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6:关爱生命         累计点击:3297次 上次访问:19/09/18 05:26 搜索   
小鸟儿快飞出去吧



吴 蓓

  女儿五岁那年的春天,我为她买了一只毛绒绒的、刚出生的小鸭子。她十分喜爱,几乎每天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鸭子。
  喂养了一个多月后,一个周日早晨,我发现阳台上的鸭子死了。我心里有点发怵,就没有收拾。上午我忙于家务、招待客人,只知道孩子进进出出,去过阳台。中午我正在厨房炒菜,女儿进来找我,却半天不说话,我好生奇怪,她一向性格活泼,藏不住心里话。今天是怎么了?我问她是不是和小朋友吵架了,她摇摇头。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她还是摇头。想吃饭了?她仍是摇头。我不再问了,做着手中的家务活。她跟着我转,过一会她踮起小脚,双手合拢放在我的耳朵上悄悄说:“我把小鸭子埋起来了。”我很吃惊,“你是怎么埋的?”“我找了根小棍子,挖个洞,把小鸭子放进去,把土堆在她身上,她的毛露出点,我又用土盖上,就在楼下,你去看,我把小棍子插在她的坟上了。”我抱起女儿问:“你是怎么把它弄到楼下去的?”“我用手捧着它。”“你很难过?”没想到她竟然哭了起来:“妈妈,为什么小鸭子会死?为什么它这么小就死了呢?”她越哭越伤心,我不知如何回答。也许是小鸭子生病了,也许小鸭子受凉了,我竭力寻找借口。但我知道任何答案都无法解释一个活生生的小生命为什么会消失。我抱着女儿从6楼的窗口往下张望,没容我看清,女儿又急了,“谁把小鸭子翻出来了?不行!我要下楼。”她挣脱我的怀抱,就要往楼下跑。女儿是用树棍挖的一个浅坑,我拿起锅铲,和她一起下楼,挖了20厘米深的洞,把小鸭子重新埋好,至今它还在我们楼下的泥土里安息。
  女儿六岁那年,我妹妹给她买了两只鸟和一个鸟笼,小鸟每天叽叽喳喳在笼中歌唱,好不热闹。怕委屈小鸟,我们打开鸟笼,让他们在房间里自由地飞翔。有一天,一只小鸟从阳台门飞走了。剩下的一只鸟非常孤单,悲鸣不已,女儿要我把它放了。我心想连鸟带笼子花了三十元,我这一放岂不等于扔了三十元钱吗?我实在不舍得。有天早晨女儿在厨房里洗脸,我在另一间房里收拾东西,听见女儿对小鸟说:“小鸟,快飞出去吧,窗子开着呢。”我心里一阵难过,鸟儿的家是天空是树林,我竟为了钱,为了享受小鸟的啼声,而把它关在房间里。我赶紧打开所有的门窗,让鸟儿重获自由,飞向蓝天。
  这两件事深深触动了我,为什么我作为一个成年人,对小动物的死亡习以为常?为什么对笼中的鸟可以熟视无睹?也许是看到太多的死亡,内心麻木了?也许是自认为人——最高级的动物,可以不惜牺牲其它动物的利益,为了人的存在与享乐?也许是日常生活中,用钱可以买来一切,于是动物的价值就用金钱来衡量。小鸡、小鸭、小猫、小兔等等,它们之所以活着,是因为人要吃它们,是因为它们可供玩赏,于是被繁殖、被生产、被买卖,它们没有一丁点的独立性和生命的尊严。而那些荒野中的动物,如狼、狮子等,则几乎被斩尽杀绝。我们之所以是人类,难道仅仅是能够屠杀动物以供食用或将它们关在笼中以供玩赏?印度的圣雄甘地曾说过:“人之所以是人,不在于人以动物为食,而是必须保护动物。”
  儿童的生命还没遭受成人世界的污染,没有和自然界分离,仍保留着对一切生命的怜惜与热爱。在女儿的心灵里,小鸭、小鸟就像是她的小妹妹、小弟弟一样,需要关怀与呵护,就像是她生命的一部分,没有高贵与低贱之分。无意中她在等待着小鸭子像她一样慢慢长大;无意中她感觉到鸟儿像她一样渴望自由。
  女儿惊醒了我,人只是自然的一部分,人的生命依赖于动物、植物,这种依赖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也是精神上的。人类和所有其它生命同出一源,我们都是地球母亲的孩子。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6:关爱生命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