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2002年戒幢电子杂志 戒幢电子杂志总017期         累计点击:3435次 上次访问:18/05/20 17:35 搜索   
憨山大师的一生·三




  编者按:为了使现代人对佛教僧团的历史和现状有更多的、客观的、如实的了解,本刊将不定期地转载一些国内外学者撰写的古今中外高僧大德的生平介绍。
  由于本刊编辑人手有限,且接触的范围有限,难免“坐井观天”之讥。因此编者非常希望各位有心读者能踊跃地以电子文档的形式为本栏目投稿,向本栏目的读者们介绍自己所熟悉和崇仰的有修有证的出家及在家大德。若所投的稿件是从其他的网站上下载的,请务必注明其出处。
  本栏目编辑email:syhty@hotmail.com

  宋智明编述
  原文下载自“pure.topcool.net”

八、报父母恩

  1577年,大师三十二岁。冬去春来,百花争妍,大师离开胡公馆,一路上踏着嫩绿色的青草,回到五台龙门。当他站在龙门的石岩上,环视着依旧冰封的峥嵘山色,白皑皑的一片,似乎想把人间永远封闭在严寒中。大师望着望着,心又不禁从那彻悟自性中,回顾如梦如幻而又清晰异常的童年时代,重温和父母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心中不免感激地想:"我假使没有父母的刻意栽培,尤其是母亲的熏陶,哪有今天的彻悟心性?尊敬的父母啊!您们现在怎么样了?我多么希望能报答您们的罔极之恩啊?quot;
  大师一边想念父母的恩情,一边回顾出家后的经历,发觉自己虽已开悟,但在向宝所迈进的大道上,还仅仅是个小小的起点,前面是三大阿僧祇劫的遥远征途,还有数不尽的艰难曲折,以后从哪儿开始走呢?
  一天,大师看完南岳慧思大师的发愿文,那崇高的愿心,恳切的词句,拨动了大师的菩提心弦。对!开悟以后应该广做佛事、普利众生,完成佛法的自觉觉人的伟大事业!大师决定第一步先刺血泥金,抄写《华严经》一部,上结般若的殊胜因缘,下酬父母及一切有情的深恩大德。
  明神宗皇帝的嫡母慈圣李皇太后,信奉佛教非常虔诚。她平日乐善好施,京都的人们都称她为佛老娘娘。一天,她在全国选拔了有道德的僧人召开一次诵经法会,目的是祈求国家太平,人民幸福。大师听到这一消息,暗中报了名。太后知道大师要以血泥金抄写《华严经》,就赐了金纸给他。
  第二年四月,大师在静室里开始写经,无论点画大小,每落一笔,必念佛一声。一些游山的僧俗到了大师的静室,往往要求大师开示几句佛法,而大师虽然手中不停地抄写着,但照旧不失应付对答。凡是来问讯的,大师都要跟他们寒喧几句,其中一些高人故旧,大师则恭敬地延请他们坐上禅床,照例和他们对谈佛法,也不碍手中写经。大师每日如此的抄写,虽然人来人往,心中却了无动相可得。
  许多老宿听到大师如此情形,都认为非常奇怪。一日,老宿们率领了许多弟子来到大师静室,想证实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在大师身旁故意用种种方法搅乱,等大师写完一个段落,拿起一看,果真没有丝毫差错,这才确信大师的功夫非同寻常,是有一定修证的。但他们对这功能仍还不解,又去问妙峰大师:"憨山大师为何能一心多用?"妙峰大师答道:"我师兄入此三昧已经纯熟了!"此时,妙峰大师也在北台刺血泥金抄写《华严经》。
