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302次 上次访问:17/09/20 17:22 搜索   
小屋琐忆



蔡日新

  随着城市广厦工程的迅速发展,高层楼群拔地而起,我所住的老房子不到几年,就被周围的高层楼群淹没了。从宿舍向上望,很难见到天,采光的条件也日益变差。每当我索居纳闷时,就很自然地想起了我二十年前下放农村所建的那幢小屋。
  文革期间,我被下放农村插队落户。刚开始寄居于房东家,房东也还乐意;但未隔两年,房东要娶媳妇了,也就不得不向我下“逐客令”了。人生失去了栖身之所,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好在我对住房的要求不高,又肯自己出劳力营建,也就还不至于感伤至极。那年,我到农业社买了一些木材,整个造房子只请了几个泥木工,其余的挖地基、造土砖等粗活都是我自己干的,仅半年就就盖好了三间极为简陋的小屋。泥土阶基、泥砖的墙、杉树皮屋顶,那泥土味儿可真够浓的。
  小屋落成后,我在屋子的周围种了不少树:有椿树、女贞、松柏、斑竹等,我还栽种了芍药、蔷薇、木槿等花卉。不到几年,小屋周围已是绿荫成屏了,颇有“绿树村边合”的情韵;那屋顶的杉树皮上也长满了青苔,间或还有几株旅生的野草顽强地在屋顶上迎风摇曳着;屋前小坪的杂草如同绿茵,我也舍不得铲除它们,只在那举足出入之处才自然地形成了一条小蹊。那小屋完全被绿色调主宰着,只有那褐色的泥砖与灰黑色的门窗,在向人们昭示着这是一幢寓所。
  可别看小屋的条件是那样的简陋,但它却尽得天籁、妙契自然。住在小屋里,冬暖夏凉,冷暖空调设备对于小屋来说,完全是多余的,自然更不用担心有都市的喧嚣来乱人之耳。春日载阳,百鸟乱啼,山花烂漫,触目都是优美的图画。特别是暮春之夜,掇一条小凳坐在泥土阶基边,浴着湿润的晚风,听那喧闹的蛙声,便有说不出的至味。若是秋来红叶满山,冷月透过树梢洒下斑驳的清晖时,独坐阶基上听蟋蟀那金声玉振般的演奏,也是满怡情的。夏之日,熏风习习,则宜煮茶品茗;冬之夜,坐于炉旁,则宜听霰雪敲打杉树皮屋顶的响声;坐在屋前的小坪里宜观星月;站在坪前的溪边宜吹洞箫;特别是点一盏油灯在窗前读《周易》、《南华》时,则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
  而今的居住条件不知比当年要胜过多少倍,别说城市宿舍的装饰豪华,就连农村也竞相造起楼房来了,像我当年住的那种小屋已不大容易找到了。《书经·盘庚》上说:“人惟求旧,器非求旧,惟新”,而我则不然,尽管城市而今的住宅美轮美奂,但我至今仍眷恋着我昔日的那幢小屋。若要我说出个中的委曲,则恐怕远非这器世间的言语可以措意,还是让我借用稼轩词中的“却道天凉好个秋”来搪塞吧。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供稿:蔡日新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