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251次 上次访问:17/11/21 15:46 搜索   
斗室之乐



蔡日新

  随着城市安居工程的发展,居民住宅由原来的两室一厅逐渐地扩展到两室两厅、三室两厅;室内的装饰也富丽堂皇,竞相豪奢。然而,我仍然住在我所喜欢的十分简陋的宿舍内,由于孩子大了,只得将不足三平米的阳台封闭起来,作为我的栖身之所,这应该算是名副其实的“斗室”了。友人造访,总是嫌我的居室太小,其实,他们是无法体会我这斗室中的逸致的。
  斗室前面的小院内长着一株百年老槐树,还有两棵很大的女贞树与一棵桂树,这便使得我的蓬荜生辉了。天刚拂晓,鸟儿便在枝头吵闹,它们自然地充当了斗室主人司晨的“鸡人”。鸟叫的旋律尽管非常单纯,但它那划破黎明的第一声脆响,在斗室主人听来却是难得的空谷足音;哪怕是民乐中精美的《百鸟朝凤》,似乎也是发轫于这第一声清脆的啼啭。接着,晨霞将斗室染得绯红,那缀在槐叶上未晞的朝露,被晨霞辉映成红色的玛瑙,随着树叶的飘动熠熠闪光。置身此境,你会觉得自身与斗室、晨鸟、朝霞、庭树的美境化为一体了。
  工作一天回来,挑灯夜读于斗室,室外清风作韵,玉树婆娑,宛然如画,它们何尝不是斗室主人陪读的嘉宾!或夜阑释卷,熄灯静坐,听清风潜来枕畔,看明月移影床前,也未尝不是绝妙的境界。儿时读《千家诗》,对程颐的“万物静观皆自得”与“王维的”山中习静观朝槿“等诗句,老是不解其中之味,而今身处此境,那诗中不可言说的至味自然也能品得出几分了。
  身居斗室,日历与时钟的用途似乎不十分重要了:晨鸟会唤你起床,落月会提醒你就寝;槐叶吐绿则春来,女贞幽芳则夏至,金桂飘香则转秋,槐叶落尽则隆冬。闲时静坐斗室,沏一杯清茶,细数院内频落的槐叶,或静观鸟雀的嬉闹,心中的那段至味则更非纸墨可以形容。若是下雨天则更佳:倚床斜卧,听雨打槐叶与阳台上的遮阳瓦声,那是不亚于一段极为精妙的乐曲的。日子久了,我的听力也增强了,能清晰地辨别出哪是雨打槐叶声、哪是雨打遮阳瓦声、哪是雨打地面的声音了。尤其是那骤然而至的夏雨,它不只是能给人雨乐之美感,而且还会将雨落在地面上所溅发的泥土芳香送给你,无怪乎宋人王禹偁要在黄冈修一座竹楼以听雨雪之声。诚然,那种自鸣天籁、一片好音的至乐,也只有心闲者才有福气消受得起。
  我爱斗室,却毫无一丝刘禹锡《陋室铭》式的不平之气,而是真心地爱它那贴近自然的风格。身居斗室,易于净化世俗的妄想,也易于找回那久违了的”本我“,从而使身心获得一种自得的美的陶冶。孔子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斗室主人之乐,大概也在这其中了。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供稿:蔡日新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