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5:关注道德         累计点击:3438次 上次访问:19/09/22 19:07 搜索   
劝君多护生



衍 明

  近日读丰子恺先生所作《护生画集》,颇有感。忆所见所闻所历数事,现录如下。愿欲修出世之道或成就世间仁义事业者,皆戒杀放生,断荤食素,则众生大幸,诸佛欢喜也。

  1
  我们家曾养了一小猪,本是别人家的母猪生下来后病得快不行时,父亲将其买了回来。请兽医来治好病后,身体渐渐强壮,竟然长得很肥胖了。恰逢父亲六十大寿,准备杀它用来做酒席。屠夫到来后,猪却到处乱跑,不肯就范。几个身强体壮的男子东奔西跑地赶了好一阵,才将它擒住。几个人用劲将猪按住,屠夫手脚麻利地拿屠刀向猪刺去,血流了一地。可是猪却大声地叫唤,许久还没一点断气的意思。按规矩是不能刺两刀的,因为那样不吉利。于是大家都希望它血早点流尽而死,可过了好几分钟,按常规猪早该断气了,但它还是大声地叫。屠夫慌了,父亲也急了,口里直骂。最后屠夫无奈,又刺了猪一刀,但猪仍然大声叫唤,于是人们将猪身翻过来,血流了满满一桶。这时猪的气总算弱了,口里仍呼呼哼哼地叫,脚仍在抽动。屠夫将猪蹄切开一层皮向内吹气,待吹得鼓鼓的,再用扁担用力打猪,然后将猪抬到盆里,最后开膛剖肚,就可以分割猪肉了。可是直到这时,人们仍然可以看到猪的头、脚、肚腹各处还在微微地动,仍然是没有断气的样子。屠夫说:从没见过这么难杀的猪,气这么长!   我一向怕看杀猪,情形实在太可怕了。母亲也差点哭了出来,说以后再也不喂猪了!姐姐对我说:妈妈喂这猪长大的,还为猪治了病,有了感情,看到这样的情形自然是伤心。
  我那时刚接触佛法,知道杀生不好,于是说:如果因此不喂猪了倒也好。姐姐却叹气说:那又行不通的,明年建房子还是要喂猪的。我不信母亲经过这样的事还肯喂猪,可是这年底建房子,果然又喂了猪。只不过杀猪时我们姐妹都不在家。
  杀猪时我想不吃这猪肉,可是后来摆酒吃饭时,我只记得应酬,早将猪的事忘光了,于是又美美地吃起了猪肉。家里养的猪肉可香了,比城里的猪肉可香多了,当时我心里还这样想。
  之后不久我开始食素,想起当时吃的肉,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这句话对于食肉的人来说,只是对牛弹琴罢了。

  2
  以前,乡下的农民都养牛,我们也和几家合养了一头牛。这头牛的脾性很温和,不会用牛角来斗人,也不喜欢和其它的牛斗狠。耕田时也很听话,老老实实地,不和主人作对。尤其是父亲牵它耕田时,从来都不偷懒调皮。我很喜欢这头牛,轮到我们家看牛的那几天,如果是休息日子,我就去放牛。小时候,我很怕这庞然大物,后来就不再怕它,因为它真是很温柔。它的眼睛虽然那么大,但里面水汪汪地,好像在哭泣。每次当我把它牵出去吃草的时候,我可以拍拍它的背,还可以摸摸它的坚硬的角。它一边默默地嚼着草,一边看着我,是那么安静。看着它的时候,我总有些想哭,因为我总觉得它的大眼睛里仿佛有着无限的悲伤。虽然对于我来说,它是个庞然大物——我很怕它的牛蹄踩了我的脚,那我可受不了,因此和它在一起总是小心翼翼——但我的心里很同情这个庞然大物。
  后来农民开始用拖拉机耕田了,不再需要耕牛。于是人们合计着把这头牛卖了。可是当地不再有人愿意买牛,因为养牛挺麻烦,何况这条牛也老了。于是几户人家就想把牛杀了,但其中也有几户人家不忍心,因为杀耕牛是农民的忌讳。最后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因为反对者不能提出更好的建议,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牛被卖给了屠夫。那些天,母亲很不开心,虽然分到了一点钱,可是她一直骂着“现在的人真没良心,连耕牛都敢杀”。因为耕牛为人们劳碌了一辈子,现在老了却被杀。
  这使我想起《三套车》:你看我的这匹可怜的老马,它跟我走天涯,可恨的财主要将它卖了去,今后厄运在等着它。
  关于牛羊,我还听母亲说过一些事。母亲说:牛羊死的时候真的会流泪。以前村里有条牛,人们合计着要把它杀了。但这条牛很凶,没人敢动手。这时一个妇人挺身而出,说道:你们都不敢来,我来!于是举起斧头朝着牛的膝盖一砍,牛跪倒下去,登时双泪如雨,这人再朝牛头一斧,牛就晕了过去。在场的人无不凄然。
  古人说:欲免世上刀兵劫,除非众生不食肉!在城市的餐桌上,我曾经吃过、见过许多狗肉、牛肉、羊肉,鸡鸭鱼肉就更不用说。我不知道那些众生流出的眼泪,装在一起会有多少。但我希望,这些众生的肉再也不会被摆在餐桌上。

