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阿含经专题 重要经论         累计点击:4588次 上次访问:17/11/25 06:22 搜索   
教授尸迦罗越经



  本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卷第一六之善生经(大正藏一)、中阿含卷第三三之善生经(大正藏二六),尸迦罗越六方礼经(大正藏一),及善经(大正藏一七)。世尊往王舍城外之栗鼠养饵竹林时,为居士子尸迦罗越说礼六方之机缘而成本经。既为在家之居士子说法,所以其内容甚有世间的处世训,凡分别为二部份。于前半,即先举四种业垢和恶业之四因,其次详说损失财产之六种原因,对其中教诲交恶友之危险,说明如何是恶友?如何是善友?更示说全部财产四分之一为自已之生活费用,四分之一贮蓄以备穷困,二分之一用于事业之经费等乃至财产之使用方法。于后半指责对现实人生之生活无关心之徒,勤礼拜天地四方是无意义的,并给予六方的伦理根据,即东南西北下上之六方,配合父母、师长、妻女、朋友、奴婢、沙门婆罗门,因此,例如相当礼东方者,父母对子应思其道,子对父母应省顾奉事之道等,说明所有六方,有甚深道德意义之存在。

  如是我闻。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养饵处。于此时,居士子尸伽罗越晨早起床,出王舍城,至郊外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之各方礼拜。

   尔时,世尊于晨早,着内衣、持外衣及钵,入王舍城行乞。世尊见居士子尸伽罗越晨早起床,出王舍城,至郊外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之各方礼拜。见居士子尸伽罗越已,如是曰:

“居士子!汝何故晨早起床,出王舍城,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南方……乃至……上方之各方礼拜耶?”
“世尊!我父之将死时,向我言:“亲爱者!汝须礼拜诸方。”世尊!如是,尊重、珍敬、敬信、奉载我父之言而晨早起床,出王舍(城),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乃至……上方之各方礼拜也。”

长部经典三

   “居士子!于圣者之律,如是不成为礼拜六方。”
   “然,世尊!于圣者之律,应如何礼拜六方耶?善哉,世尊!于圣者之律,教示我礼拜六方之法。”
   “然,居士子!谛听善思念之,我当说。”
   居士子尸伽罗越应诺世尊:“唯然,世尊。”世尊如是说:
“居士子!于圣弟子要舍离四种业垢,依四种理由不作恶业,又不习散失钱财之六种原因,彼如是脱离十四种之罪恶,保护六方,彼为克胜现在、未来两世而修善业,彼由征服此世、彼世,彼于身坏死后,当生于善趣天界。依彼令舍离之四种业垢者何耶?居士子!杀生是业垢、不与取是业垢、于肉欲之邪行是业垢、虚诳语是业垢也。彼舍离四种业垢即此也。”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杀生不与取
  又言虚诳语
  及近他人妻
  贤者不赞赏

   “如何人由四种理由作恶业耶?依贪欲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依嗔恚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依愚痴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依恐怖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也。是故,居士子!圣弟子决不依贪欲行非道,不依嗔恚行非道,不依愚痴行非道,不依恐怖行非道。彼不以此等四种理由作恶业也。”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所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由贪欲嗔恚 恐怖与愚痴
  若犯此法者 皆如月黑分
  彼名声减退 由贪欲嗔恚
  恐怖及愚痴 不犯此法者
  皆如月白分 彼名声增广

   “不散失钱财之六种原因者何耶?嗜耽酒类之放逸,居士子!实是散财之原因;耽着于非时游乐街衢,是散财之原因;入于舞蹈之观览处,是散财之原因;耽着于赌博逸乐,是散财之原因;结交恶友,是散财之原因;耽着于懒惰,是散财之原因。

  居士子!由嗜耽于酒类之放逸,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于现资财之损失、增加斗争、成疾病之巢窟、损伤名誉、现露阴物、第六是使智力减退。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是因嗜耽酒类之放逸而生也。

  居士子!耽着于非时游乐街衢,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彼不守护、防御自已;亦不守护、防御彼之子、妻;亦不守护、防御彼之财产;又于恶事怀疑念;向彼生起不实之议言;甚至为家苦所包围也。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是耽着于非时游乐街衢而生也。

  居士子!入于舞蹈之观览处,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即寻求何处有舞蹈?何处有歌唱?何处有音乐?何处讲谈?何处有手铃乐?何处有大鼓乐耶?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入于舞蹈之观览处而生也。

