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因明学专集         累计点击:5805次 上次访问:17/09/25 14:05 搜索   
释量论颂


下一页·第1页·共2页


法称论师著 法尊法师译

  敬礼圣鬘殊室利童子。
  敬礼于具足,除灭分别网,甚深广大身,遍放普贤光。
  众生多著庸俗论,由其无有般若力,非但不求诸善说,反由嫉妒起嗔恚。
  故我无意谓此论,真能利益于他人,然心长乐习善说,故于此论生欢喜。
  宗法、彼分遍,是因彼唯三。无不生定故。似因谓所余。
  因法所有性,若无则不生,此果是正因。
  若与唯有性,系属体亦尔。
  若诸量不转,于无而不转,为果是正因。
  观待于差别,知某无为果。
  相违与果成,因及体可见,体生不成就,是为无义者,不可得四种。 
  以彼相违因,可得为量式,因由相违性,无则是错乱。
  其相违果中,亦待处时等。余则成错乱,如灰成不冷。
  所有从因聚,比知能生果,不待余义故,说彼是自性。
  因聚生果力,转变相系时,于果不决定,容有障碍故。
  同依一聚者,由味知色等,是比知因法,如烟知柴变。
  能未转无味,此即是余因。如是过去时,了知是一者,
  是从果因起。
  由因未和合,比知其果者,有余、无能故,如由身比贪。
  唯异品未见,而见其总果,因智是似量,如语比贪等。
  唯异品不见,非即无错误,容有错误故,如比釜饭熟。
  若唯以不见,便说遮止者,此是疑因故,说彼名有余。
  于因三相中,为对治不成、违义与错乱,故说须决定。
  错乱对治中,所说异品法,若不见为果,不说亦能知。
  说无之语言,非显彼唯无,若说无应理,尔乃知为无。
  若不见能遮,岂是有余误?有遮亦成因,不成,合非说。
  差别成决断,正因不见故。若余量害者,非不见而无,
  如是于余因,容有余量害。不见故,所触 见不具,无误。
  由处等差别,物能力各异,见一而谓余,定有则非理。
  我、地有知等,非能立为无,岂唯不可得,是因无能立?
  故由彼系属,自性遮自性,或由其因法,于果无误故。
  不尔遮一法,云何余亦遮?如说人无马,岂亦非有牛?
  如是一近故,云何余亦近?如言人有牛,岂是亦有马?
  故定异法喻,不必许所依,由说彼等无,此无亦知故。
  喻彼性、因事,为不知者说,若对诸智者,但说因即足。
  故知系属者,说二相随一,义了余一相,能引生正念。
  故无“因、自性”,有遮亦是因。理应可得者,无所得亦是。
  如是无得因,此虽说三种,由于结构门,有多种差别,
  彼及彼违等,不通达、通达。
  由是因果事,或自性决定,若无定不生,非不见非见。
  否则余与余,如何有决定?若法有余因,则如衣染色。
  若法有余因,则应成他性。后生故非因,是果何能定?
  烟是火之果,果法随转故。若无彼有此,越出具因理。
  无因不待余,应常有或无。诸法暂时生,是由观待故。
  若帝释顶上,是火性即火。若非火自性,如何彼生烟?
  烟因自性火,具彼能差别,若烟从非烟,因生,则无因。
  由随转随遮,见某随某转,彼性彼为因,故异因不生。
  诸法由自性,住各自体故,从同法余法,遮回为所依。
  故从彼彼遮,此因缘类别,以彼差别故,即善能通达。
  是故某差别,由某法了知,其余则无能。故别异而住。
  义自性是一,体性是现事,有何未见分,为余量所观?
  由见色法同,蚌壳误为银。若木由乱缘,而计余功德,
  故由见于法,见一切功德。由错不决定,故当善成立。
  比量亦缘法,决定一法时,应缘一切法,遮遣无此过。
  故如是说因,是遮遣有境。余则有法成,余有何不成?
  于所见若知,是总义分别,不增益余分,除尔许行境。
  定与增益意,能所害性故,说此于远离,增益转应知。
  尽其增益分,为遣除彼故,其决定与声,亦唯有尔许。
  彼等境有异。
  余则于一法,一声觉能通,非是余境故,应成为异门。
  或说觉能缘,各称别异义,于各积差别,饶益支功能。
  无差别体性,遍缘诸体性,则有何所益,差别不决定?
  彼等体属故,知一则取二。益法能若异,彼等是彼何?
  、 彼无益彼等,如是则无穷。若取能益一,见彼于未见,
  饶益非余故。取彼取一切。若遮错乱故,取者亦许余。
  彼成越境者,其余亦同彼。于无增益境,转故,余自性,
  诸定者不定,如何是彼境?若舍差别分,现量所取中,
  于差别若有,证缘亦当证。
  其言从他遮,及言从他返,声与决定等,是随名言作。
  二虽各诠一,由所诠他别,以异啭声别,成立如异义。
  舍不舍余别,彼二名差别,是随通达者,欲乐之所依。
  遍说物与事,唯声之差别。故彼等所诠,都无少差别。
  欲了知彼义,益彼或具作,设以余诠说,都无余差别。
  故于遣余境,能除为具彼,宗派所说过。
  种类及具种,若异则犯过。若谓诸言句,由事力而说,
  不依乐说欲,彼等第六转,分语等成过。
  不待于外义,诸语由说者,如能诠决定,如是宣说。
  诸妃六城等,非异事安立,成名空自性,空性有何因?
