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戒律学专集         累计点击:5631次 上次访问:19/10/15 10:28 搜索   
梵网经菩萨戒略注


上一页 下一页·第2页·共4页



 
 圣一法师讲述

  第五酤酒戒
  淫为生死本,酒为过患源,饮酒心神昏迷,助作一切罪,是故如来制戒。
  所谓无明酒,无明生一切惑,酒造一切罪,四分律言,酒有三十六失,大智度论谓酒有三十五失,沙伽陀比丘能降毒龙,后酒醉卧地,虾蟆食其沫唾,佛言:“现在甚至虾蟆也不能降服。”我国仪狄造酒,禹辄疏焉。
  若佛子,自酤酒,教人酤酒。
  酤者卖也,自开酒店或酒厂,卖酒与人,其过难量,违菩萨利他之行,教人卖酒亦然。
  酤酒因,酤酒缘,酤酒法,酤酒业。
  此戒五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希利货贸,四、真酒,五、授与现前人。
  酤酒因:贪利求财。
  酤酒缘:米、麦、甘蔗、葡萄等,皆可造酒。
  酤酒法:一切广告及推销术。
  酤酒业:卖酒与人。
  一切酒不得酤,是酒起罪因缘。
  酒有多种,或花或果,皆可造酒,但令饮之醉人,皆不得酤,惟药酒除外。又虽似酒色酒香,而无酒味,饮不醉人,可以卖,如醋之类。
  而菩萨应生一切众生明达之慧。
  菩萨上求佛道,以佛道下化众生,教众生以般若智断除烦恼。
  明即三明:能知过去,是宿命明;知现在生来死去,是天眼明;知生死已尽,是漏尽明。
  达是三达:智慧知过去世无碍,智慧知现在世无碍,智慧知未来世无碍。
  具足三明三达,见性成佛。
  而反更生一切众生颠倒之心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迷真认妄,认物为己,是众生的颠倒相。大乘起信论云:“无明不觉生三细,境界为缘长六粗。”三细者:无明业相,能见相,境界相。三细迷失真如佛性,若无三细,人人皆见佛性。
  六粗者,枝未无明是也:一、智相(俱生无明),二、相续相,三、执取相,四、计名字相,五、起业相,六、业系苦相。有此六相,生死无了期。
  一切众生,既有三细六粗之颠倒,再加上饮酒,助其放恣,更无惭愧,酒后失言,醉时造罪,如狂马无缰,迷性胡为,菩萨若以酤酒为业,助众生颠倒之心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第六说四众过戒
  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说人非。
  修行人第一要明心,心不明,不知自心中无量劫来罪垢,明心,才知自己心内积聚无边罪垢,故应一一忏悔,一一洗除,所谓随缘消旧业,更不作新殃。永嘉禅师云:“但自怀中解垢衣,谁能向外夸精进。”心垢洗除净尽,返本归元。
  心如明镜般清净,本无外物影像,所以明心的人,在真心内,绝无他人是非,是以不说他人过非。
  六祖云:“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但自却非心,打除烦恼破,憎爱不关心,长伸两脚卧。”此乃示人修行,明心除垢,直捷返家之文。
  又云:“欲拟化他人,自须有方便,勿令彼有疑,即是自性现。”此乃示导别人返本之文。
  假如不观心,不明心,不除心内垢,而于心外妄见他人是非,絮絮而说,影响佛教,令无量众生不信佛,是故如来制此戒。
  若佛子,口自说出家在家菩萨,比丘比丘尼罪过,教人说罪过。
  沙弥出六尘之家,比丘比丘尼出生死之家,菩萨出无明之家,本来是好事,但僧团中良莠不齐,不应把一两个人的过失,算为整个僧团的过失,使佛教蒙受坏的名声,影响初发心人,退失信仰。
  比丘比丘尼,称为僧宝,佛灭度后,佛法流传世间,全赖僧宝住持,续佛慧命,若口说出家人的罪过,致令比丘比丘尼转法轮时,无人听受,法不流通,断佛教慧命。
  根据内典说,比丘比丘尼有过,应依戒律三种劝谏:第一、私人劝谏,第二、屏处劝谏,第三、羯磨,大众劝谏,绝不是向外宣扬;过去有三武一宗之祸,皆由外道向国王毁谤出家人所致。
  在家菩萨,护持佛教,亦不能说他们的罪过,损坏佛教声誉,如是缁白四众,佛门弟子,受菩萨戒者,不得随便信口说其过失,更不得教他说,自辱佛门,令圣道不行,贻误后学。
  罪过因,罪过缘,罪过法,罪过业。
  此戒六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有说罪心,四、所说罪,五、所向人说,六、现前人领解。罪过因,罪过缘,罪过法,罪过业,应为说因,说缘,说法,说业。
  说因者,无始劫以来之恶口习气为因,说缘者,以种种借口为缘,说罪过法者,说其轻重罪相,说业者,了了出口,令人领解相信,说业已成,当来受拔舌地狱苦果。
  而菩萨闻外道恶人,及二乘恶人,说佛法中非法非律,常生慈心,教化是恶人辈,令生大乘善信。
  外道恶人,知见不正,执着我见,断常等见,嫉忌佛教,说佛法是非法,律是非律,不能出苦海,不能生天国,如是毁谤佛法。
  二乘人相信小乘,不喜大乘,云大乘非佛说,又云大乘律,有开有遮,亦非佛说。
  菩萨闻后应生慈悲心,教化外道,舍邪归正,信仰大乘;教二乘人,回小向大,修大乘行,如无着禅师,度天亲菩萨发菩提心,宏扬大乘。
  而菩萨反更自说佛法中罪过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菩萨应该摧邪扶正,护持佛法,而反更说四众过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第七自赞毁他戒
  真如佛性,无自无他,若见自他,不见佛性;真如平等,无人我相,见人我者,见惑烦恼是也,赞毁者,思惑是也,思惑有憎爱,故有赞毁。菩萨破见惑,不见人我,破思惑,则无憎爱,所以不自赞,不毁他,赞毁两亡,自行教他,故名菩萨。
  若佛子,自赞毁他,亦教人自赞毁他。
  自赞者,自己赞叹自己的功劳,赞叹自己的长处,毁他者,讥人过失,说人之短。
  菩萨观业如幻,善恶性空,怎可自赞?怎可毁他?自赞着我,心生骄慢,骄必败。菩萨观心清净,不见他人的过失,何用毁他,等如明镜现像,镜内无像,何用毁像,虽镜无像,能现妍丑,好丑从缘,我们心内清净,虽知道别人的过失,但心内不着别人的过失,又何用毁他人过,所以不说他人非,更不毁他过。
  若自赞毁他,又教人自赞毁他,则心内有四条罪,一、自赞,二、毁他,三、教人自赞,四、教人毁他。
  毁他因,毁他缘,毁他法,毁他业。
  此戒五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赞毁心、四、说赞毁具,五、前人领解。
  毁他因是嫉忌心,毁他缘是想提高自己的声望,令人恭敬供养,毁他法是以语言文字宣扬,毁他业是前人领解赞毁之语。
  而菩萨应代一切众生受加毁辱,恶事向自己,好事与他人。
  菩萨无我,与众生一体,应代一切众生受苦,犹如一个大家庭,家内成员与主人是一体,若有事情发生,主人承担一切责任,免大众受苦,所谓恶事向自己。
  一件事情之能够成功,亦非一人之力,全赖大众合作,所以好事应归他人。
  若自扬己德,隐他人好事,令他人受毁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菩萨应宣扬人家的好事,隐藏他人的过失,免人受毁,今反其道而行,揽功归己,独占功劳,人家好事不称赞,人家坏事到处宣传,令人受毁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第八悭惜加毁戒
  佛法流通于世,普渡群生,故有财应行布施,流通财,令他人得福,有法应施法,流通法,令他人得慧,所以菩萨舍财舍法,尽空一切,与道相应,是故如来制此戒。
  若佛子,自悭,教人悭。
  财要流通,辗转布施,令众生得福,法更要流通,师长善友教导我们,我们又转教一切人,令依法修行而得慧,如是福慧双修,故名佛子。
  有财而自不用,又不施与人,有法自不修,又不教人,名为自悭。
  自己悭财悭法,又教人悭财悭法,教人不行财布施,不行法布施,名教人悭,自致无福无慧,自悭尚不可,何况教人悭,则有自行教他两条罪。
  昔日佛在世时,有贫女乞了两个钱,自己不用而供养大众僧,释迦佛实时为她授记,将来在震旦国做国王,就是武则天女王。
  五台山有一位法云比丘,因他前生吝法,今生非常愚鲁,大众称他牛云,后蒙文殊菩萨指点,宿障业除,得大智慧。
  佛子修行,不离福慧,施财得福,施法得慧,福慧圆满,名之为佛,是故有财应布施,有法亦应宣扬流通,利益众生。
  悭因,悭缘,悭法,悭业。
  悭因是秘藏爱惜,悭缘是自私自利心,悭法是:懂说不懂,有说无,或闭门谢客。
  昔日杭州有一大富翁,出家人向他化缘,他就悭惜,门前写四个字:“僧道无缘”,人家便不敢向他化缘,后来济公圣僧续下一句曰:“畜生有份。”他死后果然成为狗,他的儿子知道后,养牠一生。
  因、缘、法,和合而成悭业,果报作饿鬼。
  此戒五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悭毁心,四、示悭相,五、前人领解。
  而菩萨见一切贫穷人,来乞者,随前人所须,一切给与。
  施财施法,外利众生,内舍贪烦恼,无始劫以来的悭贪烦恼令我们作饿鬼,惟有布施,才可灭去悭贪烦恼。
  菩萨修六波罗蜜,以布施为首,随前来乞者所须,有财施财,有法施法。得忍菩萨有三施:舍王位、舍头目皮骨、舍妻子;出家菩萨有四施:纸、笔、墨、法;在家菩萨有二施:财、法。
  而菩萨以恶心瞋心,乃至不施一钱一针一草,有求法者,不为说一句一偈一微尘许法,而反更骂辱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恶心是不希望别人安乐,瞋心是恐怕别人胜己,布施是慈悲心,以慈灭恶心,以悲灭瞋心,一钱一针一草虽微,惟施心大,福亦大,一句一偈之法虽少,却含法身妙理,一微尘许法之微,却能诠一切法,所谓“一即一切”。若有来求财者不施与财,有来求法者不为说法,反而骂辱人,非是菩萨,反得波罗夷罪。