  居士子!耽着于赌博逸乐,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对胜者生怨、又输者于心有悲忧赢得之失、有现在资财之失、入于法庭彼之语无效力、为朋友同事所轻侮、婚姻被拒绝,被谓赌汉不能娶妻。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于耽着赌博之逸乐而生也。

  居士子!结交恶友,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狡猾者、乱行者、大豪酒者、诈伪者、欺瞒者、粗暴者,此等是彼之朋友、是彼之伴侣。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结交恶友而生也。

  居士子!耽着于懒惰,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过寒而不为业、过暑而不为业、过晚而不为业、过早而不为业、我甚饿而不为业、我甚渴而不为业。彼于如是事业多设口实故,向于未生之富不生,已生之富损失也。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耽着于懒惰而生也。”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有成好饮友
  友中之亲友                                    
  于时必要生
  友始成朋友
  日升又寝床
  狎近人妻女
  从事于斗争
  耽着无益事
  又结交恶友
  从事于悭贪
  此等六种事
  导人于破灭
  恶伴与恶友
  进行恶行人
  此彼之两世
  必至于破灭
  骰子与女人
  舞蹈酒及歌
  白昼之就眠
  非时行街衢
  此等六种事
  导人至破灭
  游骰子饮酒
  通他命妻女
  交贱非交贤
  缺如月黑分
  无财无一物
  嗜饮入酒肆
  债沈如沉水
  速亡己家门                               
  嗜耽白昼眠
  至夜始思起
  常耽于泥醉
  无能停住家
  甚寒及甚热
  而为甚迟至
  等闲如是业
  虚度年青人
  利益尽流去
  不虑寒或热
  及微若小草
  是人所应作
  决无逸幸福

   “居士子!当知此等四种,是敌而似友:当知持去任何物,是敌而似友;当知言说为主者,是敌而做友;当知甘言者,是敌而似友;当知游荡之伙伴,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实依四理由,当知持去任何物,是敌而似友:彼不择何物而持去;与小而彼愿得大;依畏怖而行业务;为己利而从事。居士子!此等四理由,当知持去任何物,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依四理由,当知言说为主者,是敌而似友:彼对过去之事假装友谊;对未来之事假装友谊;言无意义之娇娆;于现前应为之事彼示为时不宜。居士子!此等四理由,当知言说为主者,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依四理由,实当知甘言者,是敌而似友:彼容认恶事;不容认善事;其面前赞美;其背后毁嗤。居士子!依此等四理由,当知甘言者,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依四理由,实当知游荡伙伴,是敌而似友:彼为嗜耽诸酒类等放逸时之伙伴;非时游玩街衢之伙伴;入舞蹈观览处之伙伴;耽着于赌博之伙伴。居士子!依此等四理由,当知游荡之伙伴,是敌而似友。”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何物皆取友
  言说为主友
  甘言之伴侣
  游荡之伙伴
  此等四是敌
  贤者当了知
  如道存恐怖
  此等宜远避

   “居士子!当知此四友,是善心人:当知能互相援助之友,是善心人;当知能共苦乐之友,是善心人;当知能告善利之友,是善心人;当如有怜愍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知依四理由,能互相援助之友,是善心人:彼能防护友之放逸:友之酩酊时,能守护其财;在怖畏时,能庇护;于应所作之时,付与二倍之财物。居士子!当知依此等四理由,能互相援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实当知依四理由,能共苦乐之友,是善心人:彼能告自己之秘密;隐藏他人之秘密;彼在穷苦时,不舍他;为他之利益,能舍其生命而起之。居士子!当知依此四理由,能共苦乐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知依四理由,能告知善利之友,是善心人:彼能防止罪恶;能使之行善事;能使闻未闻者;能教向天之道。居士子!当知依此四理由,能告知善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知依四理由,有怜愍之友,是善心人:不喜其衰微、欢喜其隆盛、能防止毁嗤之人、能褒奖称赞之人。居士子!当知依此等四理由,有怜愍之友,是善心人。”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所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能援助之友
  共苦乐之友
  告善利之友
  有怜愍之友
  实此等四友
  贤者当了知
  此等尽真心
  如母之实子
  具戒之贤者
  如山火燃辉
  劝如蜂集物
  彼财自积集
  如蚁巢积高
  如是财物集
  堪为良家主
  四分其财物
  如是彼结友
  自享一分财
  二分营事业
  第四分蓄积
  以备困乏时

