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2002.1 :佛教教育         累计点击:3296次 上次访问:18/02/21 17:03 搜索   
“周末论坛”二三事




虚 谷 


  “周末论坛”是研究所教学实践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并被纳入正式课程。当初创办时想法其实简单,就是提供一个综合训练每一位学生的机会,按照所长济群导师的话说,就是研究所要培养出“能说、能写、并能走上台面”的学生。所以一开始,便严格遵循着国际学术交流会通行的规则,由三位同学上台主论,同时有主持、有评议。论题紧密围绕所学课程,消化学到的知识,所以任课老师若未离去,还会欣然应邀为特约佳宾,为论坛的结尾,画龙点睛添上一笔。
  于是,“周末论坛”在实践中慢慢总结出一套丰富的经验,并形成教界办学人所未有的独特个性。几个学期实施下来,甚至还发现它的功效,要远远超出原初的预想。
  一方面,“周末论坛”定在周末,自然会有一种寓教于乐的特征。论辩活跃的交流方式,往往会给同学们带来一种极大的情趣,让同学们在周末休息时,充分展开一种智慧的交流碰撞,既突破自己眼界的狭隘与局限,又让思维纵深拓展,学会对问题的精深把握。
  另一方面,由于周末论坛定期的展开,同学们还得到了一个聚会交流的机会,一个集体因此而生出了一种亲和力与凝聚力。听说有些佛学院往往会培养出很多特行孤举、独来独往的学生,他们与集体貌合神离,举止游离于团体之外,神情出乎于大众之间。而这种情况,却会因同学们定期的交流与聚会而得以避免,所以在我们研究所,这种现象并不易见。


一、创办缘起

  2000年春季入学的这一级学生,是研究所正规办学所招的第一期学生。之所以说其“正规”,一是因为这一期正式得到了中国佛教协会的办学批准,并同时申报国家宗教局,于2001年也得到了国家宗教局的正式批文;二是,这一期正规通过《法音》等重要刊物刊登了招生简章,并第一次正式面向全国统一招生。当然,这一期之正规,还因为净因法师及湛如法师的加盟与赴任,他们欣然应聘出任研究所副所长。由于他们在海外留学多年,并同时在高校中从事研究教学,使得研究所在继承佛教优良传统的同时也融合了海内外高校的办学经验,形成一套全新的办学思路,研究所不再像以往那样在试验与探索中曲折前进与反复徘徊,柳岸花明,已然展开了一种全新的局面。
  就在开学之初,净因法师就极力倡导举办定期思想交流这样的活动,法师介绍了他游学所在的伦敦大学,每一周都在固定的时间举行一场学术论坛,让每个人都有机会轮流上场。这样,可以非常有效地锻炼每个人的能力,让他学会语言的组织与表达,同时应付众人的诘难,还训练了他敏锐的思维。
  以沙龙聚会的方式进行思想交流,这在欧洲本来有着悠远的传统,正是这种场合,诞生了卢梭、伏尔泰等一流的思想家,同时还催生了法国思想启蒙运动。而高等院校中,以交流与论辩作为教学手段,最成功与最著名的是哈佛大学MBA的案例教学。哈佛的MBA往往不会单纯地灌输抽象的经济理论,而是把理论融化在工商业界著名的实战案例之中。因为MBA要培养的是工商业界的高级管理人才,那就意味着,每个MBA人士今后都将面临如同案例所面临的实战环境,要解决类似案例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所以在哈佛的案例教材中,几乎收全了各种类型最具代表性的成功商战案例。
  而课堂上的实际教学,更以严刻而称著,没有一个学生可以抱着一种只来听课的想法,因为你如果没有充分的准备,可能这一堂会把自己搞得很狼狈。在课堂上,教授会随机点名,让学生上台进行指定案例的分析。于是上台的学生就得把所学到的理论与知识融会贯通到案例的分析当中,同时还要对案例提出源自于自己的解决方案,方案不仅要新颖独到,还要实际有效。所以尽管书本上都有每一个案例的权威分析,可每个人都不能生搬硬套,课堂上要训练的,并不是你的记忆力,而是你面对具体问题时的实际操作能力。所以每一位上课的学生往往会感觉到如临大敌,这还不仅仅是能否得到教授认可的问题,而是自己的分析还要面临在场所有同学的诘难。所以你不精彩也不行,你要知道,每一个来上课的人都是经过充分准备的,所以他们的反问,往往都会戳到你的痛处。自己的精心准备却只能得来一片嘘声与嘲笑,这实是每个人都得经历的尴尬,但正是在这样的磨练中,哈佛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工商业界顶尖级别的一流管理人才。而哈佛的案例教学,也随之成为风靡世界著名高校的典型教学模式。
  还记得研究所第一期的“周末论坛”是由同学们自己发起的。当时因为刚刚开学,要做的事情很多,尽管导师们都有一种清晰的思路,但它毕竟是国内教界前所未有的新鲜事,该怎么做,如何开这个头,反而一时没有确定下来。于是在济群导师的鼓励下,第一次的“周末论坛”由虚谷同学以沙龙座谈的形式组织了起来。大家来时自己从教室里搬出一张椅子,共同围坐在教室前庭小院的梨树下。这是一种极其自由的交流方式,由大家自己拟定话题,自由发表感想,同时提倡一种自由开放的交流风气,为了避免掺和主持人的个人好恶,它甚至没有主持人,而只有发起人,至于愿不愿意参加,也由大家自由选择。
  第一次的论坛是很热闹的,但它相当随意,甚至有些散乱,它能够有助于大家说一说自己心中想说的话,可却无助于对问题进行深入的思考。正好,在第一次论坛之后的一周,济群导师来了,于是重整思路,给论坛奠定了所遵循的基调,并制定出具体实施规则。于是从第二期开始,论坛确立了保持至今的基本风格,即采用国际学术论坛的通行规则,由三位同学上台主论,同时有主持、有评议。论题则围绕所学课程而确定,同时邀请任课老师为特约佳宾。
  “周末论坛”的名字保留了下来,而第一次沙龙的形式在当时也没有马上取消掉,它将以一种非正式畅开心胸自由交谈的方式,改名为“周末沙龙”,同样在周末举行。只不过一周举行“周末论坛”,而另一周举办“周末沙龙”。可惜的是,“周末沙龙”后来只办过两次。由于功课太紧,同学们参加得并不积极,所以也就没有坚持下来。