  第九瞋心不受悔戒
  忍辱之为德,持戒苦行所不能及,忍则妄想不生,烦恼不起;既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灭,则证无生法忍,在无生忍中,尚不见有我有人,何来有瞋,无瞋则生诸善根,永为佛种,所以如来制此戒。
  若佛子,自瞋,教人瞋,瞋因,瞋缘,瞋法,瞋业。
  所谓一念瞋心起,百万障门开,瞋火炎炎,烧尽菩提种,瞋是心中火,能烧功德林,所以菩萨要灭自己的瞋心,增长自己的慈悲心,以慈悲心度众生,瞋心不能度众生,瞋心只会结冤;若佛子自己起瞋心,又教人起瞋心,即非佛子。
  此戒五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隔瞋心(不欲和解),四、示不受相,五、前人领解。
  瞋因是无明,瞋缘是逆境,瞋法是打人、骂人,与人结冤,瞋业成。
  而菩萨应生一切众生善根无诤之事,常生慈悲心,孝顺心。
  善根是成佛之因,我们修行,第一要种善根,无诤就是善根,无诤则无瞋,不瞋善根生起,得无诤三昧,不争名,不争利,与人无诤,先人后己,由无诤三昧而生慈心,与人以乐,生悲心,拔人之苦,又从慈悲心生孝顺心,孝顺一切众生,视一切众生为未来诸佛,又孝顺三宝,秉三宝之遗教,依法修行,自度度他,是为持戒。
  所以菩萨令一切众生学无诤之事,常生慈悲心,息灭瞋心,慈悲心向什么地方求?你役有瞋心,慈悲心就来。
  而反更于一切众生中,乃至于非众生中,以恶口骂辱,加以手打,及以刀杖,意犹不息,前人求悔,善言忏谢,犹瞋不解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一切众生,指六道中能以肉眼得见者,即人及畜;非众生,指无情物,如天、地、山河、塑像等无情之物。有人瞋心起,骂天骂地,或指骂佛像、菩萨像等无情之物,对有情众生,恶口骂辱,或以手打,或加刀杖,伤害人畜,而瞋心依然不息,前人来求悔过,又以善言道歉,犹起瞋心不和解,不和解便结冤,结冤则瞋心不息,永隔众生,即非菩萨,得波罗夷罪。