  “居士子!圣弟子如何要护六方耶?居士子!当知是此六方:当知东方是父母;当知南方是师长;当知西方是妻女;当知北方是朋友;当知下方是奴仆佣人;当知上方是沙门、婆罗门。

  居士子!依五理由,子应奉侍东方之父母:“受养育之我应奉养双亲;应为双亲作业务;应继续家系;应继续祖先之遗产;又对诸祖灵,应时呈奉供物。”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爱子奉侍之东方父母,当爱护子:远离罪恶、令行善事、令练习技能、为迎适当之妻、以应时宜,让督家务。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爱子奉侍之东方父母,当爱护子也。如是东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弟子应奉侍南方之师长:行起立礼、随侍近事、乐闻从顺、虔诚奉侍、恭敬领受学艺。居士子!实依此五理由,受门弟子奉侍之南方师长,亦应依五理由爱护门弟子:对彼等以善训练之法训练之、善保护者当令保护之、凡学艺应令熟习、称扬于朋友知人之间、于诸方作守护弟子。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门弟子奉侍之南方师长,依此等五理由,爱护门弟子。如是南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夫婿应奉侍西方之妻女:依敬意、依礼仪、依不邪行、依与主权、提供装饰品。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夫婿奉侍之西方妻女应依五理由,爱护夫婿:妻女应善整理业务、亲切待遇婢仆、贞淑、保护财物、对所应为之事,巧妙而勤勉为之。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夫婿奉侍之西方妻女应依此等五理由,爱护夫婿。如是西方受爱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族姓子应奉侍北方之朋友:依布施、依爱语、依利行、依同事、依不欺诳。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北方朋友应依五理由,爱护族姓子:防护族姓子之放逸、酩酊时守护其财物、恐怖时之庇护、穷困时不舍弃、尊重其他之同族。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北方朋友应依此等五理由,爱护族姓子。如是北方受爱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尊主人应奉侍下方之奴仆佣人:应依奴仆佣人之能力,分配工作、给与食物及薪金、病时看顾、分与珍味之食、适时休息。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尊主奉侍之下方奴仆佣人应依五理由,爱护尊主人:彼等应比主人早起、后寝、唯受所与之物、善为其业务、称赞彼等主人之名誉。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尊主人奉侍之下方奴仆佣人应依此等五理由,爱护尊主人。如是彼受爱护之下方,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族姓子应奉侍上方之沙门、婆罗门:依亲切之身业、亲切之语业、亲切之意业、不闭门户、供与食物。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上方沙门、婆罗门应依六理由,爱护族姓子:令不近罪恶、令行善事、由善心而爱之、教其未闻、已闻者令正净、教示趣天之道。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上方沙门、婆罗门应依此等六理由,爱护族姓子。如是受爱护之上方,安稳而怖畏。”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父母是东方
  师长是南方
  妻女是西方
  朋友是北方
  奴仆是下方
  沙门婆罗门
  是等为上方
  一族堪能主
  应拜此诸方
  有学戒具足
  上品且才智
  谦让而柔顺
  如是得名誉
  勇健不懈怠
  不幸处不动
  不破行仪贤
  如是得名誉
  能摄众爱友
  宽广而不吝
  导师化导师
  乃至顺导师
  得如是名誉
  布施及爱语
  利行于世人
  诸法为同事
  到处如应供
  实于此世间                                
  摄持此等事
  如于辖车轮
  无此等摄持
  母应不得子
  尊敬或供养
  父于子亦然
  诸贤摄此等
  正偏观察故
  彼等成伟大
  至得此赏赞

  如是说已,居士子尸伽罗越,对世尊如次言:
“胜哉,世尊!胜哉,世尊!世尊!恰如扶起倒者,使隐覆者显露,示迷者以道,如黑暗揭来油灯,使:“有眼者见诸色。”如是依世尊,以种种方法,宣示法。大德!我归依世尊,归依法及僧伽。愿世尊摄受我。从今日以后,乃至命终,归依为优婆塞。”

