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2002.1 :佛教教育         累计点击:3402次 上次访问:18/02/21 11:17 搜索   
同商教育大计 共瞻佛教未来





 

  在秋风送爽、丹桂飘香的金秋季节,中越佛教教育研讨会借座太湖之滨的东山宾馆拉开了帷幕。
  这次会议是经国务院宗教事务局批准召开的,由中国佛教协会、越南佛教教会主办、苏州西园戒幢律寺承办。应中国佛教协会邀请,以越南佛教教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释清赐老和尚为团长的越南佛教代表团一行8人前来参加本次会议,并于9月14日至21日,对我国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友好访问。
  9月17日上午八时三十分,研讨会正式召开。来自中越两国的40余名从事佛教教育和佛学研究的法师、专家学者和150名与会者一起,共同展望了新世纪佛教教育的前景、交流了两国培养僧才的经验,并对佛教教育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讨,此次大会共收到论文二十二篇。出席开幕式的领导有,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苏州灵岩山寺住持明学大和尚,越南佛教教会副主席、驻河内市佛教学院院长、越南佛教代表团团长释清赐老和尚,越南佛教代表团副团长释觉全上座,苏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寒山寺住持性空大和尚,苏州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西园戒幢律寺住持普仁大和尚,苏州戒幢佛学研究所所长济群法师,副所长净因法师、湛如法师。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张琳先生,越南国家宗教部佛教处主任陈庆余先生以及江苏省和苏州市宗教事务局的领导。学者代表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曾文、北京大学教授王邦维、复旦大学教授王雷泉。开幕式由戒幢佛学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宗舜法师主持。
  在9月17日“中越佛教教育研讨会”开幕式上,普仁大和尚代表承办单位诚挚欢迎越南佛教代表团和中国佛协、各级领导以及专家学者的到来。普仁法师在讲话中回顾了去年去越南访问的亲身感受,对越南佛教进行的信仰建设、教制建设以及僧才培养方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表示由衷的赞叹。联系西园戒幢律寺的实际情况,普仁法师指出,虽然由西园戒幢律寺主办的戒幢佛学研究所已经得到国务院宗教事务局的正式批准,在人才培养、佛学研究等工作中,也做了一些基础工作,但从当代社会发展和科学进步的新形势看,还需要借鉴越南成功的办僧教育的经验。普仁法师说:“中越两国都是社会主义国家,如何使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搞好佛教的自身建设,也是两国佛教面临的重要课题。‘弘教在人’,僧伽教育是关系到新世纪佛教走向与前景的重大问题。通过这次的研讨活动,将有助于促进新世纪两国佛教的发展,增进两国佛教徒间的相互了解及友好联谊,在中越两国佛教史上留下光辉的篇章。”
  越南佛教代表团团长释清赐老和尚在开幕式上,首先代表越南佛教教会法主释心寂老和尚、越南佛教教会主席释智净老和尚向大会的召开表示祝贺,在回顾了中越两国佛教界的传统友谊的历史后,清赐老和尚指出:“我们相信通过这一次中越佛教教育研讨会,能有效地促进两国佛教教育的发展。使我们伟大的教育家释迦牟尼佛的光明永存不灭。努力培养出一批既有信仰,又有知识,还有学位的僧伽人才,来服务佛法,服务社会。”
  中国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张琳先生宣读了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刀述仁居士给大会的书面发言。在发言稿中,刀述仁居士首先高度赞扬了越南佛教界在教育工作上取得的巨大成绩。同时,他指出:“在和平环境里,科技的高度发展使全世界面临着新的更为深刻的危机,这些危机主要来自被我们人类所破坏的环境。同时,科技时代也给佛教弘法事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佛教界在僧才培养的方向、形式和目的等方面就必须与人类的发展同步并与之相适应。
  关于佛教与社会适应性问题,可以用两句话概括。第一句是‘以不变应万变’。意思是,任凭社会不断发展,佛教的基本教义和核心思想不可变;第二句话是‘以万变应万变’,意思是佛教要与社会同步发展,要在慈悲济世、弘法利生的精神指引下,以圆融的做法适应社会,服务社会,利益社会。