  第十谤三宝戒
  无罪而说他有罪,名之为谤。
  三宝是苦海中的慈航,黑夜中的明灯,众生病苦的良药。若人毁谤三宝,不但自己不能出苦海,更令无量人都不能出苦海,彼此均堕地狱,欲出地狱,还是要依靠三宝之力,所以切莫毁谤三宝。
  若佛子,自谤三宝,教人谤三宝。
  若佛子,是指受了菩萨戒者,自己谤三宝。
  三宝者,第一是佛宝,佛即觉也,觉则万法皆空,觉财,财空,觉色,色空,色空就是智慧,财空就是福德,财色二空,福慧具足,所以佛又名两足尊,福足慧足。
  人人都有觉性,觉性就是佛性,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即称为佛。
  法即是正,什么是正法,离欲就是正法,念佛离欲,是正法,布施离欲,是正法,持戒离欲,是正法,持咒离欲,也是正法,所以法就是离欲尊,离了欲,一切法都是正法,未离欲,一切法都是世间法。
  僧即是净,僧人在尘不染尘,在世而出世,在欲而离欲,心清净,不入色、声、香、味、触、法,即证初果,断欲界烦恼,证三果,出三界生死,证阿罗汉果,习气清净,证辟支佛果,一切法清净,证菩萨无生法忍果。
  菩萨是僧,罗汉是僧,凡圣也是僧,出家人持戒清净者,个个都称为僧宝。
  三宝无过失,愚痴之人,以正为邪,以是为非,邪正不分,是非颠倒,所以自己毁谤三宝,又教人毁谤三宝。
  谤因、谤缘、谤法、谤业。
  愚痴为因,邪见为缘,因缘和合,以口、书等方法毁谤佛教,令无量人不相信三宝,而成毁谤之业,果堕拔舌地狱,久久不能得出。
  此戒五缘成重:一、是众生,二、众生想,三、欲说心,四、正吐说,五、前人领解。
  而菩萨见外道及以恶人一言谤佛音声,如三百矛刺心,况口自谤,不生信心,孝顺心,而反更助恶人邪见人谤者,是菩萨波罗夷罪。
  外道着见,不喜欢佛教说无我,恶人作恶,不喜欢佛说持戒,因此外道及恶人,常常毁谤三宝。菩萨听闻外道及恶人以一言毁谤三宝之声,其痛苦之情,犹如三百矛刺心,所以者何?以断一切众生佛种故,耳闻如此,何况亲口自出谤言。
  假如菩萨自谤三宝,皆因对三宝失去信心,例如有人修行用功几十年,后来病了,或遇到灾难,不知是过去的业力起现行,不但不反省求忏悔,反更妄说三宝不加庇他,因此对佛教失去信心而生谤毁,助长恶人及邪见人的威势,帮助恶人、邪见人毁谤三宝,而不是帮助诸佛菩萨宣扬三宝。一切众生听到你毁谤三宝之语,欲信而不信,已信而生退心,令无量众生背弃三宝,令无量众生行黑暗道,令无量众生堕苦海中,你看此罪多大,所以说是菩萨波罗夷罪。
  善学诸仁者,是菩萨十波罗提木叉,应当学,于中不应一一犯如微尘许,何况具足犯十戒。
  菩萨戒以十重戒为体,十重清净,戒体则坚固,从戒体起修六度万行,得智慧,度众生,破了戒体,不能称为菩萨。
  学戒不会有过失,止一切恶,修一切善,戒是成佛的根本,能度众生成佛,因此学戒称为善学。仁者是赞叹之词,指一切当时在会的菩萨。
  上来十条戒保你得解脱,应当善学,决不可犯如微尘少许,何况具足犯十戒。
  事必有理,悟理则丝毫无犯,若未悟理,则有退转的过失:
  不杀生——悟理则无生,无生无杀即丝毫不犯。
  不偷盗——死尽偷心,即丝毫不犯。
  不淫——明白淫性是净性因,除淫即是净性身,即丝毫无犯。
  不妄语——离妄见真,丝毫无犯。
  不酤酒——明白无无明,亦无无明尽,即丝毫无犯。
  不自赞毁他——人我两空,即丝毫无犯。
  不贪不瞋不痴,余三戒亦丝毫无犯。
  持戒属事,悟理则戒体清净,乃至不犯戒如微尘少许,何况具足犯十戒。
  若有犯者,不得现身发菩提心。
  若犯了一戒或十戒,要发露,要至诚忏悔,忏至见光、见花,佛来摩顶,罪便得灭。反过来说,犯了一戒或十戒,不发露、不忏悔,罪藏在八识田中,成了自己的障碍,任你如何刻苦,如何努力用功修行,今世不得开悟,亦不得发菩提心,所以者何?菩提心者,即是清净光明金刚宝戒,今既破戒,即失此心。
  亦失国王位,转轮王位。
  以十善法轮教化国民,名叫转轮王,分金轮王、银轮王、铜轮王及铁轮王。
  世间尊贵如国王、转轮王者,皆因持戒而得王位,犯重戒后福损了,失国王位,亦失转轮王位。
  亦失比丘、比丘尼位。
  出家菩萨,以戒为体,故身披袈裟,犯此十重,即失戒体,无戒即无袈裟,故失比丘、比丘尼位。
  亦失十发趣,十长养,十金刚,十地,佛性常住妙果,一切皆失。
  十发趣者,趣于菩提,戒为无上菩提本,若犯重戒,不能趣菩提,故失十发趣心;十长养,乃十种长养菩提的法门,今犯重戒,菩提苗不能萌芽生长;十金刚即十回向,既无菩提功德,即无回向,失十金刚心;十金刚破无明,入十地,今既无十金刚心,不能破无明入十地,是故若犯一重或十重,即失十发趣、十长养、十金刚、十地因位功德。
  佛性常住,佛性就是妙果,犯重之人,既失菩萨因位,佛性常住妙果位亦皆失,是谓一切皆失。
  堕三恶道中,二劫三劫,不闻父母三宝名字。
  破戒有罪,不能上升,只有下堕三恶道中,经二劫三劫的长远时分受苦。地狱饿鬼是化生,无父母;畜生有父母,长大后不识父母,故云不闻父母名字,更何况闻三宝名宇,苟能闻三宝名,即得离苦。
  以是不应一一犯,汝等一切菩萨,今学、当学、已学,如是十戒应当学,敬心奉持。
  佛戒是菩萨的根本,不应一一犯,戒在菩萨在,所以过去菩萨已学,现在菩萨今学,未来菩萨当学,如是十戒应当学习,敬心奉持。