二、纳入正规课程

  进入第二学期,功课变得异乎寻常的繁重,一个学期开了十六门课,课表排下来,加上同一门课错开的时间,满满列出了27项。导师们着急培养人才的心情,由此可见一斑。
  由于功课安排过于紧凑,同学们觉得不堪重负,任课老师也有一种时间不够用的感觉。研究所办学,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精品意识,要办就办成教界最好的研究所,请第一流的学者,教最好的学生,因此研究所制定出相应的聘师制,也只把眼光放在相关专业最优秀的专家、学者上。而优秀,往往同时意味着繁忙,总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并不能在一个地方呆上太长的时间。因此一来,“周末论坛”就成了随意被切的蛋糕,往往东切一块,西切一块,一旦有课调不过来,鸣金让道的肯定是“周末论坛”。刚开头,还只暂停了几次,可到最后,停得成为习惯,要再开办,就像拎不起的话题,都不知道该从何谈起。
  到第二学期的期末,济群导师再来给同学们上课时,按照例行的传统,导师都会组织同学们进行座谈。这时导师发现出了问题,同学们仿佛失去了上一学期那样的活跃与敏锐,在讨论会上,甚至出现长时间的冷场。原因显而易见,由于“周末论坛”几近于停办,同学们缺少了那种思想交流的机会,学习再一次变得相当被动,成为一种单纯灌输与被动接受。原先开设“周末论坛”所形成的新气象,也好像丧失殆尽。 
  于是这个问题引起导师高度重视,并进行深刻的总结与思考。最后做出重要决定:今后研究所开办的“周末论坛”不应该再是一种可有可无的辅助与点缀,而应纳入正规的课程当中,并办出戒幢研究所自己独具的特色。
  导师的精彩论述,后来写进了《戒幢佛学研究所办学方针的思考》一文,文中说道:
  “佛法在弘扬的过程中,非常重视思辩能力的运用。佛陀所具足的四无碍智,包括了词无碍、义无碍和辩说无碍。在佛教发展的过程中,龙树、提婆、无著、世亲等高僧大德,无不以无碍的辩才著称于世,他们对佛法甚深教理的阐述和弘扬,使得佛教在印度历史上发出璀璨的光芒。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佛教教理大多建构在逻辑思辩的基础上,无论是中观的辩证法,还是唯识的因明学,都拥有严密的理论体系,也正是由于这一点,才使佛法在弘扬过程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并为人们广泛接受。

  “随着佛教的传播,这一优良传统也得到了继承,如西藏流传至今的辩经制度,作为僧人的必修课,造就了一代又一代出色的僧众和弘法人才。因此,研究所在教学中,也致力于佛教思辩传统的发扬,以『周末论坛』配合专业课教学。
  “论坛采用学术会议的规范,讨论内容由任课老师根据学习重点事先布置。每周安排三位同学作重点发言,其余学员可针对他们的论点、论证提出补充看法,或发表不同意见。立论者应针对大家的意见给予回应,直到问题澄清。
  “通过思辩,可以激发学员的思维能力,培养学员的表达能力;通过思辩,可以引发学员的学习积极性,帮助大家深入认识学习中存在的问题;通过思辩,也可以活跃教学气氛,促进师生间的相互沟通和交流。实践证明,『周末论坛』是一种很好的辅助教学方式,对学员思辩能力的提高大有益处。”