  依于诸异事,现为一义觉,由其自体性,障蔽余体性。
  由彼能障故,体性虽各异,蔽其各异性。有诸法体性,
  现似非别异。
  彼由意乐力,宣说为有总,由彼所遍计,于胜义中无。
  诸别不随行,余随行不现。非离知各异,如何随余义?
  故执义一体,此分别颠倒。名义诸具者,互异即此种。
  达一、知义等,成其为一义。有虽是各异,由自性决定,
  犹如诸根等。如见药虽异,或共或各别,能治疫病等,
  余物则不尔。无别故非总,田等虽别异,彼等应无别,
  坚固无益故。
  缘性分别觉,无义似有义,从非彼果义,异究竟而生,
  彼体似外一,似从余遮返,观察支无故,非是彼自性。
  知所有诸义,谓遮返体性,故似非各异,现从彼余返。
  其总与共依,为所行境者,由知与言说,广作错义名。
  诸法一切名,依于互无杂,故遣余为境。若与事有属,
  是得事之依,如比量所说。虽同是错乱,然非从余得,
  如灯光求珠。
  彼维多一果,非彼果依余,由言说及知,作一名言转。
  如是一作多,彼普显事故。从彼非果义,异故知多法。
  此声义共依,虽然非实有,如共许而说,此于事非有。
  法有法建立,如异非异等,是不观实性,如世间所许,
  唯依如是许,遍立能所立,为入胜义故,诸智者所作。
  诸胜义之义,非自杂无异,其体一及多,是由觉所染。
  言组言差别,此别于觉义。从此及余遮,观察法差别。
  能所立分别,失坏见事故。别总相杂中,自相非所取,
  其总别相等,都非是所取,诸众多差别,于一不可故。
  彼体从众返,彼如是通达,声分别非有,于总性转故。  
  诸声显立名,彼为名言作,尔时无自相,故彼中非名。
  为使人了知,能作成其事,为办彼故转,于义说其名。
  其类非能作。若具彼能者,何故不直说?无边故此同。
  作从非作返,相同何不作?具彼过同故,宁,不须余类。
  从彼遮余已,即转,说其声。由此从彼等,不断,彼如何?
  诸别虽各异,然见彼诸义,能作彼彼事,见余亦离余。
  为境之诸声,结合能了知。
  如余亦彼觉,非从唯总性。若常唯知彼,应不知别故。
  尔时终不取,具彼系属故。不决定具彼,如何立名言?
  若谓一事助,诸别为知因,岂一事能除,彼等差异性?
  异故亦不许,彼等一识因。若谓多待一,能生非异觉。
  彼等各各无,彼一亦生觉,彼等无能故。其觉无能缘。
  青等于眼识,功能各见故。合亦能、诸别,任何亦非尔。
  若待彼随一,乃能,非唯总。彼等若益一,云何非一觉?
  此成彼等果。能益即能生。
  若现非异觉,不许从异者,觉所现各异,执彼等同故。
  若谓彼等同,云何觉取异?同一果。彼等,果觉亦各异。
  达为一因故,以觉无各异,以一觉因事,诸别亦不异。
  彼离非彼果,其余随行事,未见故,破故。名了彼为义。
  于彼非能作,现似能作体,以离事各异,唯事为种子,
  能生无义觉:永断不能作,支分体性故,事异为依故,
  许义不欺诳。故遣余有境,依能作体故。  
  有作如是说,若由遮非树,而执树义者,以二者互依,
  若无一执时,二者俱不执。故立名非有。
  彼等立名时,遮不遮非树,若遮如何知?尚未执树义。
  若名不除彼,则诸立名者,应非断彼已。而转,如树别。
  若遮余不立,示前住一树,说言此是树,设立名言时,
  亦当了知彼。故此无过失。言此亦是树,或言唯此者,
  过失不可免。
  了知一类识,住一续知者,彼非彼因义,本性能分辨。
  彼觉所有事,现为觉因性,及离非因性,虽似一体性,
  自能知为异,于异立言词。由此了知觉,错知似一事。
  觉从某义遮,向某义转故。善安立其声,定取其义故。
  余立名无义,故所知等语,于名言安立,亦有所遮除。
  若法从彼异,遮彼从彼异,差别相同因,现相者安立。
  即由从余遮,能达彼法分,是师所宣说。  
  此无少体性。从诸声通达,即了知遮余。其中无某别,
  通达某余义。亦非作二声,非互相有故。无事见具事,
  是由觉染坏。是故非胜义,余则从事遮,即不成为事,
  说此异此故。
  若遮一杂义,以一声或因。作事,彼全无,所遮事所遮。
  若从能诠中,无余皆通达。由事功能故,多果一所依。
  若示一遮时,不断余而住,彼遍彼,现一。尔时就觉前,
  成为共所依。若声能遮遣,当触于事法,说彼于彼有。
  一事非能诠。觉不现、可现,无事决定故。故遣余有境,
  诸声及觉性,亦说为总境,事无彼等故。事唯一体故,
  觉何见体异?一法随行还,一义非行境。若异,则无别,
  名言应无因。一切遮有故,无彼等过失。  
  为显彼果故,异法同一果,老者说一声。是对无彼果,
  遮除之因者。显示诸异难,不能,无果故。非于事,诸事,
  各住自体故。所有杂色体,黄色则非有;从非彼果遮,
  则于二俱有。于义若无异,声异则非理。故欲求彼果,
  亦异无彼果。譬如由眼等,生一色识果。何故?有宣说:
  彼果无差别,顿达某一切,彼体虽离总,已说其无异,
  然由名而说。  
  若谓一住故,诸多亦闻一。
  住为依为显?如是彼非理。
  于常无益故,非依如盘等,于堕性棘等,亦能生彼境。
  彼亦无是用。无彼亦住故。非住。复非理,若异若不异,
  观察皆非理。
  于自堪生识,为此就余作,所显、堪能性。作者,亦是因。
  此若先已能,待彼则不可。无变异故彼,岂由具总显?
