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累计点击:4619次 上次访问:17/11/21 15:45 搜索   
细数落叶



蔡日新

  假日休闲,静坐虚室,西风萧瑟,红叶频陨。此时,细数落叶,自是别有一番情趣。尤其是像我这种不会牌与舞的笨拙之人,只有在这日常的清淡生活之中,才能品味出人生的那种至趣来。
  西风渐紧,红叶辞枝,翩然落地,目睹那悠然着地的红叶,我不禁想起了年青时的那段稚事,当时,我对文人们题咏红花之作过多而鲜有歌颂绿叶者深感不满,愤然而作《绿叶颂》。今天想起来,那时实在是年轻气盛,同时也有些年幼无知。古人吟咏绿叶之作虽然不甚丰,但也不乏佳作名篇,例如贺知章的“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自然是咏叹嫩叶的佳句。高骈的“绿树浓荫夏日长”与王安石的“绿荫幽草胜花时”,无疑是歌颂绿叶的隽语;至于许浑的“红叶晚萧萧,长亭酒一瓢”与王实甫的“晓来谁染霜林醉”则堪称歌颂红叶的绝唱。非独李唐以后颇有文人咏叶之作,自先秦以降就不乏名篇:《离骚》里的“制芰荷以为衣兮”,以及谢灵运的“绿筱媚清涟”等,无疑均是咏叶的绝妙之作。信手拈来,就有不少的咏叶的清新隽永之句,怎能说古人见花不见叶呢?
  若论民间里谚,也有不少精警的佳句:“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就是其中的一例。红花虽然绚烂一时,但它毕竟来得匆匆,去也疾速;而绿叶虽一度曾是作为陪衬红花的“配角”,然而,如果缺少了绿叶的陪衬,红花便会黯然失去其审美价值,以故“万绿丛中一点红”,一直被作为丹青妙手的审美剪裁准则。绿叶非但具有重要的审美价值,而且它丝毫不会给人造成“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式的惆怅。春天,细叶鹅黄艳目,它给人间增添了生气;盛夏,绿荫如屏,它给人以清凉;秋日,绿叶转黄,那深秋的红叶,其美是绝不亚于春花的;隆冬,叶落归根,林中落叶恰似地毯,踩上去怪柔软的,而那些缀于枝头的残叶,则是难得的构画素材。一年四季,绿叶时刻都在展示它的审美价值,只是作为审美的主体——人,无心去体察它而已。特别是在大漠那个由黄沙构成的大背景中,若能有一株绿树的点缀,哪怕是极小的一株,也会使那无涯的沙海顿然生色,给身处戈壁的人们以莫大的希望。
  而今,我独坐虚室细数落叶,自然已无年少时的那种偏激心理了。红花自有红花的那段绚烂美,而绿叶则自有绿叶的那种自在之美。本来,在大自然中,山河大地,一切草木的存在,都具有它们各自独特的美学意义。因而,当你成为红花时,你就得充分地显现你的绚烂美;当你作为绿叶时,你也应该乐得你的那段自在之美。


 戒幢佛学教育网 居士学者 蔡日新居士文集
  供稿:蔡日新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