  本经相当于汉译长阿含卷第一六之善生经(大正藏一)、中阿含卷第三三之善生经(大正藏二六),尸迦罗越六方礼经(大正藏一),及善经(大正藏一七)。世尊往王舍城外之栗鼠养饵竹林时,为居士子尸迦罗越说礼六方之机缘而成本经。既为在家之居士子说法,所以其内容甚有世间的处世训,凡分别为二部份。于前半,即先举四种业垢和恶业之四因,其次详说损失财产之六种原因,对其中教诲交恶友之危险,说明如何是恶友?如何是善友?更示说全部财产四分之一为自已之生活费用,四分之一贮蓄以备穷困,二分之一用于事业之经费等乃至财产之使用方法。于后半指责对现实人生之生活无关心之徒,勤礼拜天地四方是无意义的,并给予六方的伦理根据,即东南西北下上之六方,配合父母、师长、妻女、朋友、奴婢、沙门婆罗门,因此,例如相当礼东方者,父母对子应思其道,子对父母应省顾奉事之道等,说明所有六方,有甚深道德意义之存在。

  如是我闻。
  尔时,世尊住王舍城竹林栗鼠养饵处。于此时,居士子尸伽罗越晨早起床,出王舍城,至郊外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之各方礼拜。

  尔时,世尊于晨早,着内衣、持外衣及钵,入王舍城行乞。世尊见居士子尸伽罗越晨早起床,出王舍城,至郊外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下方、上方之各方礼拜。见居士子尸伽罗越已,如是曰:
“居士子!汝何故晨早起床,出王舍城,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南方……乃至……上方之各方礼拜耶?”
“世尊!我父之将死时,向我言:“亲爱者!汝须礼拜诸方。”世尊!如是,尊重、珍敬、敬信、奉载我父之言而晨早起床,出王舍(城),沐浴净衣,合掌向东方……乃至……上方之各方礼拜也。”                                   

  “居士子!于圣者之律,如是不成为礼拜六方。”
  “然,世尊!于圣者之律,应如何礼拜六方耶?善哉,世尊!于圣者之律,教示
  我礼拜六方之法。”
  “然,居士子!谛听善思念之,我当说。”
  居士子尸伽罗越应诺世尊:“唯然,世尊。”世尊如是说:

  “居士子!于圣弟子要舍离四种业垢,依四种理由不作恶业,又不习散失钱财之六种原因,彼如是脱离十四种之罪恶,保护六方,彼为克胜现在、未来两世而修善业,彼由征服此世、彼世,彼于身坏死后,当生于善趣天界。依彼令舍离之四种业垢者何耶?居士子!杀生是业垢、不与取是业垢、于肉欲之邪行是业垢、虚诳语是业垢也。彼舍离四种业垢即此也。”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杀生不与取
  又言虚诳语
  及近他人妻
  贤者不赞赏

  “如何人由四种理由作恶业耶?依贪欲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依嗔恚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依愚痴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依恐怖行非道故,彼作恶业也。是故,居士子!圣弟子决不依贪欲行非道,不依嗔恚行非道,不依愚痴行非道,不依恐怖行非道。彼不以此等四种理由作恶业也。”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所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由贪欲嗔恚     恐怖与愚痴
  若犯此法者     皆如月黑分
  彼名声减退     由贪欲嗔恚
  恐怖及愚痴     不犯此法者
  皆如月白分     彼名声增广

  “不散失钱财之六种原因者何耶?嗜耽酒类之放逸,居士子!实是散财之原因;     

  耽着于非时游乐街衢,是散财之原因;入于舞蹈之观览处,是散财之原因;耽着于赌博逸乐,是散财之原因;结交恶友,是散财之原因;耽着于懒惰,是散财之原因。

  居士子!由嗜耽于酒类之放逸,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于现资财之损失、增加斗争、成疾病之巢窟、损伤名誉、现露阴物、第六是使智力减退。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是因嗜耽酒类之放逸而生也。

  居士子!耽着于非时游乐街衢,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彼不守护、防御自已;亦不守护、防御彼之子、妻;亦不守护、防御彼之财产;又于恶事怀疑念;向彼生起不实之议言;甚至为家苦所包围也。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是耽着于非时游乐街衢而生也。

  居士子!入于舞蹈之观览处,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即寻求何处有舞蹈?何处有歌唱?何处有音乐?何处讲谈?何处有手铃乐?何处有大鼓乐耶?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入于舞蹈之观览处而生也。

