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戒律学专集         累计点击:8889次 上次访问:17/08/19 22:52 搜索   
梵网经菩萨戒略注


下一页·第1页·共4页


圣一法师讲述

  各位诸山长老、大德高僧:
  今日后学到九华山,参加传戒法会,去年仁德老法师莅临广东顺德县,邀请本人于今年九华山开戒前讲梵网经,此是正信之行,与香港宝莲寺开戒前,先讲梵网戒经一样,我即答应下来。
  菩萨戒名道俗通行戒,已受戒或欲受戒的在家、出家菩萨者,都可以听,因此传戒前,先说梵网经,令一切见者闻者,皆种下成佛的善根。
  戒的意义是什么?很多人尚未明白:

  (一)戒就是道德,不论你有多大的才能,多大的学问,戒体一破,无道德就无人恭敬,别人恭敬我们,是恭敬我们的道德,不是恭敬我们的外表。小乘经中记载,一国家内有一位大臣,国王很恭敬他,这位大臣想知道:“究竟国王那一方面恭敬我,且试他一试,究竟是我的学问,还是我的才能,受到国王的恭敬。”
  这位大臣到皇宫里,偷了一个钱,守宫的人尊重他,虽知而不捕他。第二天,他偷二个钱,这守宫殿的人也放过他,第三天,他就偷了五个钱,守宫的人实时捕着他,绑他到国王前,国王说:“你偷了国家的钱,犯了国法要死。”这位大臣说:“国王啊,我现在试出来了,我知道人人恭敬我的,不是学问才能,而是道德,现在我知道道德可贵,请国王让我出家吧!”国王答应了他,许他出家。
  偷国家的钱财,就是犯戒,犯了戒就没道德,无论我们的学问及才能多么好,若破了戒,没有道德,就不受人尊重。
  昔日孔子到处教学,赞叹两位学生:颜回、闵子骞。后来孔子将心法传给闵子骞,他不传给文学第一的子由子夏,也不传给能言而多财的子贡,他传给颜回、闵子骞,闵子骞是道德第一。
  戒律是道德轨范,人人都要持戒,世界上最为人尊重者是“道德”这两个字,离了道德即无戒,离了戒亦无道德,所以我今天提出,“戒”就是道德。

  (二)“戒”又是我们的清净心,璎珞经云:“一切凡圣戒,尽以心为体。”心无尽故,戒亦无尽,持戒,心则清净,在清净心中建立万德,建立万行,犹如白纸,有了红点、黑点、绿点,就染污了,失去用处,若这白纸未被染污,可以写金刚经、法华经、楞严经、心经,可以写一切经典,染污了的白纸,什么也写不上去。我们这个心亦复如是,心清净可以修六度万行,自利利他,一切功德都成就。
  例如黄金有矿,什么都造不了出来,若果黄金炼去了矿,黄金就可以造佛像、菩萨像、罗汉像、以及造一切器具,皆因这黄全是纯金无矿,所以“戒”是什么?是我们的清净心,心清净,即成等正觉。

  (三)现在是末法时代,人人希望振兴佛教,有主张坐禅来振兴佛教的,有主张办学来振兴佛教,可不可以呢?且看释迦牟尼佛的一句话:“佛在世以佛为师,佛灭度后以戒为师;毘尼住世,正法久住。”毘尼是戒律,若戒律住世,正法就久住,欲想振兴佛法,当奉行戒律。
  以上三点:第一,戒是道德观念,第二,戒是我们的清凈心,第三,戒能振兴佛教,是略释戒的意义,现在解释经题。

  佛说梵网经

  简单的说,梵即梵行,梵行很多,犹如网之孔,一网有多孔;戒有无量梵行,梵行清净名为戒,诸佛有无量梵行,菩萨广学无量梵行,就如一网多孔,所以名为梵网经。说者,悦也,佛说戒,畅佛本怀,故名悦。
  经题解释已毕,再说人题,人题是译者。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
  姚兴是国王的名,秦是国号,三藏指经律论。经藏诠定学,定即心,若想明心要多诵经,或持四句偈;律是戒学,论是慧学。戒定慧三无漏法,是苦海的慈航,我们欲想了生死,到涅盘的彼岸,不能离开戒定慧三无漏学,这位法师以戒定慧为自己之师,亦为他人之师,故称三藏法师。
  鸠摩罗什,此云童寿,以童子之年,而有耆寿之德,故名。
  佛指卢舍那,是报身佛,卢舍那即净满之意,烦恼惑已净,功德圆满,故云净满。
  众生成佛时有三身,称为三身佛,三身佛分别名为法身佛、报身佛、及应化身佛。
  法身是我们的本来面目,是本来具有的,不需要修,只要你悟,悟即见自己本源自性清净的法身佛。
  报身佛不容易成,需经三大阿僧祇劫,修种种的苦行难行,乃至无善而不成,无德而不就,功德圆满,方可成报身佛。
  释迦佛的报身,称为卢舍那佛,住在华藏世界,阿弥陀佛的报身,又是住在华藏世界,各各佛的报身,都是住在华藏世界。
  报身又分自受用报身及他受用报身,自受用报身无相,就是大菩萨也见不到;他受用报身,大菩萨可以见到,惟是所见的各有不同,十地菩萨见的,是无量大身,其它菩萨所见的,或是千丈卢舍那身。
  应以何身得度,即现何身而为度之,是为应身佛。应身是以报身为本,所以应身佛又称为逆佛,所谓从本垂迹,就是这个意思。
  应身佛有千百亿化身,如释迦佛有千百亿化身,阿弥陀佛亦有千百亿化身,化身佛住在凡圣同居土——暂时住的、方便的、不长久的。是故释迦佛十九岁出家,三十成道,说法四十九年,八十岁便离开这个世界——应度众生已度尽,说法已完,住世无益。
  众生成佛时,三身佛一时成,无分先后彼此。
  华严经云:“十方诸如来,同共一法身,一心一智慧,力无畏亦然。”上两句“十方诸如来,同共一法身”,是指法身佛,法身佛无相,万佛一体,无有你我之分,亦无过去,现在,未来佛之分别,更无此土、他土、无量国土之佛的区别,万佛一体,犹如虚空般的清净,清净是一体的,不能说这一边的虚空清净,那一边的虚空不清净,是故法身佛无男无女、无此无彼、圣凡两亡、生佛俱泯,是谓不二法门。

