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阿含经专题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         累计点击:5982次 上次访问:17/11/25 06:22 搜索   
法嗣经



  北传中阿八八、求法经(大正藏一、五六九页。)增阿含九、三法施(大正藏二、五八七页。)
  本经分为两部,前部是佛陀为诸比丘说法:即对诸比丘,汝等乃予之法的相续者.犹在频临饥渴之时,教其不能就财而舍法。后部是舍利弗为诸比丘说法;比丘应远离住,恶法之舍离住,因此教其应学习八支圣道。(北传中阿含在前部与后部连接处,世尊因背痛,略说后而休养,有舍利弗代为广说之一文,圆滑地使两部连结着。)

  如是我闻。
  一时,世尊往舍卫城只陀林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呼诸比丘曰:诸比丘!
  彼诸比丘应世尊曰:世尊!

  世尊乃言曰:
  诸比丘!汝等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食)之继承者。我怜憨汝等,愿我之弟子等为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
  诸比丘!若汝等为我财之继承者,而不为法之继承者,则汝等因此将受他人之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为财之继承者,非为法之继承者。我也因此将受他人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为财之继承者,而非为法之继承者。]
  诸比丘!又若汝等为我法之继承者,而不为财之继承者,则汝等因此将不受他人之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乃非为法之继承者!而为财之继承者!我也因此将不受他人之指责批评:此师之弟子众非为法之继承者,而为财之继承者。
  是故,诸比丘!汝等于此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我怜愍汝等故,愿我之弟子等为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

  诸比丘!今于此,予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若有剩余食物,应当舍弃之时,有饥渴疲羸之二比丘来,我对彼等即如次言:诸比丘!我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我剩余此食,应将舍弃;汝等若饮食者便取食之;若汝等不食,我便以此弃于无草之地,或投于无虫之水中。
  于此,其中一比丘作如次之念:
  世尊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于世尊,此食乃残余之食,应将舍弃,我等若不食,则世尊将以此弃于无草之地,或投于无虫之水中,而世尊如是宣说:诸比丘!汝等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然而,此食实为一种财也。我今应不食此残食,以此饥渴疲羸之身,[忍]度过此一昼夜也。彼即不食其[残]食,以其饥渴疲羸之身[忍]度过其一昼夜。
  而另一比丘又作如次之念:
  世尊得食、饱食、满足、食已、充分饱满,而于世尊,此食乃残余而将舍弃。我等若不食;则世尊将以此弃于无草之地,或投于无虫之水中。我今宁可食此食,以治此饥渴疲羸,[安稳]度过此一昼夜也。]彼即以食其食,以治其饥渴疲羸,[安稳]度过其一昼夜。
  诸比丘!彼食其食,虽以治其饥渴疲羸,而[安稳]度过其一昼夜。然而,就两者相比,彼我之第一比丘,真[值]尊敬、称赞也。此为何者?
  诸比丘!其实在彼比丘,其长久少欲、知足、削减、易养、资于精勤故也。
  是故,诸比丘!今汝等应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我怜愍汝等故,愿:予之弟子众为我法之继承者,勿为财之继承者。

  世尊如是说。如是说已,善逝从座立起,而进入精舍。
  世尊进入不久,尊者舍利弗对诸比丘曰:诸贤!
  彼等比丘应尊者舍利弗曰:尊者!

  尊者舍利弗乃曰:
  诸贤!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学远离者,为如何耶?又,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若学远离者,为如何耶?
  诸比丘答曰:
  尊者!我等于尊者舍利弗之处,为领解此语之意义,由远路而来。今尊者舍利弗能就此语明示其意义,实[我等之]荣幸也。(如是,)从闻尊者舍利弗,诸比丘应当受持之。
  舍利弗曰:然!谛听,诸贤!善思念之,我将说之。
  彼等比丘应诺尊者舍利弗曰:然!愿乐欲闻!

  尊者舍利弗乃曰:
  诸贤!今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离;浪费散漫,前进于堕落,以远离为重荷而逃避。
  诸贤!于此处,长老比丘以三事被呵责之,即: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此乃长老比丘被呵责之第一事;
  复次,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离,此乃长老比丘应被呵责之第二事;
  又,浪费散漫,前进于堕落。以逃避远离为重荷,此乃长老比丘被呵责之第三事;
  诸贤!长老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呵责也。
  诸贤!于此,中腊比丘以三事被呵责之,即: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此乃长中腊比丘被呵责之第一事;
  复次,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离,此乃中腊比丘应被呵责之第二事;
  又,浪费散漫,前进于堕落。以逃避远离为重荷,此乃中腊比丘被呵责之第三事;
  诸贤!中腊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呵责也。
  诸贤!于此,年少比丘亦以三事被呵责,即: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不随学远离,此乃年少比丘被呵责之第一事;
  又,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不舍离,此乃年少比丘被呵责之第二事;
  又,浪费散漫,前进于堕落,以逃避远离为重荷,此乃年少比丘被呵责之第三事;
  诸贤!年少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呵责也。
  诸贤!大师住于远离时,而弟子众不随学远离者,实即如是也。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亦随学远离者,为如何耶?
  诸贤!今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亦随学远离;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舍离之;不浪费,不散漫,以逃避堕落为重荷,前进于远离。
  诸贤!于此,长老比丘以三事可受称赞,即: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随学远离,此长老比丘被称赞之第一事;
  又,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舍离,此乃长老比丘被称赞之第二事;
  又,不浪费、不散漫,以逃避堕落为重荷,前进于远离,此乃长老比丘被称赞之第三事。
  诸贤!长老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称赞也。
  诸贤!于此,中腊比丘[亦]亦以三事被称赞。即: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随学远离,此乃中腊比丘被称赞之第一事;
  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舍离,此乃中腊比丘应受称赞之第二事;
  又,不浪费,不散漫,以逃避堕落为重荷,前进于远离,此乃中腊比丘被称赞之第三事;
  诸贤!中腊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称赞也。
  诸贤!于此,年少比丘亦以三事被称赞。即:
  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随学远离,此乃年少比丘被称赞之第一事;
  大师所说应舍离之法而舍离,此乃年少比丘应受称赞之第二事;
  又,不浪费,不散漫,以逃避堕落为重荷,前进于远离,此乃年少比丘被称赞之第三事;
  诸贤!年少比丘实以此等三事被称赞也。
  诸贤!大师住于远离时,弟子众随学远离者,实即如是也。

  诸贤!于此,贪是恶也,嗔亦恶也;为舍贪、舍嗔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忿是恶也,恨是恶也;为舍忿、舍恨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覆是恶也,恼害是恶也;为舍覆、舍恼害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嫉是恶也,悭是恶也;为舍嫉、舍悭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欺瞒是恶也,诳是恶也;为舍欺瞒、舍诳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迷惑是恶也,性急是恶也;为舍迷惑、舍性急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慢是恶也,过慢是恶也;为舍慢、舍过慢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诸贤!于此,骄是恶也,放逸是恶也;为舍骄、舍放逸有中道,使其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也。
  诸贤!使彼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之中道者,为如何耶?曰:
  为八支圣道也,即: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也。
  诸贤!是于中道令净眼生、真智生,而导于寂静、超凡智、正觉、涅盘者也。

  尊者舍利弗如是说已,彼等比丘欢喜舍利弗之所说而信受奉行。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阿含经专题 阿含典籍·南传中部
  供稿:云海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