  八万威仪品当广明。
  十重戒于八万威仪品中,当有详细解释。
  佛告诸菩萨,已说十波罗提木叉竟,四十八轻今当说。

  十重戒不破,戒体光洁,但容易染污,犹如衣裳,虽不破裂,但易被尘垢污染,故有四十八轻戒,防止染污戒体。
  第一不敬师友戒
  师有开导之恩,友有砌磋之义,应当敬重,倘存骄慢,今生福慧全消。
  若佛子,欲受国王位时,受转轮王位时,百官受位时,应先受菩萨戒,一切鬼神,救护王身,百官之身,诸佛欢喜。
  若佛弟子欲受国王位时,或受转轮王位时,或百官受职时,应先受菩萨戒,戒在,王位坚固,事事如法,一切鬼神拥护王身,免种种难,此戒千佛流通,今能受持,故诸佛欢喜。
  既得戒已,生孝顺心,恭敬心,见上座,和尚,阿阇黎,大德,同学、同见、同行者,应起承迎礼拜问讯,而菩萨反生骄心,慢心、痴心、瞋心,不起承迎礼拜,一一不如法供养,以自卖身,国城男女,七宝百物,而供给之,若不尔者,犯轻垢罪。
  既已受戒,从戒起行,生孝顺心,恭敬心,普礼一切,如受戒二十年以上的上座,生我们法身慧命的和尚、阿阇黎(轨范师),还有大德高僧、同学、同见、同行,都要恭敬,应起而奉承迎接,礼拜问讯,要如法供养,若无财物,要自卖身及所有财物而供养之。
  而菩萨反生骄心、慢心、瞋心,不起承迎礼拜,不如法供养者,犯轻垢罪。
  所谓轻垢者,比前十重仅减一等,非轻细之谓也。

  第二饮酒戒
  饮酒有别于酗酒,卖酒贻害甚广,自饮及劝告人饮,遗害较小,故属轻戒。
  若佛子,故饮酒,而酒生过失无量。
  故饮酒者,知是酒,故意饮,犯戒。
  饮酒使人性狂心乱、神昏智暗、打人骂人、无惭无愧、无尊无卑,酗酒出事,所生过失无量。
  若自身手过酒器与人饮酒者,五百世无手。
  饮酒的过失,非凡夫肉眼所能见,惟佛眼可见到。若以手拿酒器劝人饮酒者,受五百世无手的果报,堕落鳗鳝蚯蚓等类,因小果大,惟佛乃知。
  何况自饮。
  菩萨尚不拿酒器劝人饮,何况自饮。
  亦不得教一切人饮,及一切众生饮酒,况自饮酒。
  自己不饮,亦不可教人饮,广而推之,亦不得教鬼神,畜牲饮酒,菩萨尚不教他,何况自饮。
  一切酒不得饮,若故自饮,教人饮者,犯轻垢罪。
  有酒香、酒色、酒味、酒精,但能醉人,一切皆不得饮,惟治病的药酒除外,但要白众。
  为救人而饮酒者,不犯,如茉莉夫人事。

  第三食肉戒
  若佛子,故食肉,一切众生肉不得食。
  既是佛子应该随佛学,佛以慈悲为本、方便为怀、无我为宗,是故要学佛之慈悲、无我、方便,既学佛慈悲,就不得故意食肉,故意者:知道是肉,为我而杀,见其死、闻其声、而忍心食其肉者,无慈悲心,名为故意食肉。
  有生命者名为众生,无生命无知觉,不名众生。植物有生气,无知觉,人的头发有生气,亦无知觉、剪掉时不会疼痛,但众生肉受宰割时会痛苦,所以肉有生命,因此食肉是杀生。古人云:“一日食斋,天下杀生无我分,一日食肉,天下杀生汝有分”。虽然食肉而不杀生,但市场上,所有屠宰,都是为食肉的人而杀的。
  夫食肉者,断大慈悲佛性种子。
  慈与众生乐,悲拔众生苦,杀生食肉,令众生痛苦,慈悲心何在?
  菩萨发菩提心,愿令众生离苦得乐,是为成佛第一因行,令无慈心食众生肉,是断成佛因,故云断大慈悲佛性种子。
  一切众生,见而舍去。
  食肉之人,身有肉食气味,如食牛肉,身有臊味,食羊肉,身有膻味,食鱼肉,身有腥味,一切众生嗅到此肉食气味,便舍离而去。
  是故一切菩萨,不得食一切众生肉。
  菩萨要世世度众生,若食彼众生肉,世世结怨,失彼受化因缘。
  食肉得无量罪,若故食者,犯轻垢罪。
  楞伽经云:“有无量因缘故,不应食肉——众生从本以来,常为六亲;亦为不净气分所生长,臭秽不净;令修行者失慈悲心;无善名称;令诸咒术不成就;诸天所弃;令口气臭;夜发恶梦;乃至空闲林中,虎狼闻香。”楞严经云:“羊死为人,人死为羊,汝负我命,我还汝债,以是互相食噉不已。”是故食肉得无量罪,若故食者,犯轻垢罪。

  第四食五辛戒
  若佛子,不得食五辛:大蒜、茖葱、慈葱、兰葱、兴渠,是五辛一切食中不得食,若故食者,犯轻垢罪。
  五辛者:大蒜、茖葱(韭菜)、慈葱(葱)、兰葱(小蒜)、兴渠(产于印度)。此五物皆有辛荤之气,生食增恚,熟食发淫,楞严经云:“食五辛者,口生臭味,诸天远离,魔鬼舐其唇吻,吸其臭味,福德日消,罪恶日增。”有如是过失,是故佛制弟子不得食五辛。
  一切食中,亦不能以五辛作配料用,若故食者,犯轻垢罪。

