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戒幢佛学研究所 戒幢佛学研究所2002级学员文集         累计点击:4466次 上次访问:17/09/24 00:29 搜索   
体味素食



——我的学戒心得

释延裕

  回想起在少林寺刚出家时,师傅给徒弟们宣讲《少林戒约》,我们当时极难听进去,还不时做小动作。因此,经常被师傅罚跪香。戒约却成为我们几个捣蛋鬼揭发别人“罪状”的依据,而不能自身纳受。随后,我进入佛学院学习,其中一门课程就是广化法师的《沙弥律仪集要》,后又接触了圣严法师的《戒律学纲要》,看到作为一个出家人吃、喝、拉、撒都有讲究,言、谈、举、止也有规矩。那时我口上虽没有说什么话,心里总觉得是不是管得太宽了?尤其,沙弥十戒并威仪中:“七十二威仪,总有十四事”,其中沙弥白师法、沙弥入众法、沙弥入厕法、沙弥礼师法——等等。我看到其中的细节,心里生起许多反叛地思想,还妄想从中找到几个缺口,为自已的行为做些遮掩和托辞。而这股暗流一直强盛了好久。可能是我一直在丛林中生活,它被佛法所缚住;也可能是大众熏修,我心中的那股暗流,随着时间地流逝,被一点一点冲浊和洗涤着。虽然,我还有很多习气未改,但是心清净了很多。特别是半个月前,一次广东之行,令我感触极深!
  半个月前,我有幸参加广东省曲江南华寺建寺一千五百周年的庆典。壮严的道场,优雅的佛乐。数以万计的善男信女,她们在不断地顶礼、模拜。我思考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使那么多人虔诚礼拜呢?其中不乏许多社会上的精英分子,他们在社会上冲风破浪,力挽狂澜,却对圆领方袍的出家人礼拜、供养。十分自然,无有丝毫地造作!我的心受到了极大地震憾!
  法会结束后,我坐顺路车到广州,因为是第二天的航班。就只好住在广州总统大酒店,又巧遇俗家的老朋友,不免在房间谈天说地。因为这位朋友,以前从未接触过佛教,只知我在少林寺练武术,所以朋友跟我开玩笑说:“你的发型挺酷?服装够另类的?”我笑了笑,没有回答,心中有许多话想说,想给他讲些佛教常识,却又严肃不起来,只能无奈而笑。到了吃饭的时间,我们便准备下楼吃饭。进入电梯,其中已有两个人:一个中等身村,微胖;另一个也是中等身材,只是多戴着一副眼镜,夹着一个考究地公文包。此时,我的手机响了,我通话完后。那个夹公文包的人开始说话了;“阿哟!和尚也用手机。”带有一种讽刺、嘲笑地口气。
  我微微一笑,说:“阿弥陀佛!为了便于联系。”
  那个公文包又喷话了:“那些善男信女的钱都被你们给挥霍了。”
  我还是笑了一下,说:“请尊重我的人格。”
  公文包马上反击说:“你是人吗!”我的拳头下意识握起来。心中汹涌湃澎,想起前几年,一个无知少年喜好拳打脚踢、刀光剑影,专爱惹事生非,双手造了多少业债!此时,我的牙咬等得“噌噌……”响,目光傻楞楞得。但又回想这几年还是受了佛法的洗礼,“若受欺侮,方便避之”。这两股思潮在脑中,矛盾冲突,反来覆去。最终,我出了一口气,拳松开了,脸色恢复了自然。心里想;“自已出寺院在外,个人的荣辱得又失算什么呢!虽然自已是个小沙弥,但也代表了佛教的形象。犯不得和公文包那样地狂妄无理的人一样。佛陀也曾被人骂,佛问此人:‘子以礼从人,其人不纳,礼归了乎?’。那人回答:‘归矣’。佛又说;‘今子骂我,我今不纳。子自持祸归子身矣’。”我经过了复杂地心理斗争,心终于平静下来了。此时,电梯到了二楼餐厅。我若无其事地走出了电梯。又何必管他们说什么呢!