  “一心一智慧,力无畏亦然。”是指报身佛。
  法身清净,不染一尘,故亦名素法身,众生迷此,所以有生死,虽则六道轮回,其性不变,故又名佛性,因在迷不变,常随众生流转生死,故云“法身流转六道,处处皆闻。”有幸得闻佛法,着力熏修,剎那除卸迷情,得识本来,乃至大彻大悟,悟同诸佛,此时名信解,解法身之理,但解而矣,法身还未出现,必须悟后起修六度万行,以及一切功德,若有一德未圆,一功未满,法身亦不现前。
  直待万行已圆,万德已满,惑垢尽除,无明业空,法身才全体出现,此时却又名报身佛,号卢舍那。
  简略而言,悟后从性起修六度万行,庄严素法身,修至功德圆满,素法身成为万德庄严的报身,报身又化成千百亿化身,到十方世界,天上人间,转随意法轮,教化有缘众,所以坛经云:“法身报身及化身,三身原来是一身。”

  尔时卢舍那佛。
  梵网经心地品分上下两卷,上卷说菩萨心地法门,下卷说心地戒,尔时者,指说心地法门竟。
  为此大众。
  为华藏世界无量菩萨众。
  略开百千恒河沙,不可说法门中心地如毛头许。
  成佛的法门,多至无量无边,故文中说多如恒河沙,广说不尽,惟有大菩萨才是当机,对初心菩萨,只可略说。
  佛法有广有略,广则有百千恒河沙不可说法门,略则如菩萨心地品,心地品在百千不可说法门中,犹如毛头许少,亦如大海水一滴。
  是过去一切佛已说,未来佛当说,现在佛今说。
  心地法门虽如毛头许少,但过去一切佛都说此心地法门,未来、现在十方佛成佛时,亦说此法门。
  三世菩萨已学、当学、今学。
  过去、现在、未来的菩萨,亦学此心地法门,不学此心地法门,不能成就菩萨行,舍心地法门,无别可学。心是三十心,地是十地。
  我已百劫修行是心地,号吾为卢舍那。
  我,指卢舍那佛,曾经一百劫修行此心地法门,至无明惑净,功德圆满,号名为虑舍那。
  汝诸佛转我所说,与一切众生,开心地道。
  从报起应,化成千释迦,又从千释迦应化成千百亿释迦,“汝诸佛”,就是指应化身佛。
  心地法门是成佛之道,众生心地未曾开,汝诸化身佛应对众生说,使众生闻此法门,开心地道。
  开者,对封而言,以诸众生皆为烦恼业识所障,深迷不觉,非经指点开示,终无得见诸佛体性。
  尔时莲华台藏世界,赫赫天光师子座上,卢舍那佛放光。
  在华藏世界,大香水海中,有一莲台,上大下小,共二十层,状如莲华,中有无量无边数世界,故名莲华台藏世界。娑婆世界就在华藏世界的第十三层,极乐世界也是在第十三层。莲华台藏世界属依报,是报身佛的国土,日夜放光明,师子座上,卢舍那佛身亦放光,故称赫赫天光。
  光告千华上佛。
  卢舍那佛莲座有千叶,一叶一释迦,故谓千华上佛。佛放光,以光嘱告千化佛。
  持我心地法门品而去,复转为千百亿释迦,及一切众生。
  卢舍那佛把心地法门,传与千释迦,千释迦又把心地法门,传与千百亿释迦,千百亿释迦又把心地法门传与一切众生。
  次第说我上心地法门品。
  心地法门,位有四十,诸众生性,根有大小利钝,是故说时,要次第而说:初说十住,住于如来家;次说十行,修菩提行;次说十回向,以菩提行的功德,回向佛果;再说十地,法身犹如大地,能生一切法,能度一切众生,能出生一切佛。
  汝等受持读诵,一心而行。
  不但要讲说心地法门,并且从解起行,要受持、读诵、一心而修行。
  尔时千华上佛,千百亿释迦,从莲华台藏世界,赫赫师子座起,各各辞退,举身放不可思议光,光皆化无量佛,一时以无量青黄赤白华,供养卢舍那佛,受持上说心地法门品竟。
  青黄赤白花,表心地法门中的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此四十位是佛因,因必向果,故以四色花供养卢舍那佛。
  每一尊化佛,均能受持住、行、向、地法门,故云受持上说心地法门品竟。
  各各从此莲华台藏世界而没,没已,入体性虚空华光三昧,还本源世界。
  千佛及千百亿化佛,从华藏世界隐退,人体性虚空华光三昧定。
  摄用归体为之入,摄六根之用,归于一心之体,所谓都摄六根,净念相继,是为定;以心为体,泯相见性,是为体性虚空。
  体性虚空常有光明如花,是为体性虚空华光三昧,诸佛入此三昧而隐没,辞退华藏世界,此没彼出,还到自己的国土。
  阎浮提,菩提树下,从体性虚空华光三昧出。
  阎浮提,即娑婆世界四洲之中的南瞻部洲,佛坐菩提树下,亦从体性虚空华光三昧出。
  出已,方坐金刚千光王座。
  百亿释迦,于菩提树下,坐金刚台,放千光明,成等正觉。
  及妙光堂,说十世界海。
  四天王天,有一讲堂名妙光堂,佛成等正觉后,上升妙光堂,先说十世界海法门。
  海喻深广,无所不藏,有无穷尽之相:十方世界无尽、诸佛无尽、众生无尽、诸佛法门亦复无尽,简略而说,十方世界如海,广大无边,惟是各各不同。
  十世界海,可参阅华严经世界海品。
  复从座起,至帝释宫,说十住。
  帝释宫在须弥山顶,即忉利天。
  十住指十种住于菩提心之法,不住色生心,不住声、香、味、触法生心,一切不住,无住而住,住于菩提心。
  复从座起,至焰天中,说十行。
  焰天即夜摩天,日月光明照不到,天宫殿自有光明,天莲花亦有光明,见莲花开合为一昼夜。
  从菩提心起菩提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方便、愿、力、智,十种都是自利利他的菩萨行。
  复从座起,至第四天,说十回向。
  第四天是兜率陀天,到兜率陀天说十回向法门,把十行的功德,回向佛果菩提,不求余物,唯求作佛,回向有两种:(一)回自向他,把十行的功德,回向一切众生。(二)回事向理,十行属于事,真如法界属理,所有功德投入真如法界,功德常住世间。
  复从座起,至化乐天,说十禅定。
  六欲天的第五层天,名化乐天,世尊于此处说十禅定法门,为令十回向位诸菩萨,得圆知诸佛禅定、圆入诸佛剎土,圆证法身境界。
  复从座起,至他化天,说十地。
  有禅定可以破无明,无明分分破,法身分分证,圆证十地法门。
  心如大地,地能生万物,心能生万法,能出生一切佛,所谓“一佛一切佛,心是如来地。”
  复至一禅中,说十金刚。
  一禅指初禅天,十金刚指金刚三昧,为一切法所不能坏。世尊于此说十金刚,为令已登七地菩萨,得证金刚观智,入妙觉果海。
  复至二禅中,说十忍。
  有了金刚三昧,一切法不能动,便能入十忍,忍指无生法忍,了一切法无生无灭。
  复至三禅中,说十愿。
  世尊于此天,说普贤十愿法门,令彼已登九地菩萨,更得十大愿力,得入如来妙觉果海。
