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2002.3:透视财富         累计点击:3838次 上次访问:18/02/21 05:21 搜索   
祈愿恩师乘愿再来



普仁法师


  时光何其迅迫,转眼间恩师茗山法师已生西一年多了,作为他老人家的嗣法弟子,每当看到他为我写的联语墨宝,为西园寺及下院定慧寺多处题词,就想起他当日对于西园寺办学的殷切希望,在近些年来亲近他老人家时所看到、听到的点滴往事又浮现于眼前。
  恩师茗山法师,1914年农历二月二十日生于盐城,儿童时代受过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还随母诵经学佛,十九岁出家,二十一岁于镇江焦山寺受具足戒,二十三岁经过太虚大师的推荐入武昌佛学院学习,三十三岁回焦山佛学院主持教务工作,主编《中流》杂志,1951年任焦山定慧寺方丈直至2001年6月1日圆寂。十年浩劫期间虽然被逐出山门,仍坚持独身、素食、持戒、诵经。
  西园寺与茗老一直有着深厚的渊源,西园寺前二任方丈明开、安上法师,曾分别任江苏省佛协会长、省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直到1994年,茗老继明开法师后,任江苏省佛协会长。当时西园寺住持安上法师是省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从那时候起,茗老与西园寺的联系就更加频繁了,只要我们有法会活动都能请到他老人家光临。九十年代中期我们就在茗山法师和中国佛协赵朴老的关心支持下试办了“戒幢佛学研究所”,赵朴老还亲自批示,在省佛协办所的复文上签上“赞成此一盛举”。茗老也一直关注着我们办所的情况,生前担任过研究所所长,并题写了校名“戒幢佛学研究所”和教室匾额“三学堂”。研究所能有今天,离不开他老人家提供的很多成功经验和指导性意见。茗老一直以来都是关心着佛教的教育工作,1982年于南京栖霞山主持筹办了“中国佛教协会栖霞山僧伽培训班”,1984年秋,任中国佛学院栖霞山分院第一副院长直至圆寂。
  中佛协副秘书长倪强先生在《僧伽的模范,四众的导师》一文中说:“法师早年曾先后参学于湖北武昌佛学院,筹办湖南南岳、衡阳等地佛学讲习所,曾任焦山佛学院教务主任。他受过佛教院校的教育,主持过院校工作,对佛教院校培养僧才和绍隆佛种,续佛慧命的重要性及其如何办好佛教院校有丰富的经验和体会。我曾在中国佛学院工作过多年,后又在中佛协分管佛教教育工作,在佛教教育方面和茗山法师直接或间接的接触较多,深感法师对中国佛教院校的教育十分重视,为培育僧才兢兢业业、呕心沥血,倾注了全部精力和心血,作出了不懈努力,为我国的佛教教育作出了重大贡献。”当然,茗老对佛教的贡献绝不止于关心佛教教育,也为全面落实党的宗教政策和寺院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1996年5月的无锡中国佛教教制工作委员扩大会上,他发表了很多重要意见,提出了许多重要的修改意见,对有关汉传佛教传戒、住持和度牒的三个文件的形成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老人家特别关心中国佛教的前途和命运,关心佛教的自身建设,对邪教“法轮功”更是深恶痛绝,2000年他两次到香港讲学,都告诫信众不要相信“法轮功”的邪知邪见。记得 2001年春天,茗老健康状态已不太好,当我去看望恩师时,他仍旧细心地询问西园寺的办学情况,要我们努力培养出新时代的杰出僧才,努力弘扬正法,摧破那些邪教组织,为社会的稳定,为两个文明建设多做贡献。