  当二位大师写经圆满后,共同商议建一圆满道场,并称为无遮法会。妙峰大师着手募化钱粮,又准备到京都请五百名大德名僧参加。在法会事宜初步就绪时,刚巧神宗下旨祈祷皇嗣,派遣内官到武当山求道士;圣母李太后派遣内官到五台山求僧伽。
  憨山大师认为沙门所作一切佛事,无非为国家太平,人民幸福。现在太后祈皇嗣于佛教,这是关系到国家和人民的未来,因此也极重要。大师想将无遮法会的一切安排,都归并于求皇嗣一事上,不可为区区个人名誉着想。妙峰大师和内官都表示反对,大师坚持与他们力争,因此就触犯了内官,有些人也想乘机中伤大师,破坏道场,但大师提倡为国求皇嗣的决心,竟使大师始终无恙。
  李太后为了荐先帝,保圣躬,不久前派了内官带领三千名建筑人员到五台山修造塔寺。大师恐朝廷初到五台山做佛事,难以完成修建任务,有伤法门,因此尽力从中协助调度,直至第二年塔院落成。大师把血金书写的《华严经》安置在塔上,又写了一篇发愿文供在塔中。
  这时,妙峰大师已去京都,大师一人募化资金。先造了华严法界转轮藏,以供道场使用,并准备了供具、斋粮等一切所需。大师不分昼夜地奔波了九十日,终于完成了道场的一切事务。到了十月临期时,妙峰大师率领了所请的五百多位大德高僧,毕集在山中,加上本山的人员,共达千人。这上千人的安居床被及供具茶饭,在大师的调度下,有条不紊,处处现成。大众对大师的能力都感到十分惊讶。
  在法会初开的七昼夜中,事情异常繁忙,而大师却粒米不餐,仅喝些开水,仍照常应付各种事务。
  佛堂里,每日要以五百桌的斋食供养诸佛菩萨,天天如此,次第不失,大众不知这许多斋供从何处来,有的认为是神力所运,只有大师知道这是佛力的加持。
  法会圆满结束后,大师第二年又在五台山塔院讲解《华严悬谈》。在百日的经期中,每日云集在塔院的十方缁素,不少于万人,可是在大师的指挥下,吃一餐斋如同坐一堂禅一样,丝毫不杂,根本听不到传呼剥啄的声音。大师把精力过度地用在这二次法会上,当经期结束后,生了一场病。这时他与妙峰大师离开塔院,一钵飘然长往了。
  妙峰大师一人到芦茅去。大师因为身体有病,便到真定障石岩调养身体。在这里大师作了一首诗,其中有二句是这样的:"削壁插天应隘日,断崖无路只飞梯。"
  这年八月,皇太子降生,正好是祈嗣法会的十个月。大师身体稍好后,又到了京西的中峰寺,在此作了一篇《重刻中峰广录序》。冬天在石室里闭关水斋。


九、开悟前后的三次梦

  大师在开悟前后的一段时间里,曾做过与修行悟道极有关系的梦。日有所思则夜有所梦,梦本来不值一谈,但大师的梦却与众不同,不纯是意识的反映,而是渗透着神通妙用及其悟证境界,所以介绍一下大师从开始住五台龙门到抄写《华严经》这四、五年间的三个嘉梦,对了解大师在这一阶段的修行悟证境界,是极有好处的。
  第一次,大师梦见自己走入金刚窑,看见里边有两扇大门,旁边有座大般若寺。一跨进寺门,就好象处在无比广大的虚空一样,殿宇和楼阁的庄严,无法以言语形容。在正殿当中,安放了一张大床,清凉国师倚卧在床上,妙峰大师侍立在左方。大师一见国师,赶紧过去礼拜,然后侍立在右方。这时听到清凉国师开示着初入法界圆融的观境。随着国师的开示,大师的眼前即现出了相同的境界,自觉身心交泰互入。国师讲毕后,妙峰大师问:"这是什么境界?"大师笑着说:"无境界的境界。"大师醒来后,自己觉得心境融彻,再也没有挂碍了。