  这两句话,也应当成为制订佛教教育方针的总原则。为了适应社会发展而进行佛教教育改革,而佛教教育改革的结果会使新一代佛教人才更好的为现代社会服务。这是一种承前启后,相辅相成的关系,其意义不言而喻。”
  刀述仁居士对因故不能亲自出席大会表示深深的遗憾,并祝愿通过这次大会,使中越两国佛教界的合作、交流和友谊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明学大和尚代表江苏省佛教协会致辞,他说:“我首先代表省佛协对各位代表表示热烈欢迎。中越两国唇齿相依,两国人民情同手足,两国佛教法缘深广。今天,中越佛教善知识云集苏州,召开佛教教育研讨会,探源溯流求发展,因缘尤为殊胜,江苏佛教界倍感亲切。”接着明学大和尚回顾了中越佛教交流史,讲到交趾(古越南名)来中国的康僧会,他在中国研习经教禅观,学习中国儒学和玄学方术。还有中国汉代的牟子也曾避难到越南。最后,明学大和尚希望中越两种佛教友好不断加强,希望越南朋友常来江苏,亲戚越走越亲,友谊不断增长,并预祝大会圆满成功。
  苏州市宗教事务局席学明先生在开幕式上代表江苏省和苏州市宗教事务局致辞,他说:“这次两种佛教教育研讨会是精英咸集,群贤毕至。‘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受江苏省民族宗教事务局委托,代表省局和苏州市局对各位法师、各位老师表示最热烈的欢迎。中越两国同根同源,近年来互访不断。这次研讨会旨在共同探讨二十一世纪佛教教育,造就一代僧才的重大课题,发挥两国教界智慧,这是加强交流、增进友谊的极好机会,必将成为两种佛教界业已存在的友好交往史上新的佳话。”
  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在开幕式上代表与会学者发言,他说:“中越两国有共同的文化基础,像今天这样能同在一起讨论佛教教育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仅有中国和越南了。佛教教育不仅是佛教界的事,更重要的是政界、教界的事。佛教作为一种宗教,至少有四种社会功能,一是促进社会稳定,二是促进民族统一,三是促进世界和平,四是促进人类进步。”王雷泉教授还结合“9·11”恐怖事件,谈到了这次研讨会的国际意义、现实意义。
  开幕式后,共进行了四场主题研讨,在与会者的积极参与和强力支持下,本次会议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可喜进展,并形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共识。
  本次会议围绕着佛教教育这一主题,分别从传统佛教教育思想、越南佛教教育概况、二十一世纪佛教教育展望等四个方面先后展开了讨论。
  第一、在传统佛教教育思想方面,济群法师从佛教戒律角度出发,探讨了原始佛教僧团的教育制度,重点强调了佛教教育的不共之处,指出佛教自身有着完善而又系统的教育体系。律制生活中的受戒、布萨、安居等律仪规定都是僧团教育方式的核心内容,通过如法的生活达到教育的效果。并认为佛教教育是转凡成圣的教育、断惑证真的教育、是启发智慧、完善僧格的教育。同时,济群法师还认为,佛教教育不仅仅是知识与技能的掌握,而在于改造生命解脱烦恼为旨归。
  潘桂明教授从大慧宗杲居士教育的背景、基本内容、禅学影响、历史贡献、主要特点等五个方面,重点探讨了大慧宗杲对居士佛教教育的突出贡献。并认为大慧宗杲的佛教教育的根本特点是善于把握时代特征,与社会实际相联系。为尔后居士佛教教育提供了有益借鉴。
  杨笑天博士从永明延寿的生平及其宗教实践等方面,论述了他对僧伽教育的关联思想,指出了籍教悟宗的宗教实践、以身作则的教育实践、因时制宜的教育思想及其阶梯式的教育理念,对现代佛教教育将会有重要启示。
  第二、越南佛教教育概况方面:释清睿回顾了越南佛教教育的历史沿革,特别强调了越南佛教教育同国际佛教联系的重要性,同时还重点指出,现代佛教教育应该在适应现代社会的基础之上,还对越南佛教教育在二十一世纪的发展趋向,提出了四点富有启发性的建议。
  越南释觉全上座对越南佛教教育基础进行了简单回顾,对二十世纪越南中部佛教教育的发展史做了较为详细的介绍。使我们有机会增进对越南中部佛教教育的了解,同时对我们目前佛教教育的转型,也有一定程度的启发。
  越南释嘉光上座在发表的论文中,突出强调了佛教教育对改善人们的心灵生活、纯化人们心灵环境有着重要意义,并反复强调在科技迅猛发展的时代,如何调整好佛教的自身建设与发展方向。
  越南释宝严上座论述了越南顺化佛教学院的教育方向,总结了佛教教育经验,并提出了许多富有启发性建议。
  第三、中国佛教教育的回顾与展望:
  杨曾文教授通过对佛教历史的回顾,指出了佛教在新世纪的当务之急是发展佛教教育,特别强调要借鉴国家教育的战略全局,指定面向新世纪的佛教教育规划。此外,还对改进佛教院校的课程设计,提出了明确的建议。对研究生的培养以及学术能力养成等方面,也有着许多期待。
