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净因法师文集         累计点击:5762次 上次访问:17/11/25 13:47 搜索   
一代高僧——正果法师



净因法师

  在海外读书多年,方知华侨中信佛者颇多,回国探亲时,他们常常向我询问同样一个问题:“国内佛教界中,谁是当今的高僧?我们想去亲近。”起初以为这很容易回答,便向他们推荐了一些法师。华侨们听后评论说:“其中有些法师我们早就知道,知名度确实很高,但充其量只能算是‘名僧’,不能算是‘高僧’”。听到这种评论后,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静下心来想一想,“名僧”本不一定就是高僧,顾名思义,所谓名僧,就是名气大、知名度高,而这种名气的获得,往往有多种途径。一些高僧确因其道德和修行而知名,但也有一些知名僧人仅是因为“福报”大,或是凭借了某些特殊的因缘,未必有真正的道德。名僧虽可名噪一时,但无益于自身的修行进道、解脱生死;而“高僧”却不同,其内涵非常丰富。现以正果法师为例,略谈一二,以此来纪念正果法师圆寂十周年。


以德感人

  我出家前便喜欢逛书店、看“杂书”,在一般人眼中,佛书自然属于杂书之列,也许是因为这些杂书看多了,成了我以后出家的因缘之一。1984年秋,我到北京法源寺中国佛学院求学,法源寺离琉璃厂中国书店很近,我一有空常去那儿转一转。那时书店中很难见到佛教方面的专著,每当看到书架上又多了几本佛教方面的新书时,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然后总是想方设法买下来。
  一天下午,我又和往常一样在中国书店中转悠,突然看到中华书局最新出版的《五灯会元》上中下三册,打开阅读后,为书中生动有趣的故事所吸引,为高僧们的动人事迹所感动,真是爱不释手。但一看订价,要26元,这在当时是普通工人近一个月的工资,对像我这样的学僧来说当然是无能为力。不曾想学校不久便给我们每人一套《五灯会元》,说是正果法师结缘的。我当时很高兴,后来又听说,正果法师数十年未回老家探亲,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下一些钱,准备回家探亲之用,可当他得知《五灯会元》出版后,十分高兴,便把准备探亲用的钱先拿来买书,给佛学院学僧结个善缘,鼓励我们在禅观上下功夫。我得知以上情况后,心中感慨万分,为他老人家人格所感动,便发了个愿,每天看几页《五灯会元》。读后确实收益良多,我想这也是他老人家的苦心所在。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比如,为了培养青年学僧,正果法师在广济寺开办了一个僧伽培训班,老师的学费都是由他个人支付;贫困学僧读书有困难,他便解囊相助;有人生活有困难,他便主动帮助。据说临圆寂时,他还欠千余元的债,后来还是中国佛教协会帮他还清欠款。这在中国佛教近代史上,除印光大师、弘一律师等外,是绝无仅有的,极为感人。
  反观当今海内外佛教界,不少僧人在物质财富上越来越富有:庙越修越富丽堂皇,车子越坐越豪华,在社会上知名度越来越大,逐渐跨入了“名僧”的行列,但很少有人在僧团中提倡俭朴、清苦的修道生活,实在是佛教的一大悲哀!
  正果法师以德感人的事迹还很多,譬如“文革”期间,不少无知的人曾狠狠地批斗过他。“文革”后,他不但不记挂往事,而且还招待曾经打过他的人,和他们谈心,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们无不为他这种宽广的宗教家胸怀所感召,甚至痛哭流涕,从而为佛教的恢复与发展做出了许多有益的贡献。
  总而言之,自古以来,高僧们的共同特征是不以权势压人,而是以德感人,如此方能教化一方、利益众生。