  第二次,大师梦见自己升向天空,当升到无边无际的高空时,又逐渐飘落下来,只见四周空空洞洞,没有一点东西,大地在空的下面,圆圆地象一枚镜子那样平滑光亮,有如琉璃般的晶莹。远远望去,在无穷的天空中,现出了一座广大无比的楼阁,它铺天盖地,雄伟壮观。在楼阁中又现出了世间的人事往来,就连最小的市井鄙恶之事,也都容含在里面。在楼阁的中央,设一紫金焰色的宝座。大师心里想:"这大概就是金刚宝座了。"大师对这座庄严妙丽、不可思议的楼阁非常欢喜,想走近它,可是转眼又想:"为什么在这清凉的世界中,有这些杂秽的楼阁呢?"这念头只一起,楼阁即刻去远了。大师心中又想:"一切净秽的境界,都是由我心而生的。"思惟着心生万法的道理,楼阁又近了。片刻之间看见金刚座前,侍立着许多身材高大、相貌端严的僧众。这时忽见一位比丘从金刚座后面出来,手捧一卷经书,径直走到大师面前,对大师说:"和尚叫我把这卷经书授予你。"大师接过一看,全是黄金色的印度梵文,一字也不识。大师将经书收起后,即问那比丘:"那个和尚是谁?"比丘回答说:"是弥勒菩萨。"大师一听非常高兴,立刻跟随比丘到了陛下,瞑目敛念而立。过了片刻,忽然听到磬的鸣击声,大师睁眼一看,弥勒菩萨已经登座。大师即在菩萨前恭敬地瞻仰顶礼,只见菩萨的面容,晃耀着紫磨金色的光彩,世间上再也没有比菩萨更壮丽了!大师顶礼后心想:"今天菩萨特为我升座说法,那我就是当机了。"于是大师长跪合掌,拿出经卷翻开。这时弥勒菩萨开示说:"分别是识,无分别是智。依识染,依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大师听到这里,身心忽然顿空,只觉得声音从空中历历传来。
  大师一觉醒后,菩萨开示的声音仍在耳边回荡。从此"识"与"智"的差别,完全了然清楚了。并知梦中所至之处,即是弥勒菩萨的兜率内院。
  第三次,大师梦见一僧人来报告说:"文殊菩萨在北台顶设置浴室,请你去洗澡。"大师跟着他到了北台顶,走进一座广大清净的殿堂,里面飘散着异香。这里的侍者都是梵僧,他们带领大师到了浴池。当大师准备解衣入浴时,见一位女人已在池中洗澡,心里忽然一阵厌恶,不想再入池了。这时池中人见大师厌恶而不入池,故意露出身体,大师这才知道原来是男的。大师随即入池与他共浴。
  那池中人用手戽水洗大师,水从头上淋下,一直灌入五脏,好象在洗肉桶一样。五脏一一都洗遍了,仅存的一身皮,如琉璃笼一样,洞然透明。
  过了一会儿,池中人叫喝茶,有一梵僧手擎半边象剖开的西瓜一样的髑髅,大师仔细一看,见里面全是人的脑髓,还淋漓着血液呢。大师对这髑髅很觉厌恶,而这位梵僧却用手指剜了一块脑髓问大师:"这是不净的吗?"随即送入口中吃了。这样一边吃一边剜,吃得津津有味。脑髓吃光后,只剩下些血水在里边。这时池中人说:"可以让他喝了。"梵僧即把髑髅递给大师,大师喝了一口,味道真象甘露一样,喝下的血水从通身的毛孔里一一横流出来。血水喝完后,梵僧过来给大师擦背,并在大师背上大拍一掌,大师立即醒了过来,这时通身汗流如水,五脏洞然,没有隔阂。自从做了这梦以后,身心受用较以前又有提高,感到特别轻安自在。


十、东海牢山的因缘

