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5:关注道德         累计点击:3567次 上次访问:18/10/24 04:47 搜索   
寻找的历程



一 文

  小时候,常常对现世间有恐惧和厌恶,总觉得还有更好的地方存在。
  上学识字后,对《西游记》和《封神演义》很着迷。但从小对佛教和僧宝却没有好印象,可能是由于《西游记》中的唐僧太懦弱无能了,而小孩子总是崇拜英雄的。虽然也听说过西方极乐世界,但总以为那是“西天”——印度,倒是道家的仙境和山林隐逸更令我着迷。
  小学三年级时,爷爷去世了,平生第一次被死震惊了。开始是不能致信,以为爷爷会回来。后来渐次感到死亡的恐怖和人生的荒谬:所有你认识的人都会离开,而当你离开这个世界后,没有人会知道你曾经的存在,地球依旧转动,世间依旧熙攘。但死的问题不是小孩子能想清楚的,后来也就放下了。有时晚上睡觉时,不敢睡着,听着钟摆单调的声音,深怕睡着了就醒不过来。
  但童年总还是幸福的,除了母亲身体不好。母亲有先天性心脏病,平时无力,到了冬天就会咳血,那时家里总是笼罩着淡淡的愁云。
  小学四年级时,在《自然》课上听说了进化论,说人是从猴子变来的。我当时就很兴奋,认为人肯定也会进化。那么人进化后是不是神仙?如果要进化,该怎样做?上了中学后,这种求仙的念头渐渐淡了,由于学了“科学”,认为这些都是迷信,是虚无缥缈的、骗人的。更热衷于看西方古典小说,把对“仙境”的渴望投射到稍微“现实”点的“古典西方”。
  我虽然从小在上海长大,但对这座城市从没有真正的喜欢。有时听同学们赞美它,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感情。上海的喧闹,上海人的狭隘,周围人上班下班的无聊生活,都是我感到奇怪不解进而讨厌的。有时我对父亲述说不满,他说生活就是这样的,令我感到失望和无奈。
  初三暑假时,母亲去世了。之前,母系的亲属为了家里的住房已纷争了好几年,这也促使了母亲的早逝。父亲近似崩溃,所以不太顾得上我。这时我对人世的情感发生了根本怀疑,觉得父母血亲的情感都靠不住,那人生的依靠和指归是什么呢?我从小是个懦弱和依赖性很强的人,可能也是父母把我保护得太好了,所以这一系列变故使我在思想和情感上渐入魔道。当然,对一个高中生来说,考大学是一件很实在的事,对大学的浪漫憧憬成了我主要的精神支柱。
  对现世生活怀有任何出世的愿望,是注定会受到沉重打击的。90年代的大学已充满了实利和慵懒,与大多数无甚忧愁的同学相比,我却是满腹愁肠,想找人谈谈也找不到。虽然随波逐流的做些事,但心不在焉。虽然也勉力想把专业课学好,但专业并非我填的志愿,而且的确也难读,现代物理学对数学的要求太高了,而我数学不好。况且毕业分配又不理想,据说大多要改行。一门如此难学的学问,学好了多半又完全无用,真是个悖论!有时想想觉得前途渺茫,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读书又不能出类拔萃,况且与周围的人也合不来,精神上的危机日甚一日。
  和大多数人不同,大学四年是我最痛苦的四年。心里象开了锅似的,对周围世界的惶惑日甚一日。社会的价值观在急剧变化,生活方式和状态也“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当然大多数人是乐观的,认为美好生活就在眼前。而我却认为人生毫无意义,黑暗一片。有时想自决,但总还存一线希望。但长久的抑郁生活,我已染着了抑郁症,不知不觉,深入魔境。虽在人间,如同地狱。
  大学里模模糊糊的思考,收效甚小。世界在我看来还是一团乱麻,连一个线头也没找到。毕业后,勉力谋到一个职位,进入IT行业,便想做些事业。“事业”变成了另一根救命稻草,维系着我出世的愿望。匆匆几年,发现所谓“事业”有如梦幻泡影。所做事,虽勉力而为,但大都无聊,且IT行业日新月异,做过的东西,几年后,痕迹也无。
  经过这几年,我精神上稍有舒缓,对世界的确切的认识变得日益迫切起来。我发现幼年所学,全然无用,世界根本不是那样的;所谓教育变成了欺骗,所谓信仰变成了虚无。世人浮躁无比,唯物唯钱。
  空洞的思考显然无用,需要一些学理上的理论性的支持。我原本是学理工的,这时却对社会科学有无比的兴趣。同时我也对自己产生了坚决的信心,认为自己有理由怀疑一切,不为世俗庸见所扰,完全凭自己的理性做判断。
  接下来我开始广泛地阅读。哲学、历史、法律、政治、经济、社会学都试图了解。我对哲学的兴趣最大,但由于缺乏这方面的训练,倍极艰辛。不过几年下来,也稍有心得。所谓西方哲学,就是哲学史,每个哲学家从自己的心性的趋向出发演绎出一个体系,唯物唯心,一元二元,认识论存在论,参差异见,全无定论。但从我的心性所趋,是赞成唯心的、存在论的哲学。不过这一派的哲学,是悲观的。
  这时我渐渐觉得,纯粹的思考不解决问题。这些大哲学家尚且不能达成一致,我又何去何从。况且哲学也早已职业化,变成一门学问,同生活无缘。当然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哲学,但却难以对其发起确定信解;况且世事多变,而哲学玄高,理事有碍时又该如何处理?出于对西方思想的失望,我稍稍涉猎了中国的古籍。
  但中国古籍言简意赅,文字尚难以索解,而况义理!渐次我发觉我的心性是更趋向宗教的。我希望以一至高的信仰或真理为鹄,居高临下以指导生活,以便人生不至虚度。之后受哲学家刘小枫的影响,我一度趋向基督教。但感觉耶教义理浅易,虽神学家大打补丁,犹然不能自圆其说,难以令人深信。