  复至四禅中,摩醯首罗天王宫,说我本源莲华台藏世界,卢舍那佛所说心地法门品。
  四禅顶天,又名色究竟天,乃摩醯首罗天王住处,摩醯首罗以禅定得大自在,故摩醯首罗天又名大自在天。
  上来各天中所讲的心地法门,是别说,即各各分别而说,如在忉利天说十住,夜摩天说十行,兜率天说十回向,他化天说十地,是为别说。惟世尊于四禅天,顿说四十心地成佛法门,把住、行、向、地之法,一起说出来,故云:“说我本源莲华台藏世界,卢舍那佛所说心地法门品”,令彼圆证心地功德,入妙觉果海。
  其余千百亿释迦,亦复如是,无二无别。
  此国释迦在人间成佛后,上升妙光堂等各天说心地法,共余千百亿释迦,亦复如是。
  如贤劫品中说。
  贤劫品乃梵网经六十一品之一,上来乃略言其义,广如贤劫品中说。
  尔时释迦牟尼佛,从初现莲华台藏世界,东方来入天王宫中,说魔受化经已。
  以上讲千释迦及千百亿释迦,于诸世界说心地品,以下讲一释迦,于此世界说心地法门品。
  释迦佛自从初现于华藏世界,秉受心地法门竟,向东而来,入摩醯首罗天王宫中。摩醯首罗以定得大自在,定能生一切色法,所以他认为大千世界是他所造,一切众生从他而出,于是生大骄慢,故大自在天,又名大我慢天,有了我慢便成魔,佛先度大魔王,舍离我慢,故云:“说魔受化经已”,然后在天上示现成佛。
  下生南阎浮提,迦夷罗国,母名摩耶、父字白净,吾名悉达,七岁出家,三十成道,号吾为释迦牟尼佛。
  此乃从本垂迹,降生人间之文。
  人间有一四天下:东胜神洲、南阎浮提、西牛贺洲、北俱卢洲,以南阎浮提的众生最为勇猛,虽未见果而修因,故佛从天上降迹南阎浮提,迦夷罗国。迦夷罗国在喜马拉雅山之南,为世界之中心点。
  母名摩耶,意即大幻,华严经中,摩耶夫人对善财言:“我得大幻愿智法门,为卢舍那佛之母,为千佛之母。”贤劫千佛,皆以摩耶夫人为母。其父名白净,又名净饭王。
  悉达,即一切义成之意。一般经典中记载太子十九岁出家,此经说七岁出家,可能是说太子初出家时,先学非非想定,不久证得,但知非究竟,次复游行诸国,凡经一年,次更苦行六年,前后共七年(岁),至三十岁乃成佛。
  释迦即能仁之意,以慈悲心,能作佛事,因娑婆是五浊恶世,众生多苦,若无慈悲,不会到此世界救苦;牟尼即寂默,寂灭道场,默契真理,表智,悲智和合,方可度众生。
  于寂灭道场,坐金刚华光王座,乃至摩醯首罗天王宫。
  寂灭是用功之法,不生不灭称为寂灭,是出世间法,世间法有生有灭,在生灭中见不生灭,是为寂灭,所谓“生灭灭已,寂灭现前。”所以修行用功很简单,从生灭中见不生灭,唯有寂灭,乃能得道。
  以金刚三昧力,破最后一品无明,大觉现前,成等正觉,故云坐金刚华光王座。
  坐金刚华光王座,成佛说法,实时上升妙光堂,乃至摩醯首罗天王宫,转大法轮。
  其中次第十住处所说。
  从妙光堂,乃至首罗天王宫,一共十处,所说的都是成佛之法。
  时佛观诸大梵天王网罗幢,因为说无量世界,犹如网孔,一一世界,各各不同,别异无量,佛教门亦复如是。
  佛观大梵天王网罗幢,因物说法。一网幢有无量孔,孔孔不同,一华藏有无量世界,界界不同,诸佛教门,亦复如是,佛佛教风,亦各各不同。
  吾今来此世界八千返,为此娑婆世界,坐金刚华光王座,乃至摩醯首罗天王宫,为是中一切大众,略开心地法门竟。
  如来大慈,悲愿深广,在此娑婆世界,坐金刚华光王座,示现成佛,前后已有八千次,每次成佛,即上升四天王天宫,次第乃至首罗天,为诸天人,略说心地法门。
  复从天王宫,下至阎浮提菩提树下,为此地上一切众生,凡夫痴暗之人,说我本卢舍那佛心地中,初发心中,常所诵一戒,光明金刚宝戒。
  天宫说法竟,即下人间,在菩提树下,为一切众生说心地戒。
  凡夫没在愚痴黑暗之中,未解如来心地法,唯有说本佛卢舍那佛,初发心时,常所诵一戒。一戒者,即佛戒,佛性清净,从清净的自性中,流出无量戒,例如:
  自性清净,不杀生,是佛戒。
  自性清净,不染污,不淫欲,是佛戒。
  自性清净,不自欺,不欺人,是佛戒。
  所谓一即无量,无量即一,从一佛戒中,开出无量戒,戒能破无明烦恼黑暗,故名光明,戒是无相,一切不能坏,犹如金刚;戒是无漏,出生无为功德故云宝,是以称为光明金刚宝戒。-
  是一切佛本源。
  诸佛万德圆融,以戒为本,德从戒而生,故戒是一切佛本源。
  一切菩萨本源。
  菩萨修万行,亦以戒为本,无戒,行不成,所以戒是菩萨本源。
  佛性种子。
  佛性以戒为种子,种子起现行,就是戒,现行熏种子,归佛性。
  一切众生,皆有佛性。
  一切众生,皆有成佛之性,性以不变为义,有佛性者,将来尽得成佛,现在未见佛性,所以是众生。
  众生虽然未见佛性,但一切众生可以持戒,持戒清净即见佛性,所以戒是佛性的种子。
  那么众生如何持戒?
  一切意识色心,是情是心,皆入佛性戒中。
  一切意识,就是指第六识,第六意识是什么?一切他都参与:如眼见色,这意识就立即分别是什么色,耳闻声,第六意识又立即分别是什么声音,鼻嗅香,他又分别香,本来舌尝味,与意识无关,但意识又去分别是什么味;身觉触,这意识又分别是什么触,意根知法尘,这意识又立即分别一切法,所以意识称为一切意识,什么他都管,是分别心,假如意识持戒清净,分别心变了无分别心,即见佛性。
  一切众生,都有色心,色心就是五蕴:色、受、想、行、识。色属物质,受想行识属于心。
  色身持戒清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若心持戒清净——受想行识即是空,空即是受想行识,受想行识不异空,空不异受想行识。若身心持戒清净,五蕴就空了,五蕴空时即见佛性,故云皆入佛性戒中。
  “是情是心”,众生的情与心,都可以见佛性,情是六根——眼欢喜见色,所以眼根称为眼情,耳喜欢闻声音,鼻欢喜嗅香,舌喜欢尝味,所以六根称为六情。修行要以六根来持戒,若六根持戒清净,回光返照,亦可见佛性。
  “是心”指六识,六识持戒亦可见佛性,六识怎样用功?返照这个六识心是甚么?明白这个六识心,就见佛性,所以一切意识色心,是情是心,皆入佛性戒中。
  上来情是指六根,心指六识,但六尘就不同,六尘是依报,属无情,不会修行,修行是说有情,惟是有情成佛时,无情亦成佛,所谓情与无情,同圆种智。
  当当常有因故,当当常住法身。
  见佛性后,从佛性起修,一举一动,无论拈花奉水,焚香扫地,或是念一句阿弥陀佛,或诵经,都是成佛之因,所以“当当常有因故”。
  “当当常住法身”,见佛性后,住在甚么地方?不住生死,不住涅盘,无住而住,住于法身;全性起修,全修是性,常住法身。