  万历十一年春(1583),大师在石室结束了水斋,回想起在五台山所做的二次佛事影响很大,以致远近皆知。古人说:"大名之下,必难久居。"因此,大师决定避开五台山的虚声,走隐居修持的道路。
  以前大师曾阅读过《华严疏·菩萨住处品》,里面说:"东海有处,名那罗延窟,从昔以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清凉国师解释说:"梵语那罗延,此云坚牢,即东海之牢山也?quot;从此大师对牢山一直很羡慕。这时大师开始实践到牢山去的愿望,他蹈东海访寻牢山,并开始使用"憨山"这久已取好的号。
  大师到了牢山,寻到那罗延窟,因为无法住人,就再去寻最深隐的地方。在山的南面,他寻到一处背负群山,面吞大海的幽静胜地,这里的景色十分壮观奇绝,使人有远离人间烟火的仙境妙域之感。
  这里原有一座观音庵,因遭历史浩劫,早已成为废墟。大师在树下辅了一张席,在露天下坐了七个月。后来当地土人张大心居士见大师在露天下勤苦修行,就为他盖了一间茅屋,大师住下后,再也无人往来,因此感到十分满意。
  到了第二年秋天,李太后因五台祈皇嗣有功,访求主事的三位师傅。大方法师与妙峰大师已接受了惠赐,唯寻不到憨山大师。太后决心要访大师,就求龙华寺住持瑞庵法师去寻。瑞庵法师已知大师在牢山,就乘船去访大师。当他到了大师茅屋里并向大师叙述太后的心意时,大师却恳谢说:"倘使能蒙太后的恩德,容许我在这山海之间安居,已经恩赐很多了,又何必求其它的恩赐呢?"瑞庵法师听了只得回去复命。太后听了瑞庵法师的话,心里还是不好过,就在京城西山建了一座寺院,派内使一定要大师前来,可大师决意住山。太后没办法,知大师仍住茅屋,即拨了三千金派内使送去修建房屋。大师尽力制止说:"我有这几间茅屋已经够快乐了,又何必再另造房屋呢?"大师不受分文,使内使十分为难,只恐回去交不了差。大师见他为难,心里想:"古人有矫诏济饥之事,现在牢山东区正值岁凶,为何不可广圣母的慈心而救饥饿的百姓呢?"就与内使把这三千金遍施各府的僧道、孤老、狱囚,以济饥饿。太后听内使汇报说已将三千金救济困厄,内心高兴地连连感叹。
  牢山附近的百姓,从来不知有僧宝以及佛教正法。大师居住的地方,算黄氏族人口最多,他们见大师精进修行,心里非常敬佩,慢慢地和大师接近起来。经过大师的努力摄化,那里的罗清教徒和外道教派的师长们,都相继率领他们的弟子来归依大师,渐渐地他们明白了真正佛法的修行意义。
  万历十四年,神宗皇上敕颁藏经十五部,散施于天下名山。首先以四部置四边境,即东海牢山、南海普陀、西蜀峨眉、北疆芦芽。李太后派人送藏经到东海牢山,大师因事先不知道,以致藏经送到时无处安置,这时地方抚台等官吏见状便请来供奉起来。大师见有敕命,只得到京谢恩,太后与宫中眷属各出银两供养大师,让大师在牢山修建安置藏经的寺院,并预先取名为海印寺。
  大师在京听说达观大师到牢山访问他,立即兼程赶回。刚回到牢山脚下,正遇达观大师下山,立刻邀他同回禅室。两人谈禅论道,法味盎然,这样达观大师在此盘桓了二十多日才回去。临去时,还赠了一首诗给大师,其中有:"闲来居海上,名误落山东"的句子。
  到了冬天,冰天雪地,好一派海天风光。有一个夜晚,大师打坐后起来散步,看见湛蓝的大海,澄彻的夜空,洞然一大光明藏,了无一物,即刻作了一首偈:
  海湛空澄雪月光,