  第五不教悔罪戒
  若佛子,见一切众生犯八戒、五戒、十戒、毁禁、七逆、八难,一切犯戒罪,应教忏悔。
  众生有过,可以改,犯戒可以忏悔,忏悔则罪灭,改过之后,戒体还得清净,普贤菩萨云:“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
  罪无自性,从缘而生,从心而起,是故要将心忏,心空,罪亦亡,罪亡心灭两俱空,是为真忏悔,所以众生犯戒都可忏悔。
  八戒者,八关斋戒;五戒,即清信仕女所受之五戒;十戒,指沙弥十戒,及此经中十重。
  毁禁者,“禁”指出家具足戒,是佛为出家二众而制,不可毁,故名为“禁”。
  七逆:弒父、弒母、弒和尚、弒阿阇黎、弒圣人、破羯磨转法轮僧、出佛身血,都是大重罪。
  八难,是过去业的果报,即:地狱、畜牲,饿鬼,北俱卢洲、无想天、盲聋瘖哑、世智辩聪、佛前佛后,是为见佛闻法有障碍的八种难处。此中地狱、畜牲、饿鬼是三恶道,因为业障太重,难以见佛闻法;北俱卢洲人福分很大,但无佛法,不能了生死;无想天是外道所生的地方,也无佛法,不能了生死;盲聋瘖哑,不能见佛闻法;世智辩聪,仗着小聪明,不信佛法,甚至还毁谤佛法;生在佛出世前、或涅盘后,也见不到佛,听不到佛说法,故名之为难。
  是故一切犯戒罪,师长、善友,应教其在佛前、在大众前忏悔,仗三宝的力、大众的力,来拔他的罪。所谓忏悔者,忏其前愆,悔不再作,罪灭,戒体还复清净,就如衣裳脏了,洗涤后还复清洁。
  又忏悔时,不但可忏眼前所犯之罪,更可忏过去的罪,因为过去的罪,不是在过去,而是在心内,在现在的心内,故可以忏过去、乃至无始劫以来,心内之罪。
  而菩萨不教忏悔。
  菩萨自利利他,单自利,不能称之为菩萨,自己有罪,自己忏悔,别人有罪,教他忏悔,见别人有罪而不教他忏悔,便是与他同过,自己亦有罪。
  同住。
  同住是指出家人,大众清净,大众同住,称为和合僧,是僧宝,若有一人犯戒,不清净,不能同住。
  同僧利养。
  不教忏悔是一罪,同利复一罪,施主供养持戒僧人,绝不是供养破戒有罪者。
  而共布萨,一众说戒,而不举其罪,不教悔过者,犯轻垢罪。
  布萨即相向说罪,我有罪,向你说,我忏悔;你有罪,向我说,大家相向忏悔,忏悔清净,可共住。
  出家人半月、半月布萨,一众和合说戒,知他有犯,应举其罪,教他忏悔,忏悔清净,可以共住,若一众说戒而不举其罪,令僧众良莠不齐,犯轻垢罪。

  第六不供给请法戒
  释子先求如来戒,次求如来之法,求法向得法人边求,如慧可从达摩求,六祖向五祖求。
  若佛子,见大乘法师,大乘同学、同见、同行。
  菩萨若见大乘得法之师,或同学大乘法、同见大乘法、同修大乘行者。
  来入僧坊、舍宅城邑,若百里千里来者,即起迎来送去,礼拜供养。
  接待大德,礼应如是,不论远来近至,皆应迎来送去,礼拜供养。
  日日三时供养。
  早粥、午饭、下午小食。
  日食三两金。
  悟道之人,所修的是无为法,三心已了,五蕴已空,永嘉禅师云:“四事供养敢辞劳,万两黄金亦消得。”何况日食三两金。
  百味饮食,床座医药,供事法师,一切所须,尽给与之。
  饮食、衣服、卧具、医药,是为四事供养,又称为四圣种,长养圣胎之心谓也。若见大乘得法之师,尽应给与一切所须。
  常请法师三时说法,日日三时礼拜,不生瞋心、患恼之心。
  求法须有长远心、恭敬心,日日三时请法,三时礼拜,法师若然不说法,莫生瞋心,久久供养,莫生患恼之心。大乘法师,均是明眼之人,知你善根未熟,所以久久不说法,待善根熟时,一说即令你悟道。
  如法华经法师品说:“人中上供而供养之,应持天宝而以散之,天上宝聚应以奉献,所以者何,是人欢喜说法,须臾闻之,即得究竟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为法灭身。
  雪山童子为半偈而舍身,二祖断臂而求法,云门损足而悟道,皆是为法亡躯,舍身求道的好例子。
  请法不懈。
  请法即求法,求法之心不懈,自然得法。
  临济三请黄檗,雪峰九上洞山,请法不懈者,自有水落石出之一日。
  若不尔者,犯轻垢罪。
  菩萨若遇大乘法师,不迎来送去,不恭敬礼拜供养,不请法者,犯轻垢罪。

  第七不往听法戒
  若佛子,一切处,有讲法毗尼经律,大宅舍中有讲法处。
  为佛子者,应广学多闻为胜方便,方堪住持三宝,是故凡一切讲法处,应往听受。
  梵语毗尼,此云调伏,谓调整三业,治伏六根,事事合轨,物物显理,灭一切恶,生一切善。亦云善寿,谓毗尼住世,即佛法住世,毗尼若灭,佛法即灭。
  大乘经典,有止恶义,故称大乘经律,如法华经四安乐行品。
  是新学菩萨,应持经律卷,至法师所,听受谘问。
  凡一切讲法处,新学菩萨,应手持经律卷,至法师所,至心听受,如不解义,须一一咨询请问。
  若山林树下,僧地房中,一切说法处,悉至听受,若不至彼听受谘问者,犯轻垢罪。
  山林树下,泛指僧伽蓝,及僧坊之地,有法师在彼讲法,初学者,悉应至听受。
  多闻能解义,咨询能决疑,善财南参五十三,赵州八十犹行脚,克志参学,亡身向道,何况自未有解,有师在彼说法而不往听,是慢法轻教之罪。
  若年老,或多病路遥,或所说是常所闻、或深修禅定、或饱参饱学者不犯。
  第八背大向小戒
  佛教有大小二乘,两者比较,大乘难行,小乘易达,菩萨心欲舍大趣小,名为背。
  背大乘,言非佛说,罪亦重,为何是轻垢?乃因心背而口未宣扬,若口出谤声,属第十重。
  若佛子,心背大乘常住经律,言非佛说。
  受了菩萨戒,而不学大乘法,是背道而行,大乘法,“有佛无佛,性相常住。”大乘戒,“佛未出世,戒亦常住。”如来成佛,将大乘经律阐示于世,故大乘经律均是常住。
  有些小乘国家,但看阿含九部经,忽略大乘十二部经,言大乘非佛说。
  而受持二乘声闻外道恶见,一切禁戒,邪见经律者,犯轻垢罪。
  声闻者,闻佛音声而悟道,只证阿罗汉果,未见佛性,在佛性以外,所以又称为外道。二乘人认为有生死可离,有涅盘可证,属偏见,大乘观一切法如幻,无生死可离,无涅盘可证,直趣菩提,是为正知正见。
  小乘只有律仪禁戒,外道律仪,不离着我生天,故名恶见,心背大乘,拟向小乘,即犯此戒。