  如是十波罗提木叉,出于世界,是法戒,是三世一切众生顶戴受持。
  如是十波罗提木叉,现于世界。波罗提即解脱,木叉即戒,十条戒是解脱之因,持木叉之戒,得解脱之果。这十条戒如何令众生得解脱?
  (一)不杀生——不杀生悟无生即解脱。(二)不偷盗——能舍一切,一切不取,即是解脱。(三)不淫欲——不淫欲,身心清净,是为解脱。(四)不妄语——无妄归真就是解脱。(五)不酤酒——无无明,无明既无亦是解脱。(六)不说四众过——修行不见他人过就是解脱。(七)不自赞毁他——人我两空是解脱。(八)财法二施又是解脱。(九)不瞋心亦即解脱。(十)正信三宝亦即解脱。
  如是十条波罗提木叉,出现世界,是法律之戒、法则之戒、大自然律戒、返本归元之戒,一切众生应顶戴受持。
  吾今当为此大众,重说无尽藏戒品,是一切众生戒,本源自性情净。
  此无尽藏戒品,释迦佛过去成佛已数数说,今次成佛,为大众重说此众生戒,众生持此戒,得见自性本源,本源是无生无灭,无生无灭就是清净的自性,故云本源自性清净。
  我今卢舍那,方坐莲华台,周匝千华上,复现千释迦。
  此乃报身佛卢舍那成佛之文。
  “我今卢舍那,方坐莲华台”,“我”指释迦牟尼佛的报身,“今”字要留意,我今天惑净功满,才可以在华藏世界,坐莲华台成报身佛。
  一报身成佛坐莲华台,华藏世界有无量佛国土,每一佛国土的佛成报身佛时都是坐此一莲华台,表示每一位报身佛的功德相同,但是彼佛报身不与此佛报身互相妨碍,例如一室千光,彼此不相妨碍,既然所有报身佛的功德相同,所以成佛时,佛佛同体,如水合水,如空合空,无有彼此,这是指无相的自受用报身佛而言,若他受用报身佛,在华藏世界成佛时,四十二位法身大士,如云靇月,佛为彼等说华严经,独法身大士才可见闻,唯识论云:“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
  “周匝千华上,复现千释迦。”指报身佛化现一千释迦,在摩醯首罗天上成佛,摩醯首罗天统一大千世界,一大千世界有百亿四天下,是故在人间成佛时,是一千个百亿释迦,意即卢舍那佛在华藏世界成佛,化成千释迦在天上成佛,每一释迦又化成百亿释迦,共有千个百亿释迦在人间成佛。
  一华百亿国,一国一释迦,各坐菩提树,一时成佛道。
  古人云:大千世界,同日出家,百亿国中,一时成佛。
  如是千百亿,卢舍那本身。
  千百亿释迦,都是以卢舍那佛为本。
  千百亿释迦,各接微尘众,俱来至我所,听我诵佛戒,甘露门即开。
  千百亿释迦,于应迹世界,接引不可说不可说微尘数众生,俱至华藏世界,听卢舍那佛诵成佛之戒。
  甘露即不死药,不死就是涅盘,若得佛戒则无惑业,惑业尽则涅盘门开,故云甘露门即开。
  是时千百亿,还至本道场,各坐菩提树,诵我本师戒,十重四十八。
  从本垂迹,千百亿释迦,还至本昔修道之场,各各坐于菩提树下成等正觉,为大众宣说本师卢舍那佛成道之戒:十重四十八轻。十重是戒体,戒体犹如衣裳,污染了可以清洗,四十八轻戒护持戒体无染,清洗后的衣裳,可以再穿着,若果衣裳破裂了,就没有用,所以戒体不能破。
  戒体光洁,可以修六度万行,进趣无上菩提,是以佛保护戒,菩萨保护戒,又教一切众生保护戒,故有十重四十八轻戒。
  戒如明日月,亦如璎珞珠,微尘菩萨众,由是成正觉。
  持戒能消惑业,如日出能消罪雾,持戒复本心地,犹如月出清凉,从清凉心地,修一切功德,如璎珞珠庄严法身。
  罪灭、心清凉、功德庄严,微尘菩萨众,由是成正觉。
  是卢舍那诵,我亦如是诵,汝新学菩萨,顶戴受持戒,受持是戒己,转授诸众生。
  戒亦是成佛之本,故报身佛诵戒,化身佛亦诵戒,汝等初发心菩萨,应恭敬尊重、顶戴受持。历代祖师不但受持佛戒,还传给我们,是故一切众生,都应发心受持菩萨戒。
  谛听我正诵,佛法中戒藏,波罗提本叉。
  谛者实也,落实听诵戒,听一句明一句,听一戒明一戒,一听永听,戒种传入心田,名为谛听。
  五戒虽得人身,未能了生死,比丘戒虽能了生死,未能成佛道,唯菩萨戒度自、度他成佛,方名正诵。
  佛法中有无量藏:戒藏、行藏、定藏、慧藏、因果佛性常住藏,现在所诵的是佛法中戒藏,藏者合藏义,戒是止恶义,一戒止一恶,无量戒止无量恶,无量戒聚在一处,故名戒藏。
  梵语波罗提木叉,此云保解脱,持如来之戒,保卫三业,得涅盘解脱之果,佛遗教经云:“我灭度后,当尊重恭敬波罗提木叉,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
  大众心谛信,汝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常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
  受戒与否,要看你们的信心,持戒与否,亦要看你们的信心,实实在在的信,一信永信,在清净的信心中,念念知道自己现在持戒,当来必得成佛,所以现在心中,念念不敢违背戒律,更相信释迦成佛,实由持戒清净,所以自己心中,念念不敢为非,如是释迦是已成佛,自己是当成佛,皆因戒律,心中自然念念持戒,故云戒品已具足。
  一切有心者,皆应摄佛戒,众生受佛戒,即入诸佛位,位同大觉已,真是诸佛子。
  有心即有情,有情有心,能辨好丑善恶,既知善恶邪正,迷悟凡圣,所以凡有心者,皆应受佛戒。无情无心,不辨好丑,不知受戒。
  摄者受也,摄戒入心,心中有戒,其心清净,在清净心中,谛信自己将来成佛无疑,即入十信位;发菩提心,愿成佛道,入十住位;广修万行,入十行位;功德回向一切,入十回向位;见佛法身,入十地位;如是信、住、行、向、地,五十位所有功德,与佛相同,所谓见同佛见、行同佛行、智同佛智、戒同佛戒、德同佛德,一一与佛相同,将来定绍佛位,现在是佛子,故云真是诸佛子。
  大众皆恭敬,至心听我诵。
  欲得佛法中利益,须向恭敬心中求,以恭敬心念佛,以恭敬心参禅,以恭敬心出家,以恭敬心持咒,若以妄心持咒,不能相应,所以大众要以恭敬心听佛诵戒,使八识田中,下为戒种,种子起现行时,是名持戒。
  尔时释迦牟尼佛,初坐菩提树下,成无上正觉已,初结菩萨波罗提木叉。
  尔时者,指释迦牟尼佛在人间,出家求道,五年参学,六年苦行,三十岁坐道场,七日七夜,夜睹明星,豁然大悟,于菩提树下成等正觉。初结菩萨波罗提木叉者,释迦成佛后,先说戒法,戒乃万善之本,唯佛一人能结戒,菩萨、声闻、缘觉、历代祖师等,只能持戒,不能结戒。
