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6:关爱生命         累计点击:3895次 上次访问:19/09/17 00:14 搜索   
流泪的炊烟



释慧澈

  今年夏天我回家了。
  家里没有多大变化,只是多了两条狗:吉娃儿和丑丑。庭院里种上了樱桃树、蜜枣和葡萄。蜜枣挂满了枝头,但离成熟还太早。葡萄却已经熟透了,紫黑色的表皮布上了一层枯黄的“老年疤”。
  “今年的樱桃结得不错,可惜你没有吃到。知道你今年暑假会回来,葡萄一直没舍得吃。”母亲对我说。其实我知道当时葡萄并不是很贵,也容易买到。
  父亲是个党员,不信佛,但是从来没有阻止过母亲到庙里去烧香。看到自己的和尚儿子回来了,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不知道该如何照顾。
  在家的日子,父母跟我一起吃素。爸爸喜欢喝酒,但是那几天却喝得特别少。我知道,他们是在尽量地尊重我,尽管彼此没有太多的言语。
  两天后,外婆赶来看我。外婆已经年过八十,我希望父母隐瞒我出家的事实,然而她早已经知道了。“听你父母说你走上了光荣路(这里对出家的称呼),我也是信佛的,不好说什么。我只希望你不要半途而废,要一直坚持下去,将来成就了,我们祖祖辈辈都要沾你的光了。”我心里一热,不知不觉竟流出了眼泪。我一万个没想到,外婆竟是如此深明大义。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用我的行动真正去履行一个出家人的职责。
  自从上高中,这间寝室就一直空着,然而很干净,因为母亲常常打扫。母亲说把它打整干净,看着舒服。我知道她是担心有一天我会突然回家,尽管当时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回来那天,是母亲为我铺的床。她拿出了我们家一直珍藏的那副大红的龙凤呈祥床单和床被。床单是小姨给母亲四十岁的生日礼物,有名的江南刺绣;床被还是当年父亲被推选为市人大代表发的纪念品。姐姐出嫁时,曾经向母亲提起过,但母亲没有舍得拿出来。我知道她是准备留给我的,留给我结婚用的。
  “妈,你留着用。” 
  “这本来是为你留着的,但是......你现在就用吧。”我转过身,假装整理桌子上的书,不忍心母亲看到我湿润的眼睛。
  回家后的几天,父亲一直没闲着,也没有找我说话。过了几天,父亲变得烦躁起来,似乎有点忍不住了,终于在一天夜里来到我的寝室。父亲上来后,好久不说话,终于还是他打破了僵局。
  “你真的决心已定?”
  “是的,爸爸。”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希望知道原因。”
  “我不能给你和妈想要的东西,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结婚!”
  “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结婚?”
  “是的,我......”
  “那我们家就这样结束了?”
  “不是还有姐姐吗?雪儿(姐姐的女儿)很乖。”
  ......
  “什么时候走?”
  “明天。”
  “明天我跟你妈去送你。”
  “好啊。”  
  “希望你能跟家里常联系。”
  “我会的,每月的初一,晚上六点我准时跟你们打电话。” 
  “你去吧,要保重身体。”
  前天,初一,跟家里打了电话。父母都在,他们说一切都好,枣子也熟了,摘了好多,没吃完,也烂了好多!透过电话,我闻到了枣子的味道,很酸,很酸......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6:关爱生命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