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213次 上次访问:17/11/21 15:46 搜索   
湘江河滩的沉思



蔡日新

  经过一个夏天的洪水之后,湘江已经不再那样波涛汹涌了。而且非但河水已经失去了昔日的那种”怀山襄陵“的凶猛气势,它一落千丈,连河心也露出了沙滩,成了孩子们玩乐的场所。原来将近三华里路宽的湘江水面,现在已经只剩下三百米宽的河水尚在流动,往日”百舸争流“的气象已经不复可见了,而江心还有少数的小渔船在活动。
  由于河水的陡然回落,河西的高校也因为缺水,不得不将学生放了假,而市民们在休暇时也乐于到河滩上散步。由于整个冬季都是暖和的,因而在河滩散步的人特别多,孩子们则常常在河滩上生起篝火,过上了名副其实的”冬令营“生活。我也常到湘江河边散步,首先是在河堤上独自骝跶,后来,我也逐渐地敢于到下面的河滩上去踱步了。随着时间的迁移,我对于湘江沿河的情形也逐渐地熟悉起来了,每天傍晚的散步也逐渐地成为了我生活的定例。
  起先,我在黄昏时见到那已经相当狭窄的河道里还有小船行驶,我只是认为那船上的渔民们是在用渔网捕鱼而已。后来,到了天黑时,我原以为渔民们早就回去了,可是,此时却正是他们最活跃的时候--那些小渔船采用机动装置,迅速地在江面上穿梭,那渔船上的电灯光照在江面上,格外耀人眼目。看到这些情景,我总认为渔民们的生活辛苦,他们居然在这样晚的时候还不回家去,却要漂泊在这满是残冬的凉风吹拂的江面上……
  待到后来,我到河滩上去散步时,才意外地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江面上飘浮着许多小鱼,其中既有死去了好久且开始腐烂了的,又有刚刚死去还带有几分新鲜色彩的。此时,湘江里的河水是那样地清澈,河水的流速也很快,即使是有人投毒,也绝不可能使那样多的鱼死去,而且更不可能与日俱增!此时,我开始产生怀疑了:这究竟是哪些人干的”好事“?!
  望着那些无辜死去的小鱼,我散步的兴致顿然消失:尽管此时的湘江日暖风和,但我却无丝毫的”悠悠我心“的闲适。记得我在孩提时,每当家乡那位放卡钓的老农路过时,我总得叫他把还活着的鱼放生,而那位老农也赖我的执拗不过,毕竟还是放生居多。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觉得吃鱼肉等荤腥不大好,而今年已老矣,闻知了佛法,对于杀生则更是痛心疾首。这些小鱼的死去一定是事出有因的:我每次都在思考着……
  有一天傍晚,我独自在湘江边漫步时,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原来那些小渔船根本就没有渔网,它们是两条船一块儿行驶的。在前面的那条船上的马达嗡嗡地响着,后面的那条船则用耀眼的电灯照着江面,用网织的小漏斗在捞鱼。原来如此!我明白那些小鱼死去的原因了!这些原来曾被我甚为同情的渔民,他们却是造成那河滩上浮鱼比比的”罪魁祸首“!原来,那前面的渔船上的马达是发电机,它将高压电释放到河水里,这样鱼儿便触电死去,无论是上了斤两的大鱼,还是会从网孔里漏掉的小鱼,都靡有孑遗,即使是鱼的孙子也都无法逃脱这些渔民们所造下的劫数。而他们只捞了那些上了斤两的大鱼,却将大量的小鱼留给了河滩,自然还有大量的小鱼的尸体已经付诸东流……此时,我才悟到了他们何以要在夜深人静时泛舟捕鱼的原因:原来,他们是想掩人耳目,逃脱政府部门的稽查。
  看到这触目惊心的情景,我对那些渔民们的同情心顿然消失了。在《周礼》中,就记载古代有”畋不掩群“、”不竭泽而渔,不焚林而猎“的规定,在《孟子》一书中,也有”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的记载。据孟子说,在古代,只有七十者才可以”衣帛食肉“,其余的人一般是不能够经常吃鱼肉荤腥的。那种淳朴的古风,我们今天似乎还可以从古籍中见得到。而在人类文明日益进步的今天来看,虽然物质生活的水平确实提高了不少,但在人们日益贪求物质享受的同时,对于人类自身的高层次的内生活的追求则日益减少,对于自我品质提升(内修养)的要求也在日益下降,随之出现的是精神生活的空虚与道德的沦丧。那种一切朝钱看,从来不去顾及别人与社会、也不去考虑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点财富的理念甚为风行,特别提那些在”企业家“、”劳模“、”先进“等种种桂冠的掩饬下,作恶而无休止的人,他们之所为,又何尝不与这些渔民们相似呢?