以道化人

  作为高僧的第二个特征就是以道化人,只要有机缘,他们就会向人们讲解佛法,弘法利生。正果法师一辈子写作不辍,讲学不停,弘法育人,为“文革”后佛教的复兴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1986年是法尊法师圆寂五周年纪念日,得知正果法师欲朝五台山,为法尊法师扫塔,我表达了想随其前往朝五台山的愿望。法师得知后,不但欣然应允,还主动安排人帮我买火车票。到五台山的第二天下午,天下着大雨,无法出去,正果法师便请寺中僧人和信徒聚集在一起为他们讲开示,解说佛法,这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平时只要正果法师有空,就会来佛学院,为学僧开讲座。有时他讲得高兴时,竟忘了时间。时间久了,极个别同学打起瞌睡来,正果法师见到后,便作狮子吼,惊醒了无数瞌睡的众生,其吼声至今犹存。


具足正见 为法忘躯

  为了振兴佛法,抗战期间,太虚大师在四川缙云寺创办汉藏教理院,传授佛教经义。前来受学者甚多,盛极一时。解放前夕,很多有名的法师都去了海外,有人不仅劝法师也一同走,而且主张把汉藏教理院也迁移海外,而正果法师凭着他对佛法的真知灼见,毅然决定留下。法师认为,无论社会如何改变,任何社会都需要伦理道德,在这方面佛教是大有作为的。“文革”期间,法师和许多宗教界知名人士一起被下放到湖北农场养猪。在很多人心目中,宗教算是彻底消亡了,而在佛教界中,对佛教丧失信心者也大有人在,此时最能考验一个人的信仰。曾和法师一起在农场生活过的圆湛法师告诉我,当正果法师看到很多人垂头丧气,对佛教没有信心时,正果法师非常坚定地说:“佛法不会完,有我在,就有佛法在!”在那特殊岁月中,没有对佛法之深刻体会和为法忘躯的精神,怎能发出这样的雷音!
  “文革”期间,因经受不住考验而还俗改行者不计其数,有位好心的教徒也主动为正果法师介绍对象。有一次上课时,正果法师讲述了这段“故事”,他与女方见面后,为她讲解人生短暂、苦空无常的道理,婉然谢绝了对方的好意。事后正果法师批评那位“好心”的信徒,说她太糊涂,学佛多年,仍不知爱欲为生死之根本,应断除之的道理。
  作为高僧,由于对佛法有正知正见,深受法益,所以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条件下,他们都能保持正念,无法改变他们对佛法的追求和对了生脱死境界的向往。


培养后学 绍隆佛种

  自古高僧,皆能随机教化众生,谆谆告诫后学,使佛教后继有人。
  在北京读书期间,有机缘亲近老法师,1986年又有幸随正果法师朝五台山。其间,他老人家苦口婆心,不厌其烦,教导我做人的道理,这对改变我的人生观,使我奋发向上,无疑都具有极重要的影响。
  在做人方面,正果法师一再引用古德的名言告诫我:“有德无才僧中宝,有才无德僧中刺。”这使我明白,对一个出家人来说,道德是首位的,其次才是文章学问。没有道德,知识越多越危险。
  在振兴佛教方面,正果法师意味深长地说:“你们若能抓住讲堂和禅堂,将来佛教的振兴就有希望。”在这二堂中,禅堂主要是指个人的修行,个人若能通过修习禅观而体会到禅悦为食的境界,深得法味,就能在逆境中不退转,顺境中不迷失,并以此为资粮,教化苦难的众生,使他们早日离苦得乐,这也是出家修行人的本份事。
  总而言之,我们举行正果法师圆寂十周年纪念活动,一方面是为了缅怀当代高僧正果法师的感人事迹和高尚的情操,更重要的是通过纪念活动,激励我们新一代的僧伽,以正果法师为楷模,象正果法师那样,看破放下,淡泊名利,在物质需求上越来越少,在精神财富上越来越富,在佛教教理上越学越明,在道德修养上越修越高,在禅定功夫上越修越深,方能随缘不变,不变随缘,真正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人天师表(比丘)。我以为纪念正果法师的意义就在于此。

  刊载于法音1998年第1期(总第161期)


 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净因法师文集
  供稿:净因法师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zhuhai666 发表于2007-11-18 16:45:30  IP:221.204.X.X

顶礼老法师!

 

  磐隐 发表于2005-03-20 13:13:32  IP:220.165.X.X

果高僧也!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