  非如眼药等,于根起作用,于彼有无时,通达无畏故。
  诸种类能显,若许具种者,灯等能显者,应得具牛等。
  诸谓类从别,为余、非余有?彼先无诸别,总慧如何起?
  见一所有者,于余不见故。非余不随行,余亦非依故。
  不行,彼非有,非后有、具分。不舍前所依,呜呼失败因。
  安住余法者,不动于自处。于生余处上,安住,极其理。
  彼事于何住,于彼无系属,周遍彼等境,嗟乎太希有。
  若总类普有,一显彼显性,无异故普见。彼非特别显,
  未通达能显,必不达所显。总与具总法,何故相反许?
  无异义岁虽无,如说煮者等。异故,业非因。非类,属业故。
  是余听因故。业亦无有住。无系故,声因,是总则非理,
  太过故。无业,非诸知说因,得非有因故。由无随行故,
  亦非是功能。若煮者等总,如初有性等,如是应明显,
  不尔,无别故,后亦不应显。待所作饶益,方是能显者,
  无变故无待。若此有增盛,刹那故,何作?虽同是各异,
  种类随相近,于某转,非余。此是声知因。
  若无舍离遮,余事物随行,一果非除果,极其各异故。
  若由一体性,多能作一果。
  一体有彼故,俱有应无用。彼无异自性,离不行别定。
  离一无果故,从别彼等起。所有能作义,即是胜义有,
  彼亦无随行,随行不生果。
  故体性虽异,有是因,非余。此是其本性。
  若无各异者,应顿时生灭。从彼有异故,无如是过者,
  一坏时体住,非彼性。是故,不起总别觉。遮无体性故,
  不观住不住,总觉亦染坏,故亦无破难。彼之能生性,
  其余如何生?异别性能生。若非异亦有,已说彼非生。
  现亦不依余。作异,即胜义,彼是从余返,说彼为因果,
  许彼是自相,彼有取舍果,故人皆趣彼。
  如无异无别,非一切皆成,如是异无别,非皆成一切。
  虽异由法性,成为某作者。
  无异唯一性,作不作相违。有异故无作,俱有应不作。
  若依次作者,为彼事性耶?为具彼诸事,应极异、不异,
  有同不同性,异门应互异。若谓彼异者,由何性说彼,
  名差别、名总?若彼等各异,成异性,如是,如瓶等互别。
  虽许为总别,不成总别者。
  由何性现前,欲求所办果,此人即趣彼,观其异不异。
  自体异遮同,彼等各异性,无事体随行。应趣等过故。
  即此对无惭,无理随便说,彼等亦破除。一向容有故。
  一切二体性,除彼差别故,教云饮酪时,何不奔向驼?
  若谓有殊胜,由此趣别者,彼即酪余无,故非二,是除。
  一切同体性,觉声应不异。说异统摄者,彼无故非有。
  无事无体故,诠体非所观,即彼等言声,便成为遮诠。
  自性诸差别,待别或单纯,成所立故说,如灭果及有。
  若因有、性有,如何非所立?差别无随行,失因及所立。
  若立唯有别,于有法总上,无少义可成,如此亦无遮,
  所别为所立,此因无随行。若有是所立,则别成所立。
  不取彼差别,若成唯有事,彼能遍所立,随行无失坏。
  不成,有法无,依二有错乱,无法是相违,有岂成所立?
  自性成能了,彼能遍决定,性定是所了。此遮则彼遮,
  譬无常所作,非作则不灭。
  无因故若灭,自体即相属。诸事有所待,则见无决定。
  彼因纵众多,亦容有不遇。以无果住故,说灭待因者,
  一切能灭因,说皆成错误。彼因无能故。此由自性灭,
  所说由何减,余亦由自性。
  故有事为境,比量为二种,果、自性。由彼,定属所立故。
  觉为先转故,彼性不可得,即说彼不转,说不得为量:
  论时无关系,诸义超诸根,由无因,彼等,不得故,岂无?
  非定有无果,故不成为量。
  若有殊胜因,有者亦成量。能知性不知,此理是所说。
  不知因,能成,果即无所有。义自性有因,性不得亦是。
  若由某等因,通达彼为无,可见不见因,若全非有者,
  可见,不可得,当知为无事。若有相违事,能害彼有故,
  得彼相违者,决定彼为无。
  无始习气生,分别所熏成,依有、无及俱,声义法三种。
  成彼非事因,谓彼不可得,是因,彼非无,安立言说故。
  一向胜义转,于见差各异,诸义、诸言声,无因应不转。
  过、未生亦尔,诸语亦应无,虚妄义者故。许觉义为境;
  拨声义成立,遣法所依故,非和合所立,是成立单法,
  不拨声义者,由有无品别,有事为所现,从此生果故。
  于不能作义,求者观何为?中性人美丑,欲者观何益?