  第九不看病戒
  若佛子,见一切疾病人,常应供养,如佛无异。
  佛以众生身为身,以众生病为病,故凡见诸病人,当视如佛,是故应供养病人,犹如供养佛无异。
  八福田中,看病福田,是第一福田。
  八福田者:1佛、2圣人、3和尚、4阿阇黎、5僧、6父、7母、8病人。八福田中,以看病福田最大,病是苦中苦,是故看病是福中福。
  若父母师僧弟子病,诸根不具。
  照顾病人,从近为始,应以父母师僧弟子为先。诸根不具,指有些病人,久病引致眼盲、耳聋、脚跛、口哑等疾,六根不具时,菩萨更应照顾病人。
  百种病苦恼。
  人的身体,四大和合,一大不和,百一病生,四大不和,四百四病生。
  皆供养令差。
  如是残苦等病,皆应以慈悲心供养令至痊愈。如悟达国师,在相国寺时,供养患庵摩罗癞病僧,其人原来是迦诺迦尊者,后国师造三昧水忏,流行于世。
  而菩萨以瞋恨心不看。
  菩萨无慈悲恻忍救苦之心,反以瞋恨憎恶之心而不看病。
  乃至僧坊、城邑、旷野山林、道路中,见病不救济者,犯轻垢罪。
  从近至远,由僧坊至城邑,乃及旷野山林道路中,若见病苦,而不设法方便救济者,犯轻垢罪。

  第十畜杀众生具戒
  菩萨以慈悲为本,凡伤慈心之事,皆不应有,故制此戒。
  若佛子,不得畜一切刀、杖、弓、箭、矛、斧斗战之具,及恶网罗□杀生之器,一切不得畜。
  畜即藏有之意,畜刀杖有打杀心,畜弓箭有远射念,畜矛斧有斗争意,斗战之具者即一切武器,有武器在,助长杀念,杀念一起,慈心即殒,所以不得畜。
  又恶网罗,上网飞鸟,中网走兽,下网鱼虾,伤生最广,□即机关陷阱,羁足掩取禽兽,是最痛苦具,皆不应畜。
  而菩萨,乃至杀父母尚不加报,况杀一切众生,不得畜杀众生具,若故畜者,犯轻垢罪。
  菩萨以平等心为怀,自己的父母被人杀,可能是还宿债,况且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现在杀生报仇,即杀过去父母报今世父母,菩萨眼光远大,因此杀父母之仇尚不加报,何况一切无仇的众生,更不应杀,既不杀一切有仇无仇的众生,畜杀具何用,一畜杀具,心有杀念,戒体有垢,犯轻垢罪。
  不故意而畜杀生具者,如德山畜棒,石拱禅师畜弓,都是用以接引学人的方便法器,不是用以杀生。
  如是十戒应当学,敬心奉持,下六度品中广明。

  第十一国使戒
  若佛子,不得为利养恶心故,通国使命,军阵合会,兴师相伐,杀无量众生。
  为利养而起恶心,恶心者,两国欲大战,欠缺宣战大使,便作使命,到敌国宣布开战,无量众生因斯丧命,此乃恶心作使。
  而菩萨尚不得入军中往来,况故作国贼,若故作者,犯轻垢罪。
  为菩萨者,尚不宜入军中往来,况为两国宣战,或作国贼,若为利养故作者,犯轻垢罪;不为利养,为两国和合,权作使命,不犯。

  第十二贩卖戒
  若佛子,故贩卖良人奴婢六畜,市易棺材板木盛死之具,尚不应自作,况教人作,若故自作,教人作者,犯轻垢罪。
  一买一卖,名为贩卖。
  有些人家道中落,需卖人,汝代办,是为贩卖良人,贫穷人卖儿女作奴婢,汝代办,是为贩卖奴婢,六畜指马、牛、羊、鸡、犬、豕。
  卖人有眷属分离之苦,卖畜有鞭杖宰割之苦,贩卖棺材板木,有间接望人死亡之咎,如是等事,有坏心术,所以菩萨不自作,更不教人作,若自作,或教人作者,犯轻垢罪。唯买动物放生,及赠送棺木,则功德无量。

  第十三谤毁戒
  若佛子,以恶心故,无事谤他良人,善人,法师,师僧,国王,贵人,言犯七逆十重。
  佛子虽受佛戒,而恶心未除。无事者,本无实据,而妄说有罪是为谤,坏人名德曰毁。
  安份守己是良人,行善利他是善人,宏法的明师、和尚、师僧、国王及达官贵人,本无有过,而汝以恶心,无端说他犯七逆十重,坏其名德,令他生恼,自获轻垢罪。
  于父母兄弟六亲中,应生孝顺心,慈悲心,而反更加于逆害,堕不如意处者,犯轻垢罪。
  菩萨视一切人皆如父母兄弟六亲,应生孝顺心,慈悲心,孝顺则不敢谤,慈悲则不忍谤,不孝不慈,何所顾忌,若妄加逆害,使其生恼,堕不如意处者,犯轻垢罪。

  第十四放火焚烧戒
  焚烧草木,殃及生灵,及损有主物,故制。
  若佛子,以恶心故,放大火烧山林旷野,四月乃至九月放火。
  恶心者,无仁慈愍物之心,放大火者,以烧山林旷野,故名大火,以大火故,多伤虫类。
  四月乃至九月,多诸虫类,故不得烧,九月后或可烧者。佛制腊月放火必先率众持咒遶山告报,令虫远避,然后纵火,若不告报,恐损虫类。
  若烧他人家屋宅城邑,僧坊田木,及鬼神官物,一切有主物,不得故烧,若故烧者,犯轻垢罪。
  因放火,不意延及城邑等,虽不损命,尚不可为,何况损命,是以屋宅、城邑、僧坊、田木、鬼神庙宇、官家公物,皆有主物,凡一切有主物,无论物命有损无损,皆不得烧,若故烧者,犯轻垢罪。