  此中凡圣绝行藏。
  金刚眼突空花落,
  大地都归寂灭场。
  大师回转静室后,见案头放着一本《楞严经》,展开经卷,当见到:"汝心汝身,外及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全经的观境,顿时了然心目。他便振笔疾书,片刻之间已把心中所证全部写了出来,取名为《楞严悬镜》。一见蜡烛才燃了半支,这时大师叫维那进来,叫他念了一遍,听着听着,大师自己也象是听着梦中话一样。
  一天,大师想起《六祖坛经》中半夜砍头的公案,便想学习六祖的定力。大师每夜开门习观想:"假使人来借头,我便欢喜地舍给他。"这样时间长了,觉得定力渐深。一个晚上,忽然有人嚷着:"强盗来了。"大师镇定地说:"把强盗叫来!"他点燃蜡烛,正襟危坐,没有丝毫的恐怖心,这时身材高大的强盗到了大师门口,见大师威严无比,一下子没了气焰,身体匍匐不敢入门。大师对他说:"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又叫侍者到库房里取二百钱给了强盗,这强盗便带着敬佩的心情离开了海印寺。
  第二年,牢山建成了殿宇,大师开始开堂为大众说戒。从此四方的和尚到海印寺的日益增多,接着大师又为居士们讲解《心经》,弟子记录成《心经直说》。秋天,胡顺庵告老还乡,送他儿子到海印寺出家为大师侍者,法名为福善,是大师弟子中成就最高的一位。


十一、神通见母

  万历十七年(1589),大师四十四岁。这年大师开始阅藏经,并为僧众讲解《法华经》和《大乘起信论》。
  大师自从离五台山后,常有拜见父母之心,但恐落世俗知见,所以一直没去。
  不久前大师拟为报恩寺请一部大藏经,在十月份到了京都,太后即命人赠给一部。大师奉经到了龙江,这时报恩寺的宝塔连日放光呈瑞。大师到了金陵报恩寺,在迎经的那一天,宝塔的光明好象一座桥一样,呈半圆形向北伸延,迎接藏经的僧人都从光明中走过。直至安置藏经,建立道场,光明仍连日不绝。
  这罕见的奇妙光明,吸引了千千万万的人们来瞻仰观礼,面对如此瑞祥之相,无不叹为稀有。
  大师送经到报恩寺的消息,不胫而走,一直传到他老母亲的耳朵里。老母亲欣喜异常,先派人去问候大师何日到家,大师说:"我这次是为朝廷之事而来,不是为了家庭来的。如果老母亲在相见时,如同过去未离时一样欢喜,那我最多可回家过二夜,否则我就不回去了?quot;老母亲见大师这样说,就派人再去说:"现在能再相见,已欢喜的不得了,那里还会悲伤?见一面就可以了,又何况是二夜呢?"
  大师在静坐中以神通力回到家里,老母亲一见儿子,因过于激动,竟高兴得昏倒在地。晚上,大家聚在房间里叙谈,一位族中的长者问:"你乘船来还是乘车来?"老母亲说:"何必问乘船来乘车来!"长者又问:"那从何处来呢?"老母亲说:"从空中来!"大师听了惊讶地想:"怪不得老母亲当年能舍我出家啊!"于是问老母亲:"我出家后,你想念我吗?"老母亲说:"哪能不想念呢!"大师又问:"你怎么排遣这想念之情呢?"老母亲说:"我起初不知如何是好,后来知你在五台山,就去问师傅五台山在什么地方,师傅说'在北斗之下,即你令郎居住之处'。我从此后,每夜朝北斗星的方向礼拜,称念菩萨的名号,渐渐地就不再想念了。假如说你死了,就不再拜了,也不再想念了,今天见到你,是神通变化而来呀!"