  分别智境故,声义是假立。事所依不成,言说正理者,
  说唯此是法。
  声与事同时,无无不生故,非由彼成义,彼显说者意。
  可信语不欺,由总而比度。
  系属顺方便,说士夫义语。依观察而说,非依诸余语。
  于见及不见,有事诸义理,现量二比量,无害此不欺。
  可信语不欺,由总虽不现,无位故此觉,亦说为比量。
  所取所舍性,及方便决定,要义无欺故,可比度其余。
  待殊胜士夫,余知如实义。若对彼殊胜,能知,许彼义。
  言如此或非,他有过无过,诸量难得故,余知难了达。
  灭及依胜进,皆有逆品故,由习彼成性,有能尽诸漏。
  无害、真实义,颠倒极力阻,成性终不退。觉执彼品故。
  一切诸过失,萨迦耶见生,无明彼彼贪,从彼起嗔等。
  由此说众过,其因为愚痴。余说萨迦见,断彼皆断故。
  诸语颠倒因,诸失依人故,人不作谛义,有者作是说。
  诸语谛性因,功德依人故,余说人不作,岂非颠倒义?
  能了解义因,名依士夫立,语纵非人作,故容有颠倒。
  若系非人作,不了名,应知。若由名彼显,计余应无能。
  诸语定一义,不应达余义。若连系多义,应能显相违。
  士夫纵未作,遍计应无义。连系诸异事,立故应说因。
  士夫未善作,应毕竟无义。若计善作者,此真同象浴。
  系者无常故,系属常非有。故义与声系,是人觉善作。
  若与义俱生,于诸声自性,相反,不应理。假系无此过。
  若所依虽灭,不灭,常如类。于常,依何能?由何许彼依?
  由能生于智,俱有因和合,彼智可生故,了智于瓶等,
  生起许为显。诸不变、无别,能显自何作?何许彼显彼?
  连系成实事,异故种种觉,不异,即彼性,离此无余事。
  事性各异故,系属分别作。有实,依赖余,如何成余系?
  诸字当无义,句遍计无事。此有事连系,当如何而转?
  不忆作者故,传许人未作。有随此宣说,故恶暗周遍。
  犹如此士夫,未从他听闻,于字句安布,无有能说者,
  有说余亦尔。编制诸余论,离师教授外,曾见有谁读,
  何不如是比?何类从何成,无别如火薪,余未见因者,
  正知由彼成。见果相同故,未说诸差别。凡所宣说因,
  一切皆错乱。
  虽皆无始成,然非依非士,故士夫未作,余亦不依人。
  蔑戾车等言,说断无等语,无始故亦尔。是先作因故,
  如此人未作,即成有何德?义于功用别,见故亦是疑。
  字余无别故,成立有何果?
  语非异于字,以不可得故。
  是多支体性,彼等异无义,非事假名事,如云狮子等。
  若各各有义,多立事颠倒。由通达一支,当达诸语义。
  顿了达一切,应无时差别,一性亦无异,渐达非有故。
  无常,勤发故,何非士夫作?若常,应常得,以无障覆故。
  若谓俱有因。未具,不闻者,必待他。宁尔, 决定则相违。
  若彼非能遍,非一切可得。若遍,则一切,应顿时可得。
  若作可得者,无变何能作?若根善净者,彼无余应闻。
  若由善净别,异故一义定。声聚多喧杂,如何而得闻?
  若闻彼散声,非是能诠者,谓离声有异,当极信于此。
  若余声静住,能诠如何闻?又功能定故,如何达异声?
  如由彼彼过,不许声能诠,由诸声所显,能诠如何无?
  若谓字次序,字无异故非。彼亦无建立,余次序违故。
  说遍及常故,无时方次第。无常非能遍,过失前已说。
  显次亦非语,常则除显故。由功用所作,成故即是果。
  善知已成义,许余觉能显。如灯,若余者,作者有何别?
  若谓作体性,离障为显者,于无事功作,和合有何能?
  与声无别故,余亦得为显。若如是许者,诸因皆无用。
  认识、有合等,所计诸能立,无喻,诸有事。皆刹那坏故。
  亦破余恶因。觉非依人者,自许、现、世共、比量顿违害。
  异字之次序,已明显观察。彼由分别增,何非依士夫?
  有即坏系属,故声是无常。
  由火生余义,其坏无实故,薪应犹可见。若彼由此坏,
  如何余坏余?宁,薪何不现?彼持故不现,非,彼不障故。
  生故坏有坏,如是薪应见。若如杀杀者,罪人不复生,
  于彼亦如是。能杀非即杀。若坏非余性,薪应即坏性,
  彼无故非因,此外无余相。
  坏虽是无因,常故有事坏,同时俱有者,无事由何常?
  于无,则不犯。事不坏过失,不许诸有事,由坏而坏故。
  为知有事坏,不观待余故,心增益彼异,说彼住无因。 
  若无从自有,此分别相同。无彼少许过,仅是成为无。
  有则此分别,成与事系故。说言是无者,亦是非有事。
  若少有所作,则是观待余。若事无少作,何为有所待? 