  3
  自从学佛以后,相信“众生皆曾为我母”。每次在路上看到猫、狗、鸡之类,我都尝试微笑地看着它们,我发现它们往往也会“回敬”我几眼。我常常要经过一条小马路,路边有户人家养了条大黄狗,被铁链拴住了肚子。起初两次路过,我带着同情向它微笑,它只是看看我。我路过的次数多了,它便朝我摇尾,眼神也和善了不少。我越来越觉得动物也与人类一样有感情,也能和人类沟通交流,也与人类一样平等。
  《羊城晚报》上刊登着“广州人一天吃一万只猫”的新闻,这不是骇人听闻。据广州各条贩猫街的粗略统计,这只是个保守的数目,实际也许还更多。当然这是马年冬天的新闻,现在春天来了,吃猫的人应该少了吧?但各省报纸上都有关于吃猫、狗、蛇、鼠、鹰甚至珍稀动物的消息。许多餐馆、酒楼为客人提供各种“野味”,只要是人们能抓到的,能吃得下的,大概都被“尝鲜”了。
  我所在的城市有一种“三禾宴”,即禾花雀(欧洲候鸟,稻禾开花时正好经过本地)、禾花鲤(禾花开时最壮,母鲤正是腹大将产卵时)、禾虫(长在禾苗上的一种虫子)。听说三种都是高蛋白食物,吃了很营养。于是每到秋季,人们宴客时就经常请吃三禾宴。有些人吃过之后,因太热气,只得去医院打点滴。我也吃过一回,那时我还没有开始吃素,也不知道这叫“三禾宴”。只看用竹签串着一排炸得金黄的小鸟,仿佛刚剥了毛的小鸡活活地站在盘子上,瘦瘦小小没什么肉,好可怜的样子。我想起家里的小鸡,不敢吃。然后看到一盘“蒸蛋”,虽然我奇怪这次的蒸蛋怎么特别“浓”一点,但没多想就舀起一匙便要送往口中。结果不小心看到了“蒸蛋”的本来面目:一条条毛毛虫从蒸蛋里露出头来,眼睛鼓鼓地望着我。我吓得连汤匙都丢掉,差点哭了起来,问请客的主人:这些是什么呀?他们很神气地说:这叫禾虫,高蛋白的哟。舀起一匙,便有滋有味地吃了下去。我想起那里面露出的一个个小头,始终不敢吃。我以前吃掉了那么多的活物,究竟是怎么吃掉的?

  结语
  近几年是多灾多难的年头,尤其9·11之后,世界更不安宁。马年开始便发生了许多空难,这么多空难的年头大概创了历史之最。羊年春节未完,便听闻了非典型性肺炎,闹得人心惶惶,草木皆兵。美伊战争不知为何突然就打了起来,风灾、水灾、火灾、刀兵灾在世界各地不断。而许多汉藏高僧大德都相继离我们西去。这就是高速发展的当今世界?
  我想起释迦族遭琉璃太子灭亡的故事,又想起古人说的“欲知世上刀兵事,且听屠门半夜声”。我知道人们听到这两句话时,多半是不信的。不杀生就不会有战争了吗?但是我们想想,如果世人都不杀生的话,哪还有战争呢?任何生命都不杀,何况杀人?既然不杀人,怎么会打仗?会生产各种各样的武器?但是我们为了食欲要杀生,为了钱财要杀人,为了民族利益要去杀害另一个民族。人们不能熄灭自己的贪心,世界哪能永远免于刀兵之灾?哪有真正和平的一天?
  我们征服了许多东西,但对自己的贪念、嗔念却莫可奈何。人类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但每个人都有机会都有能力,用慈悲与智慧去创造美好的世界。所以,我们的生活还是充满希望的。在此普愿世界和平,全球息灾,所有刀兵水火饥馑等灾悉皆不起,人们身体康宁,所求愿满。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5:关注道德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