  正是由于对论坛的高度重视,经过第二学期的沉寂,从第三个学期开始,论坛以一种十分严肃认真的态度一次一次如期举办了下来,除了外出天台参学行脚时停了一次,整个学期都没缺过。而且每一次论坛举办时,教务主任如觉法师都亲自督阵,不仅适时主导议论话题,进行精彩点评,最后还亲自进行总结评议,为每次论坛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而举办论坛所带来的成效也十分显著,不少同学都因此而学会了一种如何表达自己思想的方式,甚至有一些同学,原本羞于启齿、罕见开口,最后也变得能言善谈、长于表达自己。
  最值得一提的还有一点。就在第三学期开学的时候,济群导师精心筹办的网络佛学院也同期正式开学。而同时,西园网页主页更新,易名“戒幢佛学教育网”,“西园论坛”成为其中一个重要板块,“西园论坛”由两部分组成,其一即是研究所的“周末论坛”,另一则是网络佛学院的“网际论坛”。
  由于导师这种开放性的思维,“周末论坛”走出了高墙深院,而迈上网络。第三学期的所有论坛,都几乎整理成文字材料放到网上,成为大众交流的全新空间。在网络上,“周末论坛”还是很有自己特色的,由于论坛举办时现场灵活互动式的交流,往往能够涌现许多新鲜活泼的话题,给网络的讨论增添气氛,所以网络上的“周末论坛”一度还十分红火,吸引不少网友的热心参与。而对研究所的同学来说,在“周末论坛”上还没有尽兴的话题,也可以到网上继续去说,直到说透说完说到过瘾为止。


三、几点反思

  “周末论坛”在汉传佛教界的佛学院教育中,确实是一件新鲜事。尽管藏传佛教有即兴发挥的辩经制,可以培养每个人敏锐的思维与灵活的应变,可这一制度并没有在汉地流传开来。汉地佛教传统上也有复经制,往往讲经之后,让听经者抽签上场,登台复述,这样可以逼迫每个人专心致志、不敢怠惰,可惜这一传统也早已湮没无闻,只留在史料的记载中。
  戒幢研究所摸索出自己独具特色的“周末论坛”,它的功效显而易见,但它的不足却也不容忽视。发现不足不是坏事,发现了,才能够解决。只不过我们要有面对那些不足的勇气。
  回过头反思历次的“周末论坛”,我们也应该看到,其间的缺点与不足,是我们不得不认真对待的,有些问题甚至始终克服不了。最主要的有三点:
  其一:压力不很均衡。论坛老让人感觉到只是三个主论者的论坛,与大家并不相关。本来,通过参与论坛可以消化学到的知识,提高每个人的能力。但三位主论者一经确定,便好像只该他们去忙活,别的同学再不会对相关论题表示多一点的兴趣,都太忙了,谁愿意多事?于是消化知识便只是三个人在消化,提高能力也只是三个人在提高。论坛上发言的,永远都是那几个人,更有甚者,有的同学干脆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来听一听,管你论坛怎样精彩,我还有我个人的私事,一切与我了不相干。如此一来,实有悖于以论坛这种方式来训练每位学生的初衷。
  其二:主论不够精彩。本来,作为主论者,应该就自己所关注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观点,陈述自己的论据,然后拿出来供大家一同讨论。就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你能把一个问题说清说透就很不容易了,更别说长篇大论。可有些主论者却往往会把论坛的讲稿当作一篇论文来做,收集大量资料,罗列无数观点,洋洋洒洒的鸿篇巨制,于是登台时只能拿着讲稿拼命念,搞得自己很累,听的人更累,谁会记得你那一大堆的东西?本来这种论坛就不能用讲稿,最多只能拿一张列出问题要点的卡片。可主论者却往往把它理解成是提前完成的论文,到最后把讲稿稍微收拾一下,交上去便是本门功课的作业。
  其三:论辩不太热烈。这一点实源自上面说到的两点,由于论坛实际上只有三个主论者作了认真的准备,其余同学并没有对论题进行更为深入的思考,到最后讨论的阶段,提问不着边际、无关痛痒,便是一种必然的事。再加上主论者长篇大论的风格,听的人往往听到后面忘记前头,甚至头脑乱哄哄一片,都不知道在念些什么,这样论辩又怎么可能精彩得起来?于是论坛的论辩,往往只能谈一些随即流露出的感想,有时甚至会导向离题万里的闲扯。很有趣的,有时你发现一个话题引起了大家的兴趣,并引发热烈的讨论,可仔细一推敲,其实话题已经与主论者的论题没有一丁半点的联系了。
  正是这些问题的暴露,应该引起我们高度的重视,我们才能把论坛办得更加精彩和更有成效。起码,我们已不再停留在如何办好论坛的问题上,而转而思考如何才能把论坛办得更好,这就已经体现为一大进步。
  其实,上面提到的几点,都并不是解决不了的问题,试着把藏传的辩经制与汉传传统的复经制善巧地结合起来,让每个人都充分准备,然后以抽签方式随机决定三个主论者,同时上台时只许就问题谈问题,自由发挥,临时组织,而绝不允许念讲稿,也许我们同样可以办得象哈佛MBA案例教学那样精彩。一方面,机会可能降临到每个人身上,你决不能超然物外,更不敢轻易懈怠;另方面,由于每个人都经过了认真的思考与准备,论辩也一定能随之而精彩起来。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学生素质一定要高,当然,这是招生的问题了。办最好的研究所,聘最好的老师,教最好的学生,这个原则是值得我们始终如一坚持下去的。


 戒幢佛学教育网 期刊点击 《人世间》2002.1 :佛教教育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