  以此虽无因,未生而坏故,先有与坏过,太过亦除遣。
  如有具生者,则许有碍性,如是诸有者,有是可坏性,
  有非生则非,由因性决定,果性则决定,无诸异因故,
  无常性无异。
  故彼等系属,常性已遣除,声能由前说,连系过已遣。
  言士夫未作,非能立知实,无人过造失,火等见余相。
  计彼为未作,不成为智因。于诸常住中,全不生事能。
  分别习气生,增益行境觉,有从彼所生,非义为行境。
  告谓所作者,见为颠倒故,未作语义实,反则违遍故。
  无故,未说因,则疑彼容有,有事于相违,亦见能遍故。
  由不得,不成遍无,前已说。无性若不成,于遮生疑惑。
  若随行及遮,于宗有法有,由决定果智,成者,是能立。
  若所立异品,说其遮遣性,即成此同法,故因皆随行。
  有编制名言,诸咒能成果。
  若谓事功能,无别余亦成。若谓是余义,安布前已除。
  彼义应常成,有待应无能。若由能如此,彼应皆能成。
  非由善作故,不待作者别。若有事作为,亦事异成异。
  非由作者别,能定,由言成。
  差别无可作,作何成作者?若显为加行,彼前已遣除。
  若彼觉是显,彼合于果者,说者是显因,听者应系果。
  若不显微诵,声功用加行,意诵应无义。声是耳行境。
  间从彼生故,彼觉亦显者,若有义不成,分别随行故。
  自与共自性,欲一体而诵,由诸言诵故,不违非由事。
  若无次序者,闻说味与海,应无差异果。
  彼依士夫有。字从起智生,从智而生声。有彼差别彼,
  是由耳决定。由彼智生智,闻彼非疾闻,由待忆彼故,
  能忆后体性。彼是因持心,诸字因与果。说是诸次序,
  彼由士夫作。
  故彼字体性,句与句他性,作者功用异,共作果差别。
  彼诸字次序,编制而诠转,不违欲成序,常住相违故。
  士夫与诸字,因果性成故,字序皆从士,如火与薪理。
  诸智力士夫,能作咒次者,不共性成就,余无彼能故。
  有了知续者,作某等密咒,彼是主者力,随彼说理故。
  欲果作诸咒,应说士夫作。成立士无能,由此而除遣。
  所说觉、根、语,士夫等能立,似量有余故,非能达实义。
  声自体不说,此义,此非义,士设立此义,彼复具贪等。
  一了义非余,谁作此差别?如是有人知,汝为何不许?
  若语量不欺,说彼了义者,诸极不现事,非有量能知。
  谁语量不欺,彼所作语言,得谓正教故,非士作,无义。
  若极不现义,无教有知者,则许超根义,有能了知者。
  或自具贪等,余非了明义,吠陀非能了,谁达吠陀义?
  故欲生天者,闻说祭祀火,有谓食狗肉,非义,何量证?
  世语共计者,彼有种种义,谁辨此声义?超根义谁见?
  见非世许义,天天女等声,如是声于余,起如是分别,
  世许诸人语,不许彼为量。复由彼达义,此欲嗔何为?
  若违越世许,分别有何因?世许非量故,执彼有何因?
  世许于声义,决定生犹豫,以见彼诸声,种种义转故。
  由未见决定,有各种功能,声自引疑惑,余无不可故。
  有说此是路,是此株杌说,余谓是自说,当观彼差别。
  可于一切转,两说显一义,是由何而定?除说欲决定,
  何知超根境?说欲是定因,言是彼能显,彼非人则无,
  彼非唯一义。
  若由自性定,于余彼不可,言亦成无义。名显性差别,
  由何而决定?随自何所欲,何谓定于彼?故言皆可立,
  非唯显汝欲。
  吠陀一分故,余亦应如是,如火御寒实。余作如是说。
  味同,体同故。一器余亦熟。有余错乱故,知理如此破。
  士常为作者,诸事常,超根。根所取,诸事。因、住、坏不等,
  余由二种量,遣除为行境,违依教比量。诸所有言说,
  未遣诸相违,论义亦未显,计彼义谛实,娼妇以吵胜。
  若如是量成,则此何非量?士夫多说中,非无一实义。
  声住于说者,非事性、非果,除此相反者,亦无不错乱。
  诸能诠转趣,见所诠而作,彼此相违义,如何通于一?
  故教与诸事,任何了达者,不成“无不生”,彼能定何义?
  故彼虽遮返,不成有事无。定无为果者,不得,不能成。
  计吠陀量、有作者,计浴为法种姓傲,为灭罪故行苦恼,是愚恶慧五种相。
  量谓无欺智。
  安住能作义,不欺。声亦尔,显示所欲故。说者能作境,何义觉明显,
  于彼声是量。义性非有因。  缘于已取故,不许彼世俗。
  觉是正量性,所取所舍事,转趣彼主故。由有境各异,
  觉证各异故。彼有此有故。
  由自证自体,由名言是量,论是遮愚蒙。
  显不知义尔。证知自体后,总相识应得,意谓于自相,
  不知所知故,观察自相故。
  世尊具是量。
  为遮无生者,论说成为故。待立量应理。
  量非有常性,达有事量故。由所知无常,彼不坚性故。
  有依次生者,常生非理故,不可观待故,非谁饶益故,
  无常亦非量。
  住行、形差别,及能作义等。
  极成或无喻,复是疑惑性。
  随有无加持,形等如欲成,由彼所比度,彼是正理性。
  异事所成就,声同无异故,比度则非理,如灰物比火。
  非尔,则陶师,制作陶瓶等,作泥团形故,蚁垤亦彼作。
  所立随行故,果总亦能立,系属各异故,说异过果同。
  种类别所成,由风声之总,成立,非正理,如说语言等,
  牛故是有角。依他说欲故,诸声皆非无,有彼故义成,
  一切成一切。
  以此而观察,劫毗罗等派,由无常等故,亦说无心等,
  及剥皮死故,而说具足心。
  劫毗  若事体不成,此理若成就,别不成无害。如声依虚空。
  声虽不成立,事成即成立,如佛对鸺鹠,说身等能立。
  若彼性误等,声虽不错误,知能立有过,由事成事故。
  行故有手故,立有角及象,此声之所诠,世许,非欲说。
  如彼事是因,即何时非因,由何计彼因,而不许非因?