  孝顺父母师僧三宝,孝顺至道之怯,孝名为戒,亦召制止。
  此段文中,佛把戒的奥义说出来——戒以孝顺为义。
  我们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即不作恶,凡是孝顺父母的人,不敢为非作歹,就是戒。师僧即师长,孝顺师长,而修一切善法,即是戒;孝顺三宝,要度众生,不度众生,不称为孝顺三宝,孝顺三宝,广度众生,名之为戒。
  孝顺父母,止一切恶,至仁义之道。
  孝顺师僧,修无为法,至涅盘之道。
  孝顺三宝,度诸众生,至菩提之道。
  孝顺父母,受五戒,名优婆塞、优婆夷。
  孝顺师僧,受具足戒,名比丘、比丘尼。
  孝顺三宝,受菩萨戒,名摩诃萨。所以孝名为戒,亦名制止,所有恶法,制而不起。
  佛即口放无量光明。
  如来说戒前,先放光现瑞,一切有缘众生,见到如来的光明,便前来听法,“口放”者,表此戒由佛金口亲宣。
  是时百万亿大众、诸菩萨、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十六大国王。
  是时听戒人数有百万亿,当中有各阶位的菩萨,亦有三界内的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十六大国王等。
  合掌至心,听佛诵一切诸佛大乘戒。
  菩萨戒名大乘戒,比丘比尼是小乘戒;小乘戒只求了生死,大乘戒求成佛道,小乘自度,大乘自度、度他。小乘只有律仪戒,大乘有三聚净戒:摄律仪戒、摄善法戒、饶益有情戒。
  佛告诸菩萨言,我今半月半月自诵诸佛法戒。
  此乃万世诵戒立法之仪,半月半月者,前半月是初一至十五,名白月。后半月十六至三十或二十九,名黑月。
  每半月诵戒不易忘记戒条,而且诵戒时亦可随之而省察一下,若有犯实时忏悔,忏悔则戒体清净,在半月之中来检点自己的戒行,若有犯,半月内罪未生根,容易忏悔清净,若过了半个月,所作的罪已生根,生了根才忏悔,罪比较难拔,是故有罪应实时忏悔,不要等太久,日久罪已生根,到结果时,悔恨则太迟,半月之内,罪还未有生根以前忏悔,罪得灭,戒体清净。
  所以半月半月诵戒有两种作用:其一,不易忘记戒条。其二,有罪则忏悔清净,是以佛作我们的模范,半月半月诵戒。
  汝等一切发心菩萨。
  初发心指十信位的菩萨,经云:十信菩萨发大心,长别三界苦轮海。
  乃至十发趣。
  即十住位的菩萨,一切不住,住如来家。
  十长养。
  即十行位的菩萨,修十波罗密,长养菩提苗。
  十金刚。
  即十回向位的菩萨,回事向理,回自向他,功德犹如金刚,坚固不坏。
  十地。
  即十地位的菩萨,心如大地,出生实德,上供诸佛,下化有情。
  诸菩萨亦诵。
  如是由初发心,乃至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的菩萨,亦半月半月诵戒。
  是故戒光从口出。
  如来从初发心直至成佛,半月半月诵戒不忘,持戒不犯,成佛后,戒化为光明,是故戒光从口出。
  有缘非无因故光。
  如来的戒光,从因缘而有,受戒为因,三大阿僧祇劫持戒为缘。
  光非青黄赤白黑,非色非心,非有非无,非因果法,是诸佛之本源,行菩萨道之根本,是大众诸佛子之根本。
  戒光是无漏,不漏落生死,不漏落世间,世间法是青黄赤白黑,无漏法非青黄赤白黑。世间法靠不住,青是无常、黄是无常、赤白黑亦是无常,是生灭法,漏落生死,戒是无漏,不漏落生死,所以非青黄赤白黑。
  “非色非心”,则非五蕴,色蕴是四大所成,心法是受想行识,有色就有心,有心就有色,众生是色心和合而成,持戒清净,五蕴空则无众生,故戒光非色非心。
  “非有非无”,有属见,无亦属见,见有见无,即见惑未破,不能见道,戒是无漏,知见已空,所以戒光非有无。
  “非因果法”者,先因后果,属权教,实教即因即果,因果不二,持戒见实相,故云非因果法。
  持戒见实相,一切诸佛皆从实相流出,实相是诸佛之本源,菩萨六度万行,以实相为体,故云行菩萨道之根本。一切佛子都要持戒,戒是佛性种子,有戒可以见佛性,无戒不能见佛性,所以持戒,是大众诸佛子之根本。
  是故大众诸佛子,应受持,应读诵,应善学。
  所有佛子应受戒、持戒、读戒、诵戒、还要善学戒,善学即善知戒的开、遮、持、犯之相:遮即遮止,持即不可以犯,开即是为救众生而开方便。
  明末,张定国又名张献忠,称霸西蜀,下令屠杀全城人,当时有一和尚名破山,他请求张定国莫屠城,张定国知他是和尚,即拿出许多猪肉对破山说:“若你吃了这些猪肉,我即不杀。”食肉犯戒,和尚觉得很为难,旁边有一人细声说:“为救万万人,何惜如来一戒。”破山和尚于是尽食猪肉,张定国亦不屠城,这个便是为救万万人而开方便,假如有人食肉,问他救甚么人,不是救人不可以开。
  佛子谛听,若受佛戒者,国王王子、百官宰相、比丘比丘尼、十八梵天、六欲天子、庶民黄门、淫男淫女、奴婢、八部鬼神、金刚神、畜生、乃至变化人,但解法师语,尽受得戒,皆名第一清净者。
  甚么人可以受佛戒呢?国王可以受,国王不是法王,受了菩萨戒后,将来可以为法王,王子受了佛戒,将来为法王子,百官受戒后,可以为民判断是非,宰相受了佛戒,可辅王治国安民,比丘比丘尼受戒后,不但可了分段生死,更能了变易生死,十八梵天以佛戒出色界囚笼,六欲天子以佛戒出欲界火宅,庶民百姓受戒后堪称佛子,黄门太监受戒后便是大丈夫,未离淫欲的男女更应受佛戒,有戒便是清信仕女,奴婢得戒体,人品尊贵,乃至八部金刚神等尽应受戒。
  但能解法师语者,心内明白,尽未来际不杀生是菩萨戒,又知尽未来际不偷盗是菩萨戒,更知度众生是菩萨戒,于戒明白了解,然后受戒、得戒、持戒,就证了戒法身,此时心清净、身清净、遍法界清净,更无超越,故名第一清净者。
  佛告诸佛子言,有十重波罗提木叉,若受菩萨戒,不诵此戒者,非菩萨,非佛种子,我亦如是诵,一切菩萨已学,一切菩萨当学,一切菩萨今学,已略说菩萨波罗提木叉相貌,应当学,敬心奉持。
  十波罗提木叉,是菩萨根本之戒,若不诵戒,即无根本,本尚不得,如何利益众生而名菩萨,故云非菩萨,既非菩萨,自然不是佛种子。是故释迦佛半月诵戒,过去一切菩萨已学诵戒,未来一切菩萨当学,现在一切菩萨今学。
  佛已略说十波罗提木叉相貌,若人半月半月诵戒,则戒相现前,故云“应当学,敬心奉持。”