  迎面而来得是迎宾小姐甜美的话语:“先生,欢迎光临!”。豪华的大厅,中央挂着巨型吊灯。我们找到一个空桌坐下,服务生走过来。把菜谱递给我的朋友,他又递给我,我顺手看了一下,对服务生说;“我吃斋,首先提个前提,用色拉油炒菜,不放姜、葱、蒜。另外,斋菜,请在盘上加一双公筷。”服务生难以理解,就说一声:“先生,请稍后。”过也一会,另一个服务生走过去,从她的服饰上看,可能是领班或者经理,恭敬说;“师傅,你好!”。我又把我的特殊要求说了一遍,她欣然答应。此时,周围的人,不时有人朝我们的餐桌看。然后,讨论一会儿。尤其,我们在餐桌上菜时,许多人借故从我们身边走过,斜视我们吃些什么。我还听到一声:“和尚吃不吃辣椒?”我心里觉得好笑。虽然,我所作所为相对于他们来说,显得古怪和特异,但心里却十分坦然。朋友终于忍不住问我;“你怎么不吃肉呢?姜、葱为什么也不吃呢?”。我开始向他解释说:“吃肉要杀生,有背佛法慈悲救济一切众生的本怀;姜、葱等五辛食品,一方散发的气味难闻,另一方面,容易刺激人体激素,从而增加淫欲心。”朋友听后不解,继而以又问:“老兄!真是不结婚吗?想不想男女之欢呢?诸如此类等等。”我也一一委婉而又耐心地回答。周围的人也有一些倾着耳朵而听,他们也充满了好奇和新鲜。虽然我只对朋友讲,但旁边的人也领会到其中的意义。此时,我觉得特别地轻安,自在。
  第二天早晨,我就赶向广州白云机场。宽阔的候机大厅,人头涌动。虽然人很多,但我却独树一帜,周围的人不停地打量着我。我刚开始觉得不好意思,过了一会儿,自觉把腰板挺起来。米黄色的僧袍在微风的吹动下,人显得格外潇脱!我排队办理登机卡,难免又有几个人“叽叽喳喳”。,毕竟每日数以万计的旅客,出家人还是少数。轮到我时,我把护照和机票递了过去,并问:“有没有配餐?如果有,请给我一份素餐。”工作人员看了看我,恭敬地说;“有,请稍等。”他用电话通知飞机上,并双手奉还我的证件和登机卡。随后,我去安检,因为人很多,我随便找了个关口排队,此时,前面几个人看到我,马上说:“师傅,前面请1”我对他们微笑致谢,自然脱口说:“阿弥陀佛1”。内心难以形容地愉悦。
  登机,坐好,过了一会儿,飞机开始起飞。透过窗口,再看一下羊城,山脉,逐渐模糊了,一朵朵白云在身边经过,我沉津在梦的世界中。此时,一个甜美的声音把我唤醒:“先生,你的素食。”我回过头来,一个空中小姐正捧着份套餐。我先合十,而后接了过来。打量一下周围,才发现我是机上第一位用餐的乘客。飞机在天空中飞翔,配着和谐地音乐,在空中用着素餐,是何等美妙!广州之行难以忘怀!
  戒律是有所不为,有所能为,使众生防非止恶。试想多少恩爱情仇,何不是我们身、口、意造作呢?持戒,又能有威可畏,用身教去摄受更多的人。我们长期生活在寺院中,没有觉得特别重要。但当进入社会中,才觉得戒律是摩尼宝珠。如果不是戒律地摄持,我差一毫又造作了恶业。我自身还有很多恶习未改,但我深深地体味到戒律给我带来地益处!





 戒幢佛学教育网 戒幢佛学研究所 戒幢佛学研究所2002级学员文集
  供稿:释延裕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随斋居士 发表于2005-11-26 12:10:33  IP:222.93.X.X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admin 发表于2005-08-08 15:25:12  IP:61.177.X.X

回耀榕:善哉!阿弥陀佛!

显示全部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