  由械药等系,黑者伤及愈,无系属株杌,何不计为因?
  自性无差别,亦不可能作,常则无遮故,功能亦难知。
  有何成何性,计余为彼因,则于一切果,诸因应无穷。
  能生苗地等,性转变是因,若彼善修治,见彼差别故。
  若如根境合,无别,是觉因,此如是。非尔,彼亦有别故。
  诸别无能,若性无差别,合亦应无能,故成有差别。
  故各别无能,合则有功德,是因。自在等,则非,无别故。
  量知不现义,无彼能立故,殷重修非有,有作如是说。
  于不知而说,诸恐错误者,为修彼说故,寻求具知者。
  故应善观察,办彼所修智,此能知尽数,于我无所需。
  了知取舍性,及其诸方便,许彼为定量,非了知一切。
  随能见远否,要见所欲性,若见远是量,当来依鹫鸟。
  能立由修悲。
  觉依于身故,由修无所成。
  非尔,破依故。
  最初受生时,呼吸、根、觉等,非不待自类,唯从于身生,
  太过故。现见,具有结续能,彼为有何事?又由无何事,
  于后无结续?何处不产生,湿生等众生?全无彼地等。
  故一切种性,故根等不待,自类是大种,如一转变时,
  皆变无别故。诸根一一损,意觉非有损,此变则现见,
  彼等亦转变。故觉住所依,有依于觉性,是诸根之因,
  故是根从觉。有如彼能引,后亦当如彼。由彼识益故,
  说意依于身。若无根非觉,彼亦非彼无。如是互为因,
  故互是有因。从无次第者,非生有次第,非别亦无待。
  从身次生觉。彼亦显次第。其前前刹那,是一一刹那,
  先无者之因,是故一切时,可见其为因。
  后心与余心,结续有何违?彼罗汉后心,由何许无续?
  岂随此宗派,量不能义耶?若谓离彼因,此中何不说?
  如彼觉取故,意非从有根。生识能异故,亦非从一切。
  无心故非余。一因故共住,如根如色味。由义门转变。
  常随彼转故,由有能饶益,彼因故第七,及说言生故。
  有时于心续,亦容能饶益,如瓶等火等,唯尔非必遮。
  于身安住时,心应无遮灭。
  由彼有乃有,彼自在转故,彼呼吸,非彼。若无勤功力,
  由何风呼吸?由彼等盛衰,应得为盛衰。彼等过亦同。
  心因则不同。余安住能引,亦许是因故。
  若如株杌等,过违,身非因。由死过退时,则应能复活。
  若如火虽灭,薪变不复还,彼亦不退转。不然,有医故。
  有令生变化,有不复生者,有可还转故,如火于薪金。
  初虽小不退,所作可还者,彼当能复生,如金坚硬性。
  说非少可医,能治难得故,或寿已尽故,若仅是病患,
  则无不可医。死毒等遮故,彼咬亦可截,由离变坏因,
  彼何不复活?
  亲因无变异,则诸有因者,不能使变异,如泥无变者
  则瓶等无异。若事无变异,彼事有变异,此彼因非理,
  如牛青牛等。心与身亦尔。彼从俱有因,生果则共住,
  如火与熔铜。
  有无无依故,非尔。有住因。是依,此无依,离住无余故。
  是余即彼因,彼于事何为?应成无所坏。若计由坏因,
  彼亦同上过。住因复何为?若谓遇坏因,之间彼使住。
  坏是事法性,有此无害故,住因何所为?若谓如水等。
  所依,此亦同。诸事刹那坏,是彼事相续,如是生因故,
  是为彼所依。不尔则非理。障碍流失故,是水等所依。
  无行者德、总、业等何用依?
  由此于和合,及有和合因,种类等住性,无依故皆遣。
  若事由余坏,彼住因何为?彼无余而坏,诸住因无能。
  有依皆具住,有生皆有依,故一切有事,有时应不坏。
  若是自坏性,彼余何能住?若非自坏性,何用余能住?
  身无所增灭,由觉用差别,慧等能增灭。灯光等诸依,
  则非有此事。由彼此能胜,非不益于心。有时贪欲等,
  壮等增长,是从苦乐生。彼从调适等,生觉使变故。
  由此说合等,使退失念等。由内义差别,生觉使变故。
  如有续差别,由闻猛虎性,及见流血等,便发昏迷等。
  故定由何性,作用,随转心,彼无则不生,故是依于心。
  如依止于心,听闻等诸行,于心时明显,如是无异无故,
  身应显功德。
  由具足我爱,非他有情引,欲得乐舍苦,受生鄙劣处。
  于基颠倒觉,爱缚为生因,若谁无彼因,彼即不复生。
  若不见去来,根不明不见。如因目不明,不见轻微烟。
  虽有身细故,或有无质碍,如水,如金汞,不见故非无。
  手等摇动时,一切应动故,相违之业用,于一不可故。
  余则应成异。一覆一切覆,或不覆应见。一染变应变,
  或不变应知。故一聚非有。
  若多则如前,无别故微故,应不能了知。无差别不成,
  有别是根境,故非是微尘。由此亦遣除,谓无能障等。
  水银与金杂,热石如何见?根等别无能,如何而了知?