  王雷泉教授通过对中国佛教史三种佛教教育模式的回顾,并针对当前佛教教育所面临的四种困境,提出政、教、学三界合一,还提出了佛教教育圈运转的十六字方针即:重建主题、改善环境、收缩核心、扩展外延。并把佛教教育戒定为:向社会各界传递佛法的观念、经验、礼仪、制度,并使佛教教团自身得以延续的方式与方法。
  净因法师重点强调了佛教特色教育的重要性,指出佛教教育是动态的教育过程。阐述了当前佛教教育模式对日后佛教形态的确立的直接影响。
  华方田副研究员从中道理念对解决佛教教育所存在教育体制、学修问题等诸多问题,提出了新的视角与方法。
  宋立道研究员在论文中指出,佛教在关注世间的同时,必须保持自己的出世性。
  周齐副教授以德清为个案,考察了僧才素质的时代性,提出了出世向度与世间向度的佛教教育结构模式。
  黄夏年副研究员在论文详细论述了佛学院的学与修,学者的学与修同异,指出了学与修呈现出一体化的态势及动态的过程,强调把握学与修之间的度。
  邓子美教授从中国佛教协会的三个文件论述了佛教教育的多样化与规范化,提出研究与教学结合,建设合理的佛教人才培养、使用、流动机制。
  此外,杨维中副教授、王仲尧教授还从禅学研究以及禅悟的角度,对佛教教育提出了富有新意的讨论。王仲尧先生根据近期访问印度、美国、加拿大等国的见闻与思考论述了当前国际上的禅学研究与禅学教育,他说,目前在西方国家禅既是热门也是边缘学科,禅与心理学、禅与管理学、禅与现代伦理危机及伦理学、禅与艺术日益结合。最后他还指出,国内的禅学研究、禅教育研究有必要与国际接轨,学术研究与特定的政治、社会、文化环境有关,但与我们自己如何努力也有关。杨维中先生也是从禅家出发谈佛教教育的,他说:“统贯于禅宗教育之中的关键就是‘文字’与‘言语’两大中介如何使用的问题。广义的‘言语’和‘语言’是不同的语言学范畴,语言是社会的产物,言语是个人的活动。唐宋时期的‘公案禅’正是着力于发掘非语言文字的表达手段以期达到启发禅悟的目的。” 杨先生由此引申到佛教教育,他认为,教育本身是一种有目的的交流活动,禅师之间的公案对话,正是师徒之间进行的特殊形态的教育。赖永海教授在评述王、杨二位的论文时说:“禅学是教育的方式方法。禅与心理学有不同处,不是如何将禅纳入心理学,而是如何克服心理治疗过程中患者的依赖性,禅宗强调的是主导性、主体性。另外,禅与轮回,是佛教与中国伦理结合的产物。”
  王继如先生说:“佛教要振兴,要用一些有学问的僧人,可以跟文化界、学术界的精英对话,这样才能兴旺。如晚清的佛教振兴就是因为有一批学问僧。越方宝严上座说到,顺化佛学院除讲佛经外还讲世俗文化知识,人才除面向寺庙,还能面向社会,这一点很值得注意,这是一种现实的教育思路。丛林式的教育不是一无可取,学院式教育也不是完美无缺,什么都规范化、整齐划一不一定能培养出人才。”
  圣凯法师从僧格提升与人格完成、丛林教育与学院教育、禅修教育与理论教育、学术研究与弘法教务等几个方面,对二十一世纪僧教育的发展趋势,结合自身的教育历程,发表了许多值得佛教界进行深刻反思的看法与建议。
  通过本次中越佛教教育研讨会的举办,是我们对越南佛教教育的历史、现状及其发展方向都有进一步的认识与了解,加强了中越两国佛教界的传统友谊,密切了两国佛教教育界的交流与联系。越南佛教的许多成熟的教育理念与方法,将会对我们深化佛教教育体制改革,推进二十一世纪佛教教育的进程都会给予重要启发与借鉴。本次研讨会,我们两国佛教在相关主题上看法上,均有相通与相同之处,我们也希望两国佛教教育界能经常保持交流与对话,在佛教教育等相关领域内有更多机会的合作,共同解决我们所面临的困惑与挑战,并共同推进两国佛教教育的发展本次研讨会,是中国佛教界在新世纪召开的第一次有关佛教教育的研讨会会议集中了中越两国僧俗学者的共同智慧,必定会对未来佛教教育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尤其是与会专家学者的相关建议,对中国当前佛教教育走出困境与徘徊,提供了富有建设性意见。许多观点对改善佛教教育环境,完善佛教教育体制,提升佛教教育质量,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整个大会在18日上午闭幕。在闭幕式上,戒幢佛学研究所副所长湛如法师代表大会作总结发言,对两天的研讨会所取得的进展性成果进行了介绍。越南佛教代表团副团长觉全上座代表越南佛教代表团、戒幢佛学研究所所长济群法师代表承办单位分别致答谢词,戒幢佛学研究所副所长净因法师致闭幕词。大家高度评价这次大会所取得的成绩。大家一致认为,这次大会是一个别开生面、集思广益、交流切磋的大会,是政府部门、中越佛教界人士和专家学者共同参加的一次盛会。会议规格之高、代表面之广,在历年佛教学术会议中是少见的。大会论文内容丰富,研究深入,既有理论性,又有可行性。大会的圆满成功,对进一步促进中越两国佛教工作、加深两国交流和友谊,进行了新的探索,提供了新思路和新经验。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2002.1 :佛教教育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