 

  第一戒杀
  既受菩萨戒,就要广度众生,所以第一条就是不杀。一切众生,都有生命,有生命才可修行,认识自己的生命,则能够度自己,认识别人的生命,能够度一切众生。法华经云,如来方便,深入众生之性。
  何为生命?四十二章经云,佛问比丘,人命在几间?一比丘答,人命在数日间。佛云,子未见道,佛再问,入命在几间?另一比丘答,人命在食饭间。佛云子未见道,再问,又另一比丘答,入命在呼吸间,佛云,善哉!子见道矣。
  一呼一吸,念念相续,是人命的行相,若人命不能认识,又焉能了人命中的生老病死苦,于人命中一呼就是生,一吸就是灭,若呼而不吸,人命就断了;若吸而不呼,人命亦断。是故入命在呼吸间,识得人命,则识得道,是故佛言,善哉!子见道矣。
  昔日,阿难尊者,对一沙弥说:(若人生百岁,不见生灭机,不如生一日,而得解了之)百岁而不认识生灭机,不如生一日认识生灭机,可以悟道,可以证果,可以了生死。
  生灭机是什么?
  一念生,一念灭,生灭循环,无始无终,只可以悟,不可以断;断即命终。悟即生灭中见不生灭,就是道。
  例如念阿弥陀佛,念念阿弥陀,念到一念空时,心开见佛悟无生,就是道。
  明白这个念,就是生灭机,生灭相续,就是命根。生灭断,命根尽,生灭机一转顿见不生不灭。
  所以达摩祖师云,一念回机,便同本得。六祖云,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愚迷染,前念今念及后念,念念不被憍诳染,念念不被嫉妒染,念念正念,不念烦恼清净心便是道。
  解了生灭机者,有生有灭是世间法,不生不灭出世间法。生亦灭灭亦灭,生灭灭已,寂灭现前。
  自己不认识自己的命根,又如何了生死,命根生灭,就是你的生死。命根不生不灭,就是你的涅盘。
  佛经本事品云,过去有一村落,时逢饥馑,释迦化身为大鱼游靠岸边,全村人割食鱼肉活命,鱼曰(汝等莫断我命,今天割肉,明日复生,可保长时有鲜肉食)村民依教,一年后新谷丰收,鱼即命终,其鱼名(水爱道)。
  可知生命宝贵,假如割伤身体,血肉自然生长,袪瘀生新,平复如故,若无生命,血肉不能再生矣,世间人,数年内细胞更换一新,以乃生命护身功能,又在心识上生命更具功能。
  前念灭,后念生,前念恶,后念善,念念善,就能度了恶,前念邪,后念正,念念正,便能度邪,前念迷,后念悟,念念悟,就能度迷,如是生命中,肯修行,就能转恶为善,转邪为正,转迷成悟,不是离开生命,另有道可修啊?
  因此佛法内,只有度生,而无杀生,是故如来制此戒。
  佛言,若佛子。
  受了菩萨戒,持戒清净,上可以求佛道,下可以度众生,自利利他,将来成佛,现称佛子。
  若自杀,教人杀。
  自杀者,是自己亲手杀众生命,乃身心所造杀业,教他人杀者,虽不自己行杀,而使他人行杀,乃心口所造杀业。
  方便杀。
  是意作罪,心意思惟,用什么方便杀,想计谋,兴害意,或是教他行险道而致死,或教他自堕陷井而致死,或教他服毒药而身亡,或断其饮食而命终,或教他犯国法而身陨,如是等皆名方便杀。
  赞叹杀。
  他本不杀,赞叹杀生有功,他即去杀,他本不死,赞叹死后生天得乐,他自寻死,如是等,名为赞叹杀。
  见作随喜。
  既不自杀,不教杀,亦不用方便杀,也不赞叹杀,但见人杀生时,心生欢喜,随喜杀生之罪,随喜杀,随喜多杀,心造杀罪,其罪无量。
  乃至咒杀。
  佛咒只能福人,不能祸人,唯邪教邪咒,千里之遥,亦能害人,故云咒杀,属心口所造业。
  杀因、杀缘、杀法、杀业。
  四法成业:1、杀因,有贪瞋痴等,有因瞋而杀,有因贪而杀,有因痴而杀。2、杀缘,有杀因未必杀,须假杀缘,助成杀业,或为名、为冤、为仇、为教、为霸、而成杀缘。3、杀法,现在种种武器,如刀枪剑戟,毒气等。4、杀业,命断,或一日断、二日断,七日断,杀业此时成。
  此戒四缘成犯: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杀害,四、命断。当其命断时,自心强烈震动,戒体即破,波罗夷罪成。
  乃至一切有命者,不得故杀。
  天有好生之德,人有恻隐之心,况且天命之谓性,一切众生皆有天性,上如人类,中如牛羊犬马,下至蛇虫鼠蚁,皆有性命,游戏世间.天生天养,俱不得故意杀害,断度生缘,伤天和气,故杀有罪。
  是菩萨应起常住慈悲心,孝顺心,方便救护一切众生。
  既受菩萨戒,应思惟如何度众生,度生莫如结缘,应心生慈悲,慈悲遍法界,法界常住,慈悲心亦常住。又孝顺父母师僧三宝,秉三宝之教导,与众生乐,或以种种方便,救死护生,令得世间之乐,再得出世涅盘之乐。
  而反自恣心快意杀生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恣心者,放纵己心,泄其怨恨;快意者,因瞋起杀,以杀为乐。菩萨应该要制止自己的瞋恨心,恶毒心,使杀心不起,代之而起以慈悲心,孝顺心。
  既不方便救护众生,反而纵恣自己的怨恨心而快意去杀,犯波罗夷罪。
  波罗夷,此云弃,谓犯此戒,永弃佛海之外,亦云堕,即堕落三恶道,亦云断头,亦云极恶。

