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法云法师文集         累计点击:4255次 上次访问:17/12/15 08:25 搜索   
明月光华 不磨而莹




法云法师  

  在文化意识宇宙中,有一颗巨星,慧光闪耀,朗照天地。 
  被时人誉为“一代宗师”“大通家”的国际知名学者南怀瑾教授,他有关传统文化(儒释道、易经等)的著作在海内外甚受推崇,风靡海峡两岸。 
  那妙语连珠,才情恢宏,把中华文化的悠久智慧,一再昭布世间;那真诚睿语蕴无尽悲情,如一缕春风,像一弘清泉,打动、激励多少向上的心灵。在纷乱不安之世,无异为净化社会,提升心灵的泉源。
  笔者有幸忝列门墙,素蒙南老师慈悲关垂,于禅修乃至处世为人方面,秉承殷切教示,获益良多。常有文友向我询问,对这位传奇性的大师充满好奇与向往,皆欲一睹哲人风采。但老师一生甘于平淡,谦抑自牧,最怕被人当作偶像,他曾说:“我一生有个愿望,常居学人位置,不愿为人师。”
  吾虽近在咫尺,念及老师智彻真源,心忧天下,为协调两岸关系,为弘扬中华文化促进社会福利,诸如投资金温铁路,倡导儿童读经,关怀“南水北调”等利生大业,宵衣旰食,日夜操劳,故不敢轻易搅扰。
  仅将历次过境香江,亲近请益之时或见闻中,记忆犹新之吉光片羽,形诸文字,以飨读友。然吾之拙笔,对老师“仰之弥高”的德行以及学生对老师崇敬之情,实难表达万一。

至性中人

  笔者自幼孤苦,饱经忧患,故对苦难中人深怀悲悯同情,亦常从事慈善公益活动。前年曾深入华南灾区,送去一份慈诚温情。老师得知,大力支持,捐助港币一万元,嘱亲自带去交与灾区同胞。
  当我亲赴香港拜慈座时,那晚有人送来历史连续剧《秦王李世民》录影带,老师与诸门人抽暇欣赏之。我亦随喜,坐在老师椅后的座位。每当剧情出现忧国忧民的感人激烈场面,或有关忠孝不能两全之无奈时,多次见到老师取案上毛巾,挥拭热泪。有侍者见状,将毛巾洗净再放上,后有激情片段,又见老师频以巾拭面。吾不禁感念动容,老师不仅盛德博学,实为至情至性之人也!
  记得“文革”期间,我曾在家乡西蜀亲近过高僧法师。当时寺庙被封,法师暂住俗家。曾遇同样情形,与师同坐观看电视节目,每当出现激动人心的场面,我早已感极欲泣,而法师却总是木然或呈睡眠状。我那时心想,难道真是太上忘情乎?
  此番南师之真情流露,联想他平生之悲愿宏深,正如古德之语:“三世诸佛皆是至性中人!”

谦谦大德

  凡曾亲近过南老师的人,皆赞叹他那独特的风格与魅力,即以平凡至极的态度处世待人,常高朋满座,有教无类,皆以诚相待。他幽默风雅,妙趣横生,慈祥可亲,使来者如沐春风。
  在受教获益的人中,油然而生崇敬之心,谒见时,便很自然行古礼,跪拜致敬。老师不论对方年龄地位,立即匍匐在地回拜。
  听说有一次,南老师坐火车短程旅行,身旁一位青年非常专注地捧书阅读。不论周围的嘈杂声或车身的颠簸,他皆置之不顾,一直读得津津有味。
  南老发现,原来该青年看的书正是他的大作。待下车之前,不禁询问那位青年;“你看什么书啊?”青年抬头笑道:“南怀瑾的《论语别裁》,他每一本书都精彩极了。”接着又道:“看您老满有气质,您读过他的书吗?”老师说:“没有啊。”便问青年:“你认识南怀瑾吗?”青年道:“不认识。”于是老师笑道:“听你介绍这么好,待会下车我也买一本看看。”
  一次,老师打电话找我,家中姨妈接听:“喂,请问哪里?”慈音回答:“是香港打来,我姓南。”姨妈高兴地问:“啊,您是南老师吧?”老师非常谦虚地回答:“不敢当。”后来,姨妈感动地说:“老师多么平易、谦虚啊!真是伟大出于平凡。”

缘起性空

  昨日,看到一则新闻:两兄妹为争夺遗产,闹得鸡犬不宁,最后对簿公堂手足亲情荡然无存。读罢心中吁嗟不已。倘若他们能明白一点“缘起性空”或“世事无常”之理,又何以至此?
  不由联想,新春之际,过境香港,拜谒老师时,有数位来访者正在提问请益。吾在坐,旁听而有省。
  座中一位由台湾移民海外的某女士,约五十开外,离了婚,穿戴讲究,据悉她当年在台大读书时,曾听老师讲过课。那晚某女士情绪颇不佳,一会抱怨前任老公如何不好,一会又投诉其女儿如何难教,良久,师正色曰:“你说你跟我学过佛,怎么连最重要的道理都不懂?佛教讲空,而你老是执着人家的过失不放,一切缘起性空,你有何所得?又有那一样真实?”某女士面有愧色。
  另一位美籍小姐纪雅云慕师求道亦在座,当大家讨论到理想与愿望时,师问她:“你的愿望是什么?”纪回答:“是求得菩提,开发智慧。”师微笑。纪反问师:“愿闻师之理想。”老师笑曰:“明月光华,不磨而莹,不必刻意去求什么,所以我没有理想。”见她不甚理解,师耐心开示:“若能随缘作主,便立处皆真。禅宗有这样一个故事:唐末有位沩山禅师,一天他举起仰山禅师送来的一面镜子问众僧:‘这面镜子是仰山的还是我的?如果说是我的,它却是仰山送来的,如果说是仰山的,但它现在的确是我的。’说罢,他顺手将镜子摔得粉碎。”师说完,纪雅云若有所悟。
  吾思之,亦得法喜。记得少时游览家乡名胜,辛亥烈士陵园,该园石柱上有一楹联,至今记忆犹新。:
  高衙大纛将军墓,衰草斜阳烈士坟。
  不论你当年如何叱咤风云,气盖山河,封侯拜相,不过石火电光一瞬间,最后历史最公正的裁判,时间最平等的待遇不过黄土一坯而已。世间一切,缘起性空,烈士之忠义,当然不计生前身后,故能放下一切,从容就义;而一般人今天的财富、拥有只不过保管几十年而已,又何价,何必斤斤计较,执着不舍?





 戒幢佛学教育网 当代法师 法云法师文集
  供稿:法云法师                          
  读书心得:评论内容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本页显示最新2条
系统暂停发贴功能!
 
Tel:0512-65349545(客堂) 65511746(弘法部) 65512350(发行部) 81662077(教学部)admin@jcedu.org(网站管理)
【戒幢律寺地址: 苏州市留园路西园弄18号 传真:0512-67232911】
苏ICP备05004971号