堂一间3人间里安顿好,给我指了厕所和开水房的位置,转眼就不见了,不消一会儿,师父提了两瓶热水给我,并嘱咐我早点休息。
  在路口的小餐馆胡乱吃了些,回到寺内,见到昏暗的院落里几个人在聊天,搭讪了几句,原来是上海的几位居士,两男一女,也是刚到,因为大家年纪比较相仿,竟有一见如故的亲切,于是客堂的师父就把他们中两个男的安排住在我的同屋。
  隔壁住着两位也差不多年纪的居士,一位是北京人,发心在西园寺出家的,目前在寺内帮手做些杂务,另一位正在戒幢佛学研究所读书,都很斯文的样子。
  晚上九点多,听着寂静的回廊里打板的声音,心里一种宁静雾一般的弥散开来。。。

  2月20日
  一夜无梦。
  凌晨4点,同屋的师兄叫醒我,原来是要上殿早课了。来得大雄宝殿内,只有几个居士身着海青在殿内礼拜,大殿里回绕着一种低沉而悠扬的吟唱声,寻声往去,一角一位师父一边撞钟一边低唱,这是我第一次听叩钟偈,心想这可能是我听过最美妙的歌声了。
  盛装的师父们陆续进入大殿,我们几位居士也跟着站班肃立。随着维那师一声悠扬的叫板,一天的早课开始了。
  第一次在寺内做功课,心里又是新奇,又是忐忑,好在以前在书上看过很多次,自己也在家演练过,除了咒文唱的不很流畅外,总算还没有出什么洋相。
  因为是律宗的道场,绕佛时是念本师佛的圣号,在大殿里跟着师父们悠扬的佛号绕佛经行,心里真是清净到了极点。
  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下殿后略做休息,来到斋堂,我们一班居士肃立一侧,等师父们开始行堂(吃饭)后,我们也在旁边一间斋堂里用斋。
  吃完早餐,离正授的时间还早,我们一行信步来到寺内散步,西园寺原是明朝一位侍郎的私家花园,后来被后人拿来做寺院的,园内的西花园是一个幽静的所在。在西花园的回廊里,遇到了法号上成下峰的一位师父,高高的个子,一付细边眼镜,风度儒雅飘逸的很。成峰师热情的带着我们到西花园里散步,给我们讲了很多关于西园的典故,最让人感兴趣当属园内湖里那两只已有400年高龄的老鼋了,只是平时很少浮上来。
  渐渐地寺内的香客信众熙攘了起来,同行的几位上海师兄回房换了海青,我们一起到大殿里等候。
  将近九点时,诺大一个大殿竟然站满了前来受戒的居士们,因为我没有海青,所以就跟其他几位居士一起,站在队列的最后,角落里一位六十开外的老居士,进门就跪在石板地上,成峰师让我们到后院佛堂拿了几个拜垫,老居士拗不过,站起身来,原来老人一条腿还有残疾!
  正授八关斋戒开始了!当家普仁大和尚先给我们做了简短的开示,说明了戒相,接着就授三皈依,以及正授八关斋戒。
  受戒完毕,跟着维那师和一班居士们在殿前绕佛念阿弥陀佛圣号,随着悠扬的佛号,熙熙攘攘的寺内也渐渐的安静下来,一些信众和香客们也或远或近的站着静静的看,有些还跟着低念起来。
  用过午饭,下午两点半,又有佛学研究所的法师为大家详细开示了八关斋戒的戒相和受持,其中说到要我们时刻把心安住在正念上,在这一日一夜里要用出家人的身份来要求自己,心里一动,泪差点落了下来。
  接下来仍然是绕佛,经行,静坐。
  由于要“不非时食”(即过午不食),回到客房后,静静的坐在床上看书,不觉暮色一点点降临了,肚子也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心想不理它,打坐吧,谁知越坐越饿,后来索性倒头便睡。夜里醒来两次,为了不影响同屋两位居士休息,坐了一会儿就又休息了,夜里竟然梦到我很生气的打儿子,醒来躺在床上心里寻思自己从来是不打儿子的,怎么会打的这么狠,还这么恶毒呢?业障显现啊,心里狠狠的责骂着自己,一边忏悔,想来戒相已然是无法清净了。

  2月21日
  一样是四点多开始早课,课毕出来大殿天已亮了,跟同行的师兄笑说,已经可以看见掌纹了,这回要好好吃顿饭了,一位胖胖的师兄说,我已经闻到咸菜和馒头的香味了,众笑。
  跟客堂的师父打了个招呼,我们一行前往拜谒净宗祖庭灵岩山寺印光大师的道场。一进山门,几个卖香烛的小贩便围了上来,我在一个年迈的老妈妈那里买了一大把香烛,心想分给大家,同行一个女孩子说,这个要在寺里请才如法,因为有供养三宝的意思在里面。我说老妈妈这么大年纪一大早站在这里,我买她一点东西,她就那么开心,我想佛菩萨也会开心的,行愿品不是说若使众生欢喜,也使诸佛如来欢喜吗,她没有出声,一会儿在路边也请了一些香烛。山行一半时,忽然看见有个农妇脚边放着一个网兜,里面瑟缩着两只小刺猬,我赶紧买下来,讨了个纸盒装着,盘算着到寺内交给师父们放生。
  两个小家伙的到来给我们一行带来了很多快乐,同行的两个上海来的女孩子争着给它们念忏悔文,授三皈依,还边走边念大悲咒,希望能给两个小家伙种些善根。来到寺里照样供养礼拜,绕佛三匝后,我们打听到今天念佛堂休息,负责放生的师父下山了,我们就沿着寺边一条小路向后山而去。来到后山一处人迹罕至的僻静处,我们把两只小刺猬放到树丛里,又念了一遍忏悔文,授三皈依后,我边念大悲咒边目送它们慢慢往树丛深处而去,不觉开始有雨点落在树叶上,落在我们身上,不一会儿两个小家伙就不见了踪影,旁边一个女孩子说,你念大悲咒时有一个还回头看了你一阵呢,我猛然想起忘记给两个小家伙拍张照片纪念了,赶紧一头钻进竹丛中找寻了好久,也没能看到一点动静,看来这个放生的地方真找对了,一地落叶刚好是它们最好的保护色。
  回到西园寺,作别儒雅飘逸的成峰师,跟几个上海和苏州的居士们道个别,离开了我心仪已久,却又马上就要分别的戒幢律寺,返回杭州,回到滚滚红尘之中......
  “我为菩提修行时,
  一切趣中成宿命。
  常得出家修净戒,
  无垢无破无穿漏。”
  ——《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可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

  愿正法久住,法轮常转。
  南无十方三世一切三宝!

  后记:想起前几天有师兄讨论出家与在家修行有没有分别的话题,我想,没有在寺院生活过的师兄是不会知道,为什么经里说出家是如此殊胜的。 







 戒幢佛学教育网 共修活动 斋戒共修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