  第二盗戒
  有主之物,不论一针一草,予而取,不名为盗,不问,不予而取,名之为盗。盗有主之物,令主人受损失,心内愁苦,故佛制戒。
  菩萨安贫守道,不妄以强力取人财物,不但不取,而且善观物理:六尘他物,六根不染,六根清净;三界他物,心性不染,三界顿超。菩萨在世出世,非礼不视,非礼不听,非礼不言,非礼不动,谨守威仪,严护细行,如日月行空不住空,莲花出水不染水,菩萨死尽偷心,他物不取,在俗离俗,居尘出尘,独尊己灵,不与万法为侣,一切尽舍,方见本来,然后再修檀波罗密,内施外施,庄严净土,普济群萌。
  是以如来制戒,一切不偷,然后行施,福如大海矣。
  若佛子,自盗,教人盗,方便盗,咒盗。
  非分而偷,不予而取,皆名为盗,取他物超过五钱,犯重。
  自盗者,自手取他物离本处,即名为自盗。教人为我而取,教人取他物,名教人盗。
  方便盗者,用种种心思计谋,夺他物入己者,如诡骗人,巧取暗夺,借而不遗,寄而不予,偷龙转凤,皆名方便盗。
  咒盗者,役使鬼神,取他财物,归自己有,皆名咒盗。
  盗因,盗缘,盗法,盗业。
  盗因属贪心,盗缘助成,如月黑风高,或趁火打劫,凡有利于行事者,皆名盗缘。盗法者,劫夺、暗偷秘取、抢、骗、抛砖引玉、走私漏税,皆名盗法。
  物离本处,作为己有,是时心震动,盗业即成。
  乃至鬼神有主,劫贼物,一切财物,一针一草,不得故盗。
  有些人喜欢以物奉献鬼神,则鬼神认为是自己的物,决不可盗,劫贼盗回来之物,劫贼认物为己有,亦不可盗。
  一切有主之财物,不论一针一草,不得故意盗取,故意盗取者,如物有主,不予而取,犯盗;不故意盗者,好友之物,虽未问许,取而用之,友必同意,不名故盗。
  寺院中僧众之物分两类:1、十方常住僧物,十方僧人皆有份,如米、面等,十方僧人皆可受食,若不问而取,即取十方僧物,于十方僧结罪,其罪无边,需向十方每一位僧人前求忏悔,才可灭罪。华聚菩萨云:“五逆十恶,我亦能救,盗僧物者,我所不救。”
  2、现前僧物,现前不是指十方,若施主拿物到寺院供养现前僧,如寺院现前有一百位僧人,物便属一百人所有,未羯磨前而取,便是盗取一百位僧人之物,需向一百位现前僧人忏罪,若羯磨以后分与,才是自己所有。
  其三宝物,伽蓝菩萨守护,盗三宝物,日长三分,夜长七分,一日一夜,对充利息,因果甚大。昔日杨和尚拿了常住一张纸,三年后,伽蓝菩萨算帐,还一疋绢。
  丛林库房内有一对联:“长岐灯盏明千古,宝寿生姜辣万年。”可作明鉴。
  又,父母师长物,应供养而反盗取,其罪亦大。
  而菩萨应生佛性孝顺心,慈悲心,常助一切人生福生乐。
  此乃菩萨所应作持,作即持戒,止即名犯,菩萨行善,普利群生,所以应生佛性中孝顺心,及慈悲心,助一切人布施,使得人天之福,更施财物与众生,令得眼前之乐,方名菩萨作持。
  而反更盗人财物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菩萨不助人布施,而反更盗人财物,今人痛苦失乐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第三淫戒
  六祖云:“淫性本是净性因,除淫即是净性身。”世人迷净性,故有淫欲,除卸淫欲,即见净性。清净之性,是我们不迷的本来面目,因此,淫性是可以除,普门品云:“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
  极乐世界无男女,无欲,阿闪佛国有男女相而无欲,娑婆世界有男女,有欲,而可以离,离欲便超欲界,而生色界,色界四禅天梵行清净,在娑婆世界修行,离欲、离色、离无色,便出三界,色无色界尚可以离,何况欲。
  四十二章经云:“欲生于汝意,意以思想生,二心各寂静,非色亦非行。”欲无自性,因意而生,意亦无性,从思想生,思想因意,意因思想,互相凭借,犹如交芦,离想无思,离思无想,相待假有,想灭思忘,思灭想空,故云二心各寂静,非色亦非行,则淫欲之念如梦不可得矣,何来有患哉。
  离欲见清净性,以清净性修行,一超直入如来地,但初发心人要仔细,切莫轻敌,作容易想,淫是无量劫来生死根本,在八识田中根深蒂固,所以佛言:“为道如被干草,火来须避,道人见欲,必当远之。”又云:“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慎勿与色会,色会即祸生,得阿罗汉已,乃可信汝意。”又言:“透得此门,出尘罗汉,”“色之为欲,其大无外,赖有一矣,若使二同,普天之人,无能为道者矣。”四十二章经,佛示比丘离欲之法:“想其老者如母,长者如姊,少者如妹,稚者如子,生度脱心,息灭恶念。”此经云应生常住孝顺心,则庶几可矣。
  若佛子,自淫,教人淫,乃至一切女人,不得故淫。
  佛子上求佛道,下化众生,故不应淫,淫则生死不了,俱入苦海,不为则爱尽涅盘,共入无为,菩萨不应自行淫欲,更不应教他行欲,菩萨天眼观察,一切女人皆是过去父母,焉可行欲,故云不得故淫。
  起心动念是名故淫,不起心动念,例如在梦中,或熟睡不知,或被药迷失本心,或为怨家所逼,惟苦无乐,不犯。
  淫因,淫缘,淫法,淫业。
  此戒三缘成重:一、是道,二、淫心,三、事遂。
  淫因者无而忽有,淫念迭起。
  淫缘,孤男寡女同住,淫辞歌曲等。
  淫法,称叹摩触等。
  淫业,事遂业成。
  乃至畜生女,诸天鬼神女,及非道行淫。
  从亲至疏,从人至畜,乃至天女、鬼女、神女,皆不能犯,更不可非道行淫,口道、大便道之类,属非道行淫。
  又优婆塞戒经云:非处(非适宜之处所),非时(非合适的时间,如六斋日、三斋月,又如妇女怀孕时、产后、乳儿时),也不能行淫。
  而菩萨应生孝顺心,救度一切众生。
  菩萨孝顺师僧三宝,秉三宝之遗教,救度一切众生,出生死苦海。
  净法与人。
  从自性流出,不离自性,远离淫欲,拔生死根,法法清净,自度出生死,方能度人出苦海,故云净法与人。
  而反更起一切人淫,不择畜生,乃至母女姊妹六亲行淫,无慈悲心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菩萨应以戒律,净化人心,今违背戒律,广行淫事,日久炽盛,不择畜生,乃至淫母女姊妹六亲,令多人受苦,全无一点慈悲心者,失菩提种,作三途业,是菩萨波罗夷罪。