  第十五僻教戒
  僻者,偏也,不以大乘圆顿正法教人,失彼大乘根性,其过非细。
  若佛子,自佛弟子,及外道恶人,六亲,一切善知识,应一一教受持大乘经律,应教解义理,使发菩提心。
  自佛弟子谓内众,外道恶人是外众,六亲善知识通内外,如是若内若外,一切亲友,应当一一教彼受持大乘经律,开解经中第一义谛之理,使发菩提心。
  十发趣心、十长养心、十金刚心,于三十心中,一一解其次第法用。
  菩提心中具三义:
  1、十发趣心——空一切空,一切法入心内都是空,属空观。
  2、十长养心——从心内流出一切法,无论是念佛、布施、禅定等六波罗蜜,都是如幻如化,属假观。
  3、十金刚心——不出不入又如何 不出不入,即不生不灭,是真如法界,如金刚般坚固,属中观。
  菩萨教人先修空观,次修假观,后修中观。三谛理显,是为次第法用。
  而菩萨以恶心瞋心,横教二乘声闻经律,外道邪见论等,犯轻垢罪。
  恶心者,立心不良,欲人入于偏邪;瞋心者,有所触恼而教之偏邪。
  菩萨以厌恶心、瞋恨心,横教小乘经律,枉其根性,甚或教外道邪见论等,令种邪因,不能出生死,不得解脱,犯轻垢罪。

  第十六为利倒说戒
  先苦行后开解,是正说,倒说者犯戒,故制。
  若佛子,应好心先学大乘威仪经律,广开解义味。
  好心者,即上求佛道下化众生之心?BR>   菩萨应先学大乘威仪经律,三聚齐修,令皎如冰霜,俯仰合节,进退有礼,直至戒品具足,然后从戒生定,从定发慧,照见五蕴皆空,慧解现前,广开大乘义味,悟同诸佛,彻法底源,参学事毕,方可为人师。,
  见后新学菩萨,有从百里千里来,求大乘经律,应如法为说一切苦行,若烧身烧臂烧指,若不烧身臂指,供养诸佛,非出家菩萨,乃至饿虎狼狮子,一切饿鬼,悉应舍身肉手足而供养之。
  大乘经律,非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所能希冀,必须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乃可得。菩萨见后新学菩萨,从百里千里来,求大乘经律,应如法为说一切苦行,如世尊六年苦行,达摩九年而壁,二祖断臂求法,六祖腰石舂米,沩山当典座,雪峰当饭头,如是等种种勤劳,为众服务,经历多年,其志不退,锻炼身心,坚如铁石,日夜忘疲,寒暑不变,饿寒不觉,废寝忘餐,行不知行,坐不知坐,大亡人世,不见有己,斯时我执渐轻,我相不现,窥看法身,如窗见空,得见自己法身,是名烧身供养如来。
  生死本空,涅盘非有,既无凡情,何来圣解,顿亡人法解真空,生死涅盘等空花,心不取相,亦不取法,此时如天井见空,得见自己报身,是名烧臂供养如来。
  “百尺竿头重进步,十方世界现全身。”大用现前,随机现身,应机说法,此时犹如出户见虚空,见自己应身,是名烧指供养如来。
  如是我执、法执、空执卸却,我空、法空、空空渐解,皆从苦行实习而晓,苟不如是,非出家菩萨,苟能如是,天地与我同根,万物与我一体,亦可济饿虎饿鬼矣。
  然后一一次第为说正法,使心开意解。
  新学菩萨以苦行破执,善根成熟,可为说法,中论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是为真谛,又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假。”是为俗谛,“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中。”是为第一义谛。真俗中三谛,就是菩提心,无上正等正觉,若不苦行,不能悟此。
  我执法执,从苦行而破,执破闻法,心即开意即解,心悟实相,意解第一义;是故先苦行,后开解,名为正说。
  而菩萨为利养故,应答不答,倒说经律文字,无前无后,谤三宝说者,犯轻垢罪。
  若学人烦恼未尽,应次第为说苦行,然后开解第一义谛之理。
  若菩萨为利养故,不如是答,即名应答不答;或先为说法,后说苦行,名倒说,先说法,只会增加学人知见,若知见增加,我执更重,更不能修苦行,我执不破,我见不空,即不开解,名倒说经律文字。或教以大乘而不说苦行,是为无前无后,上违佛慈,下失悲仰,是即与佛共诤,与法共诤,与僧共诤,此即名为谤三宝说者,犯轻垢罪。

  第十七恃势乞求戒
  若佛子,自为饮食钱财利养名誉故,亲近国王,王子,大臣百官,恃作形势,乞索打拍牵挽,横取钱物,一切求利,名为恶求多求,教他人求,都无慈心,无孝顺心者,犯轻垢罪。
  出家为道,不是为饮食,修行人应把饮食放下,财如毒蛇,令人造罪,应看破。利养即讲求享受,失却道心;名誉是假名,无德而求名者,是沽名钓誉,求名不如求德。
  有些佛子,受了菩萨戒后,仍贪求饮食、名闻利养,而亲近国王大臣、王子百官,倚仗形势,乞求勒索,打拍牵挽,而取财物。
  无功而受,是为横取,非理而索,是为恶求,贪无厌足,是为多求,教他为我求,或教他自求,总是损慈愍心,无孝顺三宝之心,犯轻垢罪。