  居士子!耽着于赌博逸乐,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对胜者生怨、又输者于心有悲忧赢得之失、有现在资财之失、入于法庭彼之语无效力、为朋友同事所轻侮、婚姻被拒绝,被谓赌汉不能娶妻。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于耽着赌博之逸乐而生也。

  居士子!结交恶友,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狡猾者、乱行者、大豪酒者、诈伪者、欺瞒者、粗暴者,此等是彼之朋友、是彼之伴侣。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结交恶友而生也。

  居士子!耽着于懒惰,实能生此等六种过患:过寒而不为业、过暑而不为业、过晚而不为业、过早而不为业、我甚饿而不为业、我甚渴而不为业。彼于如是事业多设口实故,向于未生之富不生,已生之富损失也。居士子!此等六种过患,实由耽着于懒惰而生也。”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有成好饮友
  友中之亲友                                       
  于时必要生
  友始成朋友
  日升又寝床
  狎近人妻女
  从事于斗争
  耽着无益事
  又结交恶友
  从事于悭贪
  此等六种事
  导人于破灭
  恶伴与恶友
  进行恶行人
  此彼之两世
  必至于破灭
  骰子与女人
  舞蹈酒及歌
  白昼之就眠
  非时行街衢
  此等六种事
  导人至破灭
  游骰子饮酒
  通他命妻女
  交贱非交贤
  缺如月黑分
  无财无一物
  嗜饮入酒肆
  债沈如沉水
  速亡己家门                              
  嗜耽白昼眠
  至夜始思起
  常耽于泥醉
  无能停住家
  甚寒及甚热
  而为甚迟至
  等闲如是业
  虚度年青人
  利益尽流去
  不虑寒或热
  及微若小草
  是人所应作
  决无逸幸福

  “居士子!当知此等四种,是敌而似友:当知持去任何物,是敌而似友;当知言说为主者,是敌而做友;当知甘言者,是敌而似友;当知游荡之伙伴,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实依四理由,当知持去任何物,是敌而似友:彼不择何物而持去;与小而彼愿得大;依畏怖而行业务;为己利而从事。居士子!此等四理由,当知持去任何物,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依四理由,当知言说为主者,是敌而似友:彼对过去之事假装友谊;对未来之事假装友谊;言无意义之娇娆;于现前应为之事彼示为时不宜。居士子!此等四理由,当知言说为主者,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依四理由,实当知甘言者,是敌而似友:彼容认恶事;不容认善事;其面前赞美;其背后毁嗤。居士子!依此等四理由,当知甘言者,是敌而似友。

  居士子!依四理由,实当知游荡伙伴,是敌而似友:彼为嗜耽诸酒类等放逸时之伙伴;非时游玩街衢之伙伴;入舞蹈观览处之伙伴;耽着于赌博之伙伴。居士子!依此等四理由,当知游荡之伙伴,是敌而似友。”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何物皆取友
  言说为主友
  甘言之伴侣
  游荡之伙伴
  此等四是敌
  贤者当了知
  如道存恐怖
  此等宜远避

  “居士子!当知此四友,是善心人:当知能互相援助之友,是善心人;当知能共苦乐之友,是善心人;当知能告善利之友,是善心人;当如有怜愍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知依四理由,能互相援助之友,是善心人:彼能防护友之放逸:友之酩酊时,能守护其财;在怖畏时,能庇护;于应所作之时,付与二倍之财物。居士子!当知依此等四理由,能互相援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实当知依四理由,能共苦乐之友,是善心人:彼能告自己之秘密;隐藏他人之秘密;彼在穷苦时,不舍他;为他之利益,能舍其生命而起之。居士子!当知依此四理由,能共苦乐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知依四理由,能告知善利之友,是善心人:彼能防止罪恶;能使之行善事;能使闻未闻者;能教向天之道。居士子!当知依此四理由,能告知善利之友,是善心人。

  居士子!当知依四理由,有怜愍之友,是善心人:不喜其衰微、欢喜其隆盛、能防止毁嗤之人、能褒奖称赞之人。居士子!当知依此等四理由,有怜愍之友,是善心人。”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所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能援助之友
   共苦乐之友

  长部经典三                                
  告善利之友
  有怜愍之友
  实此等四友
  贤者当了知
  此等尽真心
  如母之实子
  具戒之贤者
  如山火燃辉
  劝如蜂集物
  彼财自积集
  如蚁巢积高
  如是财物集
  堪为良家主
  四分其财物
  如是彼结友
  自享一分财
  二分营事业
  第四分蓄积
  以备困乏时