  第四妄语戒

  迷真起妄,切莫纵妄,应该克妄见真,如何克妄,孔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为知也。”克妄从直心下手,直心生直语,直心见圣道,所以如来制妄语戒,务令众生直心见真矣。
  经云:佛子罗侯罗,其年幼稚,未知慎口,世尊在时,人来问之:“世尊在否?”诡言不在,使人失其见佛机缘;若不在时,人问罗侯罗:“世尊在不?”诡言佛在,使人久候而不得见佛。世尊知此事已,语罗侯罗:“澡盘取水,与吾洗足!”洗足已,语罗侯罗:“覆此澡盘!”如敕即覆,佛言:“以水注之!”注已,问言:“水入中不?”答言:“不入。”佛告罗侯罗:“无惭愧人,妄语覆心,道法不入,亦复如是!”
  夫法水归心,如水归海,真心纳法水,菩提苗长,般若芽生,若妄语覆心,妄不纳法,无法水滋润,真芽不萌,真根不长,何来枝叶花果,所以楞严经云:“汝当直心酬我所问,十方如来,同一道故,出离生死,皆以直心,譬如稠林曳木,直者先出。”是故如来制妄语戒,欲人直心见道。
  若佛子,自妄语,教人妄语,方便妄语。
  最大的妄语是未得(涅盘)谓得(涅盘),未证(菩提)谓证(菩提),未见(阿罗汉道)谓见。大妄语成,堕无间地狱。
  自妄语者,即自己说我是圣人,我悟了道。教人妄语者,命弟子或使朋友互相传言,说自己是圣人。方便妄语者,或说天来、龙来、鬼神都来,供养自己,令人以为已证圣果,或以种种暗示,说自己证圣果。
  妄语因,妄语缘,妄语法,妄语业。
  此戒五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欺诳心,四、说重具,五、前人领解。
  妄语因者,欺诳心是,妄语缘者,求名求利是;妄语法者,未得谓得,未证谓证,到处宣扬;妄语业者,有人信解,妄语业成。
  乃至不见言见,见言不见,身心妄语。
  心本不见,而口说见,心本见,而口说不见,口不对心,心口不相应,名小妄语。
  小妄语虽小,由歪心生,外则欺人误人,内则妄语覆心,真不显露,则成自欺,又身口意皆妄,故名身心妄语。
  而菩萨常生正语正见,亦生一切众生正语正见。
  如法而说,是正语,说能得法,是正见;正语从正见而来,从真起语,语能显真,如法而说,说能明法。见道的人,说的都是真话,依其说而行,很快亦能见道。
  如来三藏十二部经是正语,菩萨依佛所说的正语修行,得见佛性,是为正见,再依正见教众生修行,是谓从正见生正语,亦谓生一切众生正语正见。
  而反更起一切众生邪语邪见邪业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而菩萨反以外道邪语邪见,教一切众生,令生邪业而入生死者,是菩萨犯波罗夷罪,为一切菩萨所弃,为佛法所弃,亦为自弃,故云弃罪。
  何谓邪语邪见?如经载往古时,有国王名婆薮,心厌世法,出家作仙人。是时居家婆罗门与诸出家仙人共论议,居家婆罗门言:“天祀中应杀生噉肉。”诸出家仙人言:“不应天祀中杀生噉肉。”诸出家婆罗门言:“此有大王出家作仙人,汝等信不?”诸居家婆罗门言:“信。”诸出家仙人言:“我以此人为证,后日当问。”诸居家婆罗门即以其夜,先到婆薮仙人所言:“明日论议,汝当助我。”如是明日论时,婆薮仙人言:“婆罗门法,天祀中应杀生噉肉。”诸出家仙人言:“于汝实心云何?应杀生噉肉不?”婆薮仙人言:“为天祀故,应杀生噉肉,此生在天祀中死故,得生天上。”是时婆薮仙人陷入地没踝,是初开大罪门故,诸出家仙人言:“若故妄语者,汝当身陷入地中。”婆薮言:“应天祀中杀生噉肉无罪。”于是举身没地中,从是以来,乃至今日,常用婆薮仙人王法,于天祀中杀生,当下刀时言:“婆薮杀汝!”
  既说有福,何曰婆薮杀汝,此乃邪语、邪见、邪业、堕恶道之证明。
  又有一老菩萨住茅蓬,见一兔入屋匿藏,猎人寻至,问:“师父见兔否?”答曰:“不见。”为救兔命,见言不见,此是方便妄语,无犯。

下一页·第1页·共4页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戒律学专集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