  由具,此过同。若谓金与汞,由具能见者,所依无可见,
  由何能了知,味色等具违?若许由假立,是则觉应异。
  如何名长发?
  异具彼自体,及诸言说外,具数、业等体,于觉无所现。
  声智是缘于,随异事而行,分别假立义,喻如功德等。
  已灭及未生,若许此是假,由何因许彼?彼于一切事,
  何不许彼因?若谓非皆假,异差别为主。由何?若无异,
  异则应无义。非因有余义,白等具数等,其声非异门。
  若彼亦余义,德实应无别。虽非有余义,由遮分为异。
  如业非实声。
  由诸说事声,具足彼数等,如异而说者,是简别余法。
  唯欲知彼许,余皆无所引,有说指之具,如异法而说。
  虽只说一义,为引一切故,而言指具足,许是说有法。
  作如是言说。舍色等能别,遮非共果因,而作瓶声转。
  故非言瓶声,作一所依声。此是言种类,与言聚差别。
  彼总作为支,言瓶之色等,显彼能差别。此于余应说。
  无余是因者,离一支亦非。
  各是功能性,应顿生众多。
  多性相同故,呼吸非能定。一亦应显多。彼因常住故。
  若非众多因,非渐,无别故。即于一息顷,亦缘多义故,
  非由彼决定。若一觉知多,彼即成顿知。无所相违故。
  渐亦应不知,无有差别故。若计非自类,时息多刹那,
  是如是心因,无具次第因,彼如何具次?前自类为因,
  最初应不生,如是因非有。生息异境故,有亦定成多。
  故觉应顿生。虽多,一时者,是一心之因,息动微弱等
  缺一应不生。倘随有是因,识亦应有别。若此从彼异,
  不异,非彼果。
  识功能定故,一唯是一因。由贪著余义,识则无功能,
  不缘他义故。若谓先从身,顿生起诸觉,后由自类定。
  其身之功能,何故而遮止?
  身灭非依故,心应单独住。若心续住因,不为彼因转,
  而作其支分。即此世五处,是生余身因。为破彼支事,
  及因,不可得,说非能决定。根等是有余。前根于自类,
  现见诸功能,见转故余余,诸生亦成立。若彼从身生,
  犯如前过失。若从心,余身,亦应从此生。
  非由离因故,诸最后心等,皆无想相结续,故彼立有余。
  由修虽增胜,如跳与水暖,非能越自性。
  若所作复须,观待勤功力,或所依不坚,殊胜不增长,
  非如是自性。益彼诸功能,于诸后殊胜,无办功能故。
  依非常住故。虽增非性故。若时所修作,不复待勤力,
  余力转增胜。心中悲愍等,修生,自然转。如火等于薪 ,
  水银与金等。故从彼等生,是性生功德。故能使功力,
  后后转增胜。是从前同类,种子增长者,悲等诸觉心,
  修习于何住?
  跳则非如是,从跳生于跳,彼因“力、勤勇”,功能决定故。
  跳是决定性。初跳非如后,彼身违逆故。功渐除违逆,
  安住自力性。悲从自种生,若自种为因,无逆品损害,
  心成彼体性。如是前前修,心法悲愍性,及离贪觉等,
  是余显根本。由修彼悲性,如离贪、贪、厌。
  具悲摧苦故,勤修诸方便。方便生彼因,不现彼难说。
  以教理观察,由苦性差别,当了别苦因,彼无常等性。
  如是因安住,不见果遮故。为摧彼因故,当观彼逆品。
  了达因性故,亦解彼逆品。由我我所执,有为为行境,
  贪爱是其因。彼之能害者,见无我,相违。众相多方便,
  经长时修习,于其德失相,当行走极明显。心亦明显故,
  因习气永断。能仁为利他,胜出麟喻等。
  义故修方便,许彼是大师。成就先起故,说此二为因。
  因断具三德,是为善逝性。非苦所依故。是善,见无我,
  或从彼加行。生及过普起,说为复退转,断我见种故,
  是不退转性。彼谛异体性。身语心粗重,无烦恼无病,
  余说道不明。修故无余断。
  有说语等故,过失非永尽。引遮相犹豫,故是错乱因。
  常故、无便故、或便无知故,为何遍计说,诸过失无尽?
  有因故,由修,因对治尽故,由了知因性,知彼亦成立。
  求护者宣说,亲自所见道。无果,不妄语。具足悲心故,
  凡一切所作,为利他行故。以故是定量。
  复次救护者,宣说四对谛。
  苦流转诸蕴。
  由修习现见,贪等明显故。
  非是随欲性,无因生违故。
  由有错乱故,非风等之法。若谓性杂故,无过。则彼法,
  余法何不见?一切贪应同,故非一切法。如色等无过。
  若非由特殊,诸业增上者,彼诤亦相同。若计贪等是,
  一切法性者,无能、无自性,果由何不同?