  这样匆匆大学毕业已六年了,书看了不少,日夜思考心力难继。心灵也许不是那么空虚彷徨,但生活却无改观。于是我更想趋向实事,好好“工作”、“生活”。但我服务的公司之状况日益糟糕,非我一人之力所能扭转;其中又有其他事发生,令我心情大糟,暴躁无常。我觉得年龄渐长,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于是毅然辞职,把自己锁在屋中,希望能找到一条“不败”之路。
  首要问题,是寻找人生的意义和目标。为钱?为名?为快乐?最后我确定人生的意义在于获得快乐。然后怎样获得快乐?首先人为何不快乐?由于生活不顺心,由于工作无意义……等等。但我发现很重要的一点:快乐是主观的,并非客观的。这本来是很简单的道理,但却不容易懂得。现代人由于唯物科学和拜金主义的影响,认为钱多总是好事,一个人拥有越多,他也越快乐。但这是幻见:一个富翁可能为保护他的财产心惊肉跳;一个皇帝可能为保住皇位而寝食不安;一个乡下老农的平静生活未必不如一个时尚女郎。我们无法确认古代人不比现代人更幸福。而且一个人越乐观,他的生活也会越快乐--由此我悟出我之所以看世界如此黑暗,也许是主观心境的问题。
  由此我证之于有关的心理学书籍,发现我的确得了抑郁症,而且为时很长。这种毛病很不容易发觉:一个人总是认为自己眼睛里看到的总是确实的,自己的感受总是真实的,确不知道境由心染。以前看唯心哲学,总是在精神层次的,可想不到心会导致器质变化。
  发现了自己的疾病,加以对治,我的心情舒畅了许多。但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快乐虽是主观的,但一个老农的务农之乐同陶渊明的怡然自乐总还是有质的区别的;鲁迅虽然愤世嫉俗,看似不快乐,但肯定比一个黄包车夫的傻乐更有价值。世人的享乐无度皮肉滥淫,也是一种快乐,但如果一味追求,就会损人利己,道德败坏,显然非我所能接受。可见快乐虽是一种主观体验,但由于选择道路的不同,能获得的快乐的高下和质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人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由许多偶然因素影响,你无法得知做出某种选择是否能获得最多的真正的快乐,但选择一旦做出,就无可悔改。所以你只能就自己有限的智力和视野,做出选择,而后悔就不可避免。要不后悔,只能在一种绝对标准,一个绝对目标的指导下生活。这时我想起了心理学家马斯洛的自我实现理论。这种理论认为人生的终极意义在于自我实现:一种非常深刻的精神体验,一种极大的愉悦。在趋向这个目标的过程中大都是快乐的,而在体验到自我实现时会有超越性的感受。这种理论是不错,但却没有说明怎样才能达到自我实现的目的,所以在研究了一段时间后我总觉得还是不究竟。
  但是不可思议发生了。我在网上偶尔看到一个居士学佛的经历,其中提到陈兵写的一本书《生与死——佛教轮回说》,我看了大为震惊:仿佛在我面前出现了一个新世界,一个令人难以置信但我又很愿意相信的世界。我从网上找了很多其他的实证资料,信心渐渐增加。又读了南怀瑾老先生的很多著作,下载了一些佛教的基础知识的读本,对佛法教理有了一个粗浅的认识。然后全心全意的拜读,全心全意的欢喜,真是迷海觉津,真正恍然大悟。
  佛法的境界之高,真是不可思议;佛法的圆融无碍,真是不可思议;佛的大慈大悲,真是不可思议。现在我才知道我以前不是庸人自扰了,只不过一直在追寻它;但由于前世业障,导致阻碍重重,不得其门而入。我的所有困扰,在佛法的光明照耀下,全都得到圆满的解释。世间所有的学问同佛法比,好似大海里的一滴水。但世人庸迷,坚执妄想,自以为得;导致造业无度,生生世世生死流转不已。佛法是真正离苦得乐的唯一途径。我原本求的只是世间的快乐,却想不到还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上升之路,能达到无上的究竟圆满,这不是我这个凡夫的微尘心中原来所能想像的。
  了解了佛法,我才真切地觉得原来二十八年的生活全然虚度。现在,我的生活重心就是修习佛法,闻解行证。每天业余时间读经,听讲经,打坐,有可能的话做一些布施。世间欲乐,躲之不及。佛法是究竟的,世间法都不究竟。现在由于科学发达,民众大都认为科学可以救世。但是实际上科学导致地球生态受到极大破坏,资源几乎耗尽,污染严重,核武器的威力可以毁灭地球。更严重的是人类在物欲享受上无休无止,导致道德沦丧,世风日下。科学不论如何发达,生老病死等八苦是不可能解决的,所以不究竟。但世人执于此,以致造更多的业,其果报终会现前。每念及此,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人身难得,佛法难闻,闻而信之,信而行之更难。我费了如此周折,终于得之,心里无比赞叹三宝的无量功德。如果不勤加修持,妄废人身,真是愚痴极了。佛法如大海,但不是苦海,而是极乐之海。佛法是无上法,依法修证,不光来世有功德,今世也会得利。大乘佛法,讲究自利利他,自度度他,自利是基础,利人是指归。自己不成就,度人成虚空。我最近在研习《菩提道次第广论》,决心依其次第,精进不休。
  这就是我学佛的大概因缘。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5:关注道德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