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5:关注道德         累计点击:3356次 上次访问:18/08/18 00:50 搜索   
心中的警察



王力雄

  无论对生态平衡,还是社会稳定,起到最大破坏作用的都是人心之内的贪欲。个人一旦贪婪就会堕落,人类一旦贪婪,自然和社会就会走向毁灭。无论是偷盗、抢劫、捕猎、毁坏自然,哪一个不是出于人的内心之贪?而恰恰对这个内心之贪,再严密的法律,再强大的警察,再昂贵的直升飞机也是看不住的。对人的内心,唯一能起作用的是“心中警察”——就是道德。而宗教是道德的主要来源。
  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以利润为最高目标的社会。“资本来到世界,每个毛孔都流淌着鲜血”——马克思这话说得没错。每个社会的原始资本主义都是贪婪且无恶不作的怪胎。对当年的欧美社会,幸亏有受着国家尊崇和保护的宗教力量,才能从怪胎状态过渡到规范的资本主义社会。
  一个社会的警察没有了,可以在很短时间重新建立,一个人“心中的警察”没有了,重新建立的时间要长得多,而一个民族丧失了“心中警察”——即宗教和道德的体系,没有几代人的时间是不可能重建的。在宗教盛行的西藏传统社会,除了拉萨,几乎没有警察的概念。为什么犯罪的情况却很少,就是因为藏人被“心中警察”所管束。
  而从另一个角度,外在的法律和警察更无法与宗教相比,法和警察只是防止和惩治恶,却不会产生与促进善。我自己有这样的经验。一次我开车至内蒙古东乌旗,草原路纵横交错,突然看到一个躺在草丛中的人从轮边闪过。我没有停车,就是因为怕被法沾上——如果那人是伤的或死的,我如何能证明和我没有关系呢?后来斗争良久才鼓起勇气去报告,结果被当地机关的人嘲笑一番,方知那是当地一种天葬习俗。虽然那种天葬和我理解的不一样,倒让我松了一口气。我的后怕是,如果我当时轧到了那个死人,我会怎么办?如果更不敢报告,也就无法知道那是天葬的尸体,结果会让我一生无法摆脱负罪之感。
  也许有人认为不靠宗教,人道主义也可以解决这类问题。我的另外一个经验可以进一步说明:在四川阿坝州的一次夜行车,我看到路边有个满头流血的男人向我招手,我当时没有停车。事后我很自责。但那不是因为没有人道主义,恰恰因为人道主义是一种理性。而在理性范畴内,事物各方面因素往往难以简单判明,一旦并行的因素相互冲突,就会落入不知所措的状态。要考虑停车的结果可能发生什么样的危险,会不会遭到抢劫,那男人是不是黑道火并受的伤……不光要为自己考虑,还要为车上的其他人负责——那同样也是人道主义。最终我也无法说在人道主义意义上我不停车是错了,但是却让我由此看到人道主义的局限。宗教却不一样。如果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我相信就不会有我这么多顾虑,而是毫不犹豫地停车,因为那是宗教的绝对准则所要求的。其他的一切考虑,在救人面前都该让位。特别是对佛教徒来讲,根本不用考虑为此会遭什么厄运,因为做善事不会有恶报,宗教给人这个自信。即便会遇到法律上说不清的事也不算什么,因为冥冥中的主宰自会主持公道,即使一时遭受冤枉,最终也会得到应得的果报。
  中国现在有数百万警察,各地还有数不清的联防、保安、民兵等作为辅助的力量,然而犯罪仍在不断增长,每年仍要把大量的财富投入与犯罪进行的斗争。如果人们只是因为对外在警察和法律的惧怕才不敢犯罪,那么只要在法律看不见的地方,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吗?而警察再多,又怎么看得住比他们多千百倍的百姓,又如何顾及得到像藏区那样广阔的地域呢?
  比较内外两种警察,如果只有外在的警察,没有“心中警察”,犯罪是不可能被彻底消灭的。而若人人有“心中警察”,外在的警察就成了多余的,不再需要。当然,完全依靠“心中警察”的理想状况是不太可能的,因此最好的方式就是二者结合——国家为社会运用外在的警察,宗教给人们建立“心中警察”。二者互相补充,才能让社会处于最好的状态。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总005:关注道德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