  第二天,大师随二亲去祭祖茔,又去卜择二亲的葬穴,这时老父亲已八十岁了,大师开玩笑说:"今日活埋老子,省得他日再来!"并把铲斫在地上,老母亲见了一把夺过铲说:"老婆婆自埋,又何必烦别人来!"连斫了数十下。第三天,大师向二亲告别,老母亲欢喜如故,未尝蹙眉,大师知道老母亲并非寻常之人。
  有一位黄子光,是当时大司马的弟弟。大师到牢山后不久,年龄还只十九岁时,就已在大师前皈依请益。大师授以《楞严经》,二个月即能背诵。从此茹素勤修,尽管父母反对,也不改变修行的决心。他平日用功,切志于参究明心,常常胁不至席,坐禅达旦。此次大师南归,黄子光心中暗想:"我生在边地,长期不闻三宝之名,今天幸遇大善知识,倘使大师不回来,我们就失去依靠了!"于是就在观音菩萨前,刺臂燃灯供养菩萨,求观音菩萨加被大师早日归来。燃臂之后,火疮发痛,可他仍然日夜正襟危坐,持念观音菩萨圣号。这样过了三个月,火疮才痊愈。但在臂的疮痕上却结了一尊观音菩萨的形像,眉目身衣,宛然如画。大师回来后,他求出家的心很切,但大师始终不同意。第三年黄子光坐脱而去。
  大师在这几十年的修行历程中,时刻不忘重兴报恩寺。以前居五台龙门时,虽已有机会,但因需要费用太巨,未能行动,到东海牢山时,也时刻在等待时机。现在,大师认为机缘已熟,因此就以送藏经的因缘到了京都,将报恩寺的始末奏上太后,并且说:"工程浩大,需要经费很巨,难于轻举,愿乞圣母每日减少膳馐费用百两,这样积累三年,工程即可开工,积累十年,工程即能完成了?quot;太后听了十分高兴,这年十二月就开始积储经费。
  万历十八年的春天,大师书写《法华经》,表示感谢太后的德意。在这期间,有一伙人策划破坏道场。他们购买了方外的黄冠道袍,假称大师占了他们的道院。并还聚集许多人,诤讼到抚院。当时的开府李公,了解了事件的真相后,非常痛恨这伙无赖之徒,就把他们送到莱州府治罪。大师也去莱州府听察,并尽力替他们解救。可那数百名无赖不知大师的慈悲,依旧在府城里作哄闹事,并围着大师不去。大师见状,让身边的侍者到别处去,独自一人徐徐而行。
  到了城外,这伙无赖的首领,持刀在大师前挥舞,欲想杀死大师。大师镇定地看着他,笑了笑说:"你杀了我,怎样处理自己呢?"这首领听了大师的话,一时感到心虚,即刻收了刀,随同大师到了城外约二里地。将要分路时,无赖们认为首领对大师有利,想动手殴打他。大师心中暗想:"他们要是一鼓动,这首领就有危险了,怎么办呢?"大师干脆拉着首领同至寓处,关了门,脱了外衣,大师又摆出瓜果招待他。二人边吃边谈,首领完全被大师感化了。这时满市喧哗着这样一片声音:"方士杀僧了!"太守听到了这一消息,就派遣了府役把无赖捕了起来,无赖们惶惧地叩头求免。大师就对无赖们说:"你们不要怕,待我去说说看。"大师到了太守前,太守问:"狂徒要杀你吗?"大师说:"没有,府役来追捕时,我正和他们的首领在吃瓜果呢!"太守又问:"那他们又为什么闹事呢?"大师答道:"他们只不过是一般性的市集喧闹而已。"太守想把他们拘留起来,大师说:"应把他们放掉,如果用枷锁把他们拘起来,等于把恶人常放在身边,这是没有好处的。"太守听大师这么一说,忽然醒悟,立即下令叫地方官兵把他们驱散,狂徒不到三日,全部解散。这样,狂徒闹事的事就安宁下去了。
  这年,大师还写了一本《观老庄影响论》共八篇,其中论心法一篇文字虽最短,但却已概括了儒释道三教的中心思想。论心法中说:"我幼年学习孔教,但不知孔教的源流。后来学习老庄学说,也不达老庄学说的宗旨。当退出世务,进入深山大泽时,努力于习静观心的法门。因为习静观心的功能,明白了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深妙道理。既然三界万法都是心与识的幻现,那么一切有形相的事物都是心的幻影;一切声音语言,都是心的幻响。而一切圣人身体,是心的幻影中显现最庄严的形相;圣人的言教,是心的幻响中最顺于真理的声音。正由于万法唯心的缘故,因此治世的政治、法律、文学、艺术,以及资助人们生存的一切事业,如果它们是善的,有益于人类大众的,那么,也都是顺于正法的。这是因为心外没有一事物的独立存在,所以说万事万物都是真心所现。迷了真心的人,执著了客观环境和主客心识,他们就无法彻证真心本有的妙用。假如悟证了自己本具的寂而常照,照而常寂的真如妙心,那么,宇宙人生的一切现象,当下即是不可思议的妙有境界。但要悟证这万事万物的统一本源,而产生不可思议的妙用,这只有圣人才能达到啊?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2002年戒幢电子杂志 戒幢电子杂志总017期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