  “居士子!圣弟子如何要护六方耶?居士子!当知是此六方:当知东方是父母;当知南方是师长;当知西方是妻女;当知北方是朋友;当知下方是奴仆佣人;当知上方是沙门、婆罗门。

   居士子!依五理由,子应奉侍东方之父母:“受养育之我应奉养双亲;应为双亲作业务;应继续家系;应继续祖先之遗产;又对诸祖灵,应时呈奉供物。”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爱子奉侍之东方父母,当爱护子:远离罪恶、令行善事、令练习技能、为迎适当之妻、以应时宜,让督家务。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爱子奉侍之东方父母,当爱护子也。如是东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弟子应奉侍南方之师长:行起立礼、随侍近事、乐闻从顺、虔诚奉侍、恭敬领受学艺。居士子!实依此五理由,受门弟子奉侍之南方师长,亦应依五理由爱护门弟子:对彼等以善训练之法训练之、善保护者当令保护之、凡学艺应令熟习、称扬于朋友知人之间、于诸方作守护弟子。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门弟子奉侍之南方师长,依此等五理由,爱护门弟子。如是南方受保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夫婿应奉侍西方之妻女:依敬意、依礼仪、依不邪行、依与主权、提供装饰品。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夫婿奉侍之西方妻女应依五理由,爱护夫婿:妻女应善整理业务、亲切待遇婢仆、贞淑、保护财物、对所应为之事,巧妙而勤勉为之。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夫婿奉侍之西方妻女应依此等五理由,爱护夫婿。如是西方受爱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族姓子应奉侍北方之朋友:依布施、依爱语、依利行、依同事、依不欺诳。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北方朋友应依五理由,爱护族姓子:防护族姓子之放逸、酩酊时守护其财物、恐怖时之庇护、穷困时不舍弃、尊重其他之同族。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北方朋友应依此等五理由,爱护族姓子。如是北方受爱护,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尊主人应奉侍下方之奴仆佣人:应依奴仆佣人之能力,分配工作、给与食物及薪金、病时看顾、分与珍味之食、适时休息。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尊主奉侍之下方奴仆佣人应依五理由,爱护尊主人:彼等应比主人早起、后寝、唯受所与之物、善为其业务、称赞彼等主人之名誉。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尊主人奉侍之下方奴仆佣人应依此等五理由,爱护尊主人。如是彼受爱护之下方,安稳而无怖畏。

  居士子!依五理由,族姓子应奉侍上方之沙门、婆罗门:依亲切之身业、亲切之语业、亲切之意业、不闭门户、供与食物。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上方沙门、婆罗门应依六理由,爱护族姓子:令不近罪恶、令行善事、由善心而爱之、教其未闻、已闻者令正净、教示趣天之道。居士子!依此等五理由,受族姓子奉侍之上方沙门、婆罗门应依此等六理由,爱护族姓子。如是受爱护之上方,安稳而怖畏。”世尊如是说。

  善逝如斯说已,大师更如是曰:
  父母是东方
  师长是南方
  妻女是西方
  朋友是北方
  奴仆是下方
  沙门婆罗门
  是等为上方
  一族堪能主
  应拜此诸方
  有学戒具足
  上品且才智
  谦让而柔顺
  如是得名誉
  勇健不懈怠
  不幸处不动
  不破行仪贤
  如是得名誉
  能摄众爱友
  宽广而不吝
  导师化导师
  乃至顺导师
  得如是名誉
  布施及爱语
  利行于世人
  诸法为同事
  到处如应供
  实于此世间 
  摄持此等事
  如于辖车轮
  无此等摄持
  母应不得子
  尊敬或供养
  父于子亦然
  诸贤摄此等
  正偏观察故
  彼等成伟大
  至得此赏赞

  如是说已,居士子尸伽罗越,对世尊如次言:
  “胜哉,世尊!胜哉,世尊!世尊!恰如扶起倒者,使隐覆者显露,示迷者以道,如黑暗揭来油灯,使:“有眼者见诸色。”如是依世尊,以种种方法,宣示法。大德!我归依世尊,归依法及僧伽。愿世尊摄受我。从今日以后,乃至命终,归依为优婆塞。”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阿含经专题 重要经论
  供稿:云海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