  看到这些渔民们的捕鱼,我不禁又想起那些本来就不十分富有而又节省费用出来,用以买鱼放生的人们了,他们的那种护生精神实在是难能可贵。但令人深思的是当这些善良的人们将节衣缩食所买来的鱼放生以后,那些有幸逃生的鱼儿该不至于又落入这些渔民们的凶狠的电击之下吧!?看来,放生以培养慈悲心固然非常重要,而如何使那些已经从死里逃生的鱼儿能够有一个生存的环境,则尤为重要。在这里,我丝毫也没有对放生者的不恭,相反,我更加敬重他们在世风日下的今天能恪行古道的这种淳朴精神,更敬重他们作为佛教徒的那种慈悲情怀。要知道,能够放生的人毕竟不会太多,而杀生的人却有增无减,这不但严重地影响了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而且也给子孙们的生存环境也造成了严重的破坏。
  由此看来,放生固然重要,而禁止渔民们捕杀则尤为重要。而要禁止渔民们捕杀,除了政府部门得加强对江河捕捞的管理以外,还得要使那些渔民们所捕捞的鱼没有销路,也只有使渔民们真正无利可图了,那种”竭泽而渔“的情形才可能从根本上杜绝。若要真能做到这一步,则恐怕除了对那些不信因果、片面的追求眼前利益的人实施佛法的教育以外,恐怕不会再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因此,我们在提倡放生,培养慈悲心的同时,更有必要将何以要放生的道理向那些贪吃荤腥、或者乐于杀生的人们宣说。自然,这里面的道理千千万万,绝对没有哪一种道理有佛理那样透彻、那样圆融的,由此可见,我们对于印行佛典与开展佛学讲座的重要性,就绝不能低估了。
  众多的韶男秀女,他们虽然有一副漂亮的皮囊、有一个聪明的脑袋,但无奈他们过于自信自己的小聪明,而不肯到佛陀那里去求取大智慧,从而糟蹋了他们大好的青春。这也无怪乎像佛陀那样的大圣人,也不无感慨地说:”为一切世间说此难信之法,是为甚难“(见《佛说阿弥陀经》)了。但我们也无须过于悲观,只要世间信仰佛法的人多一个,那么,造恶的人就会少一个,我们的菩提种子就多种下了一颗……只要这样孜孜不倦、日积月累地做下去,我们所生存的这个世间就会要多一重祥和的气氛,少一分杀戮的罪业。
  湘江的晚风是宜人的,我独自漫步在河滩上,本来应该是非常心旷神怡的。但每当我看到那些小生灵的躯体漂泊在河滩边时,心里就怪不是滋味的,故尔浮想联翩,百感交集……我真希望有一天,大家都能自觉地克制住自己的贪欲(这在佛法里就是”十二因缘“中的”爱缘“),让大自然能够恢复它的本来美好的面貌。我也真希望人们能从去年的洪水(事实上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其中天灾居少,人祸居多)现象中,引发出深刻的教训来,从而珍惜大自然,珍惜人类自己生存的环境。自然,我这一美好的愿望要能得以实现,也只有仰仗佛陀慈晖的沐浴了。在这一方面,我们深信佛陀是具足了这一愿力的,但是,如果没有更多的人来护持它,佛陀的这一愿力恐怕一时也难以实现。从这一角度出发,我十分敬重那些放生的佛子们,但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来弘扬佛法,使更多的人能够体会到佛陀那种博大的慈悲情怀,从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1999年4月17日深夜作于长沙市酌爽斋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供稿:蔡日新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