  我们怀念茗老,不只是因为他为培育僧才、为佛教事业而竭尽了毕生心血,更因为他老人家作为一代高僧的菩萨心肠。茗老这么高的名望,从来不拿什么架子。到香港、新加坡弘法一讲就是几十天、三个月,信徒不计其数,即使是国内一般的小庙请他,也是毫不推辞,到晚年,法嗣们常劝他爱惜法体,老人家总是说“再不弘法,就没有时间了”,一片悲心、满腔热血。尤其是他老人家对于佛教年轻僧才的成长极为关注,特别是我有幸在1998年8月18于盐城永宁禅寺继承了茗老的法脉,使我成为临济宗第47代法脉传人。他老人家在给我的法卷上特别交待了两句话“有德无才僧中宝,有才无德僧中刺”,谆谆教导我在培养人才、使用人才方面,要特别注意以德为本、以戒为师。1998年9月3日,茗老为我在西园寺任住持送座,并撰联“普度群生登法座,仁行善事作慈航”,这副对联一直挂在西园丈室最醒目的位置。
  大家都知道茗老的诗歌文章和书法墨宝驰名海内外。信徒们得到他的墨宝是引以自毫的事。记得1998年我们在编“戒幢律寺”的简介时,茗老正好来西园寺,我就请他为明开法师的简介题字,我本来想让他随便题写几个字就行了。老人家平时作诗作联题字常常不假思索,一气呵成,茗老一口答应之后又说:“让我晚上再好好想想,明天给你吧。”想不到第二天一早他老人家拿来一张144字的“明开法师颂”:
  一识明公 正知正见 律己以严 与人为善
  年少出家 诸方参学 阅藏习禅 转迷为觉
  弘法利生 清化五浊 西园选贤 僧中拔擢 
  住持戒幢 克勤克俭 既任会长 不骄不谄
  大跃进时 抢救文物 文革期间 护经护佛
  五百罗汉 未遭损失 佛教史中 可书一笔 
  下放菜园 心怀故宅 返回寺中 维护古籍
  整理经书 八万余册 蔚成大观 载誉全国
  自利利他 精进不懈 爱国爱教 僧伽师范
  端端正正的小楷字,笔笔精到,一丝不苟,我们把茗老的这幅字印在“戒幢律寺”简介的扉页上,茗老还为我寺及下院定慧寺题了寺名和山门对联“从方便门入如来室,依大乘法度有缘人”以及大殿抱对等,老人家的那种认真精神令人难以忘怀。他的认真勤勉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即使到了晚年已名满天下,每逢登堂讲经,总是认真备讲,做好充分的准备,如同第一次登台讲经一样。据他身边的弟子回忆说,茗老谈到做事,总是说要认真、踏实、严谨,不能感情用事,凡事要经过一番考虑......
  茗老德高望重,但他将所得供养都用于建塔修复寺院,支援灾区和接济后学上,而自己一直保持着惜福习劳的出家人的本色。老人每晚爱写半个小时的字,侍者可以裁纸叠纸,但不许倒墨,对墨汁的使用他是看写字多少决定倒多少墨的。日常生活中对于一饭一粥特别珍惜,每顿饭吃完,一定要用开水涮碗再喝下去,很有印祖风范。他经常告诫身边人要惜福、习劳,对徒众的要求特别严格。记得2000年茗老因为有法会来到西园,早餐时他的侍者一不小心把自己的稀饭泼了半碗在桌面上,我们在一道用餐的人都打圆场说不要紧,服务人员也立即凑上来准备抹桌子,不料茗老立即沉下脸说:“做事毛糙,舔掉、舔光。”侍者红着脸慢慢地舔光了桌子上的稀饭。茗老圆寂后海内外寄来的挽联挽诗上百篇,如“勋业可观、高风堪仰”、“华夏高僧本色,佛门弟子楷模”,绝对不是溢美之词,而是对茗老伟大而朴实的一生的恰如其分的评价。
  研究所创办的《人世间》杂志,是他老人家生前题写的刊名。今天,我把这篇小文章发表在这上面,既是了了写篇纪念文章的心愿,也是在鞭策自己,不能忘记他老人家对法嗣的厚望,不能忘记他老人家对西园寺和整个中国佛教界的希望。
  “秋水鱼踪,长空鸟迹,若问何往,往生净域;
  觉而不迷,生必有灭。乘愿再来,何须悲泣。”
  抚摸着他老人家亲笔所书的遗偈,弟子衷心祈愿恩师,乘愿再来。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2002.3:透视财富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