  诸患难有别,而无差别故。不成者,非尔。一切变以,变故,
  亦非一切生。若因增长时,果不可衰减,犹如烦热等。
  贪等之转变,是从苦乐生。不等分生苦,若不生贪者,
  当说由何生?从等分增液,从彼生贪者,不等见有贪,
  余等分亦非。余尽,滴血亦。一女液无定,于一不猛贪。
  若色等亦支。非,皆不公平故。无定,应不生。不执德,应生。
  执德亦是支。应一切皆成,执为功德者,因无差别故。
  若时许有贪,如时非有肺,二体不同故。不见此决定。
  若谁说贪等,依赖于同类,习气差别转,彼无此过失。
  此破大种性,所依亦破故。白色等非是,依止于地等。
  依声亦因义,或与自所依,无别而住故,是依余非理。
  若如醉等能,有别,非离事,有余义功能。能坏事应坏。
  所依若全住,能依应非坏。若相同,非尔,了达现相与,
  大种心异故。乃至身坏时,如色等,意体,应同。然分别,
  岂是义增上?若时无待身,有识为余识,习气醒觉因,
  故从识生识。
  非识则非识,亲困故亦成。若许一切事,具识能故者,
  草等端百象,先不见言有,除如牛数论,余有惭谁说?
  百次分析因,所应见体性,彼性先不见,如何彼当有?
  从先无而生,贪等应无定
  未越大种故,若都具贪等,一切贪应同。若由大种别,
  诸种无生别,然此别所依,如其彼增减,此从有应无。
  若贪等虽异,因同体无遮,故非。因体同,一切贪应同。
  同体生牛识,或此中地等,非有有情等,诸差别次第。
  暖次虽有别,非有无暖火。如是此亦尔。非尔以离暖,
  余火已破故。若有余功德,具差别次第,彼等彼差别。
  可断如白等。
  非定如色等,与种无别故。若彼同,日非,贪等应俱故。
  遍计为境故,境亦非能定。
  离同类因故,贪等应无定,或因相近故,诸觉于一切,
  一切时应生。
  彼暂可得故,无常。过依故,因自在故,苦。非我。非加持。
  非因非能持。常如何能生?故非从一因,多果异时生。
  虽余因和合,亦不生果故。若比知余因,诸常非有彼。
  由是暂时性,成苦性有因。无因,不待他;应常有,或无。
  若如棘刺等,锐利等无因。如果皆无因,有作如是说。
  若此有彼生,若此变彼变,说此是彼因,此于彼亦有。
  触是色因故,于见是因由。
  破常;亦非有,从自在等生,无能故。
  是故,有贪是为因。何故?谓诸人,遍执境差别,
  得彼意乐作,彼有贪。何故?有情于乐苦,欲得舍而转,
  许彼等即是,欲爱及坏爱。
  由著我为因,于非乐乐想,于一切寻求,故爱是有依。
  离贪不见生,诸论师所说。无身不见贪,从身亦生贪,
  许彼因故许。是遣除亲因。若随许此理,自害自所计。
  若生见贪故,谓与生俱起,同类生,前成。
  “不知”是有因,未说,唯说爱,能引相续故,无间故。非业,
  有彼有无故。
  彼非坚固性,因有碍等故。转故无解脱。非,许,不成故。
  若未坏我贪,彼当受逼恼。尔时增益苦,不能住自性。
  虽无解脱者,勤摧邪增益。离贪安住者,由悲或由业。
  引业无遮欲。已越有爱者,非余所能引。俱有已尽故。
  知苦以无违,前行随转者,事法生悲愍,非连系有情。
  彼于无我法,增余我而贪,由了苦相续,而生起悲愍。
  痴是过根本,彼是执有情,无彼则不从,过因而生嗔,
  故许悲无达。非无有解脱,由宿行已尽,不续余生故。
  行功能无尽,彼住无过失。由悲下劣故,无大功力住。
  若是大悲者,为他而安住。离萨迦耶见,初道应无有。
  未断俱生故。若断岂有有?若欲得安乐,及欲不受苦,
  所有念我觉,俱生有情见。若不见有我,则全非我贪。
  若无有我爱,非求乐奔驰。
  生苦因即缚,于常何有彼?不生苦因解,于常何有彼?
  不可说无常。彼非任何因。于不可说中,缚解皆非有。
  若自性无坏,智者说彼常,弃此可羞见,当说彼是常。
  虽转依,如道过复起。非尔,无能故。识是取境法,
  如有而取彼。彼所有体性,亦是此能生。是此性。从此,
  由余缘歧误。遮止见待缘。不坚如蛇觉。心自性光明,
  诸垢是客尘,故先无能者,成性后无能。有能,于能生,
  损害坚实事,亦不能久住,如湿地上火。无害,真实义,
  于自性。颠倒,尽力,不能遮,觉持彼品故。
  我执一因性,是因果事故,贪嗔虽互异,然非能违害。
  慈等愚无违,非极治罚过,众过彼为本,彼是迦耶见。
  见明逆品故,心所所缘故,说邪缘无明,故余不应理。
  相违此当说,空见违彼故,与彼性诸过。相违善成立。
  众生法性故,非尽,如色等。非尔,不成故。若连对治品,
  现见可遮故。已灭诸过失,非如坚还生。彼体使无系,
  如灰不定故。

下一页·第1页·共2页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因明学专集
  供稿:刚晓法师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