  第十八无解作师戒
  若佛子,应学十二部经,诵戒者,日日六时持菩萨戒,解其义理,佛性之性。
  为佛子者,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应学十二部经,十二部者:长行、重颂、授记、孤起、无问自说、因缘、譬喻、本事、本生、方广、未曾有、论议,共成十二部。更应学大乘戒,戒德清凈,即见佛性,然后从性起修。
  未见佛性前,只是以妄想心修行,因妄果亦妄,妄是人天果报,从佛性修行,因实果亦实,因实就是菩萨行,果实就是诸佛功德,所姒菩萨一定要持戒清净,得见清净佛性,从佛性起修,一修一切修,六度万行齐修,直至万德齐证,万德圆融,名之为佛。
  六时者,昼三时:初日分、中日分、后日分,夜亦三时:初夜分、中夜分、后夜分。昼夜六时,念念持菩萨戒,直至业障消除,六根清净,大开圆解,解第一义实相妙理,实相妙理即是佛性之性。
  一切众生都有成佛之性,亦即佛性,未见成佛之性,便是众生。众生轮回生死,佛性不离众生,众生上天堂享福,佛性不享福,众生入地狱受苦,佛性亦不离众生,惟是佛性无造罪,所以佛性不受苦,造罪的是众生,所以众生入地狱受苦,若众生无造罪,入地狱时,可以游观地狱。诸佛菩萨尊重众生的佛性,法华经云:“我不敢轻于汝等,汝等皆当作佛。”所以常不轻菩萨礼拜四众,实是礼拜其佛性。
  菩萨持戒清净,则悟佛性之性,佛性就是戒体,一切法不离佛性,明了佛性,即明了一切法,即能解一句一偈。金刚经云:“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佛性,“不住色生心,不住声香味触法生心。”也就是佛性,所以受持大乘经典一句一偈,皆见佛性,菩萨持戒见性后,能解一切经典。
  而菩萨不解一句一偈,及戒律因缘,诈言能解者,即为自欺诳,亦欺诳他人,一一不解,一切法不知,而为他人作师授戒者,犯轻垢罪。
  如来制戒,有因有缘:
  第一杀生戒——众生原是无生,无生则无杀,无生而生,故有众生。不杀生,见无生,杀生不见无生,度一切众生的生,令众生见无生法忍,无生无灭,无有生死,故佛制此戒。
  第二偷盗戒——我们偷生,故入生死,到这世界来处处偷,眼偷色而看,不应看的,亦偷偷去看,耳偷听,不应听的,亦偷偷听。
  鼻偷香,口偷味而尝,身偷触。有偷心,则不能出三界的生死,三界分欲界、色界、无界色,不偷欲,出欲界,不偷色,出色界,不偷无色,出离无色界,所以偷心死尽,就能出离三界。我们到这个世界,六根不要偷六尘,六尘不染六根,六根清净得解脱,故有偷盗戒。
  第三淫戒——淫属染污,迷失自性,漏落生死,诸佛菩萨不迷自性,自性常清净,是以诸佛菩萨无淫欲,众生迷了自性,所以有淫欲,自性清净本无淫欲,故如来制此戒。
  第四妄语戒——迷真起妄,见真无妄,见到真如佛性则无妄想,不但无妄想,乃至妄语也无。诸佛菩萨有般若智,有智慧,无妄想,见佛性,见真离妄,因此如来制妄语戒。
  第五酤酒戒——无无明,亦无无明尽,无了无明,何用饮酒,故如来制酤酒戒。
  第六说四众过戒——见人的过才说人过,不见就不说,证无生法忍时,忍则诸法无生,无生则无见,不见人家过失,证无生忍,在无生忍中,不见人过,不说人过,我们见人过说人过,皆由不够忍辱,忍则不见不说,故佛制此戒。
  第七自赞毁他戒——我空人空,何来自赞毁他,无了人我之见,就不自赞毁他,故如来制戒。
  以上制戒都有因缘,菩萨明白制戒因缘,亦通达大乘经律,解一切法,知一切律,方可为人作师,若不解戒律因缘,不知佛性之性,而诈言能解能知,即为自欺、欺人,而为人作师授戒者,犯轻垢罪。

  第十九两舌戒
  心为罪之源,形为罪之薮,修行人降伏其心,慎勿纵我为非。
  若佛子,以恶心故,见持戒比丘,手捉香炉,行菩萨行,而斗遘两头,谤欺贤人,无恶不造者,犯轻垢罪。
  佛子未断烦恼,故起恶心,恶不容善,恶人见到持戒比丘,心内不喜,何况又见他手捉香炉,礼敬十方。
  香是信使,行者烧香,十方诸佛悉皆遥闻,海会菩萨亦悉尽知,故凡做佛事者,必先燃香,禀告四方,手捉香炉,或念佛行道、或持咒行道、或登坛修忏、或放焰口,皆是上求下化的佛事,故名行菩萨道。
  恶人心内不高兴,极意破坏,制造是非,两头煽播,令彼斗争,破坏成功,以遂恶念,更用妄言、两舌、恶口、绮语,挑拨离间,搬弄是非,欺骗贤人,令他受谤,无恶不造者,犯轻垢罪。

  第二十不行放救戒
  见生即放,见死即度,故有此戒。
  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业,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故六道众生,皆是我父母,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
  菩萨以慈心故,见生即放,不行杀生业,而行放生业,行放生业得长寿、无病,为甚么放生?菩萨应作是念,一切男子是我过去的父亲,一切女人是我过去的母亲,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我生生世世都有父母,过去父母很多,遍满六道,六道众生,皆是我过去父母,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食我父母,过去父母,可不可以杀呢?不可以,过去父母,可不可以食?不可以,既不可以,则不应杀食现在六道众生。
  亦杀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风,是我本体。
  身者,地水火风是也,我们生生世世假地水火风以为身,死后归还地水火风,现在一切众生皆以四大为身,是我故旧物,是以杀生,是杀我故身,杀我四大本来之体。
  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常住之法,教人放生。
  放生是放我故身,放我本体,故常行放生,我们生生世世,皆以四大受生,四大常住,生亦常住,况且生命之法,生生不绝,教人护生,故云常住之法,教人放生。
  若见世人杀畜生时,应方便救护,解其苦难,常教化讲说菩萨戒,救度众生。
  若论放生,不但放我过去的父母,亦放我自己本体故身,世人不闻佛法,不晓此理,只见到有自己,不知牠是谁,是以欢喜杀生食肉,佛弟子懂得这个道理,不但自不杀,设见世人杀畜生时,应该方便救护,例如见人擎一条鱼来卖,菩萨实时买来放生,此乃鱼找人,不是人找鱼,以此因缘,遇着死难时,即种种方便,设法解救,又常教化讲解菩萨戒,令人人生起慈愍心,行放生业,普救众生。
  若父母兄弟死亡之日,应请法师讲菩萨戒经律,福资亡者,得见诸佛,生人天上,若不尔者,犯轻垢罪。
  菩萨见生即放,见死则度,名为度众生。若见生放,见死而不度,即非菩萨;或若见死度,见生而不放,亦非菩萨。
  是以菩萨不但放生,还要度死,以三宝之力超度亡灵,离三途苦。
  是故父母兄弟死亡之日,一七二七三七乃至七七,在此四十九日中,亡者中阴身未投胎,即应请法师讲菩萨戒经律,仗无漏戒功德力,福资亡者,得见诸佛,生人天上。
  若菩萨见生不救,见死不度,则犯轻垢罪。
  如是十戒,应当学,敬心奉持,如灭罪品中,广明一一戒相。
  上来十条戒都是讲恶心,恶心灭,罪亦灭,如此十戒,灭罪品中一一广明。

上一页下一页·第2页·共4页

 戒幢佛学教育网 佛学指导 戒律学专集
  供稿:西园寺网站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留言请直接发布到论坛